牙印 第3章 第三章

小说:牙印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迟绿是到晚上和圆圆出门时才发现墨镜和帽子落下了。

  回国了,两人都想吃更地道的火锅。迟绿明晚有秀场活动,不太能吃太多东西,但也馋。在她这儿,就算是去火锅店闻闻味道,也是满足的。

  迟绿看她拿着个手机要出门的模样,哭笑不得,“迟绿姐,你等等,我给你拿帽子口罩。”

  迟绿“啊”了声,“不用,你去按电梯,我自己拿。”

  说话间,迟绿往她专门用来摆放小物品的桌子那边走。走到桌旁,她垂眸看着上面摆放着的东西,眉梢扬了扬。

  -

  进了电梯,圆圆转头看她,“迟绿姐,你怎么没戴和这套衣服一起买的那个帽子?”

  职业习惯养成,迟绿对服装搭配要求高。她的每一套衣服,都会有专门搭配的鞋包,以及帽子墨镜等。

  迟绿“嗯”了声,低声道:“落别人那了。”

  “啊?”

  圆圆瞪大眼看她,“闻总?”

  闻,迟绿冷冷瞥了她眼:“关闻总什么事?”

  圆圆:“……”

  她默了默,小声嘀咕:“没,我瞎猜的。”

  迟绿稍顿,知道她的意思。

  她想了想,认真道:“圆圆,别把我和闻总想到一起,我们不可能。”

  “……为什么?”圆圆好奇看她,“闻总挺好的呀。”

  在她这个小助理看来,闻昊是真的很不错。他长相上乘,性情温和,有钱有才华,最重要的是对迟绿很好。

  圆圆做助理的这一年多,是感受过闻昊对迟绿的喜欢和守护的。

  听着圆圆的话,迟绿眼皮也没抬,淡淡说:“好归好,我们只会是上下级关系。”

  她顿了一下,接着道:“最多也只能是能一起吃几顿饭的朋友。”

  圆圆似懂非懂地点头:“好,我知道了。”

  她安静了几秒,又突然问:“那迟绿姐,你是有喜欢的人了吗?”

  迟绿神思一顿,突然想到了博延。

  她唇角往上牵了牵,语气柔和地应了声:“嗯。”

  吃火锅的地方不远,酒店旁边就有。

  两人到的时候人还不多。圆圆要了个偏僻的小角落和迟绿坐下。

  “这儿应该不会被人看到吧?”

  迟绿看她一脸忧心模样,笑了笑:“看到也没事,模特也能吃火锅吧?”

  圆圆瞅她眼,无奈道:“迟绿姐,我明明是担心你被看到了有粉丝过来拍合照要签名怎么办?”

  迟绿:“……”

  她拿着服务员倒好的茶抿了口,这才说:“你想多了。”

  她虽然是小有名气,但模特在秀场和杂志上的妆会比较浓,会比较有个性,她这会素颜,就算是遇到了粉丝,他们也不一定能认出来。

  圆圆看她这样,摇头说:“我觉得我没想多。”

  她压着声:“迟绿姐,你是不是忘了自己微博有一千万粉了。”

  迟绿油盐不进,慢条斯理说:“五百万都是僵尸粉吧。”

  圆圆噎住。

  两人斗着嘴,氛围很是轻松。

  圆圆在迟绿这,不仅仅是小助理,也是朋友。在工作之外的时间,她们一直都是以朋友的身份相处。

  迟绿不能吃辣汤,也不能吃淀粉等食物,只能涮点绿叶青菜,且不能吃多。

  她吃了两口便停下了,转而玩手机转移注意力。

  知道她东西落在博延那后,季清影发来祝贺消息:打算什么时候去拿回来?

  迟绿看她发来消息,慢吞吞敲下两个字:待会。你帮我问问徐助理联系方式。

  季清影:。

  -

  酒店顶层,豪华套房里断断续续传出男人低沉嗓音。

  博延让徐铭泽把明天上午的会议推迟,转而开了个不算简短的视讯。

  他听着经理们报告的事项,垂眼看了看手里资料,神色莫测。

  徐铭泽在斜对面坐着,观察到博延时不时会把目光停驻在不远处的帽子和墨镜上。一时间,他心情有些复杂。

  漫长的会议结束,徐铭泽看向电脑后坐着的男人,“博总,我让人送餐过来?”

  博延“嗯”了声,“让负责秀场的陈经理给我打个电话。”

  徐铭泽点头应下。

  人出去后,博延抬手捏了捏眉骨。

  他靠着椅背闭眼休息片刻,忽然间徐铭泽又匆匆忙忙地从外面走了进来。

  “博总。”

  博延睁眼看他,久未喝水的嗓子有些哑:“什么事?”

  徐铭泽顿了下,看着他说:“迟小姐刚刚给我打了电话,问她东西是不是落在您车上了。”

  博延一顿,眸眼凌厉地落在他身上。

  “电话?”

  徐铭泽怔松几秒,突然反应了过来,“是的,迟小姐问不到您的号码,迫不得己给我打了电话。”

  听着,博延自嘲地扯了下唇。

  他扫了眼一侧放着的东西,淡声道:“让她自己过来取。”

  “……好。”徐铭泽眼睛一亮,多加了一句:“送餐那边,需要多备一份餐具吗?”

  博延冷漠地看了他一眼。

  -

  半小时后,迟绿化好妆穿着裙子出现在顶层。

  房间的门是开着的,迟绿踩着高跟鞋在地毯上,不急不缓地往里走。

  “徐助理?”

