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第7章 欺负她

小说: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作者:桃花露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谢启明走到一旁的窗口,敲了敲木板窗户,里面传来他弟弟谢启成永远没有情绪的冰冷声音,“《暴风骤雨》、《江姐》,没票!”

  谢启明:“给你嫂子来两张票。”

  “二哥?”谢启成那张面瘫脸就从窗洞里钻出来,因为谢启明太高他看不见,一眼就看见林溪那张羞涩又漂亮的脸蛋。推荐阅读sm..s..

  他朝林溪扯了扯嘴角,“嫂子,看电影啊。”

  林溪其实不想看,但是谢启明显然不想带她会朋友,也不想让她回家膈应他娘和表妹,她挤出一丝笑来,“麻烦你。”

  谢启成:“还有半小时才开场,嫂子你进来等吧,这里有杂志报纸打发时间。”

  谢启成对别人都爱答不理的,但是对谢启明不一样,连带着对谢启明家的女流氓也不一样。

  林溪感受到他的善意,立刻就不搭理谢启明了,笑得份外灿烂,“谢谢你。”

  她也不和谢启明打招呼,抬脚就跑进里面的卖票间里。

  谢启明看她跟小兔子一样蹦进去,跟在自己面前大不一样,忍不住扬了扬眉,这是离了他更高兴?

  他跟谢启成说了两句便走了。

  谢启明一走,林溪就松了口气,她朝着谢启成笑了笑,便安静地坐在一边看书。

  谢启成也没说话,他习惯不搭理人,冷场是他的常态,但是他忍不住偷偷打量林溪。

  他发现她比见过的很多人都懂礼貌,而且文绉绉的有一种说不出的劲儿,绝对不像个轻浮、死皮赖脸的女流氓。

  他拿了几本杂志故事给她,“你喝水吗?”

  林溪摇头,“谢谢你,我刚才喝了很多。”

  谢启成:“那你嗑瓜子吧。”他从底下的抽屉里拿出一小包五香瓜子递给她,又拿了一个袖珍小茶缸递给她,“新的。”

  林溪惊讶地看着他,不明白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他哥对她都没这么好。

  谢启成脸微红,却梗着脖子当没事儿一样,扭头过去继续看他的报纸。

  很快又有人来电影票,谢启成都根据心情来应付,要么就恶声恶气,好的时候也没什么表情,声音冷冷的。

  林溪悄悄观察他。

  根据原书的信息,男主的跛脚三叔在以后也是个人物,他为人孤僻阴沉却很有手段。他的脚是小时候骨折治疗不及时不彻底留下的病根。后来一直被小孩子们嘲笑瘸子,导致他性格越来越内向自卑,大了以后也不爱和人打交道,一直未婚。

  现在看他和自己说话倒是很正常,没有什么不对劲的,不知道后来为什么就那么孤僻了。

  林溪捏着那包瓜子,小声道:“你为什么不卖票给他们?”

  谢启成:“电影票都是按单位发的,限量供应,计划分配。”

  林溪不是很懂,她试探道:“我觉得你这个工作挺好,你跟领导申请一下,顺便卖点糖水、瓜子、花生豆、五香豆之类的,不是也能赚点钱?”他忙不过来她可以帮忙啊,这样她就有个工作了。

  谢启成一本正经道:“嫂子你怎么满脑子资本主义?这可是要被割尾巴的。”

  林溪:“什么资本主义,你自己没把文件学透不要瞎说。我这是社会主义的城市建设,社会主义的人民幸福感提升手段,哪一条都跟资本主义没关系。”

  谢启成扭头看她,“不就是为了赚钱?”

  林溪:“那是钱吗?那是一批人民为另一批人民提供服务的劳动价值!”

  劳动价值可以用钱来量化。

  这对谢启成来说有点超纲,他完小毕业,初中闹运动没正经读。

  他辩论不过就沉着脸不说话了。

  差不多时间到了,林溪就拿着瓜子和小茶缸溜去放映厅看电影。

  对于她这个经历过现代全方位高质量娱乐信息包围的现代灵魂来说,这时候的电影真的不够看的,可她还是看得津津有味,非常投入。

  看电影的时候她很注意,虽然带了瓜子却并不吃,她旁边那两对搞对象的就很不客气,嘎巴嘎巴磕得跟老鼠一样,那脆脆的声音,让林溪头皮发麻。

  等第二场电影的时候,林溪就用小茶缸接眼泪了,哭得不行。

  等电影放完,她端着茶缸揣着瓜子,赖在座位上不想动弹。

  她不想去谢家,那不是她家。

  她也不想去冯家,那也不是她家。

  她想自己家。

  阿飘跟她说走完剧情她就可以回到宿舍,那这两个时空应该是互不干涉的,现在她在这里,现代她应该还在睡觉?反正不要爸妈伤心就行,她只当自己做一个长长的梦好了。

  “怎么还不走,这是等谁呢?”谢启明低沉的声音自她头顶传来。

  林溪蹭得站起来,“反正没等你!”

