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仙丹100000000枚 第三章 最少格局 不一样

小说:吃仙丹100000000枚 作者:超神级大神 更新时间:2020-10-18 04:11:58 源网站:网络小说
  这鄂元驹话里话外的意思,无非就是别人都眼瞎,就只有你许宁许大少这样精明干练的人,才能够看出这块金牌的不凡之处,才有这样好的运气捡漏。

  表面上鄂元驹虽然说京城很多人都看不准,但既然拿来卖给许宁,多少说明货物不凡,暗暗有些吊人胃口的意思。

  “哦!我到要瞧瞧元驹你给我介绍过来的,是什么了不起的宝贝!”许宁一脸笑嘻嘻的说道。

  虽然被人拍马屁的事情不少,但每次听到,依然还是脑门有点充血,一脸兴奋的样子,仿佛对这块金牌很有很浓的兴趣。

  鄂元驹转身朝着三人中的一个瘦高个,用眼神示意了一下。

  只见对方小心翼翼地从紧紧搂在胸口的黑色手提包里面,取出一块厚实的布块。

  “咚!”放在桌子上的一瞬间,还发出一阵轻微的沉闷声,好在有布块挡着,倒也不会损坏桌面。

  仅仅听声音,许宁就能够感到其中厚实的分量,看上去就算是赝品,这个分量也不轻,十之八九是真黄金。

  至于是不是真的古董就不好说了。

  看着对方将一层接一层的布块打开,就在许宁不耐烦之际,才看到布块中无疑泄露出的一丝金光。

  不由让准备喝上一口咖啡再说的许宁心中一动道;

  “这是?”

  鄂元驹之前就和对方商量好了,所有问题都有他来回话。

  免得他们三个老实巴交的乡下汉子,不知轻重冲撞了许大少!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到时候,不但生意做不成,往日的关系也到头了。

  何况,鄂元驹也是两面收钱。

  一旦交易成功,他既收了许宁的介绍费;

  那边提供古董的一方,也会相应给出一笔不菲的中介提成。

  对方只求鄂元驹能够帮助他们在许宁这个人傻钱多的冤大头那里,将金牌卖个大价钱。

  反正金牌卖的越贵,对方三人给鄂元驹的中介提成就越高。

  “许少,这块金牌可不简单,我琢磨着就算不是古董,也可能是仙家宝物,这么一块宝物,一般人还真不懂欣赏,也只有许少有这样的仙缘才能够买到!”寥寥而谈的鄂元驹嘴上说的好听,实际上心里面不是没有判断——

  他多少有些怀疑这块金牌是工艺品,就算不是对方三人搞的鬼,也很可能是有人无意中这块工艺品金牌丢失,被对方三人捡到罢了!

  昨晚鄂元驹就已经将这块金牌上过手了,但结果不但不像古董不说,甚至这块金牌还坚硬无比,丝毫不像正常黄金那般柔软。

  一般来说,正常的黄金是一种柔软的金属,虽然柔软度不及铅和锡两种金属,但在纯金上用指甲可划出痕迹。

  但这块金牌却完全不是那么一回事,似乎非常的坚硬。

  要想这么坚硬,除非里面添加铜和银,以提高其硬度,但在古代似乎没有这样高明混合金的技术。

  所以鄂元驹心底这块金牌是被判了死刑,绝对不是什么古董,最多只是一块掺杂了其他金属的现代混合金罢了!

  只能靠哄着许宁许大少开心,才能够将这块金牌卖出一个不菲的古董价了。

  不骗许大少这个冤大头,骗谁呢!

  “那你自己不考虑考虑?”许宁被对方的话说到痒处,但吃亏吃多了,多少有些经验,不由似笑非笑的开玩笑道。

  许宁心中也有些怀疑,莫非自己这次又被人当冤大头宰了?

  不过许宁也不是太在意。

  有钱人的世界真的不一样。

  最少,格局不一样!

  一个还在为温饱,苦苦求生存;

  另一个,钱太多了,该怎么花?

  也头疼!

  鄂元驹老脸一红,但还是勉强找了一个理由解说道:

  “嗨!说实话,若说我不心动,那绝对是假的,但可惜啊!我哪里能够拿出那么多的钱,对方喊价可不便宜,这么贵的古董金牌,也只有许少你这样身份的人,才能够买得起了!”

  鄂元驹表面上说的好听,但实际上在心里直骂娘。

  自己就算是有钱,也不会买这玩意。

  这种赝品金牌,也只有许宁这个冤大头才会买。

  正常的古玩界的人,哪里会瞧得上!

  若是买下来,被人知道是赝品,反而还会在古董界丢了名气。

  影响自己的声誉不说,还容易被黑心商人专门盯上,用赝品来设圈套。

  “哦!那我倒要好好瞧瞧,那我可以上手了么?”许宁皱眉地看了看金属牌子,第一眼也有些吃不准,主要是这块金属牌子太新了。

  就像现代机器打磨的工艺品一样,最多就像是珠宝店里的黄金,根本不像是什么古玩。

  不但一丝划痕不见,就连一点陈旧感也没有,真让人感到古怪!

  所以许宁有些打算上手细细查看一番,不管这块金牌真假如何,都能让他学一点经验也好。

  若是古董?

  皆大欢喜,许宁直接买回家,对方三人能够赚取一笔不菲的钱财,鄂元驹也能够获得一笔中介交易费。

  若不是古董?

  也能让许宁学一些赝品经验,最少下次遇到类似的情况,许宁也不容易打眼。

  至于对方三人和鄂元驹么?

  只能从哪里来,回哪里去了!

  当然许宁许大少这么大气的人,也不会让对方白来一趟。

  就算买卖不成,仁义在!

  最少会给些小钱,将对方打发走就是。

  “没事,没事!这玩意毕竟是金属,不像瓷器,只要不使劲摔,一时间弄不坏!何况这玩意也就一百万,对许少您来说,简直太小意思了!”鄂元驹推开右掌,连声同意。

  仿佛许宁不上手看还不行,那简直就是不给他鄂元驹面子。

  被对方夸得有些不好意思的许宁,伸手从桌子上拿起金牌小心的查看了起来——

  只见这块金色牌子正面,竖直写着“宗主令牌”四个洒脱的草书;

  背面还是从右往左竖直写着:

  “世间万物,有盛有衰,有生有死,为天;修仙超脱凡人,成可长生,便是逆天。”

  这寥寥几句的几行草书小字,给人一种超凡脱俗的意境。

  仿佛说的是虚无缥缈的仙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