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去年,宿婉给宿沁准备的礼物还闹起一出轩然大波。

  她准备了一个假包,当众甩在了宿沁身上——并非他们的眼睛毒看出那包只是仿品,而是宿婉当着他们的面嘲笑宿沁。

  “你跟这个包一样,美则美矣始终是假的,上不了台面。”

  宿沁被羞辱也没有反抗,捂着脸哭得梨花带雨,看着直教人心疼。

  宾客们哪能不知道大家族私下的那点龃龉,只是宿婉明面上羞辱的太过分,他们的同情心不由自主地便转移到了宿沁身上。

  今年是否又会是一出好戏呢?

  宿婉准备的礼物都被司机带了进来,她叫住一个侍应生附在耳边说了几句话,对方点点头,立即去取礼物去了。

  “姐姐,其实……礼物你可以私下给我。”宿沁欲又止,“今天能来参加我的生日,我就已经很开心了。”

  她这一出如果用到原主身上,是百分之百管用。

  宿婉无动于衷,只是似笑非笑地盯着她,慢悠悠地说道:“也不是不可以。”

  宿沁的笑容突然一窒。

  她只想说点好话,谁能想到宿婉真的借坡下驴。如果宿婉不当面拆开礼物,她怎么博取大家的同情心?

  宿沁一张温温柔柔的小脸接着话继续说:“但是既然是姐姐送给我的礼物,肯定是最好的东西啦!我还想跟爸爸,跟苏姨分享呢!不介意的话,当面打开也可以。”

  宿婉在内心默默摇头。

  她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徒。

  想要她当着众人的面展示礼物就直接说,百转千回绕了一大圈,还不是暴露了原本的意图。

  黎恙皱眉:“宿婉,如果还是那些破玩意,就不用展示了。”

  宿沁连忙接茬:“黎恙哥哥,不能这么说的,姐姐送给我的礼物都很好,我都有继续珍藏。”

  正说着,有侍者小心翼翼地用推车推来几盒包装精美的礼物。

  看大小,应该是衣服或者是首饰之类。

  有些看热闹的宾客已经开始失望了。

  原以为宿婉会改变性格,没想到还是那几样老套的说法。

  宿沁看到熟悉的包装和大小,顿时放宽了心,表面上却是半点儿都不显,甜甜笑着说道:“看起来果然很不错呢!”

  和商业伙伴正在攀谈的苏小清也赶了过来,无声地走到宿婉后面,一不发,摆明了架势是在给女儿撑腰。首发..m..

  宿鸣站在她对面,两人就像是楚汉分界划开阵营。

  苏小清冷冰冰地问:“怎么回事?宿鸣,我在远处就听到你的大吼大叫了。当着这么多来客的面,合适吗?”

  被突然点名的宿鸣表情顿时有些不自在起来。

  他干咳一声,讪讪说道:“哪有。女儿们的事,我做长辈的调解调解,不是很正常吗?”

  苏小清真想甩一句,就这屁股歪极了的态度,跟调解有什么关系!

  当着诸位宾客的面,她咽下话给宿鸣点面子。

  只是气不过,冷笑一声没有接茬。

  宿鸣面色尴尬,超宿婉的方向摆摆手:“先来看我们的好女儿都准备了什么礼物吧。”

  宿婉围观他的表现,只觉得可笑。

  身为父亲的宿鸣没想过替女儿遮羞,反倒想通过宿婉的丢丑来给宿沁增加好感,同时也给足了他在苏小清面前的理直气壮。

  就好像,只要宿婉丢人,苏小清就抬不起头,他宿鸣在这个家依然是地位最高的一家之主。

  他到底还记不记得,被丢在对立面的正是结发妻子和亲生女儿。

  宿婉表情平淡地说道:“二十四岁的生日,也是宿沁在这个家的第二十四年,礼物当然得有纪念意义才好。一定会让你们满意,因为我挑选的,都是你所想要的,所需要的。”

  宿沁表情懵懂,嗓音细细软软地问:“我想要的?是什么?”

  宿婉递给她第一个礼物盒,让宿沁拆开。

  在宾客们的围观下,宿沁压抑着内心的喜悦,已经准备好被对方羞辱——礼物打开的瞬间,距离近一些的年轻女孩子们纷纷捂住唇惊呼。

  “荆棘玫瑰!”

  这是一条做工精致的粉钻项链。价值昂贵在于,最大的一颗粉钻色彩纯粹饱满,形状完美,是罕见的珍贵宝石。

  宿沁在看到钻石项链的瞬间,先是一喜,随即察觉出不对味儿了。

  这不是宿婉成年礼时宿父送给她的生日礼物么?

  当时的宿沁羡慕嫉妒好久,恨不得将礼物抢过来,宿婉可是将这条项链视作最珍贵的佩饰,陪伴她走过多少隆重的场合。

  只恨她在宿父面前一直表现的对这些俗物毫无兴趣,以至于对方认为她不喜欢珠宝首饰,宿父在她成年礼只送给了她一场隆重的生日宴会,还有后花园找人花心思培育的昂贵花朵。

  宿父表情不善。

  这不是他送的吗?

