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第4章 见公婆

小说: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作者:桃花露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很快大舅二舅跑回来,满脸堆笑跟谢启明打招呼。

  这可是团长啊!要是比起来,那就是差不多县长县革委会主人那么大的干部吧?大舅心里还算计呢,他把自己过年就攒着的丰收烟卷拿出来请谢启明抽,日常他们自己装下脚料烟丝抽烟袋锅的。

  谢启明:“抱歉,不抽烟。”

  当然他也有准备的,拿出一条大前门拆开给大舅二舅他们。

  大前门三角七分一盒,丰收烟卷八分一盒。

  大舅二舅他们立刻都把眼睛瞪起来了。好家伙,这城里人拿工资就是不一样!

  谢启明不留下吃饭,接了媳妇就要走。

  林溪原本还想豁出去作一作,可她总归从小受着高素质教育,又是21世纪大学生,放不下脸和身段来撒泼闹腾。她正犹豫怎么把谢启明糊弄过去呢,就对上了他黑泠泠的眸子。

  谢启明好似能看穿她一样,幽深的目光往她身上一扫,她就觉得自己无所遁形了。

  他也不说话,只是静静地看着她,眼神冷肃而压迫。

  没办法,她只能擦擦眼泪,跟外婆抱抱再跟舅舅们告辞。

  她先看看那俩青年的自行车后座,居然都装满了东西!

  谢启明气结,难不成她还想坐别人的自行车?

  他冷冷地看着她,看着她一步步蹭过来,老大不乐意地往自己自行车后座坐上去。

  不想坐?

  谢启明轻嗤一声,大手往后一抓,拎着她的手臂就拉到前面来,顺势一推就让她坐在了前面大梁上。

  他双手扶着车把,宽阔的胸膛挡在她身后,立刻就把她结结实实地圈在了怀里。

  林溪:“!!!”

  狗男人有宽敞舒服的后座不给她坐,让她坐前面大梁,想咯死她!

  难不成还怕她跑了?

  果然谢启明扯了扯唇角,微微俯首,声音自她头顶低低地传来,“坐在后面那么规矩舒服,你不觉得不适合……”这个女流氓。

  林溪:“……”狗男人居然敢说我不配坐舒舒服服的后座?

  谢启明你给我等着!

  那两个青年看得哈哈大笑,“还是咱谢团会啊。”

  谢启明斜睨了他们一眼,“东西装不下,绑在后面。”

  林溪的铺盖加上手箱子,再有杂七杂八的,看着不多,要用自行车拿也不容易的。

  一个青年帮他把两个箱子绑在后面,然后示意他们启程了。

  路上俩青年激动得开始嚎,一首接一首地唱歌,最后连《三大纪律八项注意》都出来了。

  虽然听说团长这个媳妇来的不大光彩,可在他们看来,只要团长肯娶那就是好的。如果他不乐意,怕是根本不会来迎亲。

  冯家大队隶属于城关公社,就在玉河县边上,骑车满打满算半个多小时也够了。

  林溪坐在前面大梁上,努力伏在车把上想离谢启明远点,却还是不可避免地被他圈在怀里。他身上雄性荷尔蒙的气息太过浓郁,让从来没和陌生男人这么亲密接触的林溪感觉一阵阵头晕。当他蹬自行车的时候,膝盖和大腿也会时不时地碰触到她,哪怕她再努力往前躲,空间有限也不可能躲到哪里去。

  她将头努力趴在手上,一下下地揪自己脸蛋,恨不能把自己给揪成隐形人。

  谢启明冷眼看着怀里的少女缩成团,一副恨不得原地消失的架势,忍不住勾了勾唇角。

  他不清楚一个人为什么会前后性格差别那么大,之前刻薄、任性、孤僻、暴躁,骨子里却又自卑怯弱,为了赖上他丝毫不顾及尊严和脸面。可这会儿她羞得身体都在微微颤抖,那截雪白纤细的颈子连带着耳朵和脸颊都红扑扑的,他碰她一下,她就跟小兔子一样一哆嗦。

  她说发烧生了一场病想通了。嗯,他不接受这样的理由,谁没发过烧生过病?也没见谁性格大变的。

  有些人经过巨大的创伤,比如家逢巨变可能会性格改变,也一般是变得沉默、成熟、阴沉等等,并不会像她这样变得骨子里自信、张扬而又带着小女人的羞涩。

  她并不是怕他,只是……因为他是男人而害羞。

  他感觉得出来。

  她越是想躲开他,他就越是要状若无意地碰她一下,他自己也没觉察到自己竟然会有孩子气的一面。

  毕竟从小到大他都不喜欢和女孩子打交道,嫌弃她们矫情又娇气,心眼儿还小,能躲则躲的,就算长大以后同龄人都希冀尽快娶媳妇,他也没有对女人产生什么遐想,反而厌烦有些人没事儿就想往他身上凑。

  在他的认知里,只有他躲着别人的,没有别人躲着他的。

  前面有段路面因为下雨被大车压翻了,大家放慢了车速,一个青年提醒他,“谢团,咱们走右边。”

  谢启明答应着,却车把一斜,压进了边上不平整的车辙,自行车顿时颠簸起来。

  林溪被颠簸得面色痛苦,紧紧地抓住车把手,生怕把自己摔下去。

  不可避免的,随着颠簸她不是靠在他手臂上就是靠在他怀里,甚至还用后脑勺碰到了他的下巴。

  他身上热量惊人,碰触过的地方就如同被点燃了一样灼热,让林溪紧张得不行。

  他是故意的!呜呜呜……这人太坏了!一点不像他表面那么正气凛然!

