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第1章 穿成极品

小说:穿成年代文的极品媳妇 作者:桃花露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2:14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上辈子没恋爱过的林溪,一穿越就睡了个男人!

  对林溪这种从小就被父母娇养的乖乖女来说,实在是太劲爆了。

  虽然林溪是颜控,可她有贼心没贼胆,既没有圈叉经验也没有恋爱经验,除了为数不多的小电影和大量的情小说,她真的宛若一张白纸。

  她叹了口气,眯了眯眼看向远处。盛夏,烈阳火一般烤在水面上,粼粼波光如同跳跃的火焰一样烫人眼。

  她把视线从远处收回来,揉了揉太阳穴,一边机械地在大青石上搓洗衣服一边过滤着穿越后的信息。

  她原本刚刚参加完高考,被本市一所名牌大学录取,过了一个份外散漫自由的暑假后开学了。

  因为她体质比较弱,爸爸给她办了免军训的医生证明。

  结果她在军训群里看到小舅舅他们部队的军草,一个哪哪儿都长在自己审美点上的教官,就忍不住溜去参加军训。

  可怜的累死累活了两天,军草没看到,自己反而中暑昏倒被人送回宿舍。

  昏迷的时候她感觉有人给自己喂了什么东西,可惜眼睛怎么都睁不开。然后就被一股神秘的力量从身体里拖出来,一阵眩晕就来到另一个阿飘面前。

  阿飘和她长得一模一样,跟她说了一大堆莫名其妙的东西。

  最后阿飘丢下句“你要死了,好好续命吧”,就把她推进一具高烧不退的身体里。

  她这才知道自己居然穿进一本大男主小说里,她是男主的炮灰妈,正文开始她早就死了,作为背景人物活在男主的回忆以及别人的嘴里。

  她和原主同名同姓,相貌身体也都一样。

  在故事里,她出生于1953年,四个月没了亲娘,爸爸要工作带不了孩子,而奶奶厌恶这个孙女,最后她只能跟着外婆外公过活。

  爸爸说等她大一点就接她回城读书,可惜半年后他就再婚,后娘又生了一个妹妹一个弟弟,爸爸自然不会想着把她接回去。

  六零年外公去世外婆生病,家里生活困难得很,外婆逼着爸爸把林溪接回城。

  而林溪在乡下长大,外婆可怜溺爱她,她自小也没得到正常的教育,性格就不那么讨人喜欢,去了城里更是矛盾不断。

  在后妈手里林溪的性格更加孤僻乖戾,亲爸也喊受不了。

  前年她和妹妹其中一人需要下乡,因为她学习不好没考上工厂工作,便下乡和外婆住在一起。

  下乡以后,她想要个轻快工作。可她学习成绩很差,城里同学还给她起了个诨名“草包美人”,就算下乡跑关系找个老师、宣传员、赤脚大夫之类的工作也不成,比不过乡下读书的同龄人。

  没办法,她只能跟乡下妇女一起劳动,可乡下的劳动又累又枯燥,还要承受寄人篱下的压力,有些婆娘还总嘀咕她会被后娘嫁给一个傻子,她的性子就彻底歪了。

  为了逃避劳动,为了跟继母和妹妹攀比,为了向亲爸证明自己不靠他们也能回城,她想嫁个有前途能进城的男人。

  她皮肤白净,容貌极美,要嫁人那绝对不困难,只是环境有限,在乡下这种地方顶顶好的也就是嫁给公社的干事或者干部儿子之类的。

  不少青年都托媒人表示要娶她,还有几个退伍青年在接触她呢。

  她自然看不上的。毕竟嫁给这些人只能让她呆在乡下,不能让她回城。

  前阵子她从当赤脚大夫的表姐那里得知,县医院接收了一批当兵的病号,他们是在几里外开山挖隧道的部队,来这里体检、治病、休养。

  林溪立刻来了主意,她偷偷跑去医院,打算凭着自己的美貌嫁个军官,跟着他吃公家粮、进城当军官家属。

  她假装赤脚大夫给义务帮忙,很快就打听到团长级别只有一个叫谢启明的副团长没有结婚也没对象。另外还有一个营长没结婚,可惜矮且不俊,再就是几个连长,也不符合她的审美。

  谢启明长得高大挺拔,非常英俊,多少女文工、女护士们都悄悄喜欢他呢,不少姑娘想趁着他住院的时候讨好他。

  可惜他旧伤复发,正发烧谢客呢,如果要相亲只能等他出院再说。

  林溪一着急就想了个损招,她趁着护士离开的时候,偷偷溜进去钻了谢启明的被窝把他给睡了!!!

  至于怎么睡的,林溪不知道,按照那个阿飘的说法她捡了个大便宜!

