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第6章 不亲密?

小说: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作者:桃花露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谢母看在眼里咳嗽一声,“行啦,时候不早了,都赶紧上班去。”

  赵秀芳轻轻咬着唇,她这两天都跟着谢小妹去幼稚园的,但是今儿她不想去了,她要留在家里。

  她让谢小妹去上班,她主动收拾碗筷,故意端到东厢窗外去刷碗。

  透过开着的窗户,她看着谢启明站在屋子里,跟坐在炕沿上的林溪说话。

  明明是一个女流氓,表哥怎么就把她给娶回来了?

  前几天表哥的态度还是很冷的,拉着脸不许任何人跟他说这事儿,谢母猜测他是想把女流氓晾在那里不搭理,让她自己没脸就拉倒了。昨天他去找女流氓的时候,脸还是冷冰冰的,她和谢小妹猜测他是去跟女流氓说清楚的,结果回来他就说要娶人家了。

  家里人虽然不理解,可他向来自己做主,这会儿又是副团长在外面说一不二的,谢父也没质疑,谢母也只能随他。

  刚才林溪跟着他进来的时候,赵秀芳感觉自己眼珠子都酸疼。

  从小大家都开玩笑说让她给谢启明当媳妇,她心里不知道多美呢,因为二表哥长得最高最俊最能干。虽然他不爱说话,不喜欢在女人堆里掺和,可她觉得这样的他更加有男子汉气概。

  结果自己守着守着,被一个女流氓摘了桃子,呜呜……气死她了。

  她那怨恨的眼神都要化为实质朝着林溪刺过去了。

  屋里的林溪打了个激灵,抬眼看过去,就看到窗外的赵秀芳匆忙低头走了。

  林溪收回视线,略紧张地抓着炕沿,看了旁边的谢启明一眼。

  谢启明并没有要对她好一点的意思,反而更加怀疑她。她在一个全然陌生的环境里明明手足无措却依然保持着淡定的样子,这需要很强大的心理素质来支持。

  至少他家这些女人做不到。。

  他决定再给她施加一点压力,“你休息一下,晚上带你出去请战友吃饭。”

  他双手插在裤兜里,长腿故意往前蹭了蹭,碰到她放在炕沿上的手。

  果然,她被烫到一样立刻往边上躲开了。

  如果不是自己经历了那事儿,这会儿谁要是跟他说,这女人死皮赖脸往他被窝里钻逼他娶她,不娶就跳楼跳井,谢启明绝对说他造谣。

  可他的记忆没骗她,就是这个女人。

  他眼神冷冷的,唇角勾起一丝冷笑转身走了。

  等他转身出去,空气里还残留着他造成的压迫感呢。

  林溪深吸一口气,她有点弄不明白谢启明为什么一定要娶她。不过她考虑了一下,谢启明刚打了结婚申请,立刻说离婚的确不合适。那么他碍于面子或者规定不得不娶她过来也情有可原。

  不过他完全可以像原剧情那样把她丢在外婆家不去管,她不会跟剧情那样自己贴上来赖着他,那么过段时间风头过去,他要离婚那也完全可以的吧?

  他为什么一定要把她带回来?

  难不成是要报复她?

  原剧情原主贴上来,谢启明对她可一点都不好,他家人就更不用说了。结婚之后他就走了,一个女孩子死皮赖脸待在一个不喜欢自己的家庭里五六年,想想都窒息!

  不行,她得等谢启明回部队以后就回外婆家,守着外婆总比守着陌生人好。

  她麻溜地把东西收拾一下。

  这屋子一间半,北边山墙下面是盘炕,炕前到南边山墙还是很宽敞的,窗下一张小书桌,后窗那里一个黑漆衣柜,南墙那边排了两个粮食缸。

  可惜这炕不大,她的被褥放上以后就占了不小的地方。

  她没看到谢启明的铺盖,寻思他应该不在这里睡。他肯定不稀罕碰她,那她就可以一个人睡,这是好事!

  她又找到电灯拉绳的位置,免得天黑了摸不着。

  收拾完她又想去厕所。她从窗户瞅过了,谢家没有厕所,她出门找个小孩子一问就知道厕所在哪里。从厕所出来的时候她还听见几个大妈在替谢启明惋惜呢。

  哎,也怪不得别人,谁让原主闹得动静太大,医院不少人知道,领导想封锁消息也封锁不住。

  一下午林溪呆在房间没出去,也没人来管她,不过赵秀芳故意和谢母说笑的声音却清清楚楚地传过来。赵秀芳话里话外都在显摆她和谢启明的亲近关系,一直说小时候如何如何,把谢母哄得非常开心。

  林溪望着玻璃上的裂纹看了一会儿,心道你要是有本事,就赶紧把你表哥的心捞去给我自由,这才好呢。

  她在书桌抽屉里寻摸了一下,找出一本前后都掉页的书,竟是本《鲁迅全集》,便坐在窗下看起来。

  下午四点半多谢启明从外面回来,走到东厢窗外的时候发现窗下的林溪正看书入迷呢。

  他微微蹙眉,站在那里悄悄观察她。

  按照他的调查,林溪是个“草包美人”,八岁读一年级,成绩年年不及格,学的不如忘得快。

  看书?书看她差不多。

  可这会儿她看得津津有味,断然不是装出来的。

  他曲起修长的手指在窗框上敲了敲,下一刻看到她扬起的小脸,一双大眼无辜又茫然地瞪着他,有一种单纯又天真的气质,好像不认识他似的。

  “傻看什么?”他不无讥讽道。

  窗户里那双纯真无害的眸子不出意外地燃起了小火苗,“你才傻,你全家都傻!”