  林溪轻轻咬着唇,心里把谢启明骂得狗血淋头。

  就在这时候,对面来了一辆运输的大卡车,带起漫天尘土卷过来。

  林溪赶紧闭上眼睛免得迷了眼,突然她感觉头顶被压上一顶帽子替她遮挡了落下来的尘土。她轻轻碰了碰帽檐,咬着嘴唇低低地说了声谢谢。别人对自己一点善意就要随口道谢,这也是从小养成的习惯了。

  谢启明听力好得很,对这声谢谢却很惊讶,随口说谢谢这种事在乡下那是绝对没的,哪怕在城里也并没有这么自然,更何况林溪从前粗鲁无礼。

  所以,这个林溪……

  谢启明按捺下心里的那一点异样,尽量忽略鼻端窜进来的幽幽香气,不动声色地和她拉开一点距离,不再逗她了。

  前面那俩青年还在又唱又吼的,莫名的让林溪觉得这个谢启明可能脾气不像他表面看起来那么冷,应该还是不错的,至少那俩小子敢在他身边声嘶力竭地狂吼。

  当然,她不知道人家也可能是平时太压抑,借着婚礼三天无大小发泄一下。

  走到一个岔路口,另外一边路上拐来一队骡车,因为上坡,老农嘴里“驾驾驾”,手里甩鞭子赶着骡子加速冲。

  那路口也不甚宽敞,那骡子就冲着他们龇牙咧嘴地冲过来。也是赶巧了,脑袋碰到了谢启明的左臂,那长长的骡脸就朝着林溪蹭过来。

  林溪哪里见过这阵仗啊,吓得“哎呀”一声就一头扎在谢启明的右手臂上。

  谢启明却丝毫不乱,脚下用力一蹬自行车就跑了出去,只是岔路口的路况更差,车轮胎滑进一道深深的车辙里,自行车往右边一歪。

  他人高腿长,脚很自然地就撑地,人车自然无事。可林溪没经验啊,她坐在大梁就跟坐着单杠一样,咯得屁股疼不说,还坐不稳当,这会儿又直接一歪,她就往右后方倒下去。

  她吓得惊叫一声,预期的疼痛却换成了一个坚实滚烫的怀抱,却是谢启明手臂一捞就将她给拖在了臂弯里,并没有摔着她。

  这一下,两人就是非常亲密暧昧的姿势了。

  她往后倒在她怀里,还死命地抱着他的手臂贴着他,这可太尴尬了!

  谢启明没有立刻把她扶起来,反而顿了顿,才不紧不慢地把她和自行车一起扶正,让她重新坐好。

  他看林溪不但小脸通红,眼圈都有点红,她睫毛很长很密,这会儿都湿漉漉的一撮一撮的了。

  如果不是她死缠烂打,以死相逼让他娶她,看她这样他是真要不忍心了。

  他冷哼,这演技,不去文工团亏了!

  之后一路顺利,等到了谢家的时候,正好吃晌饭。

  这时候全国上下婚礼都比较简单,新人对着伟人像鞠躬,然后给公婆敬茶,一家子吃顿饭就可以了。

  而林溪和谢启明的婚姻来的不那么光彩,谢家自然不会正儿八经地办酒席放鞭炮闹洞房之类的,总不能请亲朋来笑话吧。

  原本依着计划,只需要打结婚申请其他的就不管了,婚礼也绝对没的,至于林溪在哪里过随她。

  谢启明不吭声,谢家也绝对不会主动给张罗,毕竟都觉得吃了苍蝇一样膈应。手机端sm..

  可现在谢启明亲自去接她,就说明他勉强认可这个媳妇,谢家再不高兴也得走个过场。

  他们得给谢启明面子,一家人吃顿饭。

  突然来到一个全然陌生的地方,一屋子男女老少都拿眼看她,说不尴尬是假的。

  毕竟这是别人家!

  林溪拿出转学进新班级的气势来,挺直了脊背,下巴微收目视前方,淡定地微笑。

  可紧张还是紧张的,一紧张不等谢启明开口,她就冲着二老一鞠躬,笑眯眯地叫了一声“谢伯伯,谢伯母。”

  谢启明:“……”伯伯,伯母?

  呵呵,你自己那么能,拿出你文工团台柱子的演技来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