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如她 第8章 第 8 章

小说:窈窕如她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3: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好好好!”奚官激动地拍着巴掌,“我就知道公主殿下有大智,接下来不管殿下如何安排,下臣一律无条件配合。”

  毕竟大家都是朝着一个方向努力,只要楚王殿下还俗,与膳善公主顺利大婚,到时候论功行赏,不说官升几级,俸禄翻倍是跑不了的。

  奚官高高兴兴去了,公主也裹着被子回了自己的卧房。绰绰伺候她换上衣服,一面为她画眉,一面问:“您打算怎么办?”

  公主扶扶鬓边钗环,“见机行事。”

  见机行事一词包罗万象,有鱼在边上听着,就知道公主其实压根儿还没想好。

  不过昨晚上的风云际会,就算没有亲眼得见,光凭想象也能猜到是怎样一种易燃易炸的刺激景象。有鱼摸着下巴琢磨,“这楚王到底是个什么怪物,殿下这样的绝色和他共度了一晚,他一早起来头也不回就走了?”

  公主心力交瘁,“世上竟然有这么不知变通的人,他说他在佛前发过愿,发愿有什么了不起,我也经常发愿,又经常反悔,金翅菩萨也没怪罪我啊。”

  绰绰龇牙一笑,“怎么没怪罪,所以您被罚到上国当诱饵了。”

  公主托腮叹气,“没想到扭转一个人的信念那么难。这上京有没有地位又高又痴情的人?只要不让我当小妾,我可以退而求其次的。”

  有鱼说殿下就别异想天开了,“楚王虽然顽固,但有一桩好处,昨晚没有乱性也没吃了殿下,这样的镬人比金子还贵重,打着灯笼都难找。”

  这话倒是不假。公主想了想,一拍桌子站起身道:“出发!别说他还在上京,就算往达摩寺去了,我也要追上他!”

  说走就走,公主的决心不容小觑。她带着绰绰有鱼登上了奚官准备的马车,车夫认得通往大内的路,快马加鞭,一柱香时间就赶到了朱雀街。首发..m..

  朱雀街是京城中枢的主干道,笔直通向皇城。至于那座皇城究竟有多壮观呢,这么说吧,马车前一刻还疾驰在艳阳之下,后一刻便闯入一片无边的阴影里。跑了好久回望,阴影之外阳光如瀑,皇城门楼投射下蜿蜒嶙峋的线条,将大地分割成了一明一暗两个世界。人在底下行走,渺小如同蝼蚁。

  马车终于在宫门前停下,公主下车后扶着幕篱仰头看,之前在楚王府的眠楼上隐约窥见过皇城一角,当时就觉得华丽壮观,没想到近在眼前时,那种恢宏的压迫感愈发逼人。

  看守宫门的将领一身铠甲金光闪闪,压着刀上前来,粗声道:“宫禁重地,闲杂人等不得停留。”

  因幕篱罩住了全身,无法分辨纱幔后是什么人,本以为一声呵斥能把人凶走,不曾想纱幔交接处探出青葱十指,微微一挑,轻纱后露出一张艳冠天下的脸来。

  那张脸颠倒众生,美得不似人间物,带点轻轻的闺怨,蹙着一双秀眉说:“将军见谅,我是膳善国公主,看时候差不多了,来接我家楚王殿下回家。”

  这段话可算是自来熟的最高境界,简明扼要地把和楚王的关系阐述得清清楚楚。反正全天岁都知道上国皇帝把膳善公主弄进了楚王府,要脸办不成事,公主已经决定自损八百,单方面营造声势了。

  金甲神也算见多识广,然而公主一露金面就彻底把人惊呆了,花了好一会儿才回神,单膝点地向上拱手,“不知贵人驾到,末将造次了。贵人是来接楚王殿下的?殿下一刻之前已经出宫了,贵人来晚了一步。”

  公主怔了怔,“出宫了?”边说边抽泣起来,“他说好让我来接他的嘛……”

  金甲神一阵发呆,轻纱落下,公主娇媚的嗓音和委屈的语调却隔不断。

  “贵人别……别急。”金甲神结结巴巴说,“楚王殿下进宫直接面圣,据说放下虎符就告退了。殿下来时没有骑马,离开也是徒步,贵人若想追赶还来得及……殿下向西直行,想必是往金光门上去了。”

  果真京城没什么可让他留恋的,他要回达摩寺了。

  公主匆匆返回车上,气恼地说:“上国皇帝怎么不多留他两刻,这不是为难本公主吗。要想发展感情就得多相处,人都跑了,我还当个鸟蛋楚王妃。”

  公主悠哉悠哉混日子的时候极尽优雅,一旦逼急了,说话就不那么中听了。

  一个心如磐石的和尚,到底要怎么做才能生拽回红尘?昨晚她连衣裳都脱了,人家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没准上国的思路打从一开始就错了,他们不该找女性飧人,该找男的才对。加上下药的举动让萧随生了戒心,干脆扔下虎符就走,以后再想祸害他,岂不难上加难?

