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导说,今天会来投资方。

  宿婉对于他们所说的投资方并不了解,不过,至少要给孟导撑场面。她放下水杯,等着化妆师快点儿结束。

  今天宿沁还没到。

  她“身体抱恙”硬生生在家休息了两天,这种流量演员经常缺席片场相当正常,孟导二话不说,继续拍其他人的戏份。

  宿婉的戏并不多了,却被孟导拉着编剧强行加戏,又让她在剧组多待几天。

  到片场,孟导正使唤着道具组挪一挪位置。

  今天是宿婉和温琛越的戏份。她在这部戏里饰演爱而不得的女配,越是努力,男主离她越远。

  ……宿婉深深怀疑,亲妈压根没有看剧本。

  今天的戏一出,到时候肯定又会被全网拿去做文章。

  温琛越早早抵达片场,正在整理衣袖。他低垂着头,眉目清冷又俊秀,让万千少女疯狂尖叫也是相当有资本的。

  宿婉只记得书中是这样对温琛越描写。

  低调内敛,鲜少出现在众人的视线之中。在书中也是短短地出现了几章,拍戏一部分潦草掠过,主要都是在讲述女主拍完之后,大家都是怎么夸的彩虹屁。

  宿沁也是凭着这部戏拿到了第一个影后。

  温琛越察觉到她毫不掩饰的目光,敏锐地朝着宿婉的方向望去,在看清对方是谁后,微凛的视线骤然温和许多,仿佛方才的锐利都是假象。

  他扬起唇,低低地笑了。

  “早。”

  “早啊。”

  宿婉也是在这个世界真正了解到温琛越有多么受欢迎。年纪轻轻就拿了许多奖项,最年轻影帝息影半年,第一部戏居然是跟宿婉这样的花瓶合作,怪不得引得全网黑。

  《倾城色》当初或许是顾忌到宿婉已婚,再加上温琛越没拍过感情戏,怕她招黑,干脆将两人的爱情写成了革命般的深沉情谊,肢体接触都少的可怜。

  谁能想到,当事人现在手握女二剧本。

  宿婉又重新看了一遍,忽然瞳孔地震。

  “剧本……这部分是不是改了?”

  剧本上的剧情,分明写着她被父母厌弃,关在了家中,然后就没了后文。

  温琛越沉默片刻,问:“你不知道还有第二本吗?”

  宿婉:“啊?”

  “你该不会以为你的戏份,只有这么一点点吧。”

  温琛越倚在门边,似笑非笑地指着她手中薄薄的一本。

  宿婉很想点头,但是怎么能暴露她的不专业呢。她淡定地解释道:“没事的,都是小事。”

  头顶忽然响起低哑的嗓音。

  “是小事。有我教你。”

  接下来是女二和男主的一出戏。女二被禁足后愈发想念男主,趁着家中祖母过大寿偷跑出来,恰好撞到男主。

  对他一番告白后,竟想主动献身,被男主果断拒绝。

  然而这一幕被女主看到,女主红果果地误会了,男主再也没有隐藏心思,而是向她告白。这一出误会正是两人修成正果的促成因素。

  宿婉心想,献身这种剧情……真亏编剧能写得出来。

  真要是在古代,大家小姐做出这种事,是要被笑话一辈子的吧。

  “……真可怜。”

  “什么?”

  宿婉说道:“栩如玉分明已经给出她所在那个时代最大的勇气了。可惜,她是女配。”所以注定不会有结果。

  就像是“宿婉”一样。

  温琛越望向她,神色不明。

  谁说宿婉是一个什么都不懂的花瓶。在这部戏里赋予的真诚情感,她要比宿沁多得多。

  小郑在一旁偷瞄两人的举动,不由嘿嘿笑出声。

  温琛越的助理瞪他。

  “你笑什么?”

  “管你什么事,反正不是你高兴的事就对了。”

  这些天,宿沁在片场对温琛越前前后后献足了殷勤。又是请教拍戏,又是找拍电影的话题聊,温琛越都是淡淡掠过,拍完戏之后连沟通都很少。

  他向来是一个情感寡淡的人。

  摄像头里情感充沛的他,和现实中仿佛就像是两个人。

  然而最近面对宿婉,似乎比往日都要话多了一些。

  “开拍了开拍了!”

  孟导盯着剧本翻看一遍。等到投资方过来,两人的对手戏已经拍完了,正好可以进行到大寿的精彩群戏。

  正好正好。

  助理忽然凑上去小声说了一声。

  孟导眼皮一跳。

  “这又是闹哪出?”

