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第11章 夸媳妇

小说: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作者:桃花露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林溪悄悄地往里让了让。

  这个炕就不够宽敞,他那高大的个子,白天看着挺高躺下以后目测更高,而且他肩膀很宽,再加上两条健壮的手臂,平躺以后占去大半的位置。

  林溪让到了里面,却还是不可避免地碰到了他的手肘,她跟被烫到了一样立刻躲开。

  谢启明突然翻了个身,枕着他的左臂,侧身看着她,“你在怕什么?”

  林溪咽了口唾沫,嘴硬道:“我会怕?”

  我穿越都不怕,我会怕你?

  她躺下去背对着他,指使他,“关灯。”

  谢启明却没动,他从后面肆无忌惮地打量着她,少女的娇躯玲珑有致,线条从肩膀往下,等到了细细的腰身便塌下去,然后又在胯部勾上来,再顺着腿部线条下去。

  目光顺着她的曲线看过去,让他感觉有点心跳加速。

  之前还讨厌这个女人讨厌得不行,看都不想看,甚至她跳下去的时候他也只是本能拉住她,这会儿让他居然……

  他微微蹙眉,翻了个身背对她睡觉。

  他翻身的动静有些大,带着某种决绝的意思。

  林溪听出来了,暗自庆幸他没有动手动脚,等明天她是不是就可以理直气壮地说他已经睡回去,她不欠他的了?

  一开始因为谢启明躺在身侧让她紧张得睡不着,后来看他非常规矩,躺在外侧一动不动,林溪也就不紧张了很快便睡着。

  谢启明有自己严格的时间表,有训练的时候四点钟起,休假的时候也会在四点半到五点钟醒过来。

  他一醒来的时候就感觉臂弯里沉甸甸的,什么东西弄得他身上酥酥麻麻的,他睁眼就看到林溪跟只小猫儿一样拱在他怀里。

  她枕着他的左臂,一只小手揪着他的背心,一直小手摸着他的脖子,一条纤细修长的腿则跨在他腰上。

  谢启明:“……”

  果然是女流氓!

  他都没碰她一下,她倒是来占他便宜!

  他浑身发热,两个耳朵红得跟被烫熟了一样比高烧的时候还难过,

  他摁下心头的那点异样,不客气地把她的手臂拉下来,再把她的腿怼开,将她整个人推开一点。

  睡得正香的林溪无意识地往他身上扒。

  她从小抱着□□娃娃习惯了,来到这里没了娃娃都睡不踏实,昨晚上好不容易娃娃回来了,睡得格外香。

  谢启明索性翻身下地,把自己的枕头给她抱去,看她夹着他的枕头睡得心满意足,他脸都烫红了。

  谢启明站在炕前看了她一会儿,她倒是睡得香甜!

  他恨恨地转身走了。

  等谢家人都起来以后院子里就叮叮咣咣的,林溪也睡不着了,她迷迷糊糊地坐起来,揉着眼睛嘟囔:“爸,热死了,我要吃雪媚娘。”

  恰好谢启明推门进来,看了她一眼,“什么是雪媚娘?”

  林溪一下子睁开眼,呆滞了两秒钟回神,眼里露出揶揄的眼神斜睨他,“消暑利器啊,不知道?”

  谢启明呵呵,“起来吃饭,一会儿送你回门。”

  林溪爬起来洗漱,胡乱吃了点早饭,然后就要出门。

  谢母已经帮忙把东西都装好,放在两个包里让谢启明背着。

  赵秀芳眼圈红红的,“二姨,等忙完了我再来看你啊。”

  谢母:“家里没事你就来,跟海棠作伴。”

  林溪轻嗤一声,装啥啊,谢启明不在家你保管不来的。当然,你随便来,这是你们家,我是路人甲。

  因为要带着林溪还得送赵秀芳,谢启明就不骑自行车。

  赵秀芳咬着嘴唇,为什么不骑车啊?那天迎亲表哥不是把林溪放在前面大梁上么?今儿她坐后面,林溪坐前面,不是也可以吗?

  可她不敢跟谢启明说,虽然她喜欢谢启明,亲戚们也打趣过,她娘和二姨也说过,但是谢启明小时候就对此一直嗤之以鼻。而且谢启明在她面前一直都挺严肃的,让她不敢随意跟他说笑,更不敢自己往他眼前凑,每次都要拉着海棠才行。

  她细声细气地对谢小妹道:“海棠,你今儿休息,不如和我们一起出去走走吧。”

  谢海棠日常在幼稚园被孩子们闹得头昏脑胀,一听说出去走走,她也来了兴致,谢母自然不反对。

  一天要走四户亲戚,根本没时间玩儿,还真是出门走走,时间都花在路上的。

  一行四人背着包出门了。

  这大热天的,林溪都郁闷了,明明有自行车干嘛要步行啊?你们愿意走你们就走呗,我可以骑自行车啊!甚至让谢启明和表妹一起走,她跟海棠骑自行车也行啊。

  得亏县城不大,顺着那条大街走出去,然后就上了外面下乡的路。谢二姐和冯家大队最近,然后就是一个岔路口去大舅家,再过去就是去赵秀芳家。

  这时候乡下人的交际有限,为了能够互相帮衬,儿女亲家基本都在周围村子里,所以路程都不远。

  谢启明想试探一下林溪的体力如何,结果这一试探就发现林溪是个渣渣。

  按说她下乡也有两年,日常得跟着生产队上工,身体再不济也不至于这样娇气——才半小时她就有些上气不接下气了。

  他乜斜了她一眼,瞧她那娇气样儿。

  林溪觉得身体素质还行,但是自己这灵魂不行,吃不得苦受不得累,都怪日头毒辣辣的太晒了。

  那边赵表妹也开始试探着撒娇,要回家以后见不着表哥心里难过,就豁出去说自己累,肩上的包要背不动了。

  谢海棠:“姐,我帮你背,我不累。”

  赵秀芳:“你也是女孩子,怎么能不累呢?你看她都累成什么样了?”她撇嘴,鄙夷地看着林溪那一副恨不得谢启明背她的架势。

  谢启明就默默地把妹妹和表妹的包接过去拎在手里,又回头看林溪,示意帮她背着包。

  林溪硬气得很,“我不累!”