  “怎么办?咱们跟上去?”有鱼跃跃欲试。

  绰绰苦着脸,“没准备换洗衣服和盘缠,山高水长,靠讨饭填饱肚子吗?”

  不能打没有把握的仗,公主咬唇想了想,对有鱼道:“你来赶车,让车夫回去给奚官报信。上京以西二十里有个临泉驿,楚王必定要在那里停留……咱们先他一步赶到那里,布置个陷阱等他跳进来。不拘多少,让他犯上几条戒律,到时候咱们手上有了话柄,好和他谈条件。”

  绰绰和有鱼听了,对公主的缜密大加赞赏。有鱼说:“我们来时没看见什么临泉驿呀,殿下是怎么知道的?”

  “知己知彼,才能百战百胜……”公主瞥了她一眼,“奚官说的。”

  所以刚才的抚掌叫好能收回吗?绰绰和有鱼交换了下眼色,无奈地耸了耸肩。

  好在公主擅长纸上谈兵之外,还很有想法,僧人远行不靠车马,拿脚步丈量河山也是一桩修行。如果按照速度和行程换算,她们的马车至少能提前一天到达临泉驿,一天的时间足够布置了。公主的意思是要让楚王重新体验一回人间繁华,当然是没安好心,因为佛门除了杀生、邪淫等大忌外,还有若干清净戒,诸如不饮酒、不观歌舞倡乐等。

  奚官的办事效率确实可圈可点,车夫把公主的要求带回去,奚官一丝不苟地执行了。等到公主一行人赶至临泉驿时,驿站内投宿的商旅都被清了场,大堂正中央架起了高台,台上也铺好了红底金边的绒毯。

  绰绰捧着托盘送到公主面前,里面是一身舞裙、全套璎珞,还有指铃足铃。

  公主胸有成竹,“乐师都就位了吗?”

  有鱼说是,然后迟疑地打量公主,“您多久没有跳过舞了?腰杆子行不行?”

  对于跳舞,公主绝没有不行一说,她的肢体生来柔软,别人苦练掰断了腿,她随意一踢,就能踢过头顶。

  天赋这种东西,不服不行,公主除了吃喝玩乐,最在行的就是跳舞。膳善人出了名的能歌善舞,虽然她一向是坐在宝座上观舞的那个,久而久之看多了,可以跳得比那些伎乐更好。

  独舞阵仗不够大,三个人一同换上了衣裙。绰绰和有鱼是充数用的,但盘上了灵蛇髻也有模有样。

  公主的行头比较复杂,最后一个出来,出现即艳光四射。她怀抱琵琶,翠羽半臂红裙似火,金丝面具下美目流转,跳脱盘绕间披帛飞扬。她赤足行走,步履缠绵极尽姸态,要不是认识了她太久,真会误以为飞天坠落了凡尘,一不合蹦起来就要跳上一曲。

  看看天色,太阳快下山啦,据探子来报,楚王殿下已经行至前面三道河,正是前不着村后不着店的尴尬境地,只有进驿站投宿。

  公主紧张得直咬牙,“好啊,终于来了……”

  之前的暗亏吃完,轻易就放他离开了,事后越想越后悔,怪自己没发挥好。现在再来一回,可得把握机会扳回一局。

  公主给躲在大门两掖的人使眼色,只要楚王进来,即刻把门关上,确保他有来无回。待一切部署完毕,公主得意地叉腰而笑,出家做和尚就是这点不好,被人算计了也不能生气,更不能像以前似的举刀就砍,砍了可就破戒了,佛门净地容不下手握屠刀的弟子。

  派出去侦查的人回来了,拖着长音说“报”,“楚王殿下已到虎跳门,距此仅二里之遥。”

  公主道好,搓了搓手,“再探。”

  没过一会儿又有人进来,说楚王殿下下了官道,直往驿站来了。

  公主简直按捺不住兴奋的心情,忙趴在窗口看,来了、来了……夕阳西下,落日余晖斜斜铺陈过来,那个白衣的僧侣仿佛踏光而行,晚霞晕染了他的袍裾。九环锡杖随着他的脚步,发出清脆的声响,据说这声音是用来祛除邪祟和蛇虫鼠蚁的。

  公主看了绰绰一眼,“那天晚上的僧人……”

  “就是楚王殿下。”绰绰笃定地说,“缘分啊!”

