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婉的父母是家族联姻,两人婚后也算琴瑟和鸣,情投意合,温存过几年。

  在怀宿婉的那年就变了。

  整日整夜的不归家,嘴上说着为了两人的身心健康都好,态度却明显冷淡许多。

  从宿婉生下来之后,两人的感情似乎又回温些许。

  可惜,假象始终是假象,最终还是被打破了。

  那年宿婉还未满一岁,宿家掀起滔天波浪。

  原因是宿父借着出差为理由,大半个月没有归家,终于回到家,却眼眶通红地带着陌生的保姆回来,保姆怀抱中裹着紧实的被子,有婴儿正在吭吭哧哧地哭,哭声很是微弱,令人怜惜。

  两人大吵了一架,各种复杂原因没能离婚,宿婉的“妹妹”宿沁被养在了宿家。

  宿沁是早产儿,自幼身体羸弱,母亲又是难产而死,愈发显得可怜万分。

  宿家上下都站在宿母那边,再加上宿婉从小就意识到被抢夺的父爱,愈发刁蛮任性欺负宿沁,宿父自然将万千宠爱都给了这个有名无分的小女儿。

  宿婉回忆着书中的一切,迈着缓慢的步伐进入宿家大门。

  独栋别墅造价不菲,花园喷泉泳池一应俱全。这个季节本应是秋天万物凋敝之时,宿家的后花园依然春意盎然,花团锦簇。

  “大概美好的,不合时宜的事物都是假象吧。”

  美,却不自然。

  宿婉摇了摇头。

  “大师造价上千万的园艺艺术品,你若说不好看,岂不是有些不懂审美。”

  宿沁虽迟但到,远远就响起了嘲讽的声音。

  宿婉佛系微笑。

  “你说得对,我是不懂。”

  等着对方气极跳脚的宿沁突然一噎。

  她真是烦透了最近宿婉的表现,就像一堵软绵绵的棉花墙,打上去一点反应都没有。

  为了黎恙可真是装的像模像样,宿沁冷嗤。

  等会宿婉还能表现出这样的佛系就真的怪了事了。

  “沁沁!”

  宿父正站在楼下来回走动,看到心爱的女儿回家,立即笑眯了眼睛,远远就慈爱地呼唤她。

  宿沁快步上前,娇俏地仰着头说一些撒娇的话。

  宿婉远远站在他们两人身后,仿佛她才是那个被捡来的女儿。

  以往这个时候都会像炮仗似的将他们两人怒骂一顿的宿婉,今天旁若无人地打量着别墅景色。

  宿父余光一直瞟着她,等待她跟自己问好,没想到对方眼里根本没有她的存在。

  他只得使劲清了清嗓子,叫她。

  “婉婉。”

  今天是有事情商量的,他身为父亲低低头也无妨。

  宿婉这才像是发现他们两人,不气不闹,笑呵呵地问:“我妈呢?”

  宿父:“……”

  宿沁:“……”

  一句话,狠狠扎到两个人的心。

  一个被女儿忽视,被妻子冷遇,在家毫无地位;一个没了妈,宿母又对她厉害得紧,这个字简直就是死穴。

  宿父的表情瞬间僵硬难看:“又不是吃年夜饭,都回来干什么。她在公司。”

  宿婉秒懂。

  这布局,就是一场鸿门宴,父女两人存心欺负她没人依靠,要给宿沁做主。

  直说不就行了。

  她恍然大悟,继续笑呵呵地说:“我不饿,在片场吃了饭,您有什么事就直接说吧,我还得赶回家。”

  宿婉的话是无心之举,在宿沁耳中,明显就是对和黎恙同居一室的耀武扬威。

  她的眼睛腾地酝酿起盈盈的泪花,配上一张楚楚可怜的美人脸,愈发令人怜惜。

  “话怎么能这么说呢?她可是你妹妹!”

  “我知道她是你女儿。”

  宿父又被噎了一下,脸色涨的通红,明显是被气坏了。

  宿婉实在是懒得跟他们绕圈子,直接开诚公布:“我知道你们想说什么。想改剧本?让她来演女主?”推荐阅读sm..s..

  突然被戳穿心思的二人:“……”

  宿父干脆厚着脸皮承认了:“你妈投资这么多钱给你,简直是胡闹!你看你,要演技没演技,风评又差,干嘛要挑大梁当女一号呢?”

  “我想了想,正好沁沁当女一号,你演女二,既能挣钱,还能带给你好名声。沁沁在采访啊,宣发多带带你,下部戏爸爸给你捧更好的本,一准爆红。

  婉婉,黎恙也投资了,你可不想他血本无归吧?”

  他搬出杀手锏。

  黎恙?

  他怕是跟宿父一样,都在给宿沁铺路投资。

  宿婉看穿不说破,笑了笑,在他们惊愕的注视中爽快说道:“既然她这么想要女一号,那就给她了。”

  女二的戏份她看了。

  不是使唤人就是使唤人,全程舒舒服服,走路都有轿子,宿婉羡慕都来不及。

  宿父愣在原地,有些不敢置信地问:

  “你说的……都是真的?你没反悔?”

  “没反悔。”

  宿婉语气轻松地问:“还有什么事吗?没有的话,我就走了,小郑保姆车还停在门口。”

  “……”

  “……”

  “婉婉,你别跟爸爸开玩笑,爸爸也是心疼你累,这种脏活累活的戏份让妹妹去做,你看你娇生惯养的,哪能……”

  “哦,我知道了。”宿婉点点头,“除去这些?”

