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第5章 娇气媳妇

小说: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作者:桃花露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谢父谢母原本就对二儿子这门亲事不满,要不是县革委会老主任过来说合,怕耽误谢启明的前途,他们是绝对不认的。

  趁着自己儿子生病在床的时候,一个大闺女跑去钻被窝?

  丢不丢人!要不要脸!

  当然,这话不能重提,还得假装没这会儿事儿,只当是医院认识然后相亲结婚的,否则丢不起那人。

  可这会儿她竟然不叫爹娘,张口就叫什么伯伯伯母的,谢父还有涵养,谢母就鼻子里哼了一声了。

  满屋子气氛顿时凝重起来,原本叽叽喳喳的小孩子们都闭了嘴,拿眼盯着林溪。

  林溪呼吸着周围近乎要被冷冻住的空气,依然笑得很完美,她知道他们恨的是原主不是她,所以不对号入座,不找骂,不拉仇恨值。

  我叫不尴尬!

  尴尬的气氛持续了足足有两分钟。

  林溪也豁出去了,反正在陌生的世界没人认识自己,怎么演都没人知道。只要她不尴尬,尴尬就赖不上她!

  她笑得非常甜美,给自己描补一下,“我之所以称呼两位伯伯和伯母,是因为我知道大家对我有意见,不会接受我。所以,就等二老接受以后再允许我改口吧。”

  她真的不想给年轻轻的自己找公婆啊!

  她声音越发的柔美,“我先跟大家道个歉。我之前的行为很欠妥,实在是前阵子发高烧脑子有点……咳咳,就是有点犯糊涂……”她把对谢启明的那套以后可以离婚的说辞又拿出来忽悠谢家人。

  不等她说完,谢启明的脸都阴沉下来。

  谢大嫂受不了尴尬的场合,她觉得自己比林溪还尴尬呢,赶紧推让打破尴尬的氛围,“来都来了,快坐下吃饭吧。”

  林溪从来没这么感激过“来都来了”这句话,她朝谢大嫂笑了笑,感谢她解围。

  谢父:“既然结婚就不说那散伙的话,来了就是一家人,该叫什么叫什么。”

  谢启明看了林溪一眼。

  林溪从善如流,赶紧叫了爸妈。

  这时候谢家6岁的大孙子麻溜地给林溪送上碗筷,奶声奶气地说:“二婶,你真好看。”

  林溪立刻蹲下跟他道谢,“小朋友你可真友好,你也可好看了。”她伸手跟小男孩儿握握手,“你好,我叫林溪。”

  小男孩儿和她握手,“你好,我叫谢清。其实我蛮想叫谢卫国的,你可以把卫国当我小名。”

  谢大嫂赶紧制止他的话唠,“谢清,卫国是舅舅的名字。”这小子人小鬼大,也不知道随谁。

  谢清哎了一声,附耳对林溪道:“二婶,你小心我那个表姑,听我爸妈说她一直想嫁给我二叔呢。”

  他虽然压低了声音,可是旁边的谢大哥和谢大嫂还是听见了。夫妻俩脸都红了,谢大嫂赶紧把他给拎出去,生怕他胡说八道得罪人。

  林溪朝他挥挥手,“多谢啊。”手机端sm..

  她刚站起来,就被一只大手拎住衣领送到一张长凳前坐下。

  堂屋摆了一张八仙桌,男女老少有十来口人,自然坐不下。谢大嫂就领着小孩子在一旁的矮桌和矮凳上吃饭。

  林溪被迫坐在谢启明身边,她左边是一个很漂亮的女子,看起来和谢启明有两三分相似,估计是他妹妹。

  再过去是一个二十左右的女青年,穿着月白色的衬衣,梳着两条一揸长的小麻花辫,细眉淡眼的,看着非常娴静。

  嗯,应该是谢清说的表姑。

  姑指的是爸爸这边的姊妹,堂的表的都可以,不过既然想嫁给谢启明那应该是表的,堂的算本家自然不行了。

  谢启明看了她一眼,塞给她一个二合面馒头。

  林溪握着那个拳头大的馍,再看看桌上,有两盆时令蔬菜,并没有肉和鸡蛋,甚至都没有多少油星。其中一盆估计是茄子和什么瓜类一起乱炖的,另外一盆是绿色的叶子菜,但是火候太大时间太久,都有点黑了。

  她顿时没了食欲。

  前世她家里虽然没有矿,但是作为独生女,爸爸是大学教授,妈妈是银行高管,从小到大吃得喝的穿的那也是非常好的。

  反正穿来以后这几天她真的没怎么吃东西,不是故意的,纯粹是胃口娇气。也不知道为什么娇气还能直接带入这身体,简直有毒。

  她把手里的馍掰开,一小口一小口吃得非常斯文优雅,就不怎么动筷子吃菜。

  谢启明虽然没说话,却一直留意着她。

  有些动作可以演戏,但是这种骨子里带出来的娇气却不是能演出来的。

  她给他的感觉,不是一个在后娘手里长这么大的女孩子,倒像是千娇万贵地养大似的。

  看来结婚申请只查履历和出身不行,下午他得去革委会给她学校打电话,针对她现在的表现再详细问几个问题,履历之外的信息,只能从她老师和同学嘴里问到。

  表妹捅了捅谢小妹,让她看林溪那娇气的样子,跟喂鸟一样呢,城里人都这样?

