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如她 第15章 第 15 章

小说:窈窕如她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3: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管谈论什么,最后的话题还是会转移到他身上。

  释心略顿了下,正色道:“施主,贫僧不是在和你开玩笑。”

  公主说知道,“我也是认真的。像刚才那些镬人围捕我,要不是你,我已经被他们抓走了。可见镬人和镬人还是不一样的,你也是镬人,却对我不感兴趣,连我送上门来你都不屑一顾,大师的这种反应,真是伤透了本公主的心。”

  她不是不知道危险,是抱怨他这个镬人太难搞。

  在公主看来,镬人就该有镬人的样子,自控力可以强大,但偶尔也得让人有可乘之机啊。他这样铜墙铁壁,公主觉得很为难,两个人从相识开始到现在,所有能发生的离谱的事都发生了,却扭转不了释心大师的初心。到底是他练出了铁石心肠,还是她自身的魅力不够?公主对此产生了强烈的怀疑。

  “你一定受过情伤。”公主得出了自己的结论,“是不是你喜欢的姑娘当上了你的嫂子或婶婶,你万念俱灰遁入空门,上国皇帝为了补偿你,才把我弄到天岁来的?。”

  女孩子的想象力总是天马行空,尤其这位公主,思维更是不着边际。

  释心说没有,“贫僧只是厌倦了杀伐征战,想修行避世,做个云游僧人。”

  公主有些失望,觉得他一定没说实话。这种出家的原因太官方了,难道会有人自曝厌烦了梳头,才剃度做和尚吗?

  公主托腮道:“大师,我怎么没在你头顶上看到戒疤?没有戒疤,说明你还没发终身之誓,随时可以蓄发吧?”

  释心不知道这位膳善公主看了多少中土书籍,连那么冷门的知识她都有涉猎。虽说不受戒疤还有其他原因,但她确实说中了其中最重要的一种,倒也有理有据。

  “烫戒疤需要资历,待参透了几重佛理,或是入寺满一年,才会由年长的僧人主持受戒礼。贫僧资历尚浅,且宿业未消,方丈说暂时不宜受戒……”

  公主立刻听明白了,“果然得道高僧啊,他一定是看出你尘缘未了,所以特地给你留了个转身的余地。本来就是嘛,你从富贵丛中来,带给别人兵祸,却不知道什么是人间疾苦,怎么参禅悟道,怎么普度众生。”

  她字字句句直插痛肋,一心想劝他还俗,修行之人最不愿意受到这种干扰,释心重新结起了印,垂目道:“明日我送施主进城。”

  公主不答应,“城里全是镬人,你不会想借刀杀人吧?

  可惜他下定了决心,任她怎么说都不为所动。公主纠结了半天,最后气呼呼入睡,大概因为受了太多惊吓,连梦里都是被镬人追杀的情景。

  真实的恐惧,真实地感受到有滚烫的气息围绕着她,野兽喉咙里翻滚的咕噜声,也清晰地在她耳边回荡。她猛地一惊,睁开了眼,不知道现在什么时辰,雨已经停了,天还黑着。

  公主勾起头,见那厢的释心穿上了僧衣,正靠在墙边打盹。她先前淋湿的罩衣,不知什么时候也盖回了自己身上……

  公主的心跳忽然漏了一拍,支起衣裳飞快往下瞥了眼,发现个不得了的秘密,这位大师很大胆,大胆到居然敢给裸着两条胳膊的她盖衣裳!不过再看看那张漂亮又正直的脸,怀疑人家趁机揩油,好像有点小人之心了。

  先不想那么多,公主悄悄坐起来,悄悄把衣服穿上,荒野破庙不像家里,想好好睡一觉都那么难。她抻胳膊伸袖子的时候脖子痛,背也痛,动作大一点儿,身上骨节还会咔咔作响。

  公主呲牙咧嘴,大半夜开始感慨人生,活着为什么这么艰难!火堆烧得只剩余烬,下过雨的后半夜寒浸浸的,她有点冷,想去释心身边取暖,想靠着他睡觉,可是她不敢。飧人得有飧人的觉悟,永远不要看轻一个镬人。白天他还算正常,万一夜里狂性大发,趁她睡着照着她的脖子咬一口……那岂不是死得不明不白?