  当时也是机缘巧合低价拿到的手,若知道宿沁那么喜欢,他怎么可能会给狼心狗肺的大女儿。

  “我知道你一直想要,那时候总是在我面前提它,现在这条项链太过年轻,已经不适合我了,正好送给你。你会喜欢吗?”

  宿沁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

  若她不接,岂不是显得她如此不识相,回头要被人戳脊梁骨说她吃相难看,毕竟这条项链可是相当珍贵。但若是她接下,表现出喜欢,岂不是证明她一直在觊觎宿婉的东西?

  苏小清说道:“既然婉婉这么大方,你就收下吧。”

  不就是一条破项链,回头给她买更贵的,五条十条,怎么着都比他宿鸣抠抠搜搜强多了。

  宿父没觉得不对,对宿沁说:“这条项链这么美,最适合你了。”

  宿沁:“……”

  她咬咬牙收下项链。

  分明是最想要的首饰,现在到手却一点儿都不高兴,这样的方式仿佛在嘲笑她像个破落户一样乞讨礼物。

  宿沁自卑又敏感,自尊心极高。

  谁要是真的伤了她的面子,她恨不得立马将对方打入十八层地狱。

  比如眼前的宿婉。

  她笑吟吟地递给第二件礼物。

  宿沁脸色难看地说:“剩下的礼物也太多了,留着我慢慢拆吧。”

  “没事,很快的。”

  宿婉把年轻的侍者叫到身旁,温声道:“我妹妹娇生惯养的,拆礼物很费力气,你来帮一下忙吧。”

  “好的。”

  年轻的男生恭恭敬敬接过礼物开始拆。

  “这是兰博基尼的钥匙,是我二十一岁时的礼物,你曾说过你很喜欢,但是都没有人给你买。当时你伤心好久,为此我的父母大吵一架,只因为你的二十一岁只有一套学校附近的几百万小公寓。”

  “这是我十六岁时……”

  “这是……”

  宿婉一件件回忆着,语气平淡地说出关于这些礼物的回忆。礼物都有一个共同特点,是宿父或者宿家长辈所送,且宿沁当时羡慕嫉妒求而不得的。

  她说的越多,宿沁脸色越发惨白。

  周围的宾客听着宿婉的话,暗暗咂舌:亲生父亲有了如同没有,名正顺的宿家大小姐却被一个私生女搅得家庭不幸,生活一团糟,还不是宿鸣纵容。

  也有人开始窃窃私语。

  这宿沁,完全不像想象中简单嘛!

  暗地里指不定用那张小白花的清高脸蛋欺骗过多少人。

  这个想要,那个也想要。

  这么贪心的女人,也不想想她配不配!

  宿沁心慌得厉害,急忙截住宿婉的话:“姐姐,或许你误会了,我不是这个意思!我……”

  “没事的,我都懂。”宿婉善意微笑,“女孩子喜欢这些小东西很正常,我几乎都没用过,你不要嫌弃。”

  扔了卖了只会背下不孝的罪名,正好借此机会送给宿沁,还省了一笔冤枉钱。

  不管对方是否高兴,宿婉非常满意。

  “哦,对了,最后一样礼物你肯定喜欢。”

  宿沁的表情又惶恐又尴尬:“还是算了……”

  无奈侍者拆礼物的动作极快,大家又存着心看热闹。今天这一出谁还能记起是宿沁的生日,他们都在围观宿婉吊打白莲花看得痛快呢!

  最后一份礼物压在最下面,薄薄一层像是文件,引起了众人的好奇心。

  是房产?是合同?

  宿沁还曾经要过什么东西呢?

  宿婉将文件递给她。

  上面第一行大字,近一些的宾客们看清了,纷纷倒吸一口凉气——

  居然是离婚协议书!

  宿父和黎恙的脸色也变了变,黎恙更是难看到铁青。

  她怎么敢?!

  “其实我们两人还是很有缘分的。

  我喜欢的东西你也喜欢,爱好如此相投,作为姐姐当然要让着些。”

  “今天,离婚协议书送给你。你和黎恙再也不用偷偷摸摸见面,再也不会因为我的存在相隔天涯了。”

  宿婉喜欢黎恙这么多年,但凡略微了解宿家的都知道。

  她如今站在这里,表情坦然又淡定,仿佛看开一切,他们却只觉得心酸。

  这得被欺负到什么地步才能无奈成这样?

  喜欢多年的丈夫和父亲偏爱的私生女妹妹搞在了一起,她却只能装作没看到。外界都传宿婉脾气躁人又恶毒,真如此的话,宿沁敢勾搭姐夫,早就被对方整死了吧!

  宿婉站在流蜚语中心,看着宿沁,和她背后的黎恙,抿唇微笑。

  “最后一份礼物,是成全你们。”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