  宿沁坐在黎恙的车后排。不同于往日,黎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一直淡淡低头看平板,全程零交流。

  她咬咬牙。

  最近眼看着宿婉春风得意,她简直气得要发疯,想来想去也只能有黎恙的存在能够扳回一局。

  宿沁故作姿态,轻轻柔柔说道:“黎恙,今天谢谢你,把我送到门口就好。”

  这阵仗,送到门口也会有人看到,有人看到就会传入宿婉的耳中。

  对于她来说已经够了。

  挑衅不能太用力,用力就不美。

  黎恙淡淡应了一声:“我去片场看一看。”

  “嗯?”宿沁惊讶地望向他,“你怎么突然想……”

  “随便看看。”

  他短促的解释打断了宿沁的疑问。宿沁以为黎恙是想给她撑腰,满心欢喜地使劲点头。

  她已经迫不及待想要看到宿婉气疯的表情了。

  黎恙看着已经半个多小时没有翻页的电子文档,脸上写着面无表情。

  宿婉从那日说完之后竟然真的下决心搬了出去。

  他等着宿婉气性过去后灰溜溜地自己回来,没想到,一天,两天,三天……等待他的竟然是一封离婚协议。

  黎恙沉着脸将协议扔到垃圾桶。

  今天的他不知怀着怎样的心情去见宿婉。

  总之就是莫名地,想要看看她现在正在做什么。

  是否如想象中一样神情憔悴,就等待着他的示好呢。

  如果稍微需要他低一下头,倒也无妨。

  黎恙这样漫不经心地想。

  ……

  黎恙跟宿沁的到来引起小范围的轰动,只是导演和其他演员并没有出面迎接,只有助理带着他们朝片场走。

  “已经开拍了,孟导就那性格,一个场面拍不完就不会休息。”

  黎恙一手抄兜,打量着剧组的布置。

  也真亏宿婉能待得住,要什么没什么,秋天一阵冷一阵热,还没有这遮阴凉的地方。宿婉是真的没有以前娇气。

  助理朝他们嘘了一声,蹑手蹑脚地带过去。

  这部戏投资大,不至于跟其他剧组在一片场地打架,孟导的要求又严格,戏都是现场收音。

  他向前走的时候,隐约听到一道熟悉至极的女声说道:“我今天放下了栩家的骄傲,只想问你一句……你是否心系于我?”

  灯光摄像正盯得聚精会神,聚光灯中央的二人正站在一株大树下,一个沉默不语,一个泪眼朦胧。

  宿婉绝望地揪住他的衣袖:“我明白了……我只有一个请求,如果无法陪伴在你身边,我只想让你拥有我,就这一次,我从此断了念想……”

  目送她楚楚可怜地对着另一个男人说着这种话,黎恙明知是在演戏,还是生出一阵恼意,令他无名火大起来。

  宿婉委屈做小的姿态,永远都只会对着他一个人,何时轮到别的男人?

  黎恙的神情有些难看。

  站在身旁的人都察觉到他情绪的转变,默契地默默挪开了位置。唯有宿沁顺着黎恙的目光望向宿婉所在的方向,差点气得咬碎一口牙,细细长长的指甲戳到手心,生疼。

  宿婉说完这一长串告白后,等着温琛越的拒绝。

  他即使不说话,一副清风霁月的清隽侧脸也是好看的令人移不开眼。

  温琛越盯着她,忽然轻声笑了。

  “我是愿意的。”

  宿婉:“?”

  孟导:“??”

  其他工作人员:“???”

  “咔!”

  孟导气势汹汹地走过来,面对着温琛越当然不好跟他去讲演技的事,能看出,温琛越是真的出了戏。

  “你怎么回事?我还说一条过呢!”

  温琛越唔了一声:“再来一条吧。”方才他是真的看着宿婉走了神。

  那么漂亮的一双眼眸,含情带怯,泪花涌动,就像一只无辜的羔羊,请求让他吃干抹净。

  “……”

  面对着娱乐圈美女如云却不近女色冷冷淡淡的温琛越,居然也差点栽进去了。

  宿婉毫无察觉,没心没肺地笑话他:“你今天不敬业啊。就这水平还想教我?”

  温琛越但笑不语。

  宿沁率先打破他们之间的莫名气氛。

  “婉婉,我们来了!”