  谢母直接不乐意了,逮一筷子菜冷哼一声。

  谢大嫂起来看见还说呢,“他二婶你吃菜啊,今儿为了你来我特意多加了一勺豆油呢。”

  林溪道谢。她拿着筷子却不动,前世她和别人吃饭习惯用公筷,这会儿和一群陌生人在盆里搅和莫名有点抵触,她需要调整一下尽快适应环境。

  她夹了一筷子菜,送到嘴边就闻到一股没有熟透的豆油味儿,带着一股子豆腥气。如果是前世她绝对会放下不吃的,这会儿她忍着吃下去了。

  对面的谢母看她那副样子更生气了,怎么的,还委屈你个女流氓了?嫌我家饭不好?你别缠上我儿子啊!

  林溪勉强把半个馍吃下去又喝了半碗水,那碗也没刷干净,有一股怪味儿。

  因为她这个外人加入,桌上谢家众人一开始还拿捏放不开,现在看她不吃了,他们立刻把筷子抡得像车轮,那叫一个壮观。

  林溪目瞪口呆,眼睁睁地看着两盆菜风卷残云般被消灭了。

  这几天她穿来以后,为了低调故意躲着大家,吃饭都是单独吃,所以没见识过这么狂野的一面。

  谢启明余光瞥着,看她眼睛越瞪越大,嘴巴都合不拢了,一副受惊的样子盯着菜盆,便抬手往她嘴里塞了一块馍,惹得她立刻拿眼瞪他。

  他唇角微微扯了扯,低声道:“吃完可以去收拾东西。”

  林溪哦了一声,很有礼貌地让大家慢慢吃,她则起身走到院子里。

  谢家是砖瓦房,比乡下的泥草房子要高大宽敞许多,而且因为他们家条件好,所以自家一个院子,不需要和别人家挤在一起。

  北边三间正房。正房两明一暗,中间是堂屋,北边隔开当厨房,南边当饭厅。

  院子里带着一处东厢,有一间半,南边还有个杂物棚子,放柴火煤炭之类的。

  院子并不宽敞,他们还是辟了两个小菜畦,种了一些葱蒜青菜等。

  堂屋里表妹瞥了谢启明一眼,轻轻地抿着唇,凑到谢小妹跟前小声道:“你可盯着点,别给咱二哥丢人。”

  谢小妹往外看看,林溪已经找到她的铺盖卷在东厢屋里了,正推门进去。

  东厢原本是她和姐姐们住的,为了给二哥临时结婚腾地方,她就搬到东间和爹娘一个炕了,三哥则去南屋凑合一下。

  谢小妹却对林溪印象不错,觉得她不像娘说的那么夸张,估计娘故意的。

  她回头笑道:“秀芳姐,你多住几天呗?”

  赵秀芳又看了谢启明一眼,微微垂下头,小声道:“已经住了两天,也不好多住,家里有活儿呢。”

  说着要走,语气却又恋恋不舍。

  谢小妹:“那就再住两天。”她对谢母道:“娘,我们过两天是不是去给我二姐搬月子啊?”

  这里的习俗,闺女出了月子要带着孩子回娘家住几天,俗称搬月子。

  谢母跟谢父嘀咕两句,道:“让你二哥去搬。”

  谢大嫂就道:“娘,那他二婶不得回门?”

  谢母不满地瞪了她一眼,大儿媳这是咋了,怎么那么乐意给这个女流氓说话?是不是自己家人?

  回门,回什么?给她脸!

  谢父道:“既然老二按礼数把人家接进来,那该回门还是要回的,不能让人挑理儿。”

  谢母撇嘴,“那就顺便把秀芳送回去,老二再去舅舅家走一趟。你大舅小时候最稀罕你,你读书的时候吃不饱,他自己舍不得吃省下窝窝头给你填肚子。”

  谢启明嗯了一声,没多说。

  谢母又嘱咐,“之前不是给你二十块钱?你带着给你大舅买点什么。”说给儿子结婚用的,可她觉得儿子不会给女流氓花钱的。

  谢启明:“…………”那钱他给了林溪。

  他点点头,“嗯。”

  他放下筷子端着自己的茶缸去东厢看林溪。

  赵秀芳看着他高大俊挺的背影,委屈得要掉泪了,她专门为他来的,可他居然都没怎么理睬她。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