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如她 第18章 第 18 章

小说:窈窕如她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3: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她是个奇葩,释心早就知道,但事关生死,他以为她死里逃生后会痛哭崩溃,会心态失衡,然而没有。

  公主依旧很坚.挺,从一个磨难中全身而退,立刻整顿心情,又以积极饱满的精神状态投入了下一轮的战争。问这个问题的目的很明确,先确定好自己在他心里的位置,以便更好地定制合适的攻略。

  出家人毕竟是善良的,释心开解她:“施主是遭人算计,不是自愿陪葬,一未定情二没有婚书,自然不算二婚。”

  公主松了口气,“那我就放心了……”边说边幽幽瞥了他一眼,“大师,你又坑了我一回,欠我的债这辈子都还不完了,就算我是二婚,你也得认。”

  说起这个,确实让他亏心,他蹙眉道:“贫僧没想到,军中会出这样的败类。早知如此……”

  “早知如此把我带在身边多好,我就不用经历这种事了。“公主说完,忽然想起来应该装柔弱,于是尾音马上化成呜呜的悲哭,“吓死我了,他们给我灌了砒.霜,我差点以为再也见不到你了……没想到你还来救我,我总算明白你的心意了,你心里有我。”

  她自作多情胡扯一通,趁他不备钻进他怀里,借机搂住了他的腰。

  全身心地放松了,抱住他立刻就有了安全感,真奇怪,这是个镬人啊!

  夸张的呜咽转变成细微的抽泣,这回哭得比较实在了,公主勇猛是不假,此时也确实需要一个怀抱来抚慰受伤的心灵。毕竟这场经历太玄妙,喝毒殉葬,还被埋进墓里,公主做梦也没想到,自己头一回穿上嫁衣,竟是为一个素不相识的人。这位大哥也挺无辜的,被迫接受了父母的安排,弄得坟头上开天窗,无端在别人的人生中露了一回脸,也算不负他的大名。

  公主见缝插针,身心舒爽,释心大师却如临大敌,口中念着阿弥陀佛,将她从身上扒了下来,“施主万万不可。”

  公主眼泪汪汪,“你这人,念佛念得没有心了?我被人倒卖也是因为你,你害了我这么多次,安慰我一下怎么了?”

  他拂袍转过身去,那模样仿佛自己不干净了,得念几句经,才能洗清一身红尘浊气。

  公主恼怒地瞪着他,“大师,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劝你不要不识抬举。既然把我从墓里挖出来,当着谢大哥的面,你得给我个说法。”

  结果话音刚落,墓室里的长明灯居然熄灭了。有常识的都知道是风吹灭了灯火,但饶是如此,公主也还是吓得蹦了起来。

  彼此终于都意识到,这不是个聊天的好地方。墓门没有了墓砖支撑,无法往上填土,释心便找来树枝纵横编织出一张网,把掏出来的土又填了回去。

  公主在边上看着,“下两场雨,这墓就塌了吧?”

  释心念了句佛号,“因果循环,祸福相承,前人不修德行,后人常历涅槃。”

  公主听明白了,这叫报应,不过佛有更高深的说法,不像她这么直白。

  释心办事终究留了一线,他把先前刨土用的木棍靠在了谢邀的墓碑上,算是给谢家人提了个醒。谢堡主要是聪明的话,勘查一下封土堆,就知道墓里出了变故了。

  这地方不能久留,释心问公主:“施主接下来有什么打算?”

  公主说:“江湖那么大,我想去看看。”见他迟疑,又补充了一句,“和你一起。”

  这回他没有再推脱,经过了刚才的种种,他悟出一个道理来,这么蠢的人不放在身边,好像真的会有生命危险。况且这次的意外确确实实是因他失算造成的,他心里也有愧疚,所以把她带到云阳和她手下的人汇合,他便尽了人事了。

  他背起包袱,提起了锡杖,“走吧,尽快离开这里。”

  公主一喜,忙提着裙裾跟上去,先前的恐怖经历没有给她留下太大的阴影,她卷起袖子胡乱擦了擦脸,“我忘了问你,你怎么知道我被他们埋进墓里了?”

  他说碰巧,“贫僧路过这里,听说谢家堡弄了个飧人殉葬。送碑的人说,是从泾阳城送来的,贫僧疑心是施主,所以跟来看看。”

  当然实情隐瞒了半句,据送碑的人描述,那是个绝色的美人,出家人不打诳语,论相貌她确实无可挑剔,外人第一眼看见她,绝对只重视她的容貌而忽略了她的脑子,所以他心里知道,必定是她无疑。

  只是来得太晚,墓门已经封了,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挖开墓穴,但愿砒.霜的药力也能被她中和,这样尚且还有一线生机。

  事实证明公主确实是个福将,她东一榔头西一棒子,居然真的活了下来。她爬出墓穴的时候,他悬着的心也放下了,就如她说的,这趟要是出了差池,他难辞其咎,生生害了她的性命,还吃什么斋,念什么佛。

  他敷衍得好,公主也没想那么多,满心都是劫后余生的快活。

  看看这云高月小,天地广阔,月光将山川道路都蒙上了一层银蓝色。她痛快地吸了口气,清凉的空气充盈她的心肺,她背着手兴高采烈说:“天不亡我,安排你挖出了我,你放心,我一定会助你渡过情劫的。”手机端sm..

