窈窕如她 第3章 第 3 章

小说:窈窕如她 作者:尤四姐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3:25 源网站:网络小说
  扜泥城外,送亲的排场很大。

  以前膳善向上国敬献美人,打的虽是皇亲国戚的旗号,但真正的皇家血脉屈指可数。这次不一样,这次出使的是货真价实的公主,国主为了给公主壮行,很守信地加封了公主为镇国长公主。

  小国的长公主,乍听封号很唬人,其实没什么含金量,也就是聊胜于无,满足国主急欲补偿的一片心罢了。不过国主对于妹妹的不舍倒是千真万确,他看了眼盛装的公主,繁复堆叠的袆衣,让公主窈窕的身形扩大了一圈。他一时间有些恍惚,居然不敢确定障面后的人是不是公主了。

  公主戴着凤冠,上有翠盖,下有珠帘。面孔被遮挡着,只见光影错落间,间隙处偶尔闪现的一小片皮肤。

  国主想叮嘱公主几句话,看不见脸,总觉得心里不踏实。于是把她面上珠帘掀到一边,这才看清那熟悉的眉眼,忽然悲从中来,哽声说:“皇妹,孤对不起你,母后临终把你托付给孤,孤没能保全你。”

  公主不知道该说什么,怅然看了他良久,“我要是混不下去了,还能回来吗?”

  国主愣了下,很快点头,“你不回来还能去哪儿?”边说边瞥了瞥十步开外的使节,压低嗓门对公主说,“十二国中只有膳善国出产飧人,灭了膳善,对天岁也没有好处,真要是走投无路了,咱们可以赌一赌。”

  公主听了大大感动起来,她从没想过给膳善招祸,看重的只是国主的一个态度。

  “不过不到那个地步,还是不要回来为好。你看看那座皇城……”国主回首指了指,“那些建筑,天岁大军一人一口唾沫,就能把它泡化了。”

  公主顺着国主的指尖望过去,膳善国虽小,审美却不含糊,皇城内的屋舍都是纯白色的,环拱着中央葫芦金顶的皇宫,呈现出一种圣洁清高的气象。

  这么美好的故土,怎么忍心让它生灵涂炭。就算国主不说,她自己也会掂量。

  公主抬起手,打算把珠帘放下来,国主喊了声等等,一面悄悄从袖子里掏出个三寸来宽的臂环,扣在了公主的手腕上。

  公主垂眼一看,“嫁妆?”

  国主说不是,“这是国师连夜研制出来的,里面装了娑婆树的树皮,能暂时中和你身上的味道。天岁国镬人太多,孤怕你还没到楚王面前,就被人劫走了。”罢握了握公主的手,转头向使节郑重托付,“尊使,孤把公主交给你了,路远迢迢,请尊使费心照应。孤这妹妹平时娇惯,她连稻子和麦子都分不清,上国不能对她要求太高。如果她没能完成重托,不要伤她的性命,请把她还给膳善,孤替她养老。”

  这是屈服于现实的哥哥,最后能为妹妹做的了。公主并不怪他说她五谷不分,就凭最后两句话,她也要振作起来,不让哥哥失望。

  “陛下等我的好消息吧。”公主提起厚重的裙裾,转身登上了车辇。

  使节向国主行了一礼道:“国主放心,天岁是礼仪大国,绝不会有意为难公主殿下的。时候不早了,国主请回吧,我等也该启程了。”

  国主颔首退到一旁,看着使节跨上骏马,高擎起旌节。护送公主的车辇被前后簇拥着,缓缓走向远方。

  国主迎风直掉眼泪,“她一定很恨孤,都没有开窗再看孤一眼……”

  皇后拢着脖子上的狐裘安慰国主,“天太冷,开了窗户,寒气就进去了。”

  国主听了,觉得似乎有点道理,便擦干眼泪不哭了。

  ***

  从膳善国到天岁国,一共六千五百二十里路,这段路程须得一步一步走出来,不是疆域图上滚弹子,咻地一下,就能从扜泥城滚到天岁城。

  公主一辈子没有受过舟车劳苦,整整三个月,每天都在摇晃的车辇里,每天都度日如年。某天走得厌烦了,自己绝食生闷气,后来扛不住饿,使团架着篝火烤肉的夜晚,她从车厢里走了出来,发现大地已经披上了一层绿,这一走,从隆冬走到了仲春。

  “嗨呀,时间过得真快。”公主围着小围嘴,膝上铺着油毡布,布上搁着一块羊腿肉,边吃边感叹,“我在车里闷了太久,怎么没有早点出来走走!其实白天赶路,晚上吃肉,也挺好的。”

  使节说:“殿下是千金之躯,自然不能和莽夫们一起吃喝。不过山高路远,偶尔出来透透气,也不错。”

  公主微微一笑,“那我明晚还出来……明晚吃什么?”