  还是老老实实躺回去吧,看一眼释心大师,佩服他连睡着了衣衫都那么齐整。她没见过他上阵杀敌的样子,就是觉得他温文尔雅,不像个武将。

  后来又迷迷糊糊睡过去,睡得正香的时候,听见脚踩枯枝的声响。眼皮阻挡不住天光,天亮了。

  公主睡眼惺忪坐起来,人还在前仰后合,叫了两声绰绰,没人应她,她睁开眼,才想起堂堂的公主殿下,昨晚开始风餐露宿了。

  对于释心来说,身边多个人很麻烦。往常天蒙蒙亮就该动身了,今天却碍于她,拖延到这个时候。

  火堆上烤了馒头,瓦罐里有热水,他说:“施主收拾一下,吃点东西就出发吧。”

  公主还没醒透,摇摇晃晃站起身,摇摇晃晃走出佛堂。外面有口残破的水缸,她站在水缸前低头看,水面上赫然倒映出一个满头乱发的人,她吓得瞌睡虫都飞了,瞠目结舌看了很久,然后从鬓角揪下了一截枯草。

  这个鬼样子,还想勾引人,简直痴心妄想!公主悲伤地蘸了点水,把头发捋顺。好在这张脸不打折扣,整理干净,还是个艳光四射的绝色佳人。

  公主自我陶醉一番,烟视媚行挨到释心身边例行询问:“大师今天有兴趣领略酸甜苦辣吗?”

  释心说没有,不动声色移开一点,从火堆旁取了个馒头递过去。

  公主接过来,看这馒头表面烤得金黄,似乎很好吃的样子。她说谢谢,斯文地掰下一块填进嘴里,发现只有馒头皮脆香,里面的面团是实心的,公主费劲地嚼啊嚼,嘴里淡出鸟来。

  公主的公主病发作了,她只想吃馒头皮,剩下一个雪白的面团拿在手里,不知如何是好。

  她眨巴着眼睛望望释心:“大师……”

  释心抬了抬眼睫,重又垂下去,“一粥一饭,当思来之不易。”

  公主赧然说:“我知道啊,可就是吃不下了……”

  对面的人没有办法,接过她的馒头装回包袱里,把自己手上的又递了过去。

  公主面红耳赤,“你这是打我脸啊?”

  释心的语气依旧淡淡的,“一个馒头皮吃不饱,把这只也吃了。”

  公主捧着馒头,无端觉得有点感动,低头说:“大师,你好像我娘。”

  释心太阳穴蹦了下,没有说话。

  公主抽出自己的手绢,把馒头皮剥下来,一面嘀咕:“公主的坏毛病就是多……世上除了我哥哥,就只有你这么惯着我。”

  多别致的套近乎,释心尴尬没关系,自己不觉得尴尬就行了。公主嘴里说着,毫不见外地把馒头递还给了他。

  他接过来,低头咬了一口,大多时候他不愿意说话,他是皇族出身,即便出了家,骨子里的上等教养也不会磨灭。公主的想象中,镬人都像野兽一样,吃饭狼吞虎咽,还会发出护食的呜咽。可是看到他,就推翻了一切毫无道理的揣测,明明镬人也可以自在从容,活得高贵优雅。