  林溪气呼呼的,人参攻击不能忍!

  谢启明也不让着她,淡淡道:“我家里的可不就是你,可见你双重傻。”

  林溪差点炸了!

  林溪对谢启明颇为怨念,便也不肯给他好脸色。

  谢启明也不在意,他跟谢母说了一声,带上钱和粮票招呼林溪出门。

  林溪把原主那个带补丁的挎包背上,顺手把自己没看完的那本书塞进去。

  谢启明:“这么爱学习?”

  林溪:“看书总比看某些人好。”

  谢启明啧了一声,小丫头不发疯了,却浑身插满尖刺。

  他领着林溪去了国营饭店,给她点了一大碗肉丝面,里面多卧一个鸡蛋,另外还有一盘凉拌海带丝,一盘白糖拌番茄。

  林溪纳闷地看他,“干嘛?”

  谢启明:“你先吃。”

  林溪不解地看他,这是干嘛?怕她在朋友面前丢人,先让她吃完打发了她?随即她就联想到其他的,家里有个那么贤惠的表妹不动心,怕是外面有更好的?成,那她得配合。首发..m..

  她真的饿了!

  林溪打小肠胃弱,父母和四位老人也讲究,就给她养出了不少以前看似不起眼,这事儿却非常打眼的习惯,比如不管多饿吃饭的时候都不会狼吞虎咽,更不会吧唧嘴。

  谢启明看她右手拿着筷子挑面条,左手捏着调羹,很自然地翘着兰花指。

  谢启明平生第一次这么认真地观察一个女人吃饭,她优雅斯文的样子比电影里那些资本家、地主婆还有派头。

  吃到中间的时候,她还摸了摸口袋,习惯性地要摸面巾纸。

  那自然是摸不到的。

  看她小脸露出失望的神色,谢启明从口袋里掏出手帕递给她。

  林溪立刻堆起假笑,“多谢,不用了。”还得给你洗,哼!

  她虽然很饿,可这一大碗面条也实在是实惠,她感觉自己可以吃一整天。

  她勉强吃掉一半面条,番茄倒是都吃光了,海带也吃上几筷子,然后就不肯再吃。

  浪费是不行的,她想了想,下意识就要招手问问能不能打包,又意识到不对赶紧摁住自己的手。

  谢启明把她的碗端过去,拿了双筷子就开始吃。

  林溪:“!!!”她伸手拉着碗沿儿想抢回来。

  谢启明蹙眉,看她,“你没吃饱?”他以为她吃不下了呢。

  林溪脸颊红红的,“那个……这是我吃过的,你……想吃再要碗。”

  谢启明:“没关系,我不嫌弃。”

  林溪本来吃面热得鼻尖额头都是汗珠,这会儿直接流下来了。她坚持:“不行,咱俩没……没那么亲密的关系。”

  谢启明嗤了一声,大手扶着桌沿猝然靠近她,声音在她耳畔响起,“睡都睡过,你说没亲密关系?要不要我帮你回忆一下怎么睡的?”

  他靠她有点近,鼻息喷在她耳朵上,把她耳朵烫得红彤彤的。林溪的脸更是要撑裂一样红得要滴血,“你、你、耍流氓!”

  谢启明:“嗯,对女流氓不算。”

  林溪那双侬丽的大眼蓦地就氤氲上了水汽,可她偏不能痛快地反驳,就很气。

  谢启明看她又是那副要哭不哭的样子,顿时不好继续逗她,这女人演技太厉害,眼泪说来就来,就算知道她是装的他也不好再欺负她。

  他把面和她剩下的菜都吃完,起身,示意她跟上。

  林溪赌气,“我吃饱了,我要回去。”

  谢启明:“还没请客。”

  林溪:“你先把我撑饱了,压根就没想让我跟你朋友吃饭!”

  谢启明顿了一下,垂眼看她,唇角噙着一丝笑意,“你想和我朋友吃饭?”

  他要见几个转业搞通讯的战友安排点事儿,包括查她的信息。在表面的家庭关系之外,尽可能地查关于她的事情,她的朋友、人际交往、学习、生活习惯、说话习惯、学习习惯等等。

  林溪:“才不稀罕。”

  谢启明:“走吧。”

  他不回家,她这会儿一个人回去不定遭多少白眼呢。

  林溪只好跟着他。

  他人高腿长的,一步顶她三步,她尽可能地加快步子跟着他。

  林溪发现这县城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就这么一条大街,还是土路,两边倒是一些铺子。可能最大的不同就是有工厂、有电灯、有商业街了。

  走了一会儿他停下来,林溪看了看居然是电影院门口。

  他要请她看电影?她立刻有点不好意思了,“你不是还要请客?不用请我看电影。”

  谢启明低笑一声,“想我陪你看电影?”

  林溪脸又红了,“你别瞎说,我才没想!”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