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20章 有点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9: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次日清晨,季礼刚走,乔悦就带着陶然、《雨夜》编剧过来探望沈曦。

  根据演员特质微调剧本修改bug是每个项目开机前都要做的事,沈曦这一伤,不少动作戏要重新找替或者砍掉。

  沈曦用替的次数很少,等护士给自己吊好水后,她思忖:“不然让统筹排的时候把动作戏朝后堆,三个月我怎么也恢复了。”

  乔悦想了想:“也行,主要看你。”

  编剧做好调整笔记后,乔悦递了个眼神过去,编剧点点头托词离开,病房内只剩乔悦、沈曦和陶然三人。

  乔悦开口道:“《雨夜》这个ip在苏城手上,苏城前期投了钱,现在华视和苏城闹掰了,我不确定《雨夜》还能不能上华视,苏城会不会拿《雨夜》开刀,我盘子码好了,什么都准备好了,就等围读开机,可这等着吧,心里总不是个滋味,我觉得不然我提前开机,开了苏城再搞什么事情对他的损失就很大了,他是个商人,知道权衡利弊,如果你同意,我回去重新看黄历挑时间。”

  乔悦能这么对沈曦说,算是推心置腹了。

  沈曦当然明白其中微妙的弯弯绕绕。

  “也可以,”她不矫情,“你那边出什么事及时给我说,我这边好做准备。”

  乔悦感叹:“我真爱你。”

  沈曦也笑:“别。”

  气氛渐渐轻松下来,明媚的阳光落入病房,乔悦把坐很远也不怎么说话的陶然叫得坐近些,揶揄说:“你是怕沈老师喜欢你吗?”

  沈曦一脸你做什么看向乔悦。

  陶然关掉游戏界面,倒是大大方方质疑乔悦:“你不能因为我年轻,帅,看着是温柔那挂就说沈老师喜欢我,说不定沈老师不喜欢小鲜肉。”

  乔悦哧了声:“你问问你沈老师,前任是不是清一色,男团,会说话,甜蜜语,情商高,长得帅。”

  “就因为这样才说不喜欢啊,”陶然是富养长大的子弟,不说话是好看,一说话身上有种天然的自信和反驳力,道,“恋爱是什么,恋爱是发生之前你不知道会发生,甚至从来没想过,但那一瞬间感觉上来了,就恋爱了,应该是先有人才有恋爱,沈老师明显是无聊想谈个恋爱,然后有个追求者又刚好是预想和设定的类型,就误打误撞谈了。”

  陶然有条有理地继续:“正因为全部是一个类型,恰恰证明了沈老师不喜欢,相反,她可能喜欢相反类型,丑,老,凶,钢铁直,可能这个人在她成长经历里承担了很重要的角色,她喜欢他但又倔强地不肯承认,然后一直通过找相反类型的恋人来逃避,结果她找的相反类型全都遇上了伪证。”

  乔悦知道沈曦什么性子,就开一嘴玩笑,没想到陶然接过话头叭叭叭停不下来。

  二十出头的年轻人身上有种充满魅力的意气风发,叫人无法讨厌。

  乔悦好笑地拍了一下陶然:“神神叨叨一会儿就行了,小心你沈老师给你翻脸。”

  沈老师刚刚本来想怼乔悦,没想到陶然换了个思路。

  沈曦中肯道:“陶然的细腻让我一下子对《雨夜》充满了信心。”

  陶然自得地朝沈曦眨一下眼。

  这下,轮到乔悦一脸懵逼。

  这两人看对眼了?沈曦和陶然?不像啊。

  没看对眼那又是什么意思?到底几个意思?