  “导演,要不然休息一会儿吧。”

  宿沁的话一出,大家的目光又转向她所在的方向,发现黎恙的存在后,他们的目光顿时有些微妙,在宿沁和宿婉之间转来转去。

  “你说,这黎恙到底是来看谁的?”

  “他刚才可是气得要命!”

  “不是吧,宿沁就在他身边,他……”

  议论纷纷中,黎恙完全没有在意身旁的宿沁,迈着长腿走到宿婉面前,有意无意地隔开了她和温琛越的距离。

  “今天拍戏辛苦么?”

  “唔。”

  面对着众人,宿婉丝毫没有给他面子的意思,只是淡淡应了一声。

  “辛不辛苦,宿沁比我更清楚。”

  能不能不要总是扒拉她?她也觉着怪烦人的。

  “我去休息了。你们随意。”

  黎恙皱起眉头,正要跟上她的步伐,一道颀长的身影忽然拦在他面前。

  温琛越要比黎恙还要高几厘米,竟然一时间显得压迫感极强。他淡淡地当着黎恙的面接过助理矿泉水,手臂恰好拦住了黎恙的脚步。

  黎恙半眯起眼睛,狭长的眸子显得极冷:“什么意思?”

  温琛越轻轻笑着。

  “房车是女演员休息的地方。”

  他只是一句话,面对黎恙警告的目光依然风轻云淡,周围的几人已经瑟瑟发抖。

  天啊。他们以为黎恙的气势已经够强了,没想到温琛越居然也是笑面虎。

  他分明是轻轻笑着的,眸子却盛满了碎开的冰,冻得扎人。

  他们很快便回过味儿。

  黎恙,温琛越,这是为了宿婉在针锋相对?

  完全沦落为背景板的宿沁看着这一幕气得浑身都在打颤。

  她连忙走上前,努力挤出笑容,对着他们两人说道:“等会还要拍戏呢,黎恙,你不是想看我的女主戏吗?我等会就要开拍了,你好好看。”

  黎恙这才被叫回神志。

  有那么一瞬间,连他自己也愣住了。他居然像一个毛头小伙子,被对方的话轻易激怒,情绪外露的如此明显。

  他的眉头蹙起,这是他不高兴的一贯表现。

  黎恙没有理会宿沁,他看到站在温琛越身后的宿婉,愈发脸色沉沉:“宿婉,过来。”

  片场寂静无声。

  大家都在装作无事发生忙自己的事情,实际上都竖起了耳朵,偷偷在听几人的话。

  开玩笑,一个霸道总裁,一个新晋影帝,竟然为一个黑红女演员针锋相对。今天这事儿如果爆出来,只怕微博都要爆啊!

  宿婉当然没打算听他的话。

  她甚至给黎恙留下一道背影,当他不存在。

  这人简直是有毛病。

  分明已经离婚,还要拽着前妻不放,吃着碗里看着锅里,是不是失去的才比较香?

  他想要面子,她偏偏不给。

  宿婉头也不回地进了房车。

  黎恙面色陡然一沉。

  宿沁在旁边唇都要咬破皮了。她抓住黎恙的袖子,强撑着低声说道:“黎恙,大家都看着呢。你要是不想今天的事都传出去……”

  他不悦地斜睨她一眼,像是在斥责她多话的表现。

  想了想,黎恙还是没有当场发火,又恢复冷冰冰的傲慢模样,跟导演简单交谈几句后,这才离开了片场。

  宿婉收到一条手机消息。

  黎恙:“我不答应,就不作数。”

  宿婉见状呵地笑了一声。

  小郑凑上去给她捶背捏脊,感动不已:“婉姐,你终于有点豪门大小姐的架子了!那姓黎的算什么,每次总是在你面前颐气指使,还有那个宿沁,鼻孔都要朝天去了!今天头一回看到她气疯哈哈哈!”

  宿婉淡定说道:“以后不必给他好脸。”

  小郑闻,眼睛陡然一亮:“好嘞!”更新最快s..sm..

  盼星星盼月亮,宿婉终于擦亮眼睛。小郑不管她是不是一时的气话,这种事只要有一次就有第二次,宿婉只会越来越清醒地意识到,黎恙那个渣□□本不值得托付终生!

  他哪能知道,当事人已经连婚都离了。

  ——当然,还没有正式离成功。

  黎恙那种人,眼高于顶,性子傲慢,肯定不可能接受宿婉主动提出离婚。

  不过有宿沁在,想必问题很快就会解决了。

  宿婉对此并不担心。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