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如她 第9章 第 9 章

小说:窈窕如她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3: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好在只是磨难,纵然坎坷些,也算不上劫数。

  释心觉得有必要和这位公主开诚布公谈一谈,便道:“施主来上国,应当听说过贫僧的过往,贫僧昔日杀业太重,如今放下屠刀,天岁少了一位战将,十二国便多了许多太平,这是我唯一能为天下苍生做的。贫僧一心向佛,且心如磐石绝无更改的可能,施主就不要苦苦相逼了。”

  “那我的处境应当怎么化解呢?”公主歪着脑袋说,“我只有一条路能走,大师拯救天下苍生,唯独不拯救我,太说不过去了吧!我告诉你,你爱天爱地,那都是空泛的小爱,爱我这种给你带来麻烦的,那才是实实在在的大爱,只要说服了自己,你的修行就炉火纯青了。心中有佛也不一定要出家,在府里辟个地方,造一尊佛像,天天对着他念经,不也一样嘛。”

  和一个身在俗世的人讨论佛性,完全就是无用功。公主看见他遗憾地抬起眼,那双眼睛不像浸泡过战争的凶险,眼眸纯净,甚至带着点无辜的味道。说不定大师心里在思量,这位公主长得还不错,脑子却不大好。

  公主再接再厉地忽悠,“舍弃小爱,成就大爱,听我的,准没错。”

  她一通胡说八道,顺利让释心哑口无。他的视线移下来,从她的脸上落到她身上,若有所思问:“虫袤鼠蚁算小爱还是大爱,该不该度化它?”

  公主能感受到他视线的转移,每移动一分,她心里的激动就高涨三寸。

  终于啊,终于他开始关注她的身材了。公主不自觉挺了挺胸,只觉得浑身发烫,心头跳得砰砰作响。这是一种很恐怖,也很刺激的体验,他似乎真的被她说动了,开始认真考虑她口中的大爱小爱了。

  公主掖了掖鬓角,将腰拉伸出一个撩人的弧度,扭扭捏捏说:“蛇虫鼠蚁当然算小爱,怎么能和本公主相提并论。”

  释心没有再说话,向她行了个标准的佛礼。

  公主纳罕,恍惚觉得里头暗含了某种隐喻。他刚才看了她的留仙裙一眼,难道她的裙子有什么不妥吗?她迟疑地低下头,小心翼翼朝下半截看去,边上篝火哔剥,火光映照她的舞裙,有一瞬她以为自己看错了,裙裥间似乎蛰伏着一个黑色的阴影。

  公主一慌,定睛细看,终于看清一只天牛爬上了她的裙角。那天牛黑底白花,猖狂地竖着两根竹节一样的触须,块头足有半个手掌那么大。公主顿时吓得魂飞魄散,失声尖叫起来:“有鱼,护护护……护驾!”

  暗中观察的有鱼旋风一样卷到公主面前,见公主口齿不清地叫跳,闹了半天才弄明白其中缘故。

  膳善和天岁不一样,天岁多雨水,草木茂盛,也滋养万物。膳善气候更炎热干燥些,沙地里的蝎子随处可见,但这种长着可怕花纹的昆虫,实在是难得一见。

  模样嚣张也就算了,关键是咬人,据说被天牛咬一口,能疼上三五天。

  有鱼果断脱下鞋子,抬手就是一鞋底子,顺利把天牛打了下来。公主已然不敢再在野外呆着了,有鱼扛起她就跑。只是公主不服气,努力昂起脑袋叫嚣:“萧随,你给我等着!”

  狠话是最后挽救尊严的手段,至少让自己落荒而逃起来不那么难看。

  可是败了就是败了,花了那么大的力气,所有计划全部泡汤,公主觉得自己太不幸了,那个人是上天派来克她的。

  她被打击得一蹶不振,坐在驿站里嚎啕大哭,“我要回膳善,哪怕杀我的头,我也要回膳善!”

  公主发起脾气来一向很认真,膳善再小,终归是个国,从小娇生惯养的公主,不顺心起来连国主都照揍不误,当真在上国混不下去了,国主也不会怪她。

  有鱼向来对公主唯命是从,蹦起来说:“那我们收拾收拾,连夜出发。从这里往西五百里是马岭,过了马岭再行一千里就是萧关。萧关之外的胡狐国没有镬人,只要到了那里,咱们就安全了。”

  可是这一千五百里,没有扈从护送,怎么走得出去?

  公主起先吵闹着要回去,但冷静下来,也知道只是自己一时的气话。如果真的能回去,早就接受萧随的提议了,回膳善并不难,但擅自回去会带来怎样的恶果,实在不敢想象。

  原本这雀蛋般的小国就依附天岁而生,只要天岁皇帝愿意,随时可以把膳善变成天岁的都护府。到时候尉氏怎么办?这个羸弱但存续了几百年的古老皇族,不能毁在她手里,所以她只有咬紧牙关继续和萧随较量,不是你死,就是我亡。

  有鱼问走不走,只等公主一声令下。

  公主看着她,一口气泄到了脚后跟,“走什么走,睡觉。”

  公主是带着情绪入睡的,这一夜零碎的梦不断,一会儿梦见被一人多高的天牛追杀,一会儿梦见萧随在她走后熄灭了篝火,从她站过的地方摘下一片叶子,放在鼻下贪婪地深嗅……

  这世上还有镬人不痴迷飧人,真是出妖怪了!镬人追寻飧人是天性,萧氏王朝的建立严格控制了这类人,要是往前倒推五十年,镬人比狼群可怕百倍,他们用不着训练,天生就是杀人机器。因此公主就算在梦里,也不会相信萧随对她毫无兴趣,说到底还是她逼得不够狠,办事不够绝。

  有一个词,叫置之死地而后生,公主经过一夜的脑内跌宕,天亮的时候生出一计,捶着床板召唤她的幕僚们,“我想明白了,既然要拿自己做饵,就要豁得出去。”

  绰绰呆呆问:“殿下有什么好主意?”

