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12章 好像(修)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9: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休息室传来“嘭”一声轻响。

  乔悦正要推门进去,便见季礼如沐春风地从休息室出来。

  乔悦紧张:“季总。”

  “和沈老师的对话很愉快。”季礼疏离地朝乔悦点点头,尔后大步离去。

  休息室内,沈曦和乔悦相对而坐,挂钟在安静中响得异常清晰。

  乔悦犹豫怎么开口问刚刚的情况,沈曦唱了吗?真唱了?没唱?季总没生气?

  沈曦则不想回忆当时的场景,自己单方面“殴打”季礼之后身心舒畅,结果没看路不小心撞到了化妆镜上……

  沈曦捂着额角轻声嘶疼,一声低低的闷笑从身后传来:“你可以求我帮你看看。”

  求?

  如果不是他,自己能撞到?

  求他个鬼!

  “我求你走。”沈曦恼羞成怒直接把季礼搡到门口。更新最快s..sm..

  季礼离开五分钟后,沈曦借手机摄像头检查完额角,没伤,她放下手机,表情跟着心绪慢慢平复下来。

  乔悦把水推到沈曦面前,试探道:“刚刚给沈老师添麻烦了。”

  “我们可以把话说明白一点,”沈曦拧开瓶盖,自己没喝,递给乔悦道,“其实你今天过来就是借探班的名头让我安《雨夜》的心,你听说唐素筹备新戏对标的女一是我,你合同没走下来,不放心。”

  “还有程果,曾导,几个平台加起来三分之一的对标都是你,”乔悦喝一口沈曦递过来的水,无奈,“我怎么放心。”

  沈曦笑:“我答应你的,答应了就是答应了,不会改。”

  乔悦经历过各种变数,沈曦是第一个对她说得斩钉截铁的人。

  乔悦心里感激:“那你放心,我回去就催,绝对不出任何意外。”

  “辛苦。”沈曦起身和乔悦礼貌地拥抱。

  送走乔悦后,沈曦回片场和导演打了招呼便起身离开,不过她没想到,季礼在等她。

  直到坐上季礼的车,沈曦才后知后觉反应过来:“你不是来和乔悦谈《雨夜》的,你来接我去你家?”

  男人光风霁月,不置可否。

  沈曦不可置信:“那你为什么让我唱歌?!”

  “一个成熟的时机摆在那里,”季礼理所当然,“我为什么不用?”

  沈曦:“你不觉得这样算欺负我?”

  季礼淡淡地:“还好?”

  沈曦不怒反笑:“季礼你有没有想过一个问题。”

  季礼示意沈曦说。

  “不是你主动单身,而是你找不到女朋友,”沈曦心已破碎,唇边挂着讥讽的弧度,“就算你再好看,再有钱,没有女人忍得了你的自大自私毒舌坏脾气你没有心。”

  季礼回以温柔一笑:“你了解我,我只爱钱,不需要感情。”

  沈曦愤:“季礼我最讨厌你。”

  季礼轻扶一下眼镜,清俊傲然的气质愈发出挑。

  他回:“谢谢。”

  沈曦听出“傻逼”的意思,闷闷地把头别到窗外,她甚至屏了屏鼻息,不想和他呼吸同一个空间的空气。

  季礼提醒:“你不要这样。”

  沈曦:“?”

  季礼:“会打嗝。”

  沈曦:“……”

  仙女不打嗝,我也谢谢你:)

  司机察觉到后座紧张的气氛,悄悄踩了脚油门。

  与此同时,片场停车场外一个以假乱真的快递小三轮上。

  一个快递员一边检查高精密相机一边道:“守了这么多天终于守到了,要再不来点男的,我这个季度奖金就没了,还他妈要还房贷车贷。”

  连续一组照片中,男人上了迈巴赫,沈曦出片场走到保姆车前,沈曦接了个电话,转身和男人上了同一辆迈巴赫,男人似乎伸手帮沈曦拿了包,这个细微的动作透露出不寻常的关系。

  沈曦一直在片场,衣服没换,脸拍全了,男人只有背影、侧脸和一只骨节修长白净的手。

  另一个快递员盯着男人的侧脸若有所思:“你有没有觉得这男的有点眼熟。”

  “哪个男艺人?”先前说话的快递员一拍脑门,“你想想有没有188左右的影帝,开迈巴赫,不可能是小开投资商,那些我都认熟了,没这么帅的。”

  “不过沈曦是真好看啊,这脸这身段,天生尤物,就是看男人的眼光不行,一个比一个差。”

  “这男的我感觉还挺靠谱,纯感觉,也可能因为我喜欢迈巴赫。”

  “我们再观察观察。”

  “……”