  他慢慢把那个馒头吃尽,然后整顿行装,取过锡杖说“走吧”。

  公主跟在他身后,走出荒庙就看见远处绵延的草垛子,一座连着一座,不像昨晚雷电交加时的阴森恐怖,反倒有种淳朴自然的韵致。

  只是公主还有些忌惮,昨晚那些镬人究竟是怎么离开的,释心没有正面回答。

  恍惚想起闪电照亮的那张青白的脸,满满皆是震慑,公主当时不懂得,为什么他没有开口就会令人心惊胆战,现在回忆起来,才明白所谓的震慑,其实是杀气。

  一个有杀气的和尚,释心大师果然不简单,所以他说靠感化,显然是在敷衍她。

  不过眼下不是纠结这个问题的时候,公主边走边嘟囔:“我不进城,我要跟着你。”

  他充耳不闻,提着他的锡杖,一步步走得坚定。

  公主愁肠百结,亦步亦趋跟着他,哀声说:“我在上国谁也不认识,我只认识你,你把我交给陌生人,不会问心有愧吗?”

  释心道:“贫僧是出家人,带着施主上路不方便。施主放心,我不会将你交给镬人照看,回头让守军套了马车送你回上京,奚官自会接应你。”

  他都已经安排好了,有背景的和尚照样手眼通天。

  公主老大的不情愿,哼唧着似哭似笑说:“我要是有个三长两短,你会后悔一辈子的。我跟你说,世上可没有第二位像我一样的公主,敢硬着头皮劝你领略人间美好,你怎么不知道珍惜我!”

  前面走着的释心没有理睬她,放眼眺望远处的天顶,雨后的天空被洗刷一新,天更蓝云更白了,即便绕道进城,也没有破坏他的好心情。

  公主刁钻古怪有铁证,但还不算让人头疼。他甚至不用回头看,就知道她一直紧跟在他身后,因为飧人的气味是最好的指引,五十步内比任何味道都要鲜明。

  关于飧人,以前没有在意,他征战十二国,其中只有膳善,天岁的铁蹄从未踏足过。那个小得芝麻般大小的国家,实在没有征伐的必要,一则他们的疆土无法引发强权者的占有欲,二则膳善出产飧人,正是天岁王朝紧缺的。

  膳善就像镬人的粮仓,谁也不会想去炸毁自己的粮仓。天岁对这个附属国只有一点要求,每个出生的婴孩都必须经过镬人官员的鉴定,以确定膳善国内飧人的具体数量。

  吃与被吃,猎与被猎,像个怪诞的魔咒,永远横亘在这两类人之间。只要心静如水,她的存在不会对他造成太大困扰,当然如果她不在,那是更好。

  进城的时候,释心的帷帽戴在了公主的头上。

  他和她一起站在城墙边等待,守城的将领接报说有达摩寺的僧侣求见,筷子都来不及扔,就匆匆赶了过来。

  天岁上下的武将,哪一个不知道楚王,但凡是他吩咐的事,用不着多费口舌,对方就应承下来了。

  守城的校尉说:“大师放一百二十个心,标下一定平安将公主殿下送达王府。标下给大师立军令状,若有闪失,听凭国法处置。”

  释心道了句多谢,转头对公主说:“施主若想回膳善国,可以去太尉府,找一个叫萧庭让的人,他会想办法安排好一切。”

  公主打起纱罗,愁眉苦脸问:“是你那个会写诗的武将朋友?”

  释心点了点头,“遇见任何麻烦,都可以去找他。”

  他嘱咐完,头也不回往城门上去了。公主叹息着目送他走远,回身正遇上校尉探究的目光。手机端sm..

  想必太后利用飧人化解军事危机的消息,天岁上下都传遍了吧!那校尉看不清帷帽后的脸,也还是努力窥探。

  公主朝他拱了拱手:“全当没见过我,就此别过。”

  她打算等释心稍稍走远再尾随上去,然而刚要迈步,被拦住了去路。

  校尉的态度很真诚,揖也作得很深,“末将受楚王殿下之命,护送公主殿下返回上京。虽然殿下将来有可能成为王妃,但楚王殿下的话还是要听的,请公主殿下不要为难末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