  谢启明嗤笑一声,顺手就把那俩包挂在林溪肩头上,“不累就背着吧。”

  沉甸甸的下坠感压得林溪叫了一声,“谢启明,你有毒!”

  谢启明居高临下地看她,这大热天走了这半天路,他脸上居然没有一滴汗,再看看林溪真的要汗流浃背了,狼狈得很。

  谢启明朝她伸手,林溪就把自己的包一起推给他。

  他把林溪的包背在肩上,把俩妹妹的拎在手里,示意她们继续走。

  等到了冯家大队路口的时候,林溪一屁股坐在树下的石头上,摆摆手,“你们去……去吧,我直接去外婆家了。”

  谢启明挑了挑眉,眼神落在她红扑扑的脸蛋上,凉凉地道:“新婚小夫妻走亲戚,你让我自己去?”

  林溪:“那怎么啦?你体力好,可不就得你去?”难不成还让我奉陪?哼,反正早晚要离婚的,装什么!

  谢启明一把将她拎起来,“先送表妹,最后去外婆家。”

  林溪哀嚎一声,被谢启明拎着往前走。

  前面的赵秀芳看见,心里酸得不像话,她也想让二哥拎着走,她也想让二哥用那样不见外的语气跟她说话。

  谢海棠喊道:“嫂子,等到了大姨家有好吃的。他们大队有油桃,酸酸甜甜可好吃啦。”

  林溪立刻来劲了,挣开谢启明:“走着!”

  他们把赵秀芳送到家,也不留下吃饭,说几句话喝两碗水,林溪啃了两个桃子,略歇歇脚又上路了。

  林溪回头瞅瞅赵秀芳依依不舍地送到村口,那个委屈那个望眼欲穿啊,她都不忍心了。她咔嚓啃了一口油桃,对谢启明道:“你看你表妹,多情深义重啊。”

  谢启明淡淡道:“你最好也有情有义。”

  林溪嗤了一声,“那不行的,我这个人最没心没肺无情无义的。”

  谢海棠在一边听着,忍不住笑,她觉得林溪很好玩。

  谢启明和谢海棠俩人饿了,他们就加快了步子,林溪跟不上,最后又被谢启明给拎上了。

  林溪挣扎了几次都没用,就开始破罐子破摔耍赖,又要喝水又喊饿,就不想走了。

  谢启明突然笑了一声,“你这是……想让我背?”

  林溪心里很想,对上他藏着危险的眼神立刻警觉了,嘴巴硬气得很,一扭头,“不稀罕!”首发..m..

  谢启明就在她后颈上轻轻拍了拍,“那就快走。”

  终于到了大舅家,可给林溪累蒙了。

  不过也看出这身体素质不错,这么个走法都一点问题也没,要是搁她原本的身体,早晕七八回了。

  林溪跟在谢启明身后只当会笑的人形挂件,让叫人就叫人,把乖巧小媳妇演得出神入化。

  大舅几个对一直不肯找对象的谢启明突然火速结婚都很惊讶,一个劲地问怎回事。

  大舅妈还有些埋怨,“怎么这么大的喜事也不告诉一声,亲戚们怎么不得去参加婚礼,你们自己悄木声的结婚,多冷清呢。”

  林溪躲在谢启明后面假装什么都不知道,等会儿谁爱尴尬谁尴尬,反正她不的。

  谢启明:“以前没那心思,前阵子在医院看到她突然就想结婚了。”他扭头看林溪,伸手在她后背上轻轻地拍了拍,笑道:“她有文化长得俊俏,性格温柔,做饭好吃,怕人家抢了去。”

  林溪:“!!!”谢启明果然有毒!

  谢海棠就捂着嘴偷笑,人家问她,她就连连点头帮着夸林溪。她甚至觉得二哥可能和林溪之前就有眉眼官司,否则就二哥这脾气,娶了人也未必会待人家好。看他现在对林溪多好啊。

  大舅妈遗憾道:“以前还以为你这辈子都不想找媳妇了呢。”她一直想把娘家侄女介绍给谢启明的。

  吃过饭三人休息一下就告辞。

  大舅妈还给装了一兜子青苹果,还有一些枣子,林溪午饭也没吃太多,这会儿就咔嚓咔嚓吃枣子啃苹果。

  到了谢二姐家村口,谢启明看着林溪,她居然还是那副没心没肺的样子,半点都没有异样。

  谢启明:“你要去吗?”

  林溪:“看你安排咯,你让我去我就去,你要不稀罕我去,我就在这里吹风纳凉等你们。”

  谢启明:“你不知道这是哪里?”

  林溪四下里看看,村口几棵大杨树大柳树,一条村河蜿蜒环绕,村子外面一片绿荫拱卫着那些泥草房子,和别的村没什么区别啊?

  看她一脸茫然的样子,谢启明神色略有点复杂。

  他提醒她,“这是林家屯。”

  林溪:“林家屯怎……呵!”她一下子回过神来,这是她亲爸的老家啊,她立刻翻了个白眼,“谢启明,你拐弯抹角什么意思?林家屯又怎样?我稀罕么?”

  她之前茫然无辜,现在机灵鲜活,谢启明就知道她压根儿没认出林家屯。

  林家屯对她可意义非凡呢。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