  ————

  沈曦和季礼无话快一个小时,终于接近目的地。

  季家庄园占地是苏城家的两倍,马场、高尔夫场、人工湖一应俱全,主别墅坐落在湖心,水光潋滟远天相接,美不胜收。

  车驶入大门,宋宁雅和季山夫妇站在门口等待。

  车刚挺稳,沈曦就等不及下去,宋宁雅把沈曦抱个满怀。

  沈曦软声唤:“宋阿姨。”她贪婪地呼吸和季礼相隔几米的新鲜空气。

  “真的瘦了,”宋宁雅怜惜地顺着小姑娘的背,“快进去,菜马上就好。”

  季礼和季山跟在后面。

  沈曦道:“下次您不用叫季礼哥哥来接我了。”

  宋宁雅奇怪:“为什么,反正他有空。”

  沈曦故作小心翼翼回头望季礼一眼。

  季礼心里忽然涌出一股不好的预感。

  果然,下一秒。

  沈曦欲又止:“今天我在片场和制片人发生了一点事,季礼哥哥没帮我,还打击我,想看我出丑,说我全天下最丑。”

  “他才丑,他全天下最丑。”宋宁雅当即炸了,进屋从储物柜里拿起鸡毛掸子作势要打季礼。

  季礼高大的身形纹丝不动。

  沈曦反而站过去护住季礼:“宋阿姨你别打他,我知道季礼哥哥心里对我好,他只是口是心非,他在心里觉得我全天下第一好看。”

  鸡毛掸子堪堪停在空中。

  宋宁雅目光悍然地盯着季礼。

  季山手肘捣了下儿子,疯狂暗示,季礼不轻不重用鼻尖发了个音节。

  “你看看看看,看看曦曦多懂事多善良多护你。”宋宁雅女士力道一松。

  沈曦顺势帮宋宁雅收起鸡毛掸子:“季礼哥哥也很好。”

  沈曦越是这么说,宋宁雅越是烦死了季礼,狠狠瞪一眼还不解气。

  而宋女士没注意的时候,全场最大赢家——刷宋女士好感踩季礼还让季礼承认她全天下第一好看——沈曦同学回头得意地冲季礼做了个鬼脸,扬眉吐气。

  季礼轻笑一声,呵,小孩儿脾气。

  沈曦在季家有房间,留宿一晚,季礼当然也在家陪父母。

  饭后,季礼在楼上书房办公,沈曦则是在阳台陪宋宁雅说话,给她说剧组好玩的事,推荐当季新款。

  宋宁雅看到一件外套很高兴:“这件好漂亮,颜色我好喜欢,曦曦你发给我秘书我让她明天去订。”

  沈曦弯着眉眼:“这个系列我都帮您订了,下周就能送过来。”

  宋宁雅惊喜,嘴上却故意嗔怪:“那你刚刚不吭气。”

  “我怕您不喜欢,您不喜欢我就悄悄退回去,”沈曦道,“我还帮季叔叔拍了一幅画,但估计要下个月才能到了,我悄悄告诉您,您别提前告诉他。”

  湖面上有装饰灯盏,散落的小小光晕给阳台上大片花丛镀了圈远而细碎的影。

  沈曦眼眸清澈如水,笑靥却比嫣然的光亮更惹眼一些。

  沈家这辈就沈曦一个女孩,漂亮又灵气,你说她世故,她比谁都单纯,你说她单纯,她比谁都心细。

  宋宁雅看沈曦的眼神更满意了,嘴上问的却是:“曦曦最近有喜欢的小哥哥吗?”

  宋女士已经学会了“小哥哥”“小姐姐”这种时髦称呼。

  沈曦遗憾:“没有诶。”

  宋宁雅道:“那阿姨去给你搜罗搜罗,等你《她杀》拍完,阿姨找机会给你介绍!”

  沈曦仿佛看到甜甜的恋爱在向自己招手,高兴道:“好。”

  晚上十点,主别墅的灯陆续熄灭,最后剩了一角。

  书房。

  季礼在处理文件,沈曦则是舒舒服服躺在旁边的软榻上看《创造青春》第一季。

  让她去做导师她不愿意,单纯看看还是很香,尤其在宋宁雅给她描绘了美好的恋爱图景后。

  季礼去端咖啡时不经意瞥见她屏幕,鼻尖溢了道嗤音。

  沈曦听到了却没说什么,等季礼坐回去翻出一份新文件,她新仇旧恨交织,娇娇气气喊:“季礼,要喝水。”

  季礼放下文件,起身接了杯热水给她端过去。

  沈曦没看季礼,抬手碰了一下杯壁,娇唤:“要喝温水。”

  季礼去加了点冷水端回来。

  沈曦又碰一下:“要喝不那么凉的温水。”

  自己家是沈曦的天堂,季礼心平气和地又去接了点热水,这次,沈曦满意了,甜声道:“谢谢你。”

