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如她 第4章 第 4 章

小说:窈窕如她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3: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楚王出家了,却让她住楚王府,这上国太后果然懂得开源节流,也许不久的将来,楚王府有望改造成四方馆。

  连日奔波确实累人,先歇歇脚也好,况且没有上国官员的保护,恐怕想走出天岁边境都难。公主很快接受了这个好提议,并且整顿好心情,高高兴兴带着绰绰重新登上车辇,一路往楚王府进发。

  上邦大国就是上邦大国,自打入关起,沿途的壮阔风景就令公主诧然,如今进了都城,愈发感觉膳善小得可怜。

  天岁的富庶繁华,就如书上描写的一样,食肆酒肆鳞次栉比。一层堆叠着一层的翘角飞檐上错落挂着幌子和灯笼,车马从底下经过,能听见鼎沸的人声,也能看见凌空的美人靠上,画着浓妆,身着艳丽衣裙的姑娘。

  “绰绰,我梦里好像来过这里。”公主趴在窗口欢喜地说,“这里的人都很有钱,也很悠闲。”

  绰绰啧啧,“如果我们不是从膳善国来,挑个门脸做买卖,从此扎根下来,也蛮好的。”

  可不是嘛!公主喜欢这里的花团锦簇,以前以为素静即大美,没想到见识了雕梁画栋,那种富丽和充盈才更令人向往。

  天岁内城越走越繁华,道路两旁的高楼之间架起了天桥,从底下仰望,天被两侧苍黑的木柞结构压缩成了窄窄的一线。披着披帛的女子从头顶走过,薄纱罗被风吹起,两端飘飘然高飞,像壁画上随时腾空的飞天。

  公主看得兴起,冷不防听见有人吹口哨。绰绰吓了一跳,忙拽回公主,把支窗放了下来。

  “殿下还是小心点儿吧,娑婆环的药效不知道能维持多久。天岁国的男人好可怕,要吃人似的……如果楚王也一样,那殿下是不是什么都不用做,站在他面前,他就自愿还俗了?”

  绰绰想事情比较简单,公主盘算着,“那也未必,毕竟人家是大人物嘛。大人物是很有原则的,光站着应该不够,起码得笑一笑。”

  主仆两个被各自的想象逗乐了,捂着嘴,欢快地揶揄了一通。

  不过这大国真是大啊,楚王的王府居然抵得上一座膳善王城!公主踏上楚王府的地头,就被王府高大巍峨的门楼唬住了。她转头看了使节一眼,“我实在想不明白,楚王为什么一心要出家。”

  有钱有地位,家还这么大,这是多想不开,才打算吃斋打坐,青灯古佛。

  使节矜持地微微一笑,“也许是遇不见有缘人,所以才对这滚滚红尘丧失了兴趣。”

  王府府门大开,两队穿着葱绿半臂的婢女鱼贯出来迎接,见了人便深深福下去,袒领半遮半掩,往下一瞥,煞是壮观。

  王府里的女人都这样了,还是留不住楚王,可见这位楚王是座难以翻越的高山。公主的自信心很快就熄灭了,她觉得困难不一定需要克服,试着适应它,一切烦恼就迎刃而解了。

  公主心安理得地迈进楚王府,打算在这里借住几日,等时机成熟就回膳善去。

  “楚王殿下在达摩寺出家吗?平时不会回府居住吧?”公主站在院中环顾四周,院子中央栽了好大一棵紫荆,足有三丈多高。正值花期,一树繁花开得蓬勃热闹,枝丫伸展的范围内,琳琅落了满地落英。有花有树,高楼广厦也被称托得很有情调。

  使节眼下倒是心平气和了,掖着袖子道:“楚王殿下怎么说都是皇族,朝中要是遇上了难以解决的问题,他还是会回城的。佛性大善嘛,度众生之苦,是出家人的本分。”

  “上国歌舞升平,我看太平得很。”公主莞尔,舒展着眉目说,“劳烦尊使回禀太后一声,烟雨不便久留,过上三五日就回去了。回去后一定向膳善子民大力颂扬天岁大国风范,努力推进两国贸易往来。”

  使节听后,脸上露出了一点为难之色,“殿下是聪明人,明人面前,我就不说暗话了。之前太后娘娘派遣内侍,带来了大内的意思……”

  公主的心慢悠悠提了起来,“大内的什么意思?”

  使节斟酌了下道:“大内的意思是公主殿下迢迢而来,不能让殿下白跑一趟。大内很中意殿下,殷切希望殿下成为我帝国的王妃……出了家还可以还俗,只要殿下功夫深,何愁楚王殿下不眷恋红尘。”

  公主忽然哑口无,心道果然上邦大国思想开明,觉得世上万物没有什么不可逆,只要愿意,一切皆有可能。

  公主吐纳了下,扮出个笑脸来,“贵国大内的意思是,让我去引诱一个出家人?我们膳善虽是不起眼的小国,尊严也不能容人这样践踏吧!”

  使节忙摆手,“不不不,公主殿下千万不要误会,实在是因为满朝文武束手无策了,才请得殿下相帮的。殿下听下臣一,既然人已在天岁,殿下作为飧人,回是回不去了。若是殿下不愿意挽回楚王,那别的王侯,殿下可愿屈就?”更新最快s..sm..

