牙印 第2章 第二章

小说:牙印 作者:时星草 更新时间:2020-10-18 04:27:0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出了电梯,迟绿拒绝闻昊好意。

  她不想出门吃饭,更不想和闻昊一起出去吃饭。

  闻昊听着她说的冠冕堂皇的话,怔了下,“不吃东西?”

  迟绿“嗯”了声,“我想先休息。”

  话说到这份上,闻昊也不再勉强。他知道迟绿性子,看似好说话,实际比任何人都固执。他在她身边两年多,也不急于一时。

  “行,那你好好休息。我住楼上,有事给我电话。”

  迟绿点了下头。

  酒店房间很大,窗外便是江城标志性建筑物。很多来这的游客,都会去那边留影打卡。

  迟绿第一次来江城时,就拉着博延兴致勃勃地去了。

  那天,她第一次穿了高跟鞋。

  因为是热门景点,排队的人多。迟绿排了一会就觉得累,脚酸到不想走路。

  她抱着博延撒娇抱怨,娇气到让他无可奈何。最后的最后,博延一边训她,一边把她背着走,引得其他人注目。

  那个时候迟绿也不知羞,没觉得不好意思。

  她勾着博延脖颈,把所有夸奖的话都用在了他身上。

  ……

  手机铃声响起,迟绿从回忆里抽身。她眼睫一颤,低头看着来电,是季清影的。

  “喂。”

  迟绿接通,往床边走。

  季清影听着她声音,唇角往上牵了牵,揶揄道:“怎么了?”

  迟绿:“啊?”

  “你这语气,比刚刚错过发布会还遗憾。”

  迟绿“哦”了声,埋头在枕头上蹭了蹭,直道:“那不一样。”

  对她而,就算是赶上了发布会,她最多也只能远远看一眼博延。可刚刚那会,是近距离的接触。

  季清影失笑,低声问:“怎么不一样了?我刚刚从傅医生那问到了消息,想不想知道是什么?”

  迟绿眼皮也没抬,闭着眼说:“他还没离开近程。”

  季清影一顿,挑眉问:“……见面了?”

  “嗯。”

  季清影:“然后呢。”

  迟绿沉默几秒,咕哝着:“没然后。”

  季清影了然,也不知道该怎么安慰她。好在迟绿自我开导能力还不错,也不在这件事上多纠结。

  她想了想,浅声道:“不说这个了,你给我打电话就是这事?”

  季清影:“不全是。”

  “还有什么?”

  “你之后什么打算?”

  迟绿一怔,下意识问:“什么?”

  季清影:“我了解你,如果不是想开了,你不会回国参加活动。”

  迟绿这两年长居国外,一直都没回来。季清影知道她有心结在,也知道她只有想打开心结,把事情想通后才会有行动。

  “……”

  迟绿“嗯”了声,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再说吧。”她趴在床上,晃着脚丫子道:“暂时还没完全确定下来。”

  “行。”季清影也不逼着她要个答案,“决定了跟我说。”

  “好。”

  季清影笑了笑,“回来了也出去走走,江城变化很大。”

  迟绿莞尔,心情轻松了不少:“知道。”

  -

  挂了电话,迟绿索性躺下。

  她闭着眼,眼前浮现的全是男人那双冷漠疏离的眼。在以前,博延看她的瞳仁只有宠溺。

  想着,迟绿有些说不出的难受。

  她伸手揉了揉眼,从床上爬起进浴室洗漱,强迫自己把刚刚的事忘掉。

  洗完澡出来,迟绿精神了不少。她想着季清影刚刚说的话,纠结片刻后决定换衣服出门。

  好不容易回来一趟,也确实应该出去转转。

  迟绿给圆圆说了声,戴着帽子和墨镜离开酒店。

  出了酒店后,迟绿有点懵。她没什么确定的目的地,只能随便瞎走。

  不知不觉地,迟绿走到了以前经常走过的一条街。

  街道两侧的房屋变得破旧不堪,路边的小店也都关门了,路上的行人更是少之又少。

  迟绿略显诧异,抬头张望着,想找找看以前常来的一家店还在不在。不经意地,她看到了远处贴着的拆迁字条。

  迟绿愣了下,慢慢地往前走。

  刚要走近,一侧传来了陌生的男声。

  “迟小姐?”

  迟绿一怔,转头去看树下站着的男人。

  博延的衣服换了,换成了一套深色的休闲装,整个人看着少了分严谨,多了分闲散。

  她顿了下,收回思绪去看他旁边的男人。

  “有什么事吗?”

  徐铭泽一笑,语气温和道:“没什么事,就是意外能在这看到你。”

  他自我介绍道:“我是博总助理,徐铭泽。”

  迟绿“嗯”了声,笑着说:“无聊随便转转。”

  徐铭泽挑眉,瞅了眼正低头看手机的博延,热情地和她搭话:“你过来这边是找人吗?”

  “……算是。”

  听到这话,博延滑动手机的手指好像停顿了一下。

  徐铭泽眼尖,唇角的笑意扩大:“是要找什么人?我和博总对这片挺熟,你说说我们指不定能帮上忙。”

  迟绿瞥了眼毫无动静的男人,“没希望。”

  徐铭泽挑眉:“怎么?”