  “呃,别的……”

  她有些疲于斡旋:“还有什么需要我让的,也一并说了吧,省得我再跑一趟。”

  宿父的脸色有些难看:“你怎么说话!”

  “我说的不都是你们想要的吗?直接一点不是更好吗?如果要我哭着求着也不是不可以。”

  宿婉笑着说道:“父亲都给了,别的让了也没什么。”

  这一句话,突然深深扎在了宿父的心上。

  宿父以为她会作,会闹,会吵吵嚷嚷地叫宿母回来,将整个家闹的不得安宁。

  没想到这一次的宿婉尤其冷静。不对,不如说是平和,仿佛这一切都和她无关。

  她看着自己的目光,就像是毫不相干的陌生人。

  无喜怒,无哀乐。

  宿父的心突然颤了一下。

  宿婉是从何时这样看自己的?分明以前也是有哭有笑,再生气也是伤心他的偏心。

  “……”

  宿婉如果知道他的脑补,肯定得无语地翻了个大白眼。

  本就不是她的父亲,还是个狼心狗肺的渣爹,没了就没了,有什么可惜的。

  “婉婉,我……”

  “既然没什么事,我就不打扰你们父女相聚了。你们吃好喝好。”

  宿婉转身离开,没有理会身后二人神色各异的表情。

  ……

  保姆车上,听到这一消息的小郑腾地瞪大了眼睛,不敢置信地重复道:“女一给宿沁了?”

  “哦。”宿婉又拿出剧本算了算,忽然高兴起来,“这样的话,我在剧组只需要两三星期就能杀青了!”

  太好了。

  不用摸爬滚打,不用浑身是伤敬业上岗,宿婉开心都来不及。

  小郑见她这副没心没肺笑呵呵的模样,眼眶蓦地一酸,语气不自觉地带了哭腔:“你才是亲女儿啊,为什么要这样?”

  宿婉见他难受了,温和地安抚他:“该有的都会有,不该有的莫强求。他们想要,给他们就是了,又不是什么要紧的东西。”

  不说还好,越安慰越委屈,比自己受委屈还难受。

  小郑恨恨说道:“剧组都开拍了,他们这样做,也不怕被人骂!”

  “肯定有正当理由说明的。比如说我吊威亚受伤,没办法继续,只能主动提让宿沁做女主。”

  “我的名声这么差,给了她,大家都是皆大欢喜吧。”

  小郑心酸得说不出话。

  宿婉纵然任性,也从未做过主动伤害别人的事情。为什么大家都去喜欢那个假情假意的宿沁呢?

  难道他们眼睛都瞎了吗?

  “姐,今晚你不高兴,我陪你喝酒,喝到明天都行。管他什么拍戏,都是狗屁!”他义愤填膺道。

  宿婉十动然拒:“我从不熬夜。我要回家睡觉。”

  小郑:“……”

  估摸着过会儿那对便宜父女就开始耀武扬威了。

  宿婉低下头,给宿母发消息。

  “妈,我不演女主了,拍戏花不了这么多钱,能撤资吗?”

  她不管他们怎么想,只是心疼这个世界上真正为原主着想的母亲。

  钱可以花,但是给宿沁花,完全没必要。

  ……

  当天晚上,“《倾城色》女主更换”的消息便冲上了热搜第一。

  双方工作室都发了说明,表示宿婉因吊威亚受伤,这一角色武戏较多,恐无法继续拍摄,为了不耽误进度协商之后与宿沁换角。

  此决定不会影响拍摄进度。

  消息一出,众人哗然。

  本来一面倒嚷嚷着好制作要被宿婉毁掉的粉丝们开心的要死,连夜狂欢。

  孟导和男一号温琛越的微博毫无动静,既没有转发也没有表示,也让一些不和谐的论多了起来。

  “好端端的,宿婉怎么会愿意退到女二位置?别啊,我最近刚磕她的颜……”

  “导演男一号居然都没说话,我先不站队。”

  “我是在片场打杂的我作证,宿婉很敬业,昨天还从早拍到晚,她也不像是受伤到动弹不了了啊。”

  “小道消息,这部戏有人撤资了。”

  “说实话,我突然有点期待她这次的女一了,可惜……”

  “我也是,片花还挺好看的……”

  全网都在脑补宿婉现在是不是捂着被子哭一晚上。

  没想到的是,当事人此刻躺在床上没心没肺睡得正香。

  “啪嗒。”

  大门打开,黎恙披着夜色回到家中,正站在玄关换衣服。

  不知是不是错觉,今天王姨的态度明显要冷淡一些,没了平日的笑,只是站在旁边问他要不要吃饭。

  黎恙好看的眉微蹙。

  他迈着长腿走到过道,冷冷清清的。今日提前回到家,明明知道某人此刻极有可能正在发疯,他还是抱着一丝莫名的情绪回来。

  大概只是想看看,她装了一些天的无所谓,是否早被愤怒压垮。

  “宿婉呢?”

  黎恙的目光在走廊转了一圈,落在紧闭的卧室门。

  王姨快步上前,客客气气地拦在门边,有意无意挡住他靠近的步伐。

  “太太今天心情不好,很早就休息了,还是别叫醒了吧。”

  她的语气,带着几分及不可察的怨气。

  分明是在埋怨这些人都在欺负宿婉。

  黎恙的唇忽然抿住,心情说不出的复杂。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