  搞得好像自己在等他一样。

  谢启明双手插在裤兜里,看着她气呼呼地走在前面,笑了笑,抬脚跟上去。

  回到家,林溪一进门就往东厢去,刚进去就顺手关门。

  后面跟着她的谢启明没料到她会随手关门,门扇拍过来他下意识抬手肘挡了一下,长腿却照常迈了进去。

  前面的林溪就被他直接用门扇拍在了门后的墙壁上!

  林溪撞在墙上,忍不住呼痛,“谢启明,你要杀人!”

  谢启明顺手带上门,抬手在林溪身后摸到灯绳拉开电灯,垂眼看她,“没磕坏吧?”

  他拉灯绳的左手还撑在墙壁上,右手握住她尖尖的下颌扭开她的头看看后面,并没什么。

  林溪:“!!!”

  他这么捏着她跟摆弄布娃娃似的算怎么回事?

  她拍他的手,推他的手臂,让他起开。

  谢启明不但没起开,反而用了一点力气就将她摁回墙壁上去,右手撑在她肩侧垂眼一瞬不瞬地看着她。

  他身材高大,气场十足,这样专注盯着她的时候会让人有一种深情款款的错觉。

  暧昧的气息在两人之间涌动。

  林溪紧张得不行,他想干嘛?

  她咽了口唾沫,“谢、谢启明,我们说好的,暂时假装结婚,等过了风头就离婚,你、你就自由了……”

  谢启明眼眸深幽,黑漆漆的看不出情绪,他扯了扯唇角低笑一声,“那不成的,我这个人不吃亏,你睡过我,我是一定要睡回来的。”

  他左臂撑在墙壁上挡着她,右手就捏上她颈下第一颗扣子,开始慢慢地解扣子。

  林溪:“!!!”

  她抬手推他打他,却被他单手利索地捏住手腕,两手拉高压在了头上。他右手依然捏在她的扣子上,不疾不徐慢慢地解开第一颗扣子,然后往下滑落开始解第二颗。

  林溪:“你、你停下!”她脸颊通红,呼吸急促,胸口起起伏伏描绘出曼妙的曲线。

  谢启明垂首,靠得她很近,“停下?你确定?你当初钻我被窝的时候可没让我停下,你自己……”他黑眸灼灼,一瞬不瞬地盯着她,“也没停下!”

  林溪浑身滚烫得要炸开了,他灼热的鼻息喷在她脸上,烫得她要化掉是的。她吓得闭上眼睛,大着胆子道:“你、你占我便宜,还说流氓话,你、你一个大老爷们,你要是不同意,那时候你、你推开就是,哪里……哪里就……”

  耳畔传来谢启明意味不明的笑声。

  他好整以暇地看着她,要么是个不谙世事的小姑娘,要么是个深不可测的女特务。

  他不动声色,且看她接近自己是要什么再说。

  他修长的手指终于把第二颗扣子解开了。

  虽然两人姿势暧昧,可他的手指却并没有碰到她颈下的肌肤,小臂也绷着肌肉,没有碰到她起伏的胸口。

  “我要睡回来。”他再一次一本正经地强调。

  昏暗的屋子,狭窄的空间,她被他锁在宽阔的怀抱里,密密实实的逃不掉。她身上那种幽幽的少女体香就更加浓郁了。

  林溪抬了抬头,一副要英勇就义的模样,瞪着他狠心道:“也罢,你睡回来咱们就互不相欠,等过去这阵子就离婚。”

  反正他哪哪儿都长在她的审美点上,睡一觉就当包了个小鲜肉!

  谢启成笑起来,这一次他是真的没忍住,“好。”

  他捏着她细瘦的手腕,垂眼看她泪汪汪的大眼,清纯又干净的女孩子,从骨子里散发着诱人的香气,

  他喉结上下滚动,微微俯首,唇停在距离她脸颊非常近的地方,近得已经碰触到她脸上细小的绒毛,带起一阵过电般的战栗,那种酥酥麻麻的感觉从唇上一路蔓延,沿着神经抵达大脑,然后顺着脊柱向全身扩散。

  他停在那里不肯继续,对林溪的折磨就更加要命,她感觉有一个世纪那么长,自己要缺氧晕过去了。

  她紧张得小脸一阵红一阵白,额头的汗珠也滚落下来。

  她咬咬牙,踮脚想去亲他。

  谢启明却低笑一声退开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