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6章 有点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9: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墙上挂钟一格一格走响。

  安静在冷硬规则的空间中放得无限大。

  一秒,两秒,三秒。

  沈曦细软的喉咙滚了滚,抬右手,被输液管缚住了,她换了左手,睁大茫然无措的眼睛,小心翼翼摸一下自己左腿,还在,又摸右腿,右腿还在,右手,也在。

  她秉着呼吸颤抖着手摸向自己的脸,眼睛,鼻子,嘴巴,耳朵,都还在。

  她仍是大气不敢出,抬眼看向季礼。

  季礼清淡的眼神落在她腹部。

  沈曦骤地一惊,摸向腰侧,不像被割了肾?

  她又摸向心口,有心跳啊。

  所以自己到底哪儿没了啊!

  自己哪儿不完整了!

  沈曦一颗心都提到了嗓子眼偏偏对自己的情况一无所知,就在她七上八下瘪瘪嘴真的快被吓哭时,季礼终于忍不住轻笑一声告诉她:“阑尾,阑尾没了。”

  季礼很少笑得这么愉悦,眼里夹杂着温和与含蓄,整个人都如同春风般。

  沈曦楞了几秒,强压着哭腔大喊:“季!礼!”

  他怎么这么坏!怎么能这样!

  这下,季礼笑得更动人了。

  沈曦别过脸,嘴撇着,完全不想搭理季礼,她一边在心里把季礼变成面团□□千百遍,一边憋着一口气等他笑完:“安洁呢?”

  季礼:“在处理你被自己包养的事。”

  沈曦没好声没好气:“我不想看到你。”

  季礼作势起身朝外走。

  沈曦惊了,现在凌晨三点,她一个病号被他吓唬了发发小脾气他怎么还真走!

  季礼转身,脚步还没迈,便听到身后传来小姑娘闷闷一声:“回来。”

  季礼心下发笑,回身按了护士铃。

  阑尾炎就是个小手术,沈曦各项指标都在控制范围内,医生给季礼交代注意事项,季礼一一记下。

  医生走后,季礼坐回沈曦床边。

  沈曦:“我渴。”

  她嫌弃自己刚刚说话的声音沙哑难听。

  季礼用棉签沾了点水给沈曦润唇。

  沈曦:“我手不舒服。”

  又麻又胀。

  季礼用小枕头垫起沈曦输液那只手。

  沈曦哼哼两声:“还算有点良心。”

  季礼坐回狭窄束缚的陪护椅。

  无声中。

  季礼问;“你不用解释一下?”

  沈曦:“解释什么?”

  季礼:“死狗不怕开水烫。”

  沈曦不假思索:“你不觉得死猪不怕开水烫不够特别吗?”

  季礼:“……”

  季礼默片刻:“我给你经纪人打电话叫她过来?”

  沈曦打断:“不可以。”

  季礼想走,她偏要季礼留下来,季礼不开心,她就开心了。

  明明留季礼的是沈曦,两人再次无声后,沈曦忽然道:“你给我道个歉吧,不然我和你说话我难受。”

  季礼淡声道:“那就不要说话。”

  沈曦“哦”一声,唤了自己的名字:“沈曦,对不起,”她压低声线,假装是季礼对自己道,“我不该在送你回家的路上欺负你,不该开敞篷,不该咒你猝死,我真是个没良心的狗东西,而你是全世界最美丽漂亮的仙女,我请求你原谅我。”

  沈曦又清清嗓子,拿乔着仙女姿态,宽容道:“看你还算诚恳,我姑且原谅你。”

  沈曦又装季礼:“我一定会好好珍惜我们之间的友谊。”

  沈曦鼻尖溢个音节:“嗯。”

  她的戏多得停不下。

  季礼太阳穴跳了两下,问:“安静点?”

  沈曦:“不可以。”

  季礼:“随你。”

  沈曦不满:“这种时候难道你不应该狷介狂魅地说一句你知道上个给我说不可以的人怎样了吗?”

  季礼瞥她一眼:“上个人不就是你吗?”

