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渐渐停歇,熹微的日光穿透云层的缝隙,投射在地面上。

  宅院清雅别致,假山清水,几株假桃树开的灼灼,四角翘起的屋脊飞檐上几只瑞兽雕像正闪闪发光。

  “你得吊威亚上这房顶上。”

  孟导眼神灼灼地指着几只瑞兽所在的方向。

  宿婉看了看房顶的高度,陷入沉思。

  她赶时间,只来得及看前两页台词,怎么着都没想到,女主竟然会武功?

  她不拍了能行么?

  “你知道的,我从来不准备替身。”孟导斜眼瞧着她的反应。

  宿婉很想真诚地摇摇头。

  她知道个鬼,她来这个世界才不过一两天时间!

  心里是这般想的,顶着一众的目光,宿婉果断点头了。

  她不知道的是,前段时间原主还因为恐高在客串的挑战综艺上大出洋相。

  宿婉是不恐高。

  她什么都不怕,但她怕疼,还怕死。

  除去这些,宿婉绝对是最勇敢的一个人。

  看到她不假思索地应声,孟导原本对宿婉的成见撇去几分。他不在乎她在此之前的表现如何,只要在他手下能好好演戏,那就是个好的。

  “宿沁那边呢?”

  “快了,马上就到。”

  “不碍事,开拍吧。”孟导摆摆手,“她的戏份留到稍后补拍。”

  威亚师系好威亚,宿婉一袭天青色长裙,面容清丽如出水芙蓉,半眯着眼睛站在太阳下,热辣辣的秋老虎已经已经现出原形。

  宿沁到场的时候便看到这一幕。

  她的脚步暂缓,眼底的嘲弄一闪而逝。吊威亚这么痛的事情,宿婉又恐高,等会儿丑态百出,想删都来不及。

  小郑在这边给宿婉呐喊加油:“克服恐惧的办法就是战胜它!”

  “你可以的!”

  大嗓门刚说完,随即忧心忡忡极小声劝告:“千万别吐在房顶上,会上热搜的。”

  宿婉:“……”

  “准备好了吗?”

  “好。”

  “那开始了。”

  宿婉只觉得身体一轻,就像嫦娥吃了灵丹脱离地心引力缓缓上升,距离地面越来越远。

  她全程淡定,在其他人眼中,就成了努力强撑。

  “真的假的,那么高的楼都能忍住。”

  “我看她真的是想挽回自己的声誉了吧。”

  “切,做做样子而已。她是什么人,大家不都清楚吗?”

  ……

  这是后面的外景戏,夫人丢失的猫咪在房梁上一动不敢动,女主身轻如燕地带了下来,却被男配看到。

  开拍了。

  猫咪伏在房梁上一动不动,喵喵叫了起来。

  宿婉朝它招招手,尽量语气温和地叫道:“快跟我一起下来吧。”

  这么热的太阳,猫在房顶上也受罪。

  宿婉忽然开始怀念起自己的猫旺财了。也是这么大,不过不是品种优越的布偶,只不过是一只丑丑的小橘。

  她的淡定反而让动作没那么生涩,原本准备好先废几条的导演盯着镜头也愣了愣。

  还挺,自然。

  女主的淡然自若,眉眼坚韧,只是微微拧起的眉头暴露了她担忧的心绪。

  “喵呜……”

  在宿婉温柔的抚慰下,猫咪脚步缓慢地走到她面前,仰起头眨巴眨巴。

  “走,带你下去。”

  尽管猫也给了防护措施,宿婉的动作依旧轻柔。

  她将猫抱在怀里,忍不住笑了。

  孟导连忙示意给近镜头。

  于是一瞬间,宿婉温柔的神情被精确捕捉到。这是她从未在大众面前坦露过的,柔情的一面,美好的令人心动。

  程助理喃喃自语:“她不是很讨厌动物吗……”

  宿沁低垂眉眼,遮住了眼神的冰冷。

  “谁知道呢。”

  宿婉那女人,竟然也开始装模作样去接受一些不喜欢的东西了。

  是因为黎恙吗?

  提及“黎恙”二字,宿沁的心就如同针扎般的痛。

  宿婉抱着猫缓缓落地,衣袂飘飘,天青色如一朵盛开的莲花。

  “咔!”

  孟导重新看了一遍,点点头说道:“一鼓作气,把几场吊威亚的戏都给拍了吧。你身体有点僵硬,放松放松。”

  宿婉没有想象中的恼火,而是平静地点点头,小心翼翼把猫交给了工作人员。

  “知道了。”

  大家都还在暗暗拿姐妹两人比较,宿沁的武戏打得相当漂亮,一向以花瓶示人的宿婉恐怕要出丑了。

  他们不知道的是,原主练过许多年的舞蹈,柔韧性极好,只是从来不乐意好好表现而已。

  宿婉听话,让劈叉就劈叉,还劈的特别漂亮。

  半空中,一道轻飘飘的身影兼顾柔美与潇洒,看得台下众人目瞪口呆。

  “牛批啊……”

  “这身体是人吗?”

  “比宿沁的打戏还漂亮啊……”

  孟导越看越顺眼,越看越高兴,等到宿婉满头大汗地结束这一场戏之后,他畅快地鼓鼓掌。

  “大家辛苦了,都休息吧!”

  他走到宿婉面前,刻意板着脸,只是神情柔和很多。

  “今天回去好好按摩一下,免得明天站不起来。”

  这意思,分明是敲定宿婉就是他心中最满意的女一号了。

  宿沁的脸色一下子难看起来不敢置信地瞪着他们。

  这就给她了?!

