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如她 第12章 第 12 章

小说:窈窕如她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3: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无论如何,公主为自己谋取灿烂前程的决心之大,完全超出了绰绰有鱼的想象。

  在膳善皇宫养尊处优,活到十二岁还不会自己穿衣服的公主,进入天岁之后简直改头换面。以前公主意志薄弱,想做某件事,一旦遇到一点坎坷,扔下一句“算了”,这件事就翻篇了。如今的公主为了不去给人当妾,可谓有勇有谋什么都豁得出去。那么多的馊主意,不管是被人坑了还是自愿的,面对楚王时都表现出了不俗的勇气。就算楚王一而再再而三地给她钉子碰,她也毫不气馁,想方设法创造时机,其执着,不亚于土财主盯上了美娇娘。

  奚官派来的那帮人,已经没有什么用处了,为避免队伍过于庞大,公主打发他们回去,只留下两个护卫远远同行,以便遇到意外的时候能够及时护她周全。飧人在天岁,行动毕竟不那么自由,在她还没成为楚王的爱妃前,她得小心保住这条小命。

  天已经黑了,今晚上月色不佳,乌云成片从头顶奔涌而过,好像要变天了。

  公主坐在车里向前探看,黑暗中一星灯火乍明乍灭,从村落外的荒野上经过,幽幽地,散发出鬼魅般迷离的气息。

  这人不会打算通宵赶路吧?难道为了摆脱她,着急想回达摩寺?到时候山门一关避而不见,她就拿他没办法了?

  如此看来,得在他赶路的途中多出幺蛾子才行。公主摸了摸下巴,“仅仅是尾随,不方便我施为,必须想办法和他朝夕相处。”

  绰绰道:“殿下说吧,想怎么干?”

  公主眉头一皱,计上心来,“干大事还是得靠人,那些爬虫不靠谱。我的计划是找两个人假扮镬人追捕我,只要我逃得够快,就可以毫发无伤飞奔进大师的怀里。届时佳人落难,圣僧救美,你情我愿,天衣无缝……你们觉得怎么样?”

  有鱼想了想,慢慢鼓掌,“妙计、妙计!但是殿下,巧合太多次,楚王不会看穿您的伎俩吗?”

  公主破罐子破摔,“难道他什么时候没看穿过我吗??

  这倒是实话,不管过程有多假,公主和楚王多一刻相处都是实实在在的收获,暂时不到谈婚论嫁的地步没关系,起码先混个脸熟。

  “那我们上哪儿弄人假扮镬人?”绰绰回身朝车后看了眼,连个鬼影都看不见,但是知道夜幕掩盖下,有王府扈从在暗中保护着她们。

  有鱼质疑:“不会让那两个假扮吧?他们是王府的人,楚王肯定认识他们。”

  还是公主比较聪明,“用不着他们出面,让他们花钱找人来扮。这种工作既不用出力,来钱又快,多的是人愿意接活。”

  彼此一合计,没有人提出异议,于是第二天一早,这个计划就准备开始实行了。

  王府扈从,办事效率就是高,公主吩咐的事很快就办妥了,回来拱手复命:“卑职等再三查验了,那几人全是附近村落里的平头百姓,绝不是镬人,对殿下不会造成任何伤害,请殿下放心。卑职已命他们埋伏在前面的草垛子,五里之外有个破庙,按照脚程来算,楚王殿下今晚必定在那里歇脚。到时候公主殿下会被追赶入寺,他们畏惧楚王只得四散,接下来种种……殿下请自行发挥。”

  公主点头说很好,草垛、破庙,落魄的公主和高僧……想想真是个香艳的好故事。

  公主待屏退了王府扈从,正色告诉绰绰和有鱼:“这次事成之后,我就不回来和你们汇合了,想办法留在他身边,孤男寡女朝夕相处,何愁奸情不能发生!像现在这样,他在前面走,我在后面追,想说句话还得制造机会,太麻烦了。”

  “可是……”绰绰讷讷道,“您散步走上半里路就喊腿疼,从这里到云阳达摩寺还有一百多里,您的腿不想要了?”

  公主笑得有点暧昧,“你放心,只要让楚王爱上我,他一定舍不得我吃苦,到时候可以让他背我。”公主设想得无比美好,差点笑出声来。

  绰绰和有鱼面面相觑,之前听她赌气提起,说要跟他走到达摩寺,当时大家都没往心里去。不曾想这回来真的了,路远迢迢没有代步,娇生惯养的公主会不会坐在地上哭闹,还真说不准。

  然而决定做了,计划也开始实行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

  马车在灰蒙蒙的天空下又行了半日,天色渐渐转暗的时候,野地里出现了无数高矮错落的灰影,每个都是拱形的顶,就着昏暗的天幕看,像一个个巨大的馒头。

  “这就是草垛子?”公主诧异地嘀咕,“这么多……”

  膳善国不搞农耕,因此也没有这么大的柴禾堆。这里应当是附近几个村落专用来堆放秋收后的秸秆的,日久年深堆起又用不完,于是内层潮湿,外围不断扩大,连连绵绵,总有四五十个。人走在其中,像走进了奇怪的世界,要不是脚下还有干草,会误以为闯进了□□禾雅丹。

  公主从车上下来,往前看,隐约能看见草垛子尽头的荒庙,释心也如设想的那样,确实打算在此停留过夜。她站在原地算了算,即便是从这里开始追击,跑进荒庙应该也用不了多久。

  于是摆摆手,让他们都离开,绰绰和有鱼恋恋不舍,“殿下,您一定要多保重。如果计划又失败,别硬拼,回来我们从长计议。”推荐阅读sm..s..