  “也对。”沈曦悻悻闭嘴。

  又过了一会儿。

  沈曦冒出声音:“你读书给我听。”

  季礼在处理邮件:“消停点。”

  沈曦让步:“没关系我不挑,你读什么都可以,《国际金融》《商业银行》,你读我就听,”她苦恼道,“我平常每天都会摄入一点知识,没有摄入就浑身不舒服,更没办法好好休息。”

  季礼不留情面地揭穿:“你难道不是背剧本背睡着的?”

  沈曦当然不会承认自己是报复他以前让自己读书。

  “剧本是工作,学习是生活,”她煞有介事,“我最近学习热情空前高涨,你要知道阅读和学习有助于演员加强自己对这个世界的理解,保持赤诚和灵气,这样她们在碰到新角色时,就能从浩如烟海的阅读经历中找到与角色相似的一处迅速带入并做出自己独有的诠释。”

  季礼面不改色:“我明天让程胜给你报个emba总裁班,双语教学周周带考试那种。”

  沈曦小被子一裹:“我困了,晚安。”

  季礼暗哧一声,等小姑娘真的睡着后,抬手给她掖了掖被角。

  这个晚上,沈曦难得睡个好觉,一夜无梦。

  第二天早上,天光大好,沈曦睁眼,病房内的场景投落在窗户上,他站在窗边打电话,不知什么时候回家换了衣服,衬衫西裤,光影斑驳间男人挺拔的背影宛如镀了一层温然的亮。

  沈曦皱眉,季礼后背像长了眼睛般转过身来,沈曦揉揉眼睛,不太好意思地指了一下厕所的方向,季礼直接挂了电话,转身向她走来。

  季礼提着输液瓶把沈曦扶去厕所,季礼站在门外,沈曦让季礼把输液瓶挂在门把上。

  季礼不解:“怎么了?”

  沈曦吞吞吐吐道:“你站在旁边我上不出来。”

  季礼:“你知道自己很矫情吗?”

  沈曦刚睡醒,看向他的眼神可怜又无辜;“知道。”

  季礼拿她没办法,把输液瓶挂在挂钩上,问:“需要护士吗?”

  沈曦摇头:“不用。”

  “等等,”季礼出去,回来时把她手机递给她,“好了叫我。”

  沈曦点点头。

  沈曦想上厕所,但无论如何上不出来,就觉得全身不对,一会儿去厕所,一会儿回来。

  等她前前后后终于折腾好,自己都觉得自己事多,季礼反而一个字没抱怨。

  沈曦重新躺回床上,不吝赞扬:“我现在觉得你特别顺眼。”

  季礼给她盖好薄被:“你复明了。”

  沈曦:“……”

  沈曦:“收回上一句。”

  季礼:“其实我有所感触。”

  沈曦立马来劲,眸子亮闪闪地看他:“是不是昨晚守候在我病床边,发现我楚楚动人可怜可爱,你以前欺负我那些时候是你瞎眼,你决心从今天起对我好,成为我忠实的粉丝和后援会,从此为我上刀山下火海摇旗呐喊。”

  季礼给沈曦发了一条微信。

  沈曦一副你别害羞的样子嘁声道:“就在跟前有什么话不能直接说……”

  沈曦点开图片,逐渐消音,嫣然的笑意亦凝固在唇角。

  照片是医院后花园,植被蓊郁,鸟语花香,围墙上拉着一条鲜红的横幅,几个白字赫然在上。

  关爱残障,人人有责。

  好,很好。

  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季礼没有不把人千刀万剐的善良,要季礼早生几百年,满清哪里还用得上十大酷刑?

  在螺旋生气和螺旋爆炸间,沈曦反问:“就算我是残障,那你是人吗?”