  公主忽然生出了点愧疚之情来,原来人家真救过她,自己却弄出了盘丝洞的架势,等着他自投罗网。

  铁环摇动的清音越来越近,公主从缝隙里看清了他的脸,宁静、温和、慈悲。如果不是他的志向决定她的命运,公主由衷觉得他很适合干这行。因为极少有人能锤炼出飘然出尘的气韵,也许他是真放下了,才会显得如此洁净广大,佛法无边。

  要不算了吧,破坏人家的修行太缺德了,公主忽然犹豫起来。不知道为什么,看见他白衣的样子,让她莫名觉得亲切。仔细想想,可能因为扜泥城也是白色的,看见他,就让她想起了家乡。

  公主晃神的当口,九环锡杖被摇响了,这回不再是轻微的碰撞声,是“啷啷”的一串。

  “嗯?”公主再看,发现他在篱笆门前停下脚步,只是摇动手里的旃檀杖身。公主纳罕,“他这是干嘛?怎么不进来?”

  一旁的王府家仆压声说:“摇杖等同敲门,意思是不进来了,里面的人要是方便的话,可以自愿给出家人布施。”

  公主瞠目,“难道我们被发现了?”

  绰绰说不能吧,“要是发现了,早就绕道了。”

  这话也在理,公主随即给驿丞使眼色,让他出去招呼,无论如何先把人骗进来再说。

  驿丞得令,用力吐纳平稳心绪,然后扬着抽筋般的笑容,热情地迎了出去。

  “大师……”驿丞把奉承大人物的看家本事全拿了出来,上前点头哈腰说,“大师远道而来,一路辛苦了,快进去歇歇脚,我命人给大师现做斋饭,再预备上三天的干粮和水……大师快请进吧。”

  可惜释心并未接受他的好意,轻轻躲开了驿丞试图接走包袱的手,合什一拜道:“贫僧满身尘垢,不便入内,只要乞块薄饼就够了。”

  驿丞愣了下,“那怎么行,天快黑了,大师不得找个落脚的地方吗?”

  落日余晖下的人法相庄严,抿唇微微一笑,“出家人行走四方,心中有净土,处处可安眠。”

  驿丞被堵了回来,虽然大师话里的禅机超然物外,但他想起驿站里膳善公主圆睁的凤眼,只得硬着头皮继续游说。

  “临泉驿是驿站,驿站开门就是为迎八方客,为倦足的过往官员商旅提供食宿的。佛门讲究方便,我们驿站也讲方便,方便对方便,方便到家啦,大师说是不是?”驿丞咽了口唾沫又道,“驿站简陋,不过让大家能有片瓦遮身而已。大师进门喝碗热汤,再用两个素菜,美美睡上一觉,明天一早再走,有什么不好?”

  窗后探看的众人简直要为驿丞的口才叫绝,这么能善道的人,留在驿站做个没品的驿丞实在可惜了,要是跟着使节出使各国,必定能蒙得人找不着北吧!

  然而这些话并没有让释心动容,他还是婉拒了,退后一步道:“出家人五蕴皆空,不往喧闹处去,不与尘客同食同席,若是驿丞不方便,那贫僧就不叨扰了。”

  他说着转身要走,驿丞没办法,喊了声大师留步,赔笑道:“既然大师不愿入内,那请稍待,我进去准备准备。”边说边快步返回了驿站内。

  “怎么办?”驿丞睁着芝麻大的眼睛问公主,“磨破了嘴皮子都不肯进来,总不能来硬的吧。”

  人家十几年行伍,来硬的没人是他的对手,再说在座各位也没谁有这个胆子敢招惹他。

  公主摆了摆手,“先给他准备干粮,不许多给,就两个馒头。”

  驿丞得令,往伙房去了。有鱼问公主:“那咱们怎么办?要不然现在就冲出去,强迫他看咱们跳舞?”

  公主忖了忖,“我怕阵仗太大,吓着他。万一他逃,你有手段阻止他吗?”