  迟绿淡定道:“人不想被我找到,藏起来了。”

  徐铭泽:“……”

  他怎么觉得这话是意有所指呢。

  他还想要说话,迟绿忽然问了声:“对了徐助理,这儿有一家灌汤包的店,你知道搬去哪里了吗?”

  “……”

  -

  走进逼仄小店,迟绿都没想明白她到底是怎么跟过来的。

  她看了眼走在前排的男人,唇角往上牵了牵。

  店里没人,只有店老板坐在硬板凳上看电视。

  听到动静,老板回头看了眼:“两位来了。”手机端sm..

  博延“嗯”了声。

  老板笑笑,看着他说:“和之前一样?”

  博延颔首。

  徐铭泽哽了下,主动问迟绿:“迟小姐,你想吃什么?”

  迟绿把墨镜摘下,抬头去看墙上贴着的菜单。

  她刚要开口,老板突然惊讶道:“小丫头?”

  迟绿一顿。

  老板的目光在两人身上打转,爽快一笑问:“你留学回来了?”

  “……”

  迟绿愣怔片刻,忽而明白了点什么。

  她点了点头,浅笑盈盈道:“老板好久不见。”

  老板笑,正想和她叙叙旧,博延出声打断。

  “您先做,我们赶时间。”

  老板:“……行行行。”

  他看迟绿,“你也和之前一样吧?”

  迟绿:“嗯,谢谢。”

  坐下后,徐铭泽看看旁边两人,被彻彻底底勾起了好奇心。

  他是聪明人,自然能猜到博延和迟绿之前认识,说不定还有那么一段。可具体是什么,两人又都闷骚的不表现出来,让他很是无奈。

  安静了会,徐铭泽主动和迟绿搭话。

  “迟小姐以前也经常来这边?”

  “……嗯。”

  “迟小姐是江城人吗?”

  迟绿低头抿了口温水,摇了摇头:“不是。”

  她直接道:“寒暑假在这边住过。”

  徐铭泽扬眉。他没记错的话,身边的这位老板年少轻狂时候去底层历练过,当时所在的城市就是江城。

  “这样。”徐铭泽笑,“是住在——”

  话还没说完,被博延冷冷地打断了。

  “徐助理。”

  徐铭泽茫然看他,“博总。”

  博延连个眼神也没给他,云淡风轻道:“你很闲?”

  徐铭泽:“……”

  他安静地闭嘴了。

  迟绿顿了下,脸上的笑忽然变得苦涩。

  -

  吃过东西,三人离开。

  徐铭泽热情,加上迟绿心里有鬼,也就顺势地答应上了车,和两人一起回酒店。

  一路都是两人在交流,博延一个字也没蹦出来。

  其实以前不是这样的。博延以前话不少,当然仅限于对迟绿。

  那会迟绿小,也不是很害羞的小女生。他骚话很多,把迟绿撩的面红耳赤,却又能红着脸回击,然后两人闹到床上。

  一想到这,迟绿的脸莫名就热了起来。

  有那么一刻,耳畔仿佛还停留了他当时和自己温存时的气息。

  不由自主地,迟绿把目光放在了他身上。两年多不见,博延变得更为沉稳了些,被衣服包裹的肌肉线条,越发的流畅。

  他是典型的穿衣显瘦脱衣有肉身材,身材好到让人垂涎。

  迟绿以前,高兴时候对他练出的肌肉爱不释手,生气时候咬他,埋怨他肌肉太硬,她都咬不动。

  每当这个时候,博延总会用他那双勾人的桃花眼促狭看她,调侃她,说她翻脸不认人,无理取闹。

  可她就算是再怎么闹,他也都是纵容的。当然纵容到最后,博延会在床上把她撒在他身上的脾气还给她。

  两人那会年轻,但又因为异地,所以只要见面,就会控制不住地把所有时间浪费在旖旎的这些俗事上。

  一想到这,迟绿的脸突然涨红。

  她正想从博延身上把目光移开,他突然转头看了过来。

  两人四目相对,他低下头,问了声:“迟小姐,有事?”

  迟绿:“……”

  她默了默,顶着一张红脸问:“你热吗?”

  博延:“……一般。”

  迟绿“哦”了声,又问:“我能开下窗吗?”

  冷空调都没办法让她清醒。

  博延“嗯”了声,“你随意。”

  迟绿开了窗,让温热的风拂过脸颊。

  她深呼吸了一下,把一些黄色画面从自己脑海里删除,才稍稍地冷静了些。

  到酒店门口,迟绿匆忙道谢下车,徐铭泽叫了她好几声,她也没听见。

  看着她消失在两人面前的背影,徐铭泽看向博延:“博总,去机场?”

  他提醒:“现在改票还来得及。”

  博延看向旁边那人落下的墨镜和帽子,瞅了他眼,拿着那两件物品推门下去。

  “把会议推迟。”

  徐铭泽忍笑,面不改色问:“博总,我想问问——”

  对着博延冷淡目光,徐铭泽不怕死道:“需要推迟几天?”

  博延:“……”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