  “……”

  季礼嗤了个不可思议的笑音。

  伤敌一千,自损八百,莫过如此。

  沈曦一秒都不想和季礼多待,季礼眼里同样只有工作。

  上午,安洁一来,季礼就去了华盛,沈曦呼一口气,听安洁给自己梳理包养的事情平复心情。

  爆料者ip查出来是个互联网公司的普通员工,警察带走他时他还满嘴不懂不知道。

  而那些小路媒体所谓的实锤,无外乎是沈曦名下多少处房产多少只稀有皮包包,以及她从各式各样的豪车上下来,虽然沈曦出道快七年片酬、代拿到手软,但光是江山公寓那一处豪宅就价值三个亿,更别提其他。

  安洁道:“工作室已经发了澄清的律师函,舆论在慢慢下去,唐素和乔悦她们也在用《她杀》杀青和《雨夜》的消息顶。”

  沈曦翻了一下律师函,道:“先这样吧,看看反应,”她唇边扬起一抹冷然的弧度,笑意不达眼底,“找人跟了我这么久,应该还有后续。”

  安洁烦道:“骂得太难听了。”

  “骂人伤不到我,”沈曦若有所思,“你再去准备一份资产澄清证明。”

  中途程胜来了,问沈曦需不需要转院,沈曦这才考虑到这茬。

  昨晚事发突然,唐素直接把沈曦送到了最近的三甲,虽然沈曦这层楼都是高级单间,但公立医院免不人来人往,即便安洁封锁了消息也替沈曦回绝了圈内好友的探望,还是怕不良媒体为了第一手新闻混进来生出事端。

  沈曦麻烦护士请来了主治医生,主治医生不太耐心地告诉沈曦,她还没过24小时观察期,不建议转院,明天一过,她最快七天可以出院回家休养,也没有转院的必要,主治医生说知道她是明星,但在医院只有医生和患者。

  沈曦没说什么,莞尔感谢医生为自己动手术。

  医生离开病房后,程胜把接通的手机拿到沈曦面前,沈曦和季礼商量后,季礼给沈曦妈妈打了电话。

  十分钟后,分管住院部的副院长过来,沈曦一行低调地从a区转到了比私人医院安保更为严格、专供老干部老教授疗养的s区。

  唐素、乔悦、导演、编剧放心不下沈曦,沈曦一一回复,她一边应付各种消息一边吩咐安洁去查爆料员工幕后主使,直到晚上才真正休息下来。

  在国外出差的宋宁雅听说沈曦病了,担心到不行,一定要季礼过去。

  晚上十点,相看两厌的两人再次共处一室。

  新换的病房有书桌,季礼抱了笔记本电脑过来处理和开发商的并购案,沈曦则是躺在病床上看电视。

  之前孙娇娇找沈曦挑事儿秦旭死不露面,现在秦旭去参加一个男团成员的帮帮唱?

  主持人问起沈曦被包养的传闻,秦旭为难道:“毕竟我们已经分手了好一阵,现在说前任总显得我很。”

  秦旭似乎找不到词,主持人圆道:“没关系就随便聊聊。”

  秦旭道:“我和她恋爱期间其实我一直是比较没有安全感的一方,她从来没给我说过她的父母,她的家庭,我没去过江山公寓也没去过翡翠园,她在湖光山色还有一处房子,我在那等过她一次,曦姐还是蛮敬业的,经常和导演制片人聊戏聊很晚,有些男性导演的太太和曦姐都是很好的朋友,具体的我也不是很清楚……”

  秦旭一口一口“曦姐”叫得亲近,明里暗里每个字都在暗示她被包养。

  沈曦听得几欲作呕:“为什么当时好好的感情会变得这么恶心。”

  季礼扯了扯唇角:“说得好像你能改一样。”

  “有一说一,”沈曦道,“刚开始真的很温柔,就是那种你就是我的全世界。”

  季礼:“他绿你。”

  沈曦:“嘘寒问暖,甜蜜语。”

  季礼:“他绿你。”

  沈曦:“主要是体贴,女孩子都扛不住体贴。”

  季礼声音没有丝毫起伏,一字一字道:“他绿你。”

  沈曦被扎心了:“我认输。”

  季礼发了个单音节,讥诮得直接了当。

  夏天的暴雨来得快,去得也快,舆论则相反。

  安洁十几个小时前刚压下包养热度,第二天一早,几个大v同时发秦旭昨晚意有所指的采访视频,“沈曦前男友透露包养细节”立马挂在热搜上,甚至还有博主剪辑了秦旭曾经上节目对沈曦满眼的崇拜到后来眼里无光,意指沈曦被包养伤害了秦旭的感情才导致后面的事情。

  评论区炸得硝烟弥漫。

  卧槽!造谣司马,曦宝红成这样不是一部一部戏接出来的吗,当时《烈日》差点扑,曦宝差点凉,《海棠》爆了才让《烈日》起死回生,曦宝哪里来的金主啊啊啊傻逼秦旭!