  绰绰简单的思维里,已经很难想象出比同床共枕更极致的办法了。连这招都不好使,还有什么能够让楚王动容?

  有鱼则比绰绰聪明一点点,她长长哦了声,“我知道!解决问题要从根源上出发,从楚王是镬人这点上出发。殿下,难道您打算割下自己一块肉,想办法夹到楚王的馒头里吗?”

  公主嫌弃地瞥了瞥她,“那得多大一块肉,又不是要做肉夹馍!”

  有鱼和绰绰交换了下眼色,“那殿下说,打算怎么办?”

  公主把手探下去,慢慢抚了抚自己的小腿。

  “出家人普度众生,总不会见死不救吧!前几次都是小打小闹,楚王拒绝欣赏,本公主的满身才艺没机会施展。我仔细想了想,其实可以用最土的土办法,达到最佳的效果。”

  两位幕僚对这个所谓的土办法充满好奇,不知道还有什么比□□更土的了。

  绰绰道:“殿下请讲,我们给殿下完善完善。”推荐阅读sm..s..

  公主虚张声势地咳嗽了一声,“给本公主找条毒蛇来,越毒越好。本公主中了蛇毒,到时候释心大师就得替我吸毒疗伤,如此一来顺理成章尝到了本公主的甜美,镬人的本性也就被调动起来了。只要他懂得了不出家的好,决意还俗,然后和本公主夜夜笙歌,那么本公主就能顺利当上楚王妃了,哈哈哈哈……”

  公主的得意,从那一连串的笑声中倾泻而出,绰绰有鱼听了半天,纷纷拍手,“一环套一环,果然精妙!精妙!”

  理想很丰满,没有什么比让镬人尝到飧人血肉更直接的了,但是公主的牺牲未免大了点,让毒蛇咬一口可不是闹着玩的。

  有鱼抱着胸嘀咕,“不过我觉得,楚王好像并不是那么热心肠的人,比如那只天牛都爬到您裙子上了,他还冷眼旁观。”

  公主有些难堪,“人家问我该不该度化虫蚁,我当时没领会他的意思。如果我说应该,他大概就把那只天牛捉下来放生了。”

  话虽如此,绰绰免不得忧心忡忡,“您是公主,身娇体贵,万一被蛇咬出个好歹来,或是楚王施救不及时……咱们将来回膳善,怎么向国主交代啊?”

  这个问题很严重,决定了幸存者能不能心安理得归故里。

  有鱼见公主不说话,立刻道:“殿下先别急,等我去物色一条合适的蛇,毒性得适中,必须留下足够的时间让楚王救您。”

  然而蛇若是不够毒,显不出效果,不弄出个伤口发黑半身麻痹来,释心大师能搭理你吗?

  公主陷入两难,一方面觉得这次的计划天衣无缝,必定奏效,一方面也忧心自己的小命,毕竟萧随是她见过最不解风情的镬人,在他眼里也许连男女之分都没有,会动会喘气的,统称为“苍生”。

  最多情也最凉薄,这种人实在难以拿捏。这回要是再不成功,公主已经想好了,把绰绰和有鱼全遣回京城去,她就赖上他了,跟着他一起当行脚僧。他坐她也坐,他卧她也卧,等到了达摩寺,她要上老和尚面前告状,诬陷他始乱终弃。反正她的霉运因他而起,那大家鱼死网破好了。

  这么一想,立刻又充满了战斗的激情。公主打发有鱼,“快带人出去找蛇,我要活的。”

  有鱼道是,出门招呼奚官派来的人,在驿丞的带领下往驿站后面的荒地里去了。

  绰绰给公主换了身衣裳,唏嘘着:“还是在膳善的时候好,国主对殿下放任不管,殿下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现在呢,跑到天岁受这等苦,昨晚喂了蚊子,今天还要挨蛇咬……”

  谁能不怀念当初混吃等死的日子,公主做梦也没想到,自己这等废柴,还有重任在肩的一天。

  她这个人,平时没什么大志向,也不懂什么叫忧患意识,但她有一点好,就是爱国。为了膳善的将来,为了江山能传到那些管她叫皇姑的孩子们手里,她必须拼尽全力让释心变回楚王。家乡的亲人们不知道她的艰辛没关系,反正她所做的一切用不着谁歌功颂德。再说家国大义已经慢慢转变成了个人恩怨,不管用什么方法,她立志要成为萧随的噩梦。

  终于有鱼拎着一只麻布袋进来了,里头活物蹿得很欢实,有鱼往前一递,“绿瘦蛇,模样像竹叶青,毒性不强,殿下可以用演技弥补不足。”

  公主蹙了蹙眉,“还有别的吗?”

  有鱼迟疑了下,慢吞吞返回门外,又提溜进另一个袋子,“银环蛇,天岁毒性最强的蛇,被它咬后伤口会有轻微肿胀,如果医治不及时,一到两个时辰就会毙命。”

  公主听罢,毫不犹豫接过了绿瘦蛇的袋子,豪迈地一挥手,“出发!”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