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沁再一次找到了黎恙的办公室。

  最近不知是不是错觉,黎恙待她似乎比以前冷漠了许多。不,应该说黎恙待谁都是这副爱答不理的模样,只是最近突然却对那宿婉上了心。

  这让宿沁的危机感噌噌上涨。

  黎恙的喜欢很浅淡飘忽,年少时便如此。

  自从他和宿婉定下婚约之后,整个人愈发地淡漠冰冷,尤其是对宿婉,简直像仇人一般,表情只剩厌恶。

  但是他还是答应了。

  因为和宿婉结婚,他的事业就能获得苏小清的支持。现在不是么,有了宿家女婿的名头,黎恙不过三十的年纪,就已经开始创造出属于他的商业王国。

  黎恙坐在椅子上,双腿交叠,正不疾不徐地看着资料。

  他头也不抬地问:“怎么了。”

  宿沁抿了抿唇,走上前说道:“最近很忙吗?看你似乎憔悴了许多。”

  黎恙低垂着眉眼,散乱的短发遮住了额头,也遮住他泛青的眼眶。

  他嗯了一声。

  “如果是问候,就不用了。”

  “……”

  宿沁放柔了嗓音,坐在他身旁小心翼翼地问道:“宿婉那天……说的是真的吗?”

  黎恙握着笔的动作微微停滞。

  “什么。”

  “你们真的离婚了?她愿意签离婚协议吗?”

  宿沁哪知道,不是宿婉不愿意签,而是黎恙不愿意签离婚协议。他的表情僵硬,自顾自地盯着资料,半晌,才说道:“这是你希望的吗?”

  宿婉和宿沁两个人,如果做选择,应该是很轻易就能抉择出来才对。

  黎恙也不知道他现在正在犹豫着什么。

  一个莽撞粗鲁,一个心细温柔,真是疯了才会重新回到宿婉那里。这分明是他想了很久的自由,只不过和想象中不同——

  想象中,他会让苏小清倾家荡产,让宿婉无处依靠,再也没有硬气起来的勇气。

  然后,她那双柔媚的眼睛只能哀求地瞧着他,叫他不要走。

  “黎恙……”

  “黎恙?”

  他回过神,便看到宿沁正坐在旁边,眼神复杂地盯着他。

  她问:“你在想什么?”

  黎恙沉默片刻。

  “没什么。”

  宿沁总觉得他此刻的情绪有些不太对,又说不上来是哪里出了问题。危机感告诉她,还是转移话题比较好。

  她问道:“我马上就要过生日了。我爸打算举办一场宴会热闹一下,你会来的吧?”

  黎恙略微迟疑,点头:“好。”

  那天,宿婉也会来的吧。他倒要看看,私下总是避开他行踪的宿婉,到时候还能逃到哪里去。

  她那一口气出了,也该回来了。

  黎恙理所当然地想道。

  ……

  另一边。

  宿婉正在跟母亲一起吃晚餐。这部戏马上就要收尾,宿母笑呵呵地给她倒香槟,庆祝她第一次结束正儿八经的工作。

  宿婉还有些汗颜。

  原主已经毕业几年,却连个像样的工作都没有做过。若不是苏小清的表情很是真诚喜悦,她几乎以为对方是在嘲讽她了。

  可怜天下父母心,苏小清也是真的不容易。

  “妈,上次我说的事情,你考虑的怎么样了?”

  苏小清基于各方面的考虑,才和宿鸣这个渣男在一起几十年没有分手,其中最大的考虑便是她这个宝贝女儿。

  原主说到底心里还放着父亲,希望有一个圆满的家。她不懂事地认为只要宿母对父亲温柔一点,再温柔一点,这个家也不至于破碎。

  她哪知道,出轨这种事错的从来不是被背叛的女人,而是那些管不住下.半身没有责任心的狗男人。

  宿婉也是试图用自己理想的方式挽回黎恙。可惜,从一开始就错了。

  苏小清犹豫道:“婉婉,你也许不懂离婚的代价……”

  “我知道。缺少一个有名无实的父亲,生活可能会拮据一些。”宿婉握住她的手,轻轻笑了,“但是可以收获很多很多的自由快乐。”

  苏小清顿住:“……”

  她心中五味杂陈。

  苏小清没接宿婉的话,而是转移了话题。只是关于离婚的种子已经埋在了心底,悄悄生根发芽。

  《倾城色》即将拍摄结束,关于这场戏的争论却越来越多了。

  无他,戏中的片花和剧照放出来,大家竟然发现,一向空有美貌不会利用的宿婉,竟然在剧中表现得相当出彩。

  宿婉的粉丝也在一日日地增多。

  相反,宿沁不论是人气还是口碑都有略微下滑。

  就连剧组的工作人员们都喜欢围着宿婉,而不是总是端着架子一副高贵公主模样,需要大家来捧她的宿沁。

  宿沁的生日宴会即将到来,作为宿家的人都得到场。

  宿婉一开始并无意愿要过去,但苏小清要到宿家,她怕苏小清一人恐怕要被宿沁他们合起来欺负。

  宿鸣,黎恙,甚至老太太都默许了宿沁的高调存在。

  这种家还有什么要去的必要呢?