  季礼刚坐回位置,不到一分钟。

  “季礼,”沈曦喊,“巧克力。”

  茶几上的巧克力隔沈曦不过半尺距离。

  季礼调整呼吸,过去拿起一块,撕开包装递给她。

  沈曦没接:“我不要黑巧,我要白巧。”

  季礼换了白巧递给她。

  沈曦哼哼着:“我不要全脂,我要脱脂的。”

  季礼又找了脱脂的撕好给她。

  沈曦眯眼满足得像只漂亮的小狐狸:“谢谢你。”

  季礼不予评论,再次坐回位置。

  又过了一分钟。

  沈曦嗲道:“季礼,香蕉皮。”

  季礼用沉静平稳的目光在办公桌后和她对视。

  沈曦“嗯”一声,作势腾身就要叫:“宋——”

  季礼已经来到她跟前,抽-出她手上的香蕉皮扔进她脚边的垃圾桶里。

  季礼的办公桌干净整洁一丝不苟,沈曦面前的小茶几上胡乱摆着各种脱脂零食,残留包装,用过的、没用过的餐巾纸胡乱团在一起。

  季礼没管,径直抽-出沈曦手机,关掉综艺界面,然后把沈曦的腿从软榻上放下去,坐在沈曦旁边,点开她微信。

  沈曦下意识去抢手机:“季礼你干嘛!”

  季礼全自动把自己从沈曦黑名单里拉出来,手机还给她。

  “我希望你懂适可而止这句话,每个人的忍耐都是有限度的,”季礼望向她的眸光平淡如水,“少作点,明白吗?”

  他指刚刚,也指之前。

  沈曦和他对视,目光毫不退让。

  三秒后,她仿佛发现一个天大的笑话,问:“季礼你是圣母婊吗?”

  季礼睇她一眼,点了支烟。

  沈曦来了兴致,腾地盘腿坐起来,转向季礼道:“你是不是觉得我特烦特事儿,女人该有的美好品质一个没有。”

  季礼首肯,习惯性把烟换了远手。

  “但你要换个角度想问题,事情就会不一样,”沈曦给季礼分析,“你看,虽然我前任们都是男明星,但我知道,他们只适合恋爱,没办法走到婚姻,如果将来我结婚,结婚对象一定是财富、地位、家境和你我差不多的,我又不可能嫁给你,那我结婚对象很大几率是你竞争对手对不对?”

  季礼掸了掸烟灰。

  沈曦知道这是认同的意思,在季礼书房的脑袋宛如开过光般,语速飞快地接着道:“然后你再想想,如果我变得很好,各种优点集一身,那么我老公娶到的就是贤内助,而你管我批评我照顾我镇压我逆反心理即让我变好的时间和精力是你的沉没成本。”

  季礼缓慢地吐了个烟圈,她还知道沉没成本。

  “但如果你什么都惯着我,顺着我,把我脾气越惯越大,将来我老公娶到的就是一枚定时炸-弹,而你的沉没成本就从管我批评我照顾我镇压我逆反心理控制缩减到仅仅照顾我。”

  季礼微眯一下眼,她还知道控制成本。

  “你不送你竞争对手定时炸-弹要送他个贤内助,你说我骂你圣母婊骂得对不对,”沈曦越想越对,分外掏心掏肺语重心长,“所以说啊,如果我是你季礼,我一定对沈曦百依百顺,把她宠得无法无天,她说什么就是什么,她让做什么我就做什么,将来她结婚,她的结婚对象就会遭受比你现在更大的苦难,她结婚对象每天焦头烂额无心工作,你神清气爽出差开会,她就成了你从家庭内部瓦解竞争对手的锋利兵器,你纵容她的成本瞬间转化为收益,完全符合你深谋远虑的作风,你说我说得对不对。”

  沈曦说罢,及时闭嘴。

  她这番话可谓是逻辑清晰条理分明,晓之以理动之以情,但凡季礼仔细想想,就会发现每个标点符号都是道理。

  沈曦不动声色打量季礼,对方仿佛在思考。

  沈曦好似已经看到季礼对自己千宠万爱的生活,整个人飘忽荡漾宛如踩在一团软云上,她让季礼拎包,季礼拎包,她让季礼等她,季礼就等她,她让季礼哄她,季礼就哄她,她让季礼往东,季礼不敢往西,她让季礼跪下,季礼就……沈曦想到这画面,笑得合不拢嘴。

  这时,一道冷静淡然的声音从旁边传来,逻辑更为缜密道:“我认可你的思路和模型,但你没把概率考虑完整,万一没人愿意娶你,你一辈子都嫁不出去炸在我手上呢?”

  沈曦面朝季礼,笑容放大后缓缓凝滞:“?”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