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我偏要偏要 第6章 好像

小说:可我偏要偏要 作者:画盏眠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9: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不是沈曦第一次和季礼在饭局偶遇,只是前几次沈曦身边都跟着秦旭,自然和季礼没什么交集。

  这次,她赌季礼看不惯,可看不惯又拿自己没办法,沈曦想想就开心。

  季礼确实没对沈曦做什么,他等手上牌打完,不动声色脱了西服外套,程胜接过去,不仅如此,季礼还慢条斯理解开衬衫最上面的纽扣。

  季礼是苏城的座上宾,苏城何其有眼见,一边跟着脱外套一边吩咐管家:“人多了热,去把空调温度调到最低。”

  管家应下。

  牌局继续。

  前宴热闹,沈曦和女艺人们谈笑风生,她看到管家从季礼那边出来,没一会儿,室内温度就降了下去。

  沈曦不着痕迹把头发覆到后背,稍一转头,正好撞上季礼漫不经心的目光,他闲放在身旁的西服外套如本人一样,以最平静的样子讽刺着经受凉意的仙女。

  ok,很好。

  沈曦保持微笑,别开视线,她寻空出了人堆,一边在心里暗骂季礼心胸狭隘容不得自己艳光四射,一边给安洁发消息,问她走没走,没走的话给自己带条披肩进来。

  这时,一件男士西服外套轻覆在沈曦肩上。

  沈曦诧异回头,是相熟的男艺人,郁景。

  这个举动属实体贴,沈曦不太好意思,想把西服还给他。

  郁景笑道:“我没穿过,让助理去车上拿的,美女将就一下。”

  这声美女叫得沈曦格外顺耳,她不再矫情,莞然给郁景道了谢,郁景又提了话头,和沈曦聊起了剧组的事。

  季礼去到外面接电话,隔着一扇半透明的琉璃窗,正好看到沈曦和一个年轻英俊的男人闲聊。

  男人不知道说了什么,沈曦眉眼弯弯,眸里宛如含着一抔春水。

  季礼目光落在沈曦的外套上,似是嘲弄,果然,狗改不了吃屎。

  沈曦稍一抬眼,和窗外的季礼四目相对。

  她微微一笑,你把温度调低了还不给我衣服穿,别人给我穿了你这眼神,有毛病?

  季礼鼻尖发了个嗤音。

  沈曦继续和郁景说话。

  圈内人个个是人精,郁景看看季礼又看看沈曦,奇怪问:“你和季总有过节吗?你俩眼神不对啊。”

  沈曦笑意盈盈:“当然没有,我和季总不熟,你看错了吧。”

  季礼不喜欢沈曦和男艺人过于亲近,沈曦偏要和郁景说说笑笑,甚至郁景说了什么,沈曦掩嘴轻笑,还轻轻搡了郁景一下。

  ————

  八点整,晚餐开始。

  苏城虽然说是私宴,但这种场合,阶级划分格外严格,二十人的大圆桌苏城坐主位,季礼和另外几个投资商从苏城左边开始坐,然后是大制片人和大导,然后是艺人,再然后是苏城的圈外好友。

  刚开始,大家的话题都在沈曦身上,沈曦应接自如,姚婉莹迟到坐在苏城右边的位置后,大家的关注就转到了姚婉莹身上。

  苏城和苏太太常年各玩各,姚婉莹这压轴带着点别的意思,不过沈曦不关心,她乐得偷闲,只想试试庄园大厨的手艺。

  季礼和沈曦隔了几个位置,他明明在和苏城说话,眼睛却像长在沈曦跟前一样。

  沈曦想吃虾,他把虾转走。

  沈曦想吃点甜点,他状似无意地转走甜点。

  只有沈曦喝汤和吃绿色蔬菜的时候,他才放过她。

  沈曦左手拿起手机,右手点开微信的同时,迅速遮住聊天信息,她先从头像找到季礼,小心翼翼把季礼上午回复、自己并未看的聊天框删了,然后才从列表里重新找到他。

  沈曦:和季总吃饭真影响食欲。

  季礼:1

  这人偷自己专利!

  沈曦轻哼一声,悻悻收了手机。

  热菜上完,苏城又叫了两箱茅台进来,沈曦知道杀戒要开了,抚了裙身举杯起身:“我还有事先走一步,大家吃好喝好。”

  她端着一杯橙汁企图蒙混过关,谁知苏城一眼就看到了。

  “你这小姑娘今天不给面子啊,你别看我在陪季总说话,我一直都注意着你,”苏城起身过来,“怎么也要喝一圈再走吧。”

  “一圈喝不了,小半杯吧,”沈曦用手比了个大致的高度,笑着解释道,“苏总我身体不舒服。”

  苏城从不为难小女生,爽快道:“行,小半杯就小半杯。”

  他让侍者给沈曦拿了个新酒杯,体贴地倒了个底。

  沈曦还没来得及喝,姚婉莹端着酒瓶过来,笑吟吟道:“沈老师的意思是只和苏总喝,不和我喝了吗,我今天一看到沈老师就开心。”

