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如她 第7章 第 7 章

小说:窈窕如她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3: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不管是楚王也好,释心大师也好,这辈子大概从未遇见过一个女人,敢这么要求他的,何况这女人还是个飧人。

  他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因为身量很高,从侧面看过去,只看得见那清爽的下颌,和天光下鸽蛋般通透的皮肤。

  命中注定的猎物,想在捕食者面前完全放松是不可能的。公主悄悄吸了口气,把胳膊往前递了递,脸上带着掘强的神情,锦被下的脚趾紧张得直抠地。

  好害怕,害怕佛陀一念成魔,扭过头来照准她的脖子来一口,那可什么都不用说了,小命玩儿完,就可以下地府找父母团聚了。

  团聚固然开心,但断气的过程想必不会太美好。她已经设想出伤口鲜血如瀑的场景,绝代风华的公主倒地后双腿绝望地连蹬几下,无助的样子,像只中了箭的兔子。

  不敢想,想多了脚趾都快断了。她知道以自己的身份在镬人面前卖弄,差不多是自寻死路,可是不试一试,怎么知道大师的底线在哪里。

  他的侧脸冷漠,对香喷喷的胳膊不为所动,公主暗暗为他叫好,这定力,属实异于常人。

  “我是个飧人。”公主壮胆又提醒他一下,“而大师是镬人,镬人从小没有味觉,山珍海味如同嚼蜡,生活一定索然无趣吧?我能解大师的困惑,只要你尝一尝,就知道活着是为什么了。”

  一个镬人要拒绝飧人,其实很难,别说那些没尝过滋味的,就算开过了荤,对飧人也还是有孜孜不倦的渴望。

  该有多坚定的意念,才能控制住天性里的冲动。公主恍惚产生一种赤足在火堆上跳舞的错觉,热血上脑,七魄离体。她紧紧盯着他的喉头,如果他咽一下唾沫,就说明大师这家出的失败,早晚得还俗。

  飧人有多香,不是镬人,很难理解那种感觉。譬如你饥肠辘辘以水续命,虽不至于很快饿死,但也永远得不到满足。飧人是可以让镬人摆脱饥饿感的美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魔障,有时候佛魔一线,修为和定力不够,这深渊踏了便踏了。

  结果公主举得手都酸了,他的表情和动作,竟连一点细微的变化也没有。

  晨光照过来,照在他朴拙的芒鞋上,他身姿舒展,神态安然,公主忽然品咂出了立地成佛的空旷无垠。

  “飧人与镬人同属万物,万物平等,生杀予夺皆是业障。贫僧已翻旧日之恶,皈依正道而得解脱,殿下不必再费心了。”他眉眼坦荡,甚至微微带着一点清浅的笑意,合什一拜道,“上国大开方便之门时,殿下便回来处去吧。天岁不是久留之地,望殿下珍重。”

  这么高深的话,听得一头雾水。公主的视线落在那双缠绕着菩提子的手上,他的双手骨相优美,手背上却有刀伤留下的狰狞疤痕——这是一个有故事的和尚!

  原本还想和他商讨一番的,谁知他说完就迈出了门槛,袍裾一拂走远了。留下公主一个人呆站在那里,走了?就这么走了?不是说好了舔一口的嘛……

  抬臂嗅嗅自己,公主自自语:“究竟是我不香了,还是大师的嗅觉失灵了?”

  猛想起了昨晚上朦胧香艳的经历,她对大师上下其口,这样的惊涛骇浪都浸泡过了,光伸一条胳膊请人家品尝,大师心里八成在冷笑——就这?

  公主咂咂嘴,反正佛陀的味道她先尝过了,皮质光滑,肉质紧实,岿然不动不像假正经。至于自己呢,虽然被看光了,但也不觉得羞愧,反正没有第三个人知道内情,以大师的佛性,应该不会对外宣扬公主的腰有多细,屁股有多圆吧!

  忙了一晚上,睡在一张床上都没成功,情何以堪。公主无趣地摸了摸后脖子,打算先把衣服穿上。可是环顾一周,发现屋子里的摆设不大一样,这间卧房,好像不是她先前睡的那间……

  也就是说……是自己上了人家的床?公主讪笑,果然热情大胆。释心大师发现她从天而降,吓得肝儿都要碎了吧,还得想方设法保持理智冷静,这高僧不好当。

  正在公主唏嘘的时候,绰绰和有鱼赶来了,绰绰哭丧着脸说:“王府的人在饭菜里下了蒙汗药,我们都被迷倒了,难怪殿下被带进楚王的卧房,谁都没有察觉。”

  有鱼很自责,“凭我的敏锐,不应该中计的呀……殿下,您失身了吗?”

  公主额角一蹦哒,暗道这个心腹真是心直口快,一般不是该问,“大师破戒了吗”?

  绰绰显然也很好奇,和有鱼一样,眨巴着眼睛看着她。

  公主抚了抚额头,为顾全面子,含糊说:“就差一点儿。”

  “哦,悬崖勒马。”绰绰说,“箭在弦上硬是不发,高僧不愧是高僧!”

  有鱼看待事情的切入点比较务实,“不管发与不发,他和殿下同床共枕是真事吧!男人和女人睡了一晚上,殿下的名节已经被他玷污了,他非但不负责,天亮后拍拍屁股就走了?世上哪有那么容易的事!”