  这是一桩不用思考,就知道亏得血本无归的买卖。巴结住楚王,好歹还能挣个王妃的头衔,换了别的王侯,娶飧人做王妃的可能不成立,公主就真要给人做暖床妾了。

  公主认命了,端端扣着两手正色道:“我想了想,能劝人重拾雄心为国家效力,也是功德一桩。那就尽我所能试一试吧,楚王殿下几时回朝,请尊使提前知会我一声。”

  使节眉开眼笑,“一定一定,公主殿下就等着下臣的消息吧。楚王府一切用度都是最好的,殿下在王府必会如鱼得水。万一有不合心意的地方,直接告知王府奚官,王府众人一定会尽全力配合,以期令殿下后顾无忧。”

  使节说完,抱着他的旌节,一摇三晃回皇城复命去了,剩下公主带着仆从们不知何去何从。

  好在奚官很快上前接应,向公主俯首一拜道:“下臣魏婠,负责王府一切琐碎事宜,殿下有事只管吩咐,下臣一应照办。”

  公主舒了口气,转头打量这位奚官,本来以为王府里管事的都是男人,没想到她竟是个女的。

  “那日后就仰仗奚官啦。”见她一味低着头,公主又笑着问,“奚官怎么不看我?”

  美人面前相形见绌,奚官毕竟也是女人。早在公主进府门的时候,她便一眼看见了她,以前总听说飧人美艳,各家府邸往来也曾见过几位王侯爱妾,美则美矣,实际并没有那么惊艳。然而这位不一样,货真价实的公主,俨然把膳善国所有的奇巧囊括在了一身,就算不是镬人,也要折服于她的魅力和万种风情了。

  奚官抬起眼,笑得十分赧然,“殿下天人之姿,令人不敢直视。”

  公主对自己的美丽,觉悟不算太高,这张脸她看了十七年,每天早上起来顶着一蓬乱发,在梳妆妥当之前,并不觉得有多好看。

  绰绰比较关心吃住,向奚官行了个礼道:“请问贵府如何安排我等食宿啊?”

  奚官“哦”了声,“下臣早就为殿下预备了卧房,卧房居高临下,风水绝佳,视野开阔,请殿下随我来。”

  一行人跟着奚官走向一座精美的楼阁,在踏上台阶之前,奚官回身冲身后的人笑了笑,“我已为殿下带来的人安排了别的住处,这座楼原本是供楚王殿下起卧用的,就算王府中人,平时也不敢随意踏足这里。”

  众人立刻站住了脚,边上婢女上来引路,公主的随从们便拐了个弯,被带往别处了。

  绰绰仍旧搀着公主登楼,这楼宇着实建得雄伟,奚官边走边道:“自从楚王殿下痴迷佛学,一年中有大半年云游在外。后来在达摩寺跟随悟真法师研习佛法,索性就不回王府了。下臣是想,殿下若能居住在楼内,也许能借殿下气运,感化楚王殿下。”

  从使节抵达膳善,游说国主献出公主起,这位楚王就一直贯穿她整整三个月的旅程。到现在走进了他的府邸,住进了他的寝楼,她才猛然发现,自己对他的了解只局限于他是男人,是镬人这两点。

  一个舞刀弄剑的武将,反正长相基本不用追求了,象眼鹰鼻络腮胡,最坏至多如此。公主决定打听些刚需的问题,“不知楚王殿下的名讳是什么?今年春秋几何啊?”

  奚官牵着袖子,将公主引进了一扇髹金雕花直棂门,一面道:“使官大人居然没有告知殿下吗?上国国姓萧,楚王殿下单名一个随字,小字长留,今春正满二十四。”

  二十四岁,年纪果然不小了,青春岁月在战场上度过,老了退出朝堂出家做和尚。前半生的杀伐用后半生的修行弥补,大起大落间就是一辈子,或许这楚王真有颗超然物外的心。

  “萧随,萧长留……”公主喃喃念叨,在铺满金丝地衣的卧房内转了一圈,“楚王殿下的名讳倒是很别致。”

  奚官说是,“殿下生母出自长山刘氏,长山离都城万里之遥,刘妃思念家乡,因此给殿下取名叫长留。”

  所以啊,大国帝王的后宫里人真不少,公主本以为楚王是太后所生的,原来并不是。

  奚官说完这些,向公主长揖了一礼,“殿下一路劳顿,好好歇息吧。下臣过会儿命人送些果子点心来,等晚膳时分,再将膳食送进殿下卧房。”

  绰绰把人送到门外,等奚官一步步去远了,回身趴在栏杆上眺望,“这上邦大国比我想象的要好,殿下看,那个白色的尖塔,是不是楚王殿下出家的达摩寺?”

  公主踢了凤鞋,已经倒在床上了。枕席间弥漫着一股沁人的香气,这种熏香膳善国没有,深吸一口,睡意便滚滚而来。

  “管他呢,有要紧事也不许吵我,等我睡醒再说。”公主抱着枕头咕哝。

  绰绰道是,正好她的包袱还没收拾,见公主呼吸匀停,便退出寝室,轻轻关上了直棂门。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