  有鱼摇头,表示无能为力。不经意间回头看了绰绰一眼,见她趴在窗口,沉浸于释心大师的美色无法自拔,嘴里喃喃念叨着:“这个镬人,长得比飧人还像飧人……如果殿下真能成为他的王妃,也算天作之合啊。”

  公主嗤笑了声,交易而已,什么天作之合。

  很快驿丞便拿油纸包着馒头出去了,交到释心手里,讪讪说:“只剩这两个了,请大师见谅。要不然您还是随我进去吧,里面斋饭管够……”

  可惜大和尚不上套,只说多谢,长揖道了句阿弥陀佛,就转身离开了。

  大家眼巴巴看着公主,公主说:“此人手段太高,本公主心很累。”

  有鱼摸了摸头上钗环,“又让他跑了?好歹干点什么吧!”

  公主把视线调向他离开的方向,傍晚的火烧云散开了,褪尽了,夜幕渐渐升起来。驿站方圆十里,没有任何住户人家,释心大师既然不肯投宿,那就只有住在荒郊野外。

  月黑风高,正是杀人越货的好时节,公主扬声吩咐驿丞:“去烙几个韭菜饼,本公主亲自给释心大师送去。”

  韭菜壮阳,真是用心险恶。等到韭菜饼子出锅的时候,公主把饼子包上,左手拗着小包袱,右手提着盛酒的葫芦,坐上她的马车,一路赶到了释心大师参禅打坐的小河边。

  车子远远停下,这里的风景还不错,星垂四野,夜合八荒,大师到底是皇族出身,骨子里的诗情画意从未磨灭。

  就像现在,他在河边生了一堆火,柴火兀自燃烧着,他结印而坐。火光泼了他满怀,连他的脸也像镀上了一层金色。因为长相喜人,公主不觉得他的光头碍眼,反倒觉得清爽利落。

  公主的装扮没变,穿上一双绣鞋,挑着灯笼涉草而过。荒野上的草叶边缘有细细的锯齿,拉过公主小腿细嫩的皮肤,一阵刺痒。

  轻轻走过去,大师恍若未闻,公主觉得自己这回掌握了主动权,扬着笑脸把手里的包袱放在他袍子上,“大师,新出锅的饼子,吃两个?”

  他是盘腿而坐,饼子放置的位置有点尴尬,因此只得睁开眼,把包袱搬到一旁,合什一拜说:“多谢施主。”

  公主龇牙笑了笑,娇声道:“别叫施主啊,叫我烟雨吧。烟雨是我的乳名,离开膳善后,就没人这么称呼我了。我和大师不见外,早晚是一家人,大师这么称呼我,显得贴心。”

  火光温暖,公主的眼睛晶亮,她的身上有种对立又和谐的特质,比如长着一张妖艳世故的脸,神情举止却又天真烂漫。

  无奈释心大师并不正眼看她,四大皆空里装不下她。他依旧温文有礼地向她行佛礼,“施主布施,贫僧感激不尽,但是天色已晚,荒郊野外多蛇虫,施主请回吧。”

  公主碰了个软钉子,并不气馁,蹲在他面前问:“大师,你们佛门中有没有规定,不能因为布施得少,就有意推辞谢绝?”

  她在攻克这位大师时,已经彻底不戴娑婆环了,竭尽所能地散发着飧人的诱人气息,完全不顾别人的感受。

  释心自矜、温和,却疏离,“布施皆是善因,广结善缘者,没有厚薄贵贱之分。”

  “那就好。”公主欢欢喜喜说,“大师,我布施一段飞天舞,你可不能辜负信女的盛情,不看就是违反了佛门的规定。”

  她是有目的的胡搅蛮缠,也不知道她究竟纠结了多少党羽,这里身姿妖娆刚摆出架势,远处便吹起了悠扬的筚篥,打起了雄壮的羯鼓。

  公主匆忙把葫芦放到他面前,“我还给你带了水,这水洁净,喝这个。”然后抬高臂膀起范儿,半臂与留仙裙之间露出了一捻柳腰。飞天舞庄严玄妙又灵动,腰肢抛送间多少秋波暗递……

  结果人家不为所动,眼观鼻鼻观心,居然诵经去了。

  公主十分不满,“大师,我跳得不好吗?”