  大便宜个鬼,如果是大便宜阿飘怎么还让给她?肯定是后续剧情太可怕。

  果然原主逼着结婚,谢启明不乐意,她就威胁跳楼、跳井。如果不是他动作快及时拉住她,她真从三楼病房跳下去。

  谢启明气坏了,想给她定个女流氓罪送到劳改农场去。

  老院长是他曾经的老领导,给他分析这事儿虽然是林溪耍赖,却还是会影响他的前途。

  下之意,暂且妥协,以后再离婚也可以的。

  谢启明想的是反正他要回部队,不带她随军把她晾在家里,让她自己无趣主动离开就行。

  原主就赖到谢家,婚礼自然是没的,她也不在意,只管缠着谢启明配合跟继母和妹妹显摆。

  谢启明自然不肯配合,他连多看她一眼都嫌烦,一走五六年不回家,大有以后都不回来的架势。

  原主又急了,生怕他在外面有女人,毕竟谢启明职位高、赚钱多、人又帅,多少女人盯着呢。

  不说他家里的表妹,曾经的相亲对象,还有什么女文工、女护士、女老师的,那桃花开得能成十里桃花林!

  她就偷偷给谢启明发加急电报,说婆婆病重让他速归。

  这一次趁着谢启明回来,她耍了手段成功怀孕了。手机端sm..

  等她生了儿子,仗着有儿子就开始作,非要跟着谢启明随军,免得他在外面养小老婆。

  77年她非要参加高考,结果以非常低的分数落榜,78年继续考,当然也没成。

  而她妹妹却考上大学,还总在她跟前显摆,甚至露出一副只要她愿意勾勾手指谢启明就会成为她裙下臣的得意模样。原主被刺激的有点失常,觉得自己哪儿都比不过妹妹,被继母、情敌们笑话。

  她越发要怀疑谢启明在外面养女人。

  等上班女性多了,她又觉得自己在家里养孩子,他在外面逍遥快活,自己实在是吃亏,于是她脑子一热要给自己找个情人。

  这样作下来谢启明终于受不了要跟她离婚,她又以死威胁,最后真把自己以非常窝囊的姿态作死了。

  而谢启明却在摆脱了她的束缚以后,仕途一飞冲天,最后做了大军区的司令员。

  林溪则成为了别人暗中谈论的笑料,成为谢启明绝口不提的污点,也成为男主的心魔,大大地阻碍了他的人生发展。

  这剧情怎么看怎么操蛋,林溪也不想走。

  林溪虽然听阿飘说了之前的一些事情,也接收了之后的剧情,可因为刚穿来还没彻底融合,她对原本的记忆不真切。

  她三天前穿来的时候原主刚好也中暑发高烧,和她情况差不多。这几天她尽可能地低调,借着生病悄悄了解一下所处的环境。

  好歹把外婆一家人给认全了,只是原主的记忆她还是模糊不清,看来需要慢慢适应才能恢复。

  在家里被人用或怜悯或鄙夷的眼神盯着,林溪受不了,所以晌饭没吃她就跑河里来洗衣服,主要是理理思路。

  前任阿飘跑了,她试了几个办法都没飘出去,只能暂时住在这里了。

  让她心怀希望的是,前任阿飘说只要她把剧情走完,就能回到她穿越前的那一刻。

  喵的,走个鬼的剧情,让她对一个百般嫌弃她的男人死缠烂打,给他生孩子,还为了刺激他给自己找情人,最后把自己给窝囊死,让别的女人摘桃子?

  她怎么那么贱呢!

  管他什么男主不男主的!管他将军不将军的,姐姐我不稀罕!!!

  原主没文化,可她有啊,她只需要略做做样子学学习,再想办法找个工作总能养活自己的。

  就是……她了解了一下,现在是华国1970年,和她前世的六七十年代差不多。

  小时候她听奶奶讲过的,出门要介绍信,吃饭要票和钱,买东西都限购,真的是哪儿哪儿都不自由。

  她如果想离家出走,没有介绍信,没有钱和票,那就寸步难行,就算是跑出去最后也会被当成盲流抓回来。

  惨是真惨!

  她正胡思乱想呢,突然感觉被什么猛兽盯住一样浑身发冷,她扭头看过去,就见岸上一道高大的身影逆光而立,正静静地看向她。

  在她看过去的时候,男人很自然地移开了视线,还略转了个身避开她。

  林溪寻思可能是村里什么人,她还没有彻底融合身体的记忆,村里人认不全。

  她赶紧把外婆的老土布衣服漂洗一下,再用木槌捶干水分,然后装在藤编篮子里,再把自己两件衣服装上,把木槌插在边上,装碱面的小罐子挂在篮子边上。

  上了岸,她发现那个男人站在一棵柳树下没走呢。

  他穿着绿色的军裤,上面是灰绿色的衬衣,个子高大挺拔,相貌也很英俊。

  就是眼神有些过于锋利了,漆黑黑的有点吓人。

  林溪犹豫了一下,看看周围除了她没有第三个人,她试探道:“同志,你是在等我吗?”

  也许是原主的某个追求者?

  男人窅黑的眸子一眯,露出危险的眼神。

  他扬眉,淡冷道:“不然呢?”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