  姚婉莹边说着,边朝沈曦的杯子里加酒。

  沈曦笑着拦:“姚老师留情,我真的不舒服。”笑意不达眼底。

  “酒解百病。”越见沈曦这么说,姚婉莹越是想方设法要把酒倒到沈曦杯子里。

  姚婉莹开了头,其他制片人和导演纷纷端着酒瓶到沈曦身边来。

  沈曦推了这边,另一边的酒就加了进来。

  沈曦再推,就有人说:“沈老师太红了,我们这种小喽啰高攀不起。”

  “对啊,沈老师,姚老师的酒你要,推我的酒是什么意思?”

  “意思是我不配沈老师给面子吗?”

  “多一口少一口反正都是喝,沈老师你这样就有点不够意思了啊。”

  “……”

  众人你来我往,硬生生把沈曦的酒杯倒得满满当当。

  一满杯茅台,怕是比自己从头开喝还要多,如果从头开喝,自己敬一圈还能吐点酒。

  沈曦望着杯中酒,头皮发麻。

  苏城喜欢这种敬酒的氛围,乐呵呵学大家喊:“沈老师就喝了吧,顶破天也就一杯酒的事儿,你要是醉了我让唐素送你回去。”

  唐素刚刚没给沈曦倒酒,这厢解围道:“不用勉强,能喝多少算多少。”

  话是这么说,沈曦也明白,没有剩酒的道理。

  沈曦笑笑,视线落在季礼身上,只要季礼帮自己说句话,自己就能脱困。

  可季礼探身和旁边大佬说话,好像没看到沈曦,沈曦自然不会主动开口。

  她面上强撑淡定和唐素聊天拖延时间,心里喊了一万遍季礼的名字。

  快点!回去还你人情!

  季哥哥!礼哥哥!赶紧!季礼!!

  季礼终于在千呼万唤中结束了与别人的对话,看到沈曦,他唇角一勾,起身去酒架上拿了新杯子,然后端着自己的酒盏走到沈曦跟前。

  “沈老师幸会。”季礼风度翩翩。

  沈曦暗自松口气,面上巧笑:“季总幸会。”

  “沈老师这酒杯满了,我没办法敬,”季礼笑道,“不然我给沈老师倒一杯,沈老师干了再走。”

  说着,季礼抬腕,把自己酒盏里的酒倒进新杯子,新杯子是敞口胖底的威士忌杯,几乎是沈曦杯子的两倍。

  沈曦笑意僵在嘴角。

  季礼姿态绅士又温柔。

  沈曦垂眸看着满满一大杯酒,抬眸看着这样的季礼,忽然感到了前所未有的陌生。

  她骂他了,可他也收她钱了。

  她是故意露了背,可他也调温度了。

  她不过故意和郁景多说了两句,他至于睚眦必报当众抬自己,让自己这么一个下马威?

  沈曦想着想着有点难过,眼睛都有些红了。

  季礼熟视无睹,甚至帮她把手里的杯子换成了他刚满的大杯。

  苏城向着季礼:“沈老师干脆点。”

  姚婉莹和其他人自然跟着起哄:“沈老师这大牌耍得连季总的面子都不给了吗?”

  “沈老师这样怕是不行。”

  “……”

  话越说越赶。

  沈曦注视季礼,季礼回以目光。

  沈曦心一冷,怀着英勇就义的决绝将季礼给的酒一饮而尽。

  几乎是喝到那瞬间,她瞳孔微缩,脑海一片空白,只剩下自己细微的吞咽声,一下一下响在她心坎里。

  ————

  夜色凉如水,沈曦站在台阶上等司机来。

  灌木丛有不知名的昆虫在叫,沈曦高跟鞋鞋尖跟着虫鸣一下下轻俏点地。

  季礼什么时候把酒盏里的茅台换成的柠檬水,她都不知道。

  她嘴里有残留的柠檬香气,闭眼一回味,忍不住地开心。

  沈曦喜欢被宠爱的感觉,可季礼从来就不宠爱她,鉴于他刚刚的表现还算良好,沈曦愿意暂时把他从天敌的阵营里拉出来。

  男人高大的身形从主宅出来,立在沈曦旁边。

  沈曦看影子就知道是谁,她没抬头,心里美滋滋,嘴上却傲娇:“算你有良心。”

  男人传过来的声音懒散:“因为参加葬礼费时费力。”

  沈曦:“?”

  沈曦心情好,饶他一次:“不过你怎么知道我姨妈来了。”柠檬水不是冰的,是温的。

  季礼轻嘲:“你以为我和你一样不长眼睛?”

  沈曦方才那点欢喜瞬间烟消:“你不觉得这种时候你不该怼我,该安慰我吗?”

