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如她 第10章 第 10 章

小说:窈窕如她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3: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公主轻车简从,跟了释心大师十多里路。

  出家人不乘坐车马,一双草鞋一根锡杖外加一只小包袱,就是他全部的家当。

  这一路公主仔细观察他,很奇怪夕日战功赫赫的王爷,是怎么做到撇尽繁华,还原成生命最初的面目的。他没有盘缠,一路都靠化缘,那些布施的人家不富有,但对于出家人,抱有最质朴的信任。或是一碗薄粥,或是几个馒头,送到他面前,他绝不挑剔,十分虔诚地双手合什,念一声阿弥陀佛。然后再赶一段路,找到一棵大树,坐在树荫底下,按着佛门严格的要求,诵经进食。

  那时候你看他,绝没有一般行脚僧风餐露宿后的风尘仆仆,他身上的衣袍始终洁净,他的脸上没有尘垢。虽然公主不情愿,也不得不承认他是个各方面都很出色的人,当将领时号令群雄,出了家安于化成一粒沙,随风飘泊,棱角分明。不信你去揉捏他,看不见的细微处锋芒不减,揉得用力点儿,还可能割伤你的手指。

  公主长长叹了口气,“人家一心完成出家这个伟大志向,我不依不饶作梗,其实很不应该。”

  “殿下打退堂鼓了?”有鱼点头,“也好,我们收拾收拾,回家吧。”

  有鱼是比较赞成临阵脱逃的,毕竟对方身份不一般,手段不一般。一个人的气场有多强,普通人感觉不到,她这种略懂一点武学皮毛的,稍微走近点就“万千寒毛尽折腰”。第六感告诉她,这个人不好惹,跟到这里放弃,是个不错的选择。

  可是公主无法随心所欲,必须顾全大局,“天岁是你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我想好了,不成功便成仁,楚王不还俗的话,我就在达摩寺边上找家尼姑庵出家。他做和尚我做尼姑,说不定将来还有机会发展一下。”

  绰绰说“哇”,“殿下是不是喜欢上他了,这样的昏招都想得出来!”

  公主揉了揉太阳穴,“这是没有办法的办法,如此本公主也算开了飧人在天岁当尼姑的先河,将来史书中还能记上一笔,‘膳善公主尉氏苦恋楚王,求而不得出家为尼’,你们看,也算有名有姓。”

  有名有姓是不假,但与事实出入有点大,有鱼问:“殿下您不要面子的吗?”

  公主斜靠着车围子,窗口的日光温柔晕染她的眉眼,公主的皮肤透出帛缎一样细腻的质感,抬手抹了一把面皮,“历史都是胜利者书写的,你以为天岁的史官会记录‘膳善公主为抵抗命运毅然出家’?”公主无聊地笑了笑,“面子这种东西,没有那么重要啦。”

  当然走到这步,说明黔驴技穷了,为了避免这种惨况的发生,现在还是得努力一把。

  有鱼驾着马车,悄悄绕到了释心大师必经的前路上,公主拎起蛇袋跳下车,回首吩咐:“你们走远些,有熟人在,我放不开手脚。”

  熟人面前下意识矜持,萧随面前就不一定了。反正奉旨勾引,她就喜欢大师摆脱不掉,又拿她没有办法的样子。

  公主在路边翘首盼望,来了来了,听见锡杖上铜环撞击的声响了。说句实话,她们一直尾随他,凭他多年的作战经验,不会没有察觉。公主心里还是有些怕他的,一则他是镬人,二则人家年纪也比她大。让她有恃无恐的,不是太后的密令,也不是自己的身份,仅仅是佛门的清规戒律罢了。

  “佛法广大,就让信女得偿所愿吧。”公主蹲在路边默默念叨,“佛门中少了一个和尚没什么,天岁少了一位楚王,我就要遭殃了。”

  仲春的天气,逐渐开始炎热了,午后的黄土道尽头,涌动着空气加热后的灼浪。灼浪的那一边,终于出现了白衣芒鞋,头戴白纱帷帽的身影,公主心头一阵激荡,努力按捺住雀跃的心情,手忙脚乱扯开了装蛇的布袋子。

  公主本人,确实不按常理出牌,她怕虫,但并不怕蛇。膳善出产一种珍珠蛇,通体珠光色,能长到手腕一般粗细。公主曾经养过一条,欢天喜地养了半个月,最后因为带出去晒太阳,没有及时收回来,被膳善六月的大太阳晒死了。

  至于绿瘦蛇,毒性轻微可以忽略不计。那蛇长得漂亮她也知道,公主对于漂亮的东西从来不抱成见,在颠倒袋口倒蛇的时候,她甚至还放轻了手脚。

  “噗”地一声,蛇落地了,公主低头看,扭成一团的蛇体,为什么不是绿色的?

  公主有点懵,明明说好了是绿瘦蛇,难道临上车的时候拿错了?被王府来的人调包了?

  反正可以确定一点,这是一条强壮的银环蛇,布袋里的暗无天日没有让它晕头转向,一但接触地面,立刻找到了方向,脑袋一昂就打算往草丛里逃窜。

  公主哪能放它走,释心就要来了,关键时刻没了蛇,后面的吸毒疗伤就无从谈起了。所以她眼疾脚快,一下踩住了蛇尾,心里还是犯怵的,毕竟这蛇有剧毒,万一释心大师不会治蛇毒,那她岂不是命悬一线了吗。

  结果就在她犹豫的当口,这蛇闪电般扭转身子,冲着她的脚脖子来了一口。公主愣住了,没想到计划进行得那么顺利,在她还没做好准备的时候,一切居然发生了!