  病房内充斥着笑声,同一时间,城郊庄园二楼书房。

  窗帘拉了一半,帷幔边缘将地面明显地分割成明暗两半,苏城隐在沙发一角,衣着凌乱,双目赤红,茶几、烟灰缸、脚边地毯上到处是烟头。

  有的已经灭掉,有的还在咝咝啦啦冒着细烟。

  他完全没想到季礼会为沈曦和自己撕破脸皮,更没想到沈曦的沈是沈家那个沈。

  季礼看上去是干干净净赔了他三十亿,可这哪是赔他三十亿,这分明是用三十亿告诉其他人,华盛和他苏城彻底站在对立面,谁和苏城合作谁就和华盛站在对立面。

  这是用三十亿买绝他的路啊。

  苏城和季礼能拼吗,能,但他的全部家当在华盛面前,也就是蚍蜉撼树。

  从昨晚到现在,南方系、一休,大大小小的合作方都打来了退项电话,甚至正在审批的银行贷款也因为法人的社会关系失格开始走审慎流程。

  苏城风风雨雨大半辈子,脸上露出了少有的颓色。

  书房门未关,姚婉莹在门口深呼吸几次,端着银耳羹走进来,温柔地巧笑:“先吃点东西吧,工作没有身体重要。”

  苏城猛地将姚婉莹连人带碗掀在地上。

  姚婉莹眼里立马盈满泪光,无可置信地望向苏城:“阿城。”

  “我是倒了多少血霉遇到你?”苏城恨道,“你要钱要资源要房子我什么不能给你?你对沈曦哪来那么大敌意,沈曦招你惹你了你一次次把人家朝风口浪尖逼?”

  “我逼她?是她逼我好吗?”姚婉莹骤地拔高音调,“你知道我刚出道那几年吃过多少苦受过多少罪,可那些苦和罪拜谁所赐,都是沈曦!”

  “你以为她拍《仕杀》是运气吗?不,因为她拍《仕杀》之前拍了《听说》,《仕杀》导演说沈曦在《听说》里多美多灵气,可那些美和灵气本该是我的,她之后的路本该是我的,之后的资源本该是我的,凭什么她一个小偷可以坐享其成,凭什么要我吃够苦受够罪?!”

  “你为什么不能清醒一点?没有沈曦也会有别人。”苏城怒斥。

  姚婉莹摇摇晃晃站起来,笑着摇头:“不,你不知道我多恨,但凡她卑微一点,谦虚一点,卖一点惨,我都没那么恨她,可凭什么她总是老娘天下最美的高傲,凭什么别人费千辛万苦碰不到的制片人、资源上赶着一样送到她手上,凭什么她顺顺利利,是,她是沈家千金,是华盛合伙人,可她不可能永远都不一个人出现,”姚婉莹眼里充斥着诡谲的光,如热带雨林藤蔓般恶毒、黏腻,“只要她出现一次,我就弄她一次,她出现两次,我就弄她两次——”

  苏城再次扬起手掌。

  “打啊,你打啊,”姚婉莹喝道,“你朝我脸扇做什么,你冲我肚子踹啊,反正我还可以生,是你不能生了,我肚子里是你老苏家唯一的香火。”

  这话宛如一针抑制剂,打在苏城心脏,他抬起的手晃了晃,最终落到姚婉莹平坦的小腹上,语气舒缓下来:“你先安心养胎,别动沈曦,剩下的事,我去处理。”

  一夜之间,他仿佛快速老去,嗓音里全是疲惫沙哑。

  姚婉莹倏而眼泪掉得更厉害,抱着苏城手臂:“我们母子全部未来都在你身上,我在最红的时候跟了你,你不能倒下,不能辜负我。”

  苏城沉默。

  窗外风吹树叶的沙沙声好似都响得异常清晰。

  良久,苏城“嗯”一声。

  ————

  乔悦和陶然走了很久之后,沈曦还在想陶然说的话,陶然语气吊儿郎当,却完美地剖析了沈曦现在的心境。

  如果她真的喜欢那些前任,应该是先喜欢再恋爱,而她都是恋爱了再喜欢,而这样的喜欢,喜欢的究竟是前任还是对方摆明要钱要资源而呈现的温柔体贴?

  亦或是季礼反复告诫她别和圈内人恋爱,她偏要和圈内人恋爱?

  以前她享受沈家大伯父大伯母、季礼父母的喜欢,后来她享受前任们的喜欢、崇拜、嘘寒问暖。

  和前任们在一起的时候,她都是想打电话就打,想说什么就说,想发脾气都发,直来直去,完全无所顾虑,从未有一次像现在这样,抱着手机,犹犹豫豫。

  要不要给季礼打电话?