  释心不由头皮发麻,忍了再三,长呼一声阿弥陀佛,“施主要是愿意,可以再回墓里去,就当贫僧没有来过。”

  公主听了,顿时大声娇嗔起来,“你太坏了~”

  那缠绵的音调,简直像开水煮沸的铜吊,释心额上薄薄起了一层冷汗,幸好夜深了,野外行走的人也少,否则被人听见,真是有嘴也说不清。

  她是个不小的麻烦,如果释心大师的人生是一部小说,那么公主绝对是最大的反派。然而修行之人不开杀戒,他要化解这段孽缘,只有度她。可佛也得度有缘人,她这种类型的顽石,基本可以不抱希望了。

  放眼看向前方,释心拿锡杖指了指,“前面有个山坳,到了那里可以歇歇脚。”

  公主跟着远眺,“露宿啊?露宿好,露宿有情调。”

  她真的是无时无刻不在坚决地向着目标进发,就算是反派,也是个认真称职的反派。

  他们在浅滩边停留下来,公主坐在石头上,托腮看他在附近捡柴禾,“你和谢家堡的人有什么宿怨?我求情的时候把你抬出来,人家一点都不买账。那个谢堡主听我说起你,愈发想要弄死我,可见你以前一定深深伤害过人家。”

  释心将干柴架好,低头打火镰点火,一簇簇的火星短促照亮他的眉眼,他淡声道:“贫僧十四岁带领大军南征北战,这些年手上积攒起的人命太多了,已经无法一一追溯。那些自称和我有仇的,必定都各有苦楚,可惜贫僧却记不得了,只有虔心修行,以赎往日的罪业。”

  公主摆了摆手,“话也不能这么说,有些仇未必是你结下的。二十万大军呢,有人行差踏错,罪过全算在你头上……”她看了他的脑袋一眼,意味深长地点头,“难怪要落发。不过我看谢家堡很有来头,这仇有很大可能是你亲自结下的。”说罢暗暗嘀咕,出家之前坏事肯定没少干,十一国的国主都以没见过他为幸事,就算现在一副和善面孔,也掩盖不了曾经恶贯满盈的黑历史。

  以身饲虎,公主觉得自己很伟大,牺牲了自己一人,能换来膳善和天岁的联姻,将来可以在老家青史留名。

  不过他能来救她,还是很令人欣慰的。公主看见他的僧袍上沾染了泥土,添柴的掌心也伤痕累累,娇纵惯了的公主不懂得怎么用恳切的语表达感激,起身扭捏了下,“我来照看火堆,你去洗洗吧。”

  释心抬起眼,一张斑驳的脸闯进视野,她的面目堪称惨不忍睹,铅粉、胭脂、泥巴在两颊糊成一团,该去洗洗的是她。

  “施主先去吧。”他重新低下头,“洗把脸。”

  公主愣了下,忽然明白了释心半天不拿正眼看她的原因。

  她尴尬地笑了笑,摸着脸边走边道:“奸人欺我辱我,照样盖不住我的天香国色……”

  公主走到河滩边,月色如练,可惜照不清水面的倒影。她不知道自己的脸变成了什么鬼样子,但看见水里游鱼转身时银色的鳞片,一闪一闪,数量繁多。

  河岸边上,释心在认真烤他的饼子,出家人行走在外,随身的干粮无外乎这些。原本凉的也能吃,但为了照顾公主的口味,只好在火堆边上搭个架子热一热。

  饼子飘出香味的时候,他朝河滩的方向望了眼,恰好公主洗净了回来,朱红的嫁衣映着雪白的脸,那脸真是生得妖异,在这荒郊野外,有种虚幻飘渺的美。

  美则美矣,却也不拘小节,她光着两脚,裙子都湿了。将袖子高高挽起,袒露着两臂,一只手里拎着鞋,一只手里拎着一条鱼。

  释心看着那条不屈扭动的鱼,合什念了句南无波罗密多。

  公主其实有点不好意思,轻声说:“我刚才洗脸,这条鱼老是引诱我。我已经两天没沾荤腥了,今天又饿了一天……我想吃鱼。”

  释心无奈地望着她,“施主,你不该杀生。”

  “可是我想吃它。”公主有些委屈,“你吃斋念佛,我又不修行,我怎么不能吃鱼?”

  释心无以对,看见鱼的背脊被穿透了,疑惑地问:“这鱼是施主扎的?”

  公主立刻得意洋洋摇头晃脑,“当然。本公主是投壶好手,别说一条鱼,就是大师的心,也能一扎即中。”罢眯起一只眼,咻地一声,朝他做了个投掷的动作。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