  她不满地看着季礼,严肃道:“你应该说曦曦我好心疼,下次有这样的饭局我一定还帮你解围,虽然我平时凶你,但我永远是你坚强的后盾、避风的港湾……”

  沈曦还没说完,季礼瞥她一眼:“不经历风雨,怎能见彩虹。”

  沈曦语塞:“我不说谢谢应该没关系?”

  季礼:“随意。”

  两人站了一会儿,沈曦司机来电话说路上不小心被别人蹭了,可能来不了,问沈曦能不能搭到车,不能的话他换辆车再过来,沈曦说不用了,让司机叔叔不要急。

  沈曦挂了电话,抬手戳一下季礼的肩,娇气道:“为了感谢你今晚帮我,奖励你送我回江山公寓。”

  季礼:“……”

  季礼面无表情:“我放弃奖励。”

  沈曦摇食指:“不可以。”

  十分钟后,黑色宾利驶出庄园。

  季礼没喝酒,单手扶着方向盘,侧脸清俊。

  沈曦在季礼车上比在自己车上还放松,她先用灵魂歌声唱了首自己都不知道名字的英文歌表达了愉悦的心情,然后脱了高跟鞋,脚上的疲惫瞬间被释放,她舒服地伸个懒腰,熟练地从副驾驶的手套箱里拿了两颗话梅糖。

  季礼没看她:“晚上不能吃糖。”

  季礼不让吃,沈曦偏要吃,她不仅吃,还把糖纸大剌剌扔仪表台上。

  季礼余光扫她一眼,似是不满。

  沈曦故意道:“真甜。”更加来劲。

  季礼懒得再说。

  江山公寓闹中取静,刚进片区路上就没什么人了,一排排行道树在夜幕中后退,路灯和月色揉着混杂的影。

  沈曦趴在窗沿看风景,凉风吹到脸上,忽然就起了点情绪。

  “姚婉莹真的有病,”她闷闷地,“签秦旭和孙娇娇的经纪约签就签吧,还专门跑到我那来阴阳怪气说一通,明明看到我喝红糖水知道我来姨妈了,还在那给我灌酒。”

  “她要是不倒,后面那些人就不会来,我和她不熟,她干嘛一而再再而三刷存在感。”

  然后是片场的事。

  “这周都是水戏,瞎几把演演就行。”

  季礼不耐:“不要说脏话。”

  “知道了,”沈曦不耐地瘪瘪嘴,“不过下周有好几场重戏,导演让我这周开始就酝酿,编剧写形容枯槁一时爽,演员演起来就是火葬场。”

  她又叹气:“没办法,成年人的世界没有容易。”

  季礼唇角轻抽两下。

  沈曦继续:“等她杀拍完,雨夜开机之前,我一定要选个安静的小镇,舒舒服服睡上一觉,没有剧组没有酒局没有通告睡到自然醒。”

  “我还想自己做次饭,我也不吃,就做一大桌菜,看着高兴,”沈曦光是想想,脸上就有掩盖不住的雀跃,“你肯定没看过仕杀,仕杀女主超会做饭,我上次切番茄切到手,安洁就不许我下厨房了,如果历史上少了一个天才烹饪家,一定是那个番茄的错。”

  季礼偏头看沈曦一眼。

  “我还想去游乐场玩,”沈曦看到街区的儿童玩耍区,满是羡慕,“除了10岁吧?我哭着求你带我去游乐场你带我去了,我就再没去过了,而且那次光顾着哭,都没好好玩。”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后来我刷抖音看那些情侣在游乐场拍各种碰小吃碰奶茶的合集,感觉好有爱,”沈曦说,“他们还一起戴粉色兔耳朵发箍或者那种动物尖角发箍,发五彩的光,还能放音乐,”沈曦越说越来劲,“我当时还给秦旭说过如果他戴着发箍跳舞,绝对踩点出圈,他非说我异想天开,我让秦旭陪我去,秦旭说他没时间,我就很……”

  季礼一路没说话,这厢终于出声打断沈曦:“游乐场不适合你。”

  沈曦看他:“那哪儿适合我。”

  季礼清声:“上天。”

  沈曦:“……”

  沈曦沉默片刻,道:“嘴如果不会说话可以闭上。”

  季礼打了转向灯:“你对自己的描述很准确。”

  沈曦捂着碎片般的心:“我要和你绝交。”

  季礼直接踩了刹车:“下去。”

  停车的位置距沈曦家还有十分钟的脚程,小区内绿化茂盛,复古灯昏黑到几乎看不清。

  沈曦无可置信地看向季礼:“这里连个保安亭都没有,你让我一个女明星不戴墨镜不戴口罩下车走路?你在想什么啊,你图一时意气把我扔在这里把车开走了事,你有没有考虑过可能发生的后果,万一遇到狗仔怎么办?狗仔还好说,万一遇到危险怎么办?万一遇到坏人怎么办?”

  沈曦还没说完,季礼“哦”一声,淡淡道:“我不开走。”

  “……”

  “我就在你旁边开。”

  “……”

  “看着你走。”

  “……?……???”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