  打电话说什么?让他过来看自己?万一他有事怎么办?

  不然发个微信,问他吃没吃饭?吃什么?

  他会不会觉得自己特别莫名其妙?

  或者自己说想他?

  他会不会被吓到?还是觉得自己另有所图。

  啊啊啊啊啊,沈曦翻来覆去,快纠结成了一团漂亮的麻花。

  想他也没问题啊,一上午没和他吵两句,想想不很正常吗?

  这么想着,沈曦格外理直气壮地发了微信。

  沈曦:在!干!嘛!

  隔了十秒,对方没回复。

  隔了二十秒,对方还没回复。

  隔了一分钟,对方还没回复?

  现在大家回消息都这么慢吗?

  他一个身家千亿的总裁手机网络还没换成5g?

  临近饭点,安洁打电话问沈曦想吃什么,好给她送过来,沈曦拒绝了安洁,然后小脑袋开始飞快转动。

  沈曦:安洁有事没办法给我送饭,我不想吃医院食堂也不想吃私房菜,你方便的话能让阿姨做个鲫鱼粥给我送过来吗,最好鱼刺是你挑的,粥是你熬的,这样我会有被照顾的感觉,心里暖暖的,伤口也会加快愈合。

  不待季礼回复,沈曦又笑着继续发。

  沈曦:当然,你不方便也没关系,可以叫程胜给我送过来,虽然我会失落,但我努努力还是能感觉到你中间转手绝不虚假的温暖,在伤口愈合上拥有同样的功效。

  她还没把自己象征性的体贴大度善解人意表演完,便见对方回复过来。

  季礼:本来是我给你送过来,既然你说程胜送过来你就能感受到我中间转手的温暖,那我就让程胜送过来。

  沈曦笑容凝在唇角,她把这句话来来回回看了三遍,缓缓敲出。

  沈曦:?

  excuseme?

  ————

  季礼也就逗逗沈曦,没想到一过来,小姑娘真生气了,不肯看她,也不肯吃东西。

  季礼也不着急,慢条斯理给她把病床上的隔板搭好,把菜一样一样放到隔板上。

  季礼拍拍她肩膀:“快吃,我这不是过来了吗。”

  沈曦闷闷地:“你不知道我那一瞬间会失落吗?”

  季礼奇怪:“你失落什么?”

  沈曦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算了算了,她是仙女,不和他一般见识。

  沈曦别别扭扭坐起来,宛如指点江山般把饭菜逡巡一遍,娇娇气气问:“这个百香果蜂蜜汁放糖了吗?”

  季礼:“没。”

  沈曦满意点点头,又问:“这个蒜蓉开边虾里面放蒜了吗?”

  季礼:“没。”

  沈曦更满意了,再问:“这个鲫鱼粥的刺是你挑的吗?”

  季礼把勺子递给沈曦:“沈曦你不要太过分了。”

  沈曦接过勺子:“不是你挑的我不吃。”

  “爱吃不吃,”季礼看似没了耐心,“也不知道谁惯的这小破脾气。”

  气氛一时剑拔弩张。

  无声间。

  沈曦默默咽下即将出口的“你惯的”,转而对着鲫鱼粥柔声问:“鲫鱼你是季礼挑的刺吗,他最会挑刺了。”

  然后,她假装鲫鱼粥回答自己:“我是季礼挑的刺,他最会挑刺了。”

  “好的,”沈曦回答,“那我吃你了噢。”

  然后她又假装鲫鱼粥:“好的你吃吧。”

  沈曦乖乖巧巧开始喝粥。

  季礼本来就没真生气,见小姑娘戏多还不忘嘲讽两句,无奈又好笑地提醒:“慢点。”

  沈曦就知道,他是刀子嘴豆腐心,悄悄笑一下,没让季礼发现。

  沈曦吃完东西后,季礼给她收拾桌子。

  小姑娘舒服地摸了摸肚子,状似不经意地开口:“今天上午乔悦来找我了,聊了点剧组的时候,也聊了点私事。”

