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是《倾城色》复拍第一天。

  不同于往日全员欢乐努力协作的氛围,今天的片场寂静无声,偶尔响起孟导压着烦躁怒气的叫声。

  “这条不行,重拍!”

  “重拍重拍!”

  “快补一下妆!”

  “沁姐先坐这边休息休息吧!”

  大家如临大敌,一个个动作迅速又小心翼翼地做着收尾工作。宿沁身上吊着的威亚没有拆,助理撑在顶在她的头顶,她的脸色略显苍白,紧抿着薄薄的唇,面对工作人员拿来的水半晌都没接。

  “你喝点儿吧,精神都不好了。下午还有几场打戏一口气都拍了呢。”

  “……没事。”

  她咬住唇望向录影棚。

  孟导乌七八糟的头发支棱着,简直是当代浮夸版的怒发冲冠。他紧盯方才的录像,一遍遍看,态度严肃到有些唬人。

  都拍了十几遍了,能表现的都竭力表现的完美,为什么还不过?

  这是在刻意为难她?

  就因为投资减少,有几个大场面都得强行缩水,拍摄进度也要赶,就把这些气都撒在了她的头上?

  宿沁脸色愈发地难看起来。

  另一边。

  副导站在身旁大气不敢喘。他欲又止地看着孟导拧巴的表情,犹豫片刻说道:“其实已经很好了吧。电影都没这水准……”

  他其实是在含蓄地表示,拍电影都没有这么高的要求。

  对于一线小花来说,宿沁的表现已经值得上热搜被全网夸个百八十回了。

  “如果没有前例,是可以过的。”

  孟导双手抱臂,录像上天青色的身影吊着威亚潇洒伶俐,动作流畅自如,虽比不上宿婉更美的打戏,却也是像模像样吊打一众小花的。

  只是,他总觉得缺了点什么。

  孟导咂摸片刻,忽然拍头。

  对。

  是那一份看淡的洒脱的态度,是未经打磨过的光华。哪怕穿着破布衫,被放在人群角落,也忍不住让众人的目光朝着她划过去。

  这才是嫡姐真正嫉妒的理由。

  宿沁愈发用力,却越没了最不可或缺的那一份洒脱。

  孟导真是越看越失望,越看越叹气。他也不是非得跟资本较劲,只是突然抱着希望以为能拿着这么好的资源拍出成绩,谁能想到中途夭折。

  最想用的女演员不能用,眼睁睁看着她做工具人,有什么比这更憋屈的事情?

  程助理拿着矿泉水上前递给他,讨好地笑着说道:“导演,还是不行吗?要不然跟沁沁讲一讲戏吧?她的后背都青青紫紫的,怕是再这么下去,耽搁了明天的进度。

  她再过两天还有典礼要参加,露背礼服,提前订做的。

  您看……”

  孟导冷着脸斜睨她一眼。

  “这是宿沁叫你过来的?”

  “她哪敢。”程助理吓了一跳,脸上的笑容顿时僵了僵,“您也甭生气。如果是因为投资的问题,我们沁沁公司那边也说了,不会委屈缩水。”

  嘴上在小心翼翼地讨好,实际则是在敲打孟导。

  投资可是宿沁拉来的,宿沁没办法正常拍摄,整个剧组都会跟着遭殃。

  孟导脸上的肌肉跟着颤了颤。

  他半闭着眼,说:“算了,过吧。等会进下一条。”

  程助理这才高兴起来,笑眯眯地连连应声,折身回到宿沁那边去了。

  一个小导演而已。

  这年头,娱乐圈有钱的才是爸爸,没投资他能干什么?孤芳自赏埋没才能的鬼才多了去了。更新最快s..sm..

  她是丝毫没有把孟导放在眼里。

  孟导看着她们远远的背影摇了摇头。

  “我以为是个能成气候的,也是假象。那什么,给我电话。”

  副导把电话递过去。

  “怎么了?要给谁打?”

  “宿婉这丫的也休息太久了,叫她明天来上班!”

  微信语音里震耳欲聋字正腔圆的“滚来拍戏”差点没让宿婉当场去世。

  她一边揉耳朵一边给孟导发消息。

  在家足足躺了一个多星期都没人管,不被人当做主要摧残的对象也太好了吧。

  宿婉:“明天就去。”

  孟导很快回复:“来早点,明天你主场。”

  宿婉:“???”

  她一头雾水地翻开剧本:“……”

  的确是主场。明天的戏份主要是,使唤婢女,欺负庶妹,耀武扬威。

  全程只需要待在她奢华的小庭院里,肢体动作都少得可怜。

  宿婉忽然觉得,当女配真好啊!

  ……

  同一时刻。

  “黎总,宿小姐来了。”

  坐在办公室黑色皮质扶手椅上的黎恙顿了顿:“哪一个?”

  秘书一愣,说:“宿沁。”

  这么久以来,能允许到公司内部的只有宿沁一人,今天黎恙这么问,倒是有些把他给问糊涂了。

  黎恙哦了一声,波澜不惊地说:“进来吧。”

  他目送秘书离开的背影,眉头微微拧起。

  黎恙自己都有些奇怪方才为什么会这样问了。更奇怪为什么心中会升起一丝丝古怪的期待感?