  “这是给你挑选的礼服。到时候司机会来接你,你等着我一起去就好。”

  往年的生日宴会,宿婉都是一副耀武扬威的模样,公开羞辱宿沁,使唤一些小姐妹让宿沁当众出丑。

  她以为这样宿沁就会被厌弃,谁想到这样只会更让楚楚可怜的宿沁得到所有人的关注和怜悯。

  从而,带着厌恶起坏的低级的宿婉。

  “……”

  宿婉拆开礼物盒。

  一条剪裁极美的黑色露背长摆裙,做工精致,款式大方优雅,极好地衬托出她姣好的身材。

  以往原主都会特意穿得花枝招展引人注意,宿婉不爱花花绿绿的花哨打扮,又不是去参加明星晚宴,未免太过隆重。

  苏小清送来的裙子就极符合她的审美。

  她坐在梳妆镜前收拾打扮。

  黑发红唇,艳丽精致,几何形银耳坠增添几分疏离的神秘感。踩上细高跟,宿婉拨了拨浓密的长发,站在镜子面前欣赏片刻。

  若不是时间快要来不及,她几乎要化身为顾影自怜的水仙花。

  这么美的容颜,幸好还鲜活动人。

  手机忽然叮咚一声,是黎恙的消息。消息页面的上一条还停留在宿婉询问“离婚协议交给助理了吗”。

  黎恙:“我路过,要不要接你。”

  八竿子打不着的两栋楼,宿婉是刻意住在了距离他最远的一栋小区,一个城南一个城北,怎么可能顺路。

  宿婉:“不用。”

  宿婉:“哦,对了。”

  黎恙:“什么?”

  宿婉:“不方便转交的话,来的时候把协议带上,正好给我。”

  黎恙:……

  他又开始装死了。

  宿婉倒也并不是很着急办妥离婚协议,当然如果尽快那就更好了。

  她坐在私家车的后排闭目养神,只希望今晚别出什么幺蛾子。最好宿沁能够安静点儿,否则这一次出丑的肯定不会是宿婉。

  她可不是傻乎乎愿意被泼脏水的主儿。

  酒店门口,一辆辆高档豪车鱼贯而入停下,等待客人下车后,又被门童引到了停车场的位置。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宿婉的出现引得周围都静了静。

  “那是谁?”

  “也太漂亮了吧!”

  “不是宿鸣的女儿宿婉吗?又是她,今天说不定有好戏看了。”

  “我倒觉得她像是变了个人似的,比以前漂亮许多……”

  “好看有什么用,不过是没脑子的草包一个。”

  ……

  宿婉顶着神色各异的目光的压力,不疾不徐地走到苏小清面前。苏小清见她这副模样,眼睛亮了亮,顿时喜悦地翘起唇角。

  “今天的婉婉特别好看!”

  宿婉笑起来,亲密地挽住她的胳膊:“进去吧。”

  她的神情自然,语笑嫣嫣,大方得体的模样走到哪里都是焦点中心。

  大厅里灯火通明,衣香鬓影,觥筹交错。

  来来往往的宾客原本都在同相近的人聊天,待到母女二人进入大厅后,都不自觉地朝着她们两人的方向望去。

  相熟的生意伙伴和家族成员纷纷上前攀谈。

  “这是婉婉呀,女大十八变,真是越来越好看了!”

  “我看这两年愈发滋润,肯定是婚姻美满呢。”

  “苏小清,你养了个好女儿,真是嫉妒死黎恙了,我家那小子怎么没有这种福分……”

  提到黎恙,苏小清的笑容一僵,就有些淡下来。她举了举手中的香槟,笑着说道:“谢谢诸位。今天不是小女的主场,就不聊了,我们过去看看准备的怎么样。”

  谈到黎恙,知晓点内情的人神色都有些异样。

  他们相视一眼,识趣地结束了这个话题。苏小清是一位优秀的工作伙伴,他们可犯不着为这种事得罪对方。

  “姐姐,苏姨,你们来啦!”

  宿沁甜甜的声音打断了客套的恭维。

  她第一时间就察觉到宿婉的存在,只因为那一抹黑色的身影太过妍丽,几名围着宿沁的摄像师都不由自主地朝着宿婉的方向去了。

  宿沁难受得心都要滴血。

  她身穿上百万的高定礼服,首饰配饰加起来几百万不止,就差把清高矜贵写在了脸上。

  就这样,在那些挑剔的贵妇眼中,也不过一句“眼光不错”。

  反倒宿婉一出现,大家都纷纷夸赞不止,仿佛今天的主角是宿婉,而不是她宿沁。

  她怎么能忍?

  她以为自己的亲密称呼会让宿婉勃然大怒。

  没想到,对方只是淡淡朝她点头,说:“嗯。”

  简单一个字,顿时将两人拉开距离,仿佛她是一个身份卑微的丫鬟。

  差点气歪了脸的宿沁:“……”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