  公主裹着被子恍然大悟,“对啊,应该让他负责,我怎么没想到!他还没走远吧?现在追还来得及吗?”更新最快s..sm..

  公主说着就要往外冲,可惜走了两步发现自己没穿衣裳,顿时又气又恼,恨得跺脚。

  这时奚官从外面进来,神情是失望的,但依旧大力鼓舞公主:“没关系,殿下小试牛刀,不成功也在情理之中。”

  公主因为下药的事,正想兴师问罪,奚官送上门来,她便寒声质问:“上国这么做,究竟是什么意思?我们膳善再不济,每年也向上国敬献美玉和飧人,我堂堂的一国公主,初到贵国就被迷晕送上了楚王的床,你们顾及过膳善国主的面子吗?”

  奚官忙诚惶诚恐地摆手,“殿下息怒,殿下息怒,这是下下策,却也是最快最有效的办法。殿下想,有人相识于踏青泛舟,有人相识于檐下避雨,这些开头都平平无奇且费时费力,而两位殿下呢,相识于枕席之间,已经比别人高了一大截。下次再见,就可以绕过那些拐弯抹角,直接商议终身大事了,真可谓快刀斩乱麻,符合我上邦大国一贯的雷厉风行。”

  公主唾弃,“说了一大套,为什么不干脆给楚王下春.药?”

  奚官说:“下了啊……”忽然意识到自己多嘴了,出口的话又收不回,只得在公主震惊的注视下硬着头皮安抚,“殿下恕罪,都是为了大局着想,殿下心怀天下,必定能够见谅的……话又说回来,楚王殿下的修为已达药石不侵的地步,这点超出了下臣的想象。那药,是照尚药局压箱底的方子研制的,按理说不会出错啊……”

  公主暗道那楚王简直是个怪胎,对飧人都不感兴趣了,一包春.药能奈他何?

  公主伸出两指往下一比划,“谁让你们没有双管齐下!”

  在场众人目瞪口呆,绰绰和有鱼惊讶于殿下对自己够狠,奚官的惊讶是另一种技术手段跟不上的灰心,“对啊,双管齐下了,殿下您昨晚用的药是双份的,除了蒙汗药,还有春.药。”

  哇,用心之险恶,堪称下作!结果人算不如天算,他们的药失效了。公主仔细回忆了下,其实小小的冲动还是有的,只不过没到如狼似虎的地步。她的冲动只是渴,楚王自控力惊人,就算心猿意马,也不会做出出格的举动。

  不过自己究竟把人家舔到什么程度,已经无从考证了,公主多少觉得有些吃亏,对奚官说:“女子的名节很要紧,我既然已经和楚王同床共枕过了,楚王就得负责。我看这样吧,索性操办一场婚礼,不管是下药还是诱哄,把楚王弄回来,与本公主拜堂成亲再说。一旦生米煮成熟饭,楚王也是有家有口的人了,他再想出家,就是不折不扣的负心汉,全天下人都知道他对不起我。”

  奚官意味深长地瞅着公主,公主的牺牲精神值得夸赞,小算盘打得也是真响。她此来天岁,唯一的目的就是当上楚王妃,眼下什么都没干成呢,就妄图一步到位?

  是啊,只要当上王妃,地位稳固,安全问题也就不用发愁了。至于楚王还不还俗,随便啦,别说空守个名分,就算抱个牌位度过余生,公主也会欣然接受的。

  奚官的眼皮,很为难地眨动了几下,“话是这么说,可殿下昨晚出师不利,禁中早已得知了。楚王殿下是征战沙场多年的战神,要是靠逼迫有用,陛下又何必派遣使节,千里迢迢赶赴膳善呢。”

  所以聊进死胡同了,公主泄气地垂着肩,觉得前路茫茫,很难顺利走完。

  “战神果然是战神,连外表都会骗人,细皮嫩肉的,给本公主一种很好说话的错觉。”

  奚官咳嗽了下,讪讪道:“貌柔而心壮,不是诚心要骗人的。公主殿下既然见过了楚王殿下,那么印象一定不错,且不急,这次同床,下次就可以有点实质性的进展了。只要楚王殿下放弃出家,陛下答应立即为两位殿下操办婚礼,君无戏,殿下放心。”

  这种下保的话都是有前提的,问题在于根本不可能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公主觉得无能为力。

  她晃了晃手臂,语调委屈,“我把娑婆环都摘下来了,镬人的嗅觉最灵敏,可是楚王连看都没看我一眼。”

  公主那一扁嘴的小模样别说男人,连奚官看了都感到一阵心疼,于是放柔了语气道:“心理防线是需要一点一点攻破的,下臣对您有信心。”

  有信心……信心又不能当饭吃。

  公主垂头丧气问:“兵权的交接,昨天顺利完成了吗?”

  “必须没有。”奚官道,“总得推脱再推脱,刁难再刁难,才能延迟殿下返回达摩寺的行程。公主殿下还有机会,经过昨晚的奇异经历,楚王殿下很难不对您印象深刻。打铁趁热,下臣已经为您准备好了马车,将车停在楚王殿下必经之路上,到时候怎么安排,全凭殿下发挥。”

  公主就有这点好,胜不骄败不馁,被打倒一次不算什么,很快就能再站起来。

  她阴恻恻地笑了笑,“佛门的清规戒律那么多,想办法让他破几样,我倒要看看,他还有什么脸念阿弥陀佛。”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