  蛇咬完了人,一溜烟消失在了草底,公主不知是受惊的缘故,还是中了蛇毒的缘故,身子一崴就倒下了。

  释心白袍翩翩,终于经过面前,发现是她,神情波澜不惊,已经习惯了她每次莫名其妙的出现。

  公主虚弱地打了个招呼:“大师,我们又见面了。”

  佛门中人最和气,他行了一礼道:“天气虽暖和,施主也不能席地而坐,快起身吧。”

  他说完就打算离开,公主一阵头昏眼花,斜斜撑着身子,不甚娇弱地捂住胸口,轻喘道:“大师,我不是有意席地而坐,是被蛇咬了,起不来了。”

  此话一出,他果然顿住了脚步,但鉴于她之前三番四次乖张的所作所为,大师对她还是存有戒心的。

  “施主被蛇咬伤了?伤在哪里?”更新最快s..sm..

  公主施施然牵起裙角,把脚踝露了出来。

  原本想象中,纤纤的小腿嫩如笋芽,被蛇咬伤那处泛出些微的红来,总体来说是极其秀色可餐的。可谁知道,这银环蛇的毒发作得又快又狠,两个牙洞血赤呼啦,周围的皮肤呈荔枝纹,才一眨眼工夫,脚踝一圈全黑了。

  公主一看,眼前顿时金花乱窜,失声恸哭起来:“我的腿……我的腿怎么了?不用截肢吧?”

  释心本以为她又在耍花样,但亲眼看见伤处,就知道假不了了。

  “阿弥陀佛,得罪了。”他边说,边扔下锡杖和包袱过来查看,伤口边缘触之坚硬,不像一般的蛇毒。

  公主觉得呼吸困难了,好在神志还清醒,见他撕下一片袍角,用力扎住她小腿的上半截,她努力喘了两口气说:“大师,蛇毒走得太快……来不及了,快为我吸毒疗伤!”

  都到这个时候了,还贼心不死。释心根本不理会她,只垂眼问她:“是被什么蛇咬伤的?”

  公主气若游丝,“我叫不上来名字,黑一截白一截的,看长相就知道脾气很差。”

  他低着头,两道浓眉轻轻一蹙,自自语着:“银环……”

  公主说:“别管是什么蛇了,正常的救治流程不是吸毒血,然后上草药包扎吗?大师,你要是再不抓紧时间,我就要毒走全身了……唉哟,我胸口好闷,喘不上来气了。”

  释心替她把脉,抬眼看了看她面色,中了最烈性的蛇毒,还能说这么多话,可见这毒未必能危及她的性命。

  她不知道,这世上有一种人,生来对毒不敏感,仿佛是身体里缺少了某根感知的神经,在毫不知情的情况下,这具身体能够自行分解毒素,最后真正引起反应的,大概只是一小部分。

  譬如她上回中春.药,奚官不会手下留情,必定给足了量,结果经过她自身的稀释,半夜时分无非渴得厉害,人混混沌沌有些迷糊罢了,并没有到非弄个男人做解药的地步。这回的蛇毒,毒性在最短的时间内堆积在伤口周围的皮下,少量上行,引起气短,不会致命。现在救治,无非是清理伤口,甚至你不去过问,过上两个时辰也会自行消退的。

  公主热切地望着他,“大师,你还在犹豫什么?”

  释心不说话,拿清水给她冲洗了伤口,然后往她手心里放了一颗药丸。

  公主觑觑这药丸,崩溃地说:“大师你别开玩笑,我中了蛇毒,不是感冒。你不给我吸毒,就给我一颗药,难道这是大罗仙丹吗?”

  释心合什道:“这药益气,吃上一颗,对施主没有坏处。”

  “益气?”公主愈发纳罕,“乌鸡白凤丸?”

  释心像看怪物似的看了她一眼,“清心大造丸。这是达摩寺僧人常备的药,每位僧人云游,必要随身携带。依贫僧之见,施主的伤没有大碍,吃一颗药,再歇息一会儿,自然就会痊愈。”

  “没有大碍?”公主觉得受到了愚弄,“我被世上最毒的蛇咬了,两个时辰内得不到救治,一定会毙命的。难道大师觉得我老是找你麻烦,烦不胜烦,因此打算见死不救,好永绝后患?”

  公主被自己的推测吓到了,忽然发现这种情况也不是没可能。这人在出家之前杀人如麻,真的逼到那个份儿上,多条人命也不算什么,反正这伤口又不是他咬的。

  于是惊恐地盯着他,他果然沉默不语,公主觉得大事不妙了,“你怎么不说话?”

  释心道:“分辩无用,不如不说。”

  公主的那双大眼睛里顿时蓄满了泪,“你真不打算再挽救我一下?好歹咱们一张床上睡过,还是你记仇我轻薄过你,我一死,就可以死无对证了?”

  那种尴尬的事,就不要再提了吧!他叹了口气,“施主不会死的。”

  公主说:“我不信,我明明有中毒的症状。”

  释心把视线移到了半空中,凝视着碧蓝的天幕,仿佛这样才能放空一切,保持平静。

  “施主若是不信,两个时辰之后再看。反正贫僧也没有更好的救治办法,若是两个时辰之后施主西归了,贫僧会负责让施主入土为安的。”

  天啊,这是什么黑心和尚,宁愿刨坑埋她,也不肯为她吸蛇毒。不过他如此戒备,如此抗拒,是不是证明他也怀疑自己,害怕自己控制不住,干出些什么来?

  公主对自己中了蛇毒这件事忧心忡忡,但脑内思绪庞大翻江倒海,想到最后差点笑出来。

  “那我就信你一回,再等两个时辰。”公主端庄地说,一把抓住他的手,“你不许走,就在这里看着我,我要是不行了,你好立刻渡气救我。”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