  公主却下定了决心,“天岁人的书上说了,置之死地而后生,只要我够惨,有良知的出家人是不会不管我的。”

  公主决然迈上了征途,因为知道圈套是自己设下的,因此步伐十分从容。

  当然了,天光朦胧下的预估,难免会出一点差错,距离荒庙的真实距离,要比公主预想的远一些。

  “啪”地一下,挺大一个雨点子,砸在了公主光洁的脑门上。

  公主抬手摸了摸,懊悔下车的时候没带雨伞,看样子要淋雨了。不过淋雨也没关系,浑身湿漉漉的美人撞进怀里,那才叫刺激。公主甚至已经设想好了开口的第一句话——“大师,我连打了好几个喷嚏,是不是你在想我?”看吧,无形中撩一把,就算成了佛也遭不住。

  脚下加快点,不知道那些安排好的人埋伏在哪里,当然出其不意的效果更好。公主左顾右盼,心情雀跃,只等草垛后面窜出几条人影来,她好拔高嗓门大呼救命。

  雨点慢慢下得密集起来,好在四月的天气很暖和,雨打在身上也不觉得凉。公主迈着轻快的步子往前赶,忽然听见身后传来沙沙的声响,草垛子顶端覆盖的茅草一阵轻晃,然后六七个人从草垛背后的阴影里走了出来。定睛看,个个身强体壮,公主简直要为王府扈从的办事能力叫好,这样的体格才像镬人的模样。

  “辛苦各位,好好干,事成之后另外有赏。”公主向他们拱了拱手,饶是戴着面纱,一双眼睛也美得如同曜石一样。

  可是那些人没说话,脚下蹉着,上前了半步。

  一种奇怪的危机感忽然弥漫,那些人半低着头,看不清面目,但危险的气息从每寸骨节下泄露出来,公主心想要不要演的这么逼真……难道夜路走得太多,真的遇见鬼了?

  天顶忽然有闪电划过,照亮了那些人的瞳底,他们的眼睛在强光下呈现出斑驳的金色——镬人!

  公主头皮发麻,来不及思考到底是哪里出了差错,转身就跑。可她身上的味道是最好的指引,紧紧钓住那些镬人的味蕾。她知道镬人追上来了,就在身后,仿佛一勾手就能逮住她。她只有亡命狂奔,原来专心逃命的时候根本抽不出空来喊救命,怕一喊,气就岔了。

  公主呜咽闪躲,这草垛子阵像个迷宫,永远走不到尽头。她想往荒庙跑,想去找释心,可她找不到庙里的火光了。绰绰有鱼还有王府的那两个扈从,早已经不知去向,公主觉得这下子真要完了,再也用不着费尽心思勾引楚王,那个远在六千里外的家乡,她也回不去了。

  雨下得好大啊,胡乱撞进眼睛里,那些镬人紧追不舍,公主不敢回头看,也没想到自己在生死一线时那么能跑。然而力气渐渐用尽,身后沉重的脚步声越来越近,公主绝望地想,不知道这草垛子风水好不好,将来有人说起这段历史,也会为公主瘗玉埋香,而感到无限惋惜吧!

  跑不动了……要不然不跑了吧……

  正犹豫要不要放弃,恍惚看见泼天的雨帘里出现一个白色的身影,那样圣洁的颜色从暗夜中突围,简直就像佛祖降临。

  公主大喜,不顾一切地跑向他,完全忘了他也是镬人。

  又是一道闪电,巨大的能量仿佛要撕裂天幕。公主看清他的脸,那双眼睛也是金色的,比追赶她的镬人更纯净,更鲜亮。

  公主忽然踟蹰了,开始担心他和那些镬人会不会结成同盟。果真是这样的话,那自己岂不是死定了,到最后连渣子都别想剩下?

  但不知为什么,追猎她的镬人也停在了五步之外,似乎有些畏惧似的,并没有扑赶上来。

  释心一把将她拽到身后,与那些镬人对峙,一面凉声道:“庙里的火堆上烧了热水,施主先去暖暖身子吧。”

  万道雨箭坠空,雨水从他鼻尖眼睫滴落下来,淋湿的棉麻布料紧贴肌理,看得见僧袍下蓄势待发的肉.体。

  公主忍不住哆嗦了下,现在的释心大师真的和之前所见不一样。那种佛法庄严的气象褪尽了,电闪雷鸣中变得又邪又狠戾……是不是现在的他,才是释放了天性的他?

  公主觑觑那些黑衣的镬人,小心翼翼问:“我走了,那你呢?”

  他大概觉得她太啰嗦了,漠然看了她一眼,“那施主留下,贫僧先走?”

  “嗳别……”公主抱着胳膊讪笑,“我走、我走……”

  后面的情况她就不清楚了,反正没听见他们说话,也没听见刀剑拼杀的声响。

  公主跑进荒庙后四下打量,很宽绰的佛堂,偶尔有几处漏雨,佛堂上方还留着一尊佛像。天岁信奉的各种佛,公主都不知道出处,也认不得那是什么佛,只觉得慈眉善目,长得令人心安。

  到这里就算安全了,公主长出一口气,这才发现衣裳全湿了,又沉又冷贴在身上。

  卷起裙角拧了拧,层叠的轻罗上拧出好大一滩水来。火上是架着个瓦罐,里头咕咚咕咚翻滚着热水,可她没心思管那些,倚在门旁向外张望。可惜夜色如墨,什么都看不见,也不知道释心大师现在怎么样了。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