  季礼抬眉,示意沈曦继续。

  沈曦斟酌了措辞,接着道:“乔悦有个朋友,喜欢一个小哥哥,但那个小哥哥脾气不太好,和你差不多,乔悦朋友问乔悦,可乔悦哪儿有恋爱经验,就过来问我,可我以前谈的那些也就甜版siri,算什么恋爱啊,我琢磨琢磨着这事儿吧,就觉得问你这种同类型人比较靠谱,你说,如果乔悦她朋友想追那小哥哥,要怎么追啊?”

  沈曦说完,不着痕迹打量季礼,季礼似在思考。

  沈曦认为自己这番话,可谓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沈姓诸葛,伯庸转世。

  一方面,承认自己以前的恋爱都不走心,弱化他的介意,另一方面,无论他说什么追求的方法,自己都可以把这个方法用在他身上,他肯定会想小姑娘怎么忽然这样,是不是喜欢自己,自己就不挑明,摆明了勾引他,等季礼喜欢上自己,他心里就七上八下……

  沈曦光是想想,就忍不住笑出声。

  没想到下一秒,季礼语气温和无二,说出来的话却让沈曦差点裂开。

  季礼睨着她,语气格外轻描淡写:“脾气不好追什么追。”

  他是认真的?自己的爱情刚萌芽就要被本人扼杀?他怎么这么残忍?!

  沈曦倔强:“不,要追,乔悦朋友喜欢他。”

  季礼反问:“喜欢能当饭吃吗?”

  沈曦不说话。

  季礼一边扶她躺下,一边道:“我给你说过一个原则,永远不要赌小概率事件,人性经不起考验,男人的人性更经不起,如果他外在表现出来都是脾气不好,你怎么指望他因为爱情变得温柔,爱情本来就是看起来没有代价其实全是代价的东西,没意思也没必要。”

  午后和煦的阳光落进来,季礼逆光站着,整个人都好像发着亮。

  换作以前,沈曦觉得他话多、自大、自以为是,可现在,沈曦怎么看他怎么顺眼。

  她没听清他说什么,但就觉得他怎么说得这么对,他怎么还皱了眉,他真的好好,又好好看。

  季礼察觉到沈曦走神,唤她作提醒:“沈曦。”

  沈曦听到他叫自己的名字,知道他在凶她。

  可她竟然完全没有反抗的心思,心里像装了个起泡机不停朝外冒粉色的小泡泡。

  怎么连他凶自己,自己都这么喜欢啊。

  沈曦现在光是看着季礼那张脸,就有点脸红,和他对视时,更是耳根子都红得快化掉,而且,还想笑。

  季礼看出小姑娘反常,揉了揉她脑袋,问:“在笑什么,”他哂道,“笑得这么傻。”

  沈曦握住他揉自己脑袋的手,抬眸望向他,她脸红红的,弯着唇角,一双眸子灿若星辰道:“我不告诉你。”

  她不告诉他。

  她不告诉他什么呢?

  她喜欢他。

  ————

  沈曦本就是个情感生物,承认自己喜欢季礼并非一件难事,尤其在他如此优秀的前提下。

  但她的喜欢好像又和他的优秀没太大关系,她想明确自己喜欢他的瞬间,可脑海里忽然蹦出来很多个瞬间,他凶她的,严苛的,嫌弃的,不耐烦的,宛如天光乍破难得一瞬温柔的……沈曦难以挑选,索性作罢。

  她也绝对不会担心自己如果追求不成和季礼连朋友都没得做,因为她和季礼,本来就不是什么能好好说话的朋友。

  人生苦短,及时恋爱。

  沈曦已经在脑海里给自己和季礼写了一部365集的剧本,但她表现得仍然不动声色。

  除开偷看他的时间逐渐变长,偷笑从次数逐渐增多。

  好几次季礼撞破沈曦偷笑,目光淡淡表示询问。

  “你知道潜移默化吗?”沈曦故作正经道,“你面无表情太面瘫了,我受不了,我多笑笑,你看着我多笑笑,你就会不自觉地笑,这就叫潜移默化,不用太感谢我。”

  说罢,她还自我感觉良好地感慨:“我真是一个牺牲小我成全华盛顶楼总裁秘书室全体员工的大好人!”