  外面的声音传来,徐铭泽都不敢去看博延脸色。他咳了声,转身往大门那边走。

  “迟小姐,这边。”

  迟绿看他,弯了弯唇:“抱歉,这么晚还过来打扰徐助理。”

  徐铭泽:“……”

  他真的想给这位迟小姐好好说说,别喊自己名字。她再多说两句,徐铭泽担心自己见不到明天早上的太阳。

  “应该的,博总在里面等你。”

  迟绿笑了笑,“谢谢。”

  她往里走了两步,一抬眼便对上了男人深邃勾人的那双眼。

  迟绿顿了一下,喊了声:“博总。”

  博延没出声,被灯光渲染的桃花眼落在她身上。

  接到徐助理回复时,迟绿正在化妆。她其实想过,万一博延不让她上来她的妆可能就白化了。但迟绿赌了一把,最后赌赢了。

  她刚刚化的妆,比下午出去那会还要精致,口红是水润润的蜜桃色,妆容更是偏少女化。至于身上穿的裙子,不露骨,但又别有心机。

  迟绿长得很漂亮,鹅蛋脸高鼻梁桃花眼,不算精致,但整体搭配在一起,又是可美艳妩媚,可青春活泼的高级脸。

  迟绿和他对视,能感受到他眼神里的打量和冷淡。

  她抿了抿唇,眼神转开,看到了不远处的餐桌。餐桌上的食物还在飘着白烟,旁边摆着两副餐桌。

  在这种情况下,迟绿当然不会自恋以为那是博延为她准备的。

  她盯着看了几秒,把目光拉回到博延身上:“博总,您让我上来做什么?”

  博延看她的脸,眼神里冷意明显,“把你的东西拿走。”

  迟绿一怔,猝不及防往后退了一步。

  从以前到现在,她从没听博延对她说过这样不留情面的话。

  有那么瞬间,迟绿忽而觉得博延是真的不想见到她。

  她紧抿着唇角,低低应了声:“抱歉,耽误博总时间了。”

  迟绿毫不犹豫,“我马上离开。”

  说完,她也不等博延再多说什么,拿着一侧放着的帽子墨镜就走。

  徐铭泽正在门口站着,想着这两人肯定要叙叙旧,他是不是能抽空出去吃点东西。

  他正拿着手机想给博延发消息说一声,侧面一阵风拂过,有人从里面跑了出来。

  徐铭泽拿着手机的手一抖,呆愣楞地望着迟绿跑向电梯的背影。

  下一秒,徐铭泽瞪大了眼。

  ……

  迟绿望着电梯里站着的女人,似乎是有些不可置信。

  陈思云看到迟绿时也愣了下,她看了眼楼层显示,朝迟绿示意颔首,提着包从里面走了出来。

  顶层只有一个套间,电梯门口两侧也一直有保镖在站岗。

  迟绿看到的人是来找谁的,毋庸置疑。

  -

  这一晚,迟绿做了无数个光怪陆离的梦。

  梦里场景混乱,有她和博延在一起的画面,有父母去世时的场景。还有很多人的声音,熟悉的陌生的,全充斥在她脑海里。

  醒来时,天光大亮。

  迟绿躺在床上,怔怔地望着天花板。许久许久后,她才调整好心情起床。

  晚上要走秀,迟绿吃过早餐便先去秀场熟悉环境。

  这是她的习惯,即便是再匆忙的秀,她也会提前排练很多次,熟悉周围的每个镜头每个点,好让台下和镜头外观众能看到最好的秀场展示。

  闻昊过来时,她已经来来回回走了很多次了。

  他看了眼迟绿的黑眼圈,关心问:“昨晚又失眠了?”

  迟绿有些神经衰弱,失眠症很严重,经常睡眠不足。

  迟绿“嗯”了声,淡淡道:“一点点。”

  闻昊蹙眉:“几点的机票?”

  迟绿愣了下,反应过来:“两点的。”

  闻昊算了算时间,低声问:“真不跟我去参加宴会?”

  秀场结束后有个宴会,受邀参加的都是圈内有身份的大佬,和他们这个圈子息息相关的人物。

  闻昊想带迟绿参加,一来想她当自己的女伴,宣告主权;二来也想给她介绍更多的资源,模特和明星艺人一样,也需要后台。

  迟绿正想拒绝,余光注意到不远处出现的男人和女人。

  察觉到她目光,闻昊看了过去。

  “你是不是以前认识博总?”

  迟绿“嗯”了声,“认识。”

  她指了指博延旁边站着的女人,好奇问:“她是谁?”

  闻昊顿了下,低垂着眼睑看了她半晌,低声道:“负责江城秀场这边的一个经理,陈思云。”

  迟绿:“哦。”

  她倏然一笑,抬了抬眉梢:“晚上的宴会,他们也参加?”

  闻昊:“不意外的话,会参加。”

  迟绿点了点头,在博延和陈思云看过来时,唇角勾了勾,一字一句说:“那我去。”

  闻昊:“……”

  她想了想,看向闻昊,直白道:“但我是为了博延去的,你确定要带我?”

  闻昊一哽,淡淡道:“后面这句话,可以不用告诉我。”

  “那不行。”更新最快s..sm..

  迟绿低头笑笑,“该说清楚的要趁早说清,免得造成误会。”

  她抬着下巴指了指过来的那两人,不紧不慢说:“他是我前男友。”

  博延和陈思云正好走近,听到这话,他目光沉沉地看向迟绿。

  迟绿也不怂,大大方方和他对上目光,启唇道:“好久不见啊博老师。”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