  楼上,包养这事儿又不是秦旭爆的,秦旭听说后明显一脸懵逼,是主持人在那追问秦旭才说的那些细节好吧!

  哇据说金主有老婆有小孩,有些女艺人艹着敢爱敢恨人设真的道德底线都不要了啊,感觉沈曦工作室那个律师函就是走走过场,心虚了吧,不然沈曦本人为什么现在都不出来说话,生个病是死了吗?!

  不是很嚣张求锤得锤吗?这次怕是要锤到自己了。

  ……

  上午九点,沈曦醒来时,季礼已经去了华盛,她手机通知栏快要爆掉。

  沈曦大概翻完时,安洁到了病房。

  沈曦交代安洁:“几个博主直接起诉,你去准备纳税详目和资产澄清证明下午一起放上去,今天起凡是秦旭上过的节目接受过的采访在我这一律黑名单,这条写进声明,爆料人的事继续查。”

  安洁不忍:“你如果难受可以哭出来。”

  沈曦奇怪:“为什么难受?”她不解,“我没做,骂的就不是我,这个存在的开始就是错的,我为什么会因为不存在的事情难过。”

  安洁每次都能被沈曦洗脑:“好像是这个道理。”

  沈曦话虽这么说,安洁没看见的地方,她脸上有难掩的烦躁,仅仅烦躁而已。

  沈曦吊完一瓶水,季礼语音弹进来。

  “你还好吗?”他问。

  沈曦:“不太。”

  手机那头:“知道你不好,我就放心了。”

  沈曦:“……”

  她怎么忘了这个人怎么会无缘无故关心自己。

  大抵察觉到自己的话太过伤人,季礼问:“你中午想吃什么?”

  沈曦警惕:“你不会伤害我我才说。”

  季礼:“我不会伤害你。”

  沈曦:“我想吃有味道的东西。”手机端sm..

  季礼:“你排便通气了吗?”

  沈曦包袱千吨重,拧巴着一张小脸:“你不要说出来。”

  “不要说出来什么?”季礼故作不知,“医生说你要排便通气之后才能进食吃点流质,所以我问你排便通气没有没有任何问题,你如果没有排便通气就不能吃要排便通气之后才能吃过的东西。”

  沈曦哪里还有半分愁绪,仙女生气:“是不是我越是不让你说你就偏要说,你能不能对一个可怜的生病的漂亮的小姑娘有发自人性的丁点同情心。”

  季礼把沈曦的话还给她:“你说我不是人。”

  沈曦默了片刻,不再纠缠:“我想喝鲫鱼粥但鲫鱼刺多,你要一根一根给我把刺挑出去,我还想吃蒜蓉虾羹,不能有蒜但要有蒜的味道,虾要刚刚过火不能不熟不能太熟,我还想喝百香果蜂蜜汁,不能不甜也不能有糖。”

  季礼:“梦里什么都有。”

  沈曦:“你过来吗?”

  季礼:“不。”

  沈曦一窒:“那你问我?!”