  季礼:“……”

  白天安洁到疗养院照顾沈曦,晚上季礼过来陪她,时间就这么一天天过去。沈曦偶尔跟一下《雨夜》的进度,偶尔处理工作室其他小演员的事,更多的时候,在草坪上和一群老教授玩牌聊天。

  小姑娘漂亮活泼,嗑瓜子都能嗑得很好看。

  老教授们格外殷勤:“曦曦你是不是单身,我有个侄子,南航机长,183长得可帅了,你要是有兴趣我把他照片发给你你们可以交个朋友了解一下。”

  “我有个外甥,28,mit联合培养博士,现在在交大教连航天宇宙衍论推进,已经评教授了,你们小姑娘不都喜欢什么禁欲系吗?曦曦你要喜欢我给你介绍。”

  “曦曦你走了还会回来看我们吗,呜呜呜我不想和这群老头相看两厌了,我只想看到漂亮的小姑娘。”

  “你自己不也是老头吗?你挤兑谁呢?”

  “……”

  沈曦眉眼弯弯:“我马上就有男朋友了。”

  “啊?”教授们下巴掉地。

  宽肩长腿把衬衫西裤穿得清越朗然的男人站在小姑娘身后,把小姑娘拎出人堆:“沈曦你又打哪来了一个男朋友。”

  小姑娘鼻子在空气中嗅了嗅。

  他今天应该见了合作商,身上有好几种烟味,他似笑非笑地看她。

  小姑娘眯眯眼,格外理直气壮:“不存在还不允许我逞嘴吗,薛定谔你知道吗,我可能有个薛定谔的男朋友。”推荐阅读sm..s..

  可能存在也可能不存在,是个概率事件。

  季礼轻哂:“天天在一楼溜达你现在都知道薛定谔了。”

  “当然,”小姑娘骄傲地昂了昂下巴,“我还知道ns方程,托卡马克装置,聚变点火,磁流体约束,空间坍缩。”

  夕阳在她脸上铺了层温软柔和的光,她眉眼盈盈望着他,像个考了一百分找大人要糖吃的小孩。

  可不就是小孩。

  季礼永远在教沈曦这个世界的规则多残酷,沈曦好像听进去了学进去了,可面对他时,又永远一副娇娇气气你能拿我怎么办的样子。

  季礼确实拿她没办法,捏了一下她的脸:“你乖。”

  他以为小姑娘会不服气或者怼他一两句,没想到小姑娘软声应:“好。”

  像是一只奶甜的小猫,试探着挠了一下季礼的指尖。

  ————

  沈曦出院那天,老教授们依依不舍,沈曦承诺自己会回来看他们,王子夜教授是个严谨的人:“没有日期的承诺等同于毁约。”

  沈曦郑重:“《雨夜》拍完一周内。”

  老教授们这才放心,像小孩一样挥着手送季礼和沈曦离开。

  雨后的下午潮湿闷热,空气中好似萦绕着一层散不开的水汽。

  车驶过浅的水凼,四平八稳。

  车上,沈曦在给圈内好友们回消息,她发了条朋友圈,不少人私对话框关心她。

  季礼则是坐在旁边看她病历,腰椎脊椎腱鞘,她身上没一处好,季礼脸色不太好看。

  车内有淡香,舒缓的轻音乐流淌出惬意的氛围,沈曦回完消息似乎有点困,眼睛闭到一起,懒懒打了个哈欠。

  季礼没看沈曦,手却是抬起来轻轻将她脑袋一拨,让她靠在了自己肩上。

  季礼感觉小姑娘睡得不安稳,手虚覆着没拿开,让她睡得有点实感。

  季礼不知道的是,他以为睡着了的小姑娘无声弯了弯唇角,然后装成睡不安稳的样子不安分地用脸在他温热的手掌上……轻轻蹭一下。,,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