  释心垂目道:“出家人不观舞乐,施主见谅。”

  “跳舞就不算布施啊?我摸着黑给大师助兴,明明很有诚意。”公主气恼道,“你刚才说的,布施不分厚薄贵贱……哦,你一个出家人,还打诳语?”

  原本好好的清净夜,被她搅得鸡飞狗跳,释心轻吁了口气道:“贫僧该说的话,早就和施主说明白了,我与施主不可能同行,何必苦苦纠缠。”

  公主听了他的话,倒也不焦躁,依旧轻歌曼舞着,臂上纱罗被夜风吹向他,仿佛一条赤练蛇,从他身旁灵巧擦过。

  “如果不是你,我就不会被迫来天岁,这件事就算你不知情,一切也因你而起,你脱不了干系。”公主的脸,在篝火下散发出惑人的魅力,她的嗓音低低地,像威胁又像诱哄,“本公主费这么大力气不容易,如果最后送去给其他镬人打了牙祭,大师念十辈子佛,也赎不了这个罪孽。还是还俗吧,好好当你的楚王,或者你先还俗娶了我,然后再出家,也是一桩功德啊,如何?”

  释心指尖菩提不急不缓地拨动,大概觉得她对一个向佛的人提这种要求,无耻至极。不过出家人忌嗔怒,她的神来一笔和无礼,他都包涵了。

  “若是施主愿意,贫僧修书给旧友,让他调拨人手,护送施主回膳善国。”

  “然后呢?天岁皇帝一怒之下向膳善发兵,到时候尸横遍野,大师的罪孽深重,不妥吧?况且我也很喜欢你的王府,楼建得实用,饭菜也很好吃……”公主起先还耐着性子边跳边和他闲聊,最后发现一切努力都像石子投进了水里,这下子终于生气了,“喂,我累死累活忙了半天,你居然看都不看,是不是太过分了?你好歹给我点把柄,让我逼你还俗啊!”

  公主这一喊,喊出了心里的委屈。一国公主沦落到色.诱别人的境地,难道不悲哀吗?天岁国全是些自大狂,就会压榨她这个弱女子。千万语化成眼里蒸腾的水汽,公主努力忍住,没有让眼泪落下来,别开脸自自语抱怨:“跳了半天,渴死了……”

  释心把葫芦递了过去,公主随手接过来,拔下塞子狠狠灌了一口。

  正宗的烧刀子,无比火辣地一路从喉头燃烧进胃里,公主愣住了,发现是酒却来不及吐,“咕”地一声咽了下去。

  这回眼泪真的流出来了,她一手捂嘴,一手深恶痛绝地指点着他,“佛门中人!慈悲为怀!”

  赔了夫人又折兵,一重又一重的打击,让公主感受了世道的艰难。

  “布置好了驿站你不进来,偏要引我追到这里。黑灯瞎火,蚊子又多,那草还割肉……”公主气咻咻提起了裙子,“你看看我的腿,全是血印子,你坑死人了,知道么!”越说越难过,公主仰脖大哭起来,“我这是造了什么孽,要受这等屈辱!不就因为我是飧人吗,飧人活该被你们镬人当猴耍?再说你一个食肉的,当什么和尚,知不知道自己很多事,很矫情!”

  释心莫名被这天降神兵骂了个狗血淋头,因为向佛日久,并不气恼,只是看她大泪滂沱,不免有些同情她,站起身合什道:“这件事确实因我而起,我自会上书陛下,表明我的决心。施主回膳善去吧,天岁绝不会兴兵进犯膳善,贫僧可以向施主担保。”

  公主吸了吸鼻子,“担保?你要是在朝,我相信你的保证,可你如今下野了,凭什么担保?”

  这就陷入了僵局,公主根本信不过他。彼此苦熬不是办法,释心好道:“施主还是回去吧,荒野杂草丛生,施主不宜在此久留。”

  公主郁塞道:“我久留也是因为你,我被草划伤也是因为你。你还是乖乖跟我回去吧,这红尘中还有很多有趣的人和事呢,想想锦衣玉食,想想高床软枕,还有……”边说边抛了个媚眼,“我。”

  释心已经忍不住想扶额了。

  他向佛,倒也一帆风顺,顺利地参透了,顺利有了慧根,如果不出意外,日后参禅打坐,静水无波,大彻大悟后跳出五行之外,一辈子转瞬就过去了。现在来了位膳善公主,这公主胡搅蛮缠的本事天下第一,短时间内恐怕还打发不掉。住持曾说过,修行之路磨难重重,大概这就是磨难的开始吧!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