  宿沁咬了咬唇,平静地走到宿婉面前。今天所有人都在为宿婉服务,所有人都在谈论宿婉,仿佛她才是聚光灯下的女主角。

  强烈的嫉妒心吞噬着理智。

  “姐姐。我这边还有戏要跟你对,你有时间吗?”

  她知道宿婉最听不得这一声“姐姐”,偏生故意这么叫。宿婉拿着矿泉水喝了两口,偏过头笑吟吟地说:“好啊。现在就可以。”

  宿沁的脸色僵了僵。

  一出姐妹阋墙的大戏,其余人都悄悄竖起耳朵听热闹,没想到宿婉私下对宿沁态度很好,神色如此自然,一点都不像传闻中的恶毒模样。

  程助理问:“剧本还没看吧,我去给你拿。”

  “哦,不用,我都背下来了。”

  “真的假的?”小郑都惊了。

  他们都以为宿婉在说大话,没想到她一串台词脱口而出,流畅利落,仿佛练习过许多遍。

  宿婉真的没有哗众取宠的意思。

  她只不过为了大家方便,背台词又不难。

  孟导远远看见这一幕,笑呵呵地对着身旁的助理说道:“我觉得吧,这宿婉,没有想象中那样不堪。”

  “有点儿意思。”

  当天,#宿婉温柔##《倾城色》开拍#的消息就上了热搜,附送一些片花。

  平日里都是路人黑和黑粉聚集,各家都在嘲她骂她,今天却突然多了不一样的声音。

  “漂亮小姐姐温柔起来真是挡不住!”

  “宿婉这么漂亮的脸蛋,可别暴殄天物了。”

  “还是有点演技的嘛。”

  ……

  夸赞是少数,却零零星星多了起来。当然,很快又被宿沁的粉丝统统压下去。

  就像是突然惊起的波浪,转眼又淹没于流蜚语的海潮中。

  宿婉对这些并不在意。

  “痛痛痛!”

  按摩师已经尽量小心,只见她白皙紧致的腰部留下斑斑紫色淤痕,还有后背,腿部……

  这是得有多娇嫩的皮肤,淤痕也太吓人了。

  “明天我还能见人吗?”

  “应该会好很多的。”按摩师温声解释,“痛是不怎么痛了,但是淤痕碰到还是会疼的,得忍几天。”

  “……我知道了。”

  剧组安排的推拿按摩师手法极好,宿婉昏昏欲睡地度过轻飘飘的几小时,待到醒来之后,天色已接近傍晚,大家都准备收工了。

  她在房车换了衣服出门,小郑正在门外等着。

  “下午拍其他人的戏,你可没看到宿沁那脸色,啧啧妥妥的后娘脸。”

  “制片人来了一趟,孟导虽然没夸你,但是也没说换女主。”

  “婉姐,加油啊,保持这个劲头,明年你就是影后了!”

  宿婉一口水差点没喷出来。

  小郑哪来的自信?

  大概是因为今天的零食攻略,来来往往的剧组人员看到他们都会打声招呼,宿婉一反在外傲慢的名声,也是客客气气地回应了。

  这时,门口传来一阵喧哗。

  “那是黎恙的车吧。”

  “这么好的车,肯定是他的了!”

  傍晚又下起了一阵大雨,啪嗒啪嗒的雨珠打落在地上,沾湿了鞋袜,脚冷冰冰的。

  宿婉目送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停在剧组门口,司机下车,在众人羡慕的目光中越过宿婉,接走了她身旁的宿沁。

  宿沁难掩眼中得意,表面上还是局促万分。

  “姐姐,黎恙他找我有点事……你坐后排吧,我送你一程。别误会了。”首发..m..

  宿婉不仅没有生气,还非常希望他们两人赶紧成双成对。

  她笑眯眯地摆摆手:“不用,你们去吧。他今晚好好玩,不回家一样的。”

  宿沁:“?”

  黎恙的司机:“??”

  “去吧去吧,路上小心!”宿婉欢快摆手送他们离开。

  周遭的吃瓜群众纷纷炸锅。

  “他不是来接宿婉的吗?”

  “嘘。这你就不知道了吧。黎恙虽然跟宿婉结婚,但是在界内是出了名的形婚呢,他从来不带宿婉出席任何场合。”

  “当着面耀武扬威,她还得笑着送人,这也太可怜了吧……”

  “突然觉得宿婉也没那么讨厌了……”

  小郑气得跳脚,真想上去挠花狗男女的脸。当事人宿婉反倒比他还淡定,动作利落地上了车,脱掉鞋子用湿纸巾擦手,坐在保姆车上美滋滋地吃下两枚点心。

  “婉姐,你都不生气的吗!”小郑怒其不争,“太过分了吧!”

  “没听过那句话吗?

  ‘别人生气我不气,气出病来无人替。我若生气谁如意,况且伤神又费力。’”

  宿婉老神在在地点头:“莫生气啊。”

  小郑:“……”

  另一边。

  司机开车将宿沁送回家后回到办公大楼,黎恙正低头看文件,一手搭在椅子扶手上,长腿交叠着,俊美深沉的脸神色莫测。

  “她真这样说的?”

  司机回想起雨中那一幕,表□□又止,眼神闪过一丝怜悯。

  雨中的笑容脆弱又勉强,努力表现大度的样子,实在教人可怜。

  “是呢。

  一直在笑。说只要您开心就好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