  宿沁全身捂得严严实实的。

  进了门这才摘下墨镜和口罩,透了口气,还要注意鬓发有没有凌乱。

  黎恙望向她:“怎么了?”

  宿沁一语未发便先红了眼眶,欲又止地颤抖着声音说:“我今天都要怕死了……苏阿姨那边撤了资,我爸那边又给的不够,导演今天一天都在给我苦头吃。”

  她说话的时候用手轻轻擦拭眼泪,宽袖滑落,露出洁白手臂上青色的淤伤。

  黎恙皱眉,注意力显然没有在她的淤青上:“撤资了?”

  “是啊。”宿沁啜泣着走到他面前,伸手拉住他的胳膊,“苏阿姨这么做也正常,女一号不是她的亲生女儿,我才是这个家的外人……”

  “缺的多么?我补上。”

  宿沁哭泣的动作一愣,立即亮了亮:“真的吗?”她喜不自胜地抱住黎恙的胳膊,就像在对着一个救世主:“那……那你是不是会亏好多?”

  她一开始就是抱着这样的目的来的。

  宿沁才没有打算如宿父所说,要回苏小清的投资。

  让黎恙给她砸钱,宿婉得知这一消息去片场就得活活气死,她心里这口憋屈的气才能出。

  眼下如愿以偿,她怎能不高兴。

  黎恙的目光落在那张梨花带雨的小脸上,脑海却竟是一张盛着浅浅笑意的脸,眼神淡漠。

  宿沁都浑身是伤,她那样娇生惯养的,想必更是全身青紫一片,痛的要命。

  这一次竟然没有同他哭诉?

  “……”

  说不出的复杂滋味,他错开眼,嗯了一声。

  翌日。

  坐在保姆车上的宿婉烦不胜烦,因为小郑全程坐在身旁叨叨咕咕。

  “昨天又涨粉了,终于有粉丝的超话了!”

  “好多人跑过来替你打抱不平呢。”

  “宿沁工作号发了她身上带伤的照片,真是干啥啥不行,卖惨第一名。”小郑还有些愤愤不平,“我看她也好好的!”

  宿婉选择用一块泡芙堵住他的嘴。

  感受到幽幽杀气的小郑:“……”

  宿婉到片场之后,仿佛活力注入到片场,大家顿时高兴起来。

  一方面是导演脸色好看许多,另一方面是宿婉先前积累了不少人气。

  哪像那个上蹿下跳的程助理,狐假虎威,真以为他们拿着一瓶矿泉水的施舍就得叫爹娘。

  “早啊!”

  “早上好!”

  接连几人都跟宿婉打招呼,她也笑着回应了。

  孟导从房车出来,脸上就差写着看穿:“你是不是来都不想来了?”

  宿婉不承认,不否认。

  她抱着保温杯说:“咱们什么时候开工?”

  “你要能行,现在就开始吧。”

  “早。”

  早早赶到片场的温琛越特意走过来朝她打招呼。

  宿婉愣了一下,也笑眯眯地冲他点头。

  “早上好啊。”

  “嗯。”他观察宿婉的神情,并不如外界所传憔悴不堪,又笑了一下,“今天好好加油。”

  “你也是哦!”宿婉和谐地加油打气。

  女二号的戏份果然要轻松许多。

  宿婉早早拍完室内的戏份,半下午太阳出来,宿沁的外景戏又得继续,她闲着无事,找了把椅子和小郑并排坐一起,两人嗑瓜子当吃瓜群众。

  目送宿沁上天入地,累得脸都要变了形,还得维持着小仙女人设,笑得僵硬无比。

  宿婉摇摇头。

  还是当咸鱼好,当小仙女太累了。

  她半眯着眼眸优哉游哉地吹风,被紧身牛仔裤裹得笔直的双腿交叠着,身体毫无形象地摊在椅子上,慵懒又迷人。

  这一幕被片场的工作人员悄悄记录下来。

  累得要死要活的宿沁坐在座位上休息,却发现原本跟她演对手戏的温琛越一直看着某个方向,唇角的笑没下去过。

  刚才跟她对戏都没这样笑。

  她的神色变了变,跟随对方视线望去,这才看到远远坐在椅子上的吃瓜群众宿婉。

  宿沁瞬间黑脸。

  一个灰头土脸神情憔悴,一个容颜娇艳气定神闲。

  越是跟宿婉对比,越发衬得她不堪。

  宿婉打了个哈欠,被孟导嫌弃地瞪了一眼。

  “就你在这碍事,剧组瓜子还赶不上你磕的!去装一装背背台词,人家还能给你拍两张照片买热搜呢,你这像什么样?”

  话一出,众人皆是乐不可支,就连温琛越也扑哧一声笑弯了眼。

  宿婉老神在在,对于大家的哄笑满不在乎。

  “对对对,您说的都对。”

  话是这么说,屁股都不带挪一下。

  孟导:“……”

  大家笑得更厉害了。

  这一笑,所有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宿婉身上,显得她如此耀眼。

  宿沁的神色一暗,抿了抿唇,忽然闭上眼跌倒在地。

  “哎呀,宿沁晕倒了!”

  “快来医护人员!”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