  季礼:“怕你沉浸在悲伤中,转移你的注意力。”

  沈曦:“我要给大伯母宋阿姨挨着打电话告诉她们你在虐待我。”

  季礼:“你的白痴和愚蠢就是在一次次自我逃避中放大。”

  沈曦心口疼:“你别过来了,相忘于江湖我已经说腻了,我觉得我们的绝交很有必要走上公证流程以防止再次发生交集。”

  “沈曦,”季礼认真唤她,“我上一句是认真的。”

  沉默三秒。

  沈曦挂语音拉黑,一气呵成。

  季礼火上浇油的本事从来都是登峰造极。

  沈曦又挂了一瓶水,差不多十一点,雨后的空气清新,泥土中充斥着式微的放线菌味道。

  主治医生给沈曦做完检查,交代她可以下地走动走动,促进肠胃蠕动,安洁把沈曦推到楼下散步。

  s区小花园人不多,几个大爷大妈在聊天,沈曦喜欢这样轻松惬意的氛围,远离了圈子里的纷纷扰扰,在柴米油盐中获得安宁。

  她被安洁推近了些,兴致勃勃地准备加入话题,便听到一个大爷慷慨激昂:“你们对imc的理解不透彻,它不是分析悬浮液的单细胞,是激光烧蚀产生羽状粒子通过惰性气体进入质谱流式细胞仪,他能在石蜡包埋上检测,这是什么概念明白吗!”

  另一大爷道;“感应耦合离子质谱检测分析免疫细胞亚群本来就是……”

  沈曦心说打扰了,她看到有几个老奶奶在聊天织毛衣,觉得没什么门槛,结果刚离近一些,便听到了几个老奶奶在讨论黎曼流形。

  每个字她都听得懂,合在一起却不知道是什么意思。

  沈曦想融入病友的想法在产生伊始便如烟破灭。

  临近饭点,老人们的护工纷纷把老人们推回病房,安洁接到电话要去医院门口拿快递,她想先把沈曦推上去,沈曦透过五指看湛蓝的天空:“不用,我在这等你,我顺便走一走。”

  安洁不放心:“你一个人没关系吧。”

  沈曦努努嘴:“保安十步远。”

  安洁把沈曦从轮椅上托起来后快步离开,沈曦扶着草坪边缘的栏杆慢慢走。

  一个四五十岁的女人出现在沈曦身边:“小姑娘年轻就是好啊,这么快就下地了。”

  沈曦等检查的时候碰到过这个女人,是某位老教授的长期护工,笑着回:“医生说适当走走利于恢复。”

  女人问:“你吃饭了吗?”

  沈曦笑道:“我等经纪人回来一起吃。”

  女人又问:“像你这样的大明星应该能赚很多钱吧,你粉丝也很多。”

  沈曦不知道女人要说什么,礼貌道:“还好。”

  女人道:“你知道我以前是做什么的吗?”

  沈曦:“什么?”

  女人道:“高中化学老师。”

  沈曦笑道:“老师蛮好的。”

  女人站在沈曦旁边:“是蛮好的,家庭也蛮幸福,不过后来老公有了外遇,我去找小三理论,小三到学校举报我说我寻衅打人,学校把我开除了,年龄大又只有大专文凭,只有到这里来当护工,我女儿本来成绩蛮好,后来成绩一落千丈,再后来有了抑郁症,自杀了。”

  沈曦错愕地看向女人,有些惋惜:“怎么会这样。”

  女人穿着浅蓝色护理服,眼神忽而变得狰狞而诡异:“对啊!怎么会这样!你们大明星赚那么多怎么还不满足?!为什么要破坏别人家庭做小三?!你知道吗,我女儿以前最喜欢你,你演的每一部电视剧她都追,你发的每一条微博她都抄在本子上,你是她心里的女神为什么要做出这种肮脏事,你还是人吗?!”

  沈曦惊慌后退:“我没有,你冷静一下,保安!”

  “反正我什么都没有,我什么都不怕,你这样的人渣就应该试试浓硫酸泼在脸上是什么滋味,就应该下地狱!”女人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个广口瓶,她拔出玻璃盖直接朝沈曦脸上泼。

  一切发生得太快太突然根本来不及,沈曦想躲但身上有伤口根本躲不掉,电光火石,她手腕被人从后面猛地一拽,下一秒,陷入熟悉的胸膛。

  骂她白痴愚蠢的季礼挡在她身前,盖着她的脸,将她严丝合缝地紧护在怀里。,,大家记得收藏网址或牢记网址,网址m..免费无防盗无防盗.报错章.求书找书.和书友聊书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