  使节拿出随身携带的小册子,“馕饼、酒酿、烤骆驼。”

  对于吃惯了珍馐的公主来说,这些东西原本不具备吸引力,但是出门在外,一切要求都相应降低了,公主居然觉得那些东西必定别有一番风味。

  绰绰撕下一块肉递给公主,公主放进嘴里斯文地嚼着,半晌问使节:“尊使府里可有我们膳善人啊?膳善女子最温柔,喜欢孩子,也会带孩子。”

  天岁国的达官贵人以养飧人为荣,飧人纵使不能成为正妻,有命活下来的也可以成为爱妾。公主只带了几个近身伺候的人随行,到了那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首先要做的当然是联系国人。

  使节摇头,笑道:“下臣官衔不高,且又不是镬人,朝廷是不会赏赐膳善美人给我的。一般美人们都入王公府邸,他日殿下成了楚王妃,自然就能见到她们了。说句实话,飧人在我们凡夫俗子眼中,和平常人无异,若我们也去争夺飧人,那岂不是暴殄天物吗。老话说得好,美人配英雄,楚王殿下是上国的脊梁,只要殿下能劝他放弃出家,那殿下就是天岁的恩人,太后娘娘必定兑现承诺。”

  公主接过绰绰承上的手巾掖了掖嘴,一双美目流转,月色下有惑心的力量。听使节的极力撮合,笑着说:“我倒很相信上国的诚意,只是我们走了太久,万一楚王殿下已经剃度了,那可怎么办?”

  使节说不会的,“楚王殿下有个会写诗的朋友,他担保会拖住楚王的。”

  公主哦了声,“楚王南征北战,还有时间交诗人朋友,真是交游广阔。这诗人是男是女呀?”

  “是太尉家的公子。”使节道,“虽会作诗,也会打仗。早前跟随楚王殿下在军中待过几年,这两年太尉上了年纪要人照顾,他便弃武从文了。”

  公主笑起来,笑得千娇百媚,抚掌说:“上国歌颂武将的诗,我也学过两首,我背给尊使听听?”

  使节连连说好,“要在上国生活,必先融入上国的文化,殿下真是有心了。”

  公主站起来,整了整衣裙,含蓄而娇羞地娓娓吟诵:“朕与将军解战袍,芙蓉帐暖度春宵。但使龙城飞将在,从此君王不早朝。”

  公主念完,使节石化了,边上围坐的随行官们面面相觑,谁也没敢说话。

  绰绰大力鼓掌,“好,背得好!”

  绰绰的一声吼,惊醒了使节,他讪讪跟着鼓掌,口是心非地称赞着:“殿下懂得融会贯通,他日大有可为啊……”手机端一秒記住為您提供精彩\小說閱讀。

  公主显得很谦虚,“上邦大国的诗就是好,不是五个字就是七个字,不像我们膳善,都是大白话……”边说边转身,婀娜地朝车辇走去,“啊,膳善难能可贵,草木丰盛肥美,牛羊成群结队……”

  被震得找不着北的随行官讶然惊叹:“学得也太杂了,这样都能串成一首诗?”

  使节的笑容意味深长,“诗虽背得歪了点,背后隐喻却有趣得很,我相信楚王殿下一定会喜欢她的。”

  ***

  可惜刚踏上天岁的疆土,就听见了一个不好的消息,说楚王殿下确实一心向佛,已经在达摩寺落发出家了。

  使节如遭电击,紧握马鞭大喊:“这是哪里传出来的谣?楚王殿下出家,陛下答应吗?太后娘娘答应吗?”

  公主掀帘的手放下来,和绰绰交换了下眼色。

  使节焦急不已,回城的步伐也加快了许多,从华阳驿赶回上京,三天的路程只花了两天不到。

  他不能置信,自己跋山涉水终于带回了飧人公主,居然英雄无用武之地。于是一入城门,就拽住守城戍兵追问:“楚王殿下出家了吗?楚王殿下何在?”

  得到的答案令人悲愤,殿下心意已决,朝中十二位重臣联名挽留,都没能让楚王殿下回头。

  使节站在安化门前仰天大哭,嘴里伊利哇啦,不知在说些什么。

  公主的心情却出奇地好,她打帘走下车辇,温声安抚道:“尊使,这是天意啊。既然楚王殿下不再眷恋红尘了,何不放开手,让他从此天地广阔,也算对他多年征战的褒奖。”

  使节抬起红红的泪眼,自知失态,忙卷袖擦了擦。

  公主和颜悦色,掖着手说:“这趟远赴上国,我见了世面,实在不虚此行。原本善意的初衷未能实现,只怪天不遂人愿,尊使尽力了,我也尽力了,不必勉强。楚王殿下已经皈依,你我都无能为力。”边说边拱手,“那就此别过吧,我回去了。”

  一趟远行虽然身心疲惫,但还有返回的可能,就不算太坏。公主悄悄松了口气,可正当她准备转身的时候,看见一个穿着铭袍的人疾步从直道那头赶来,一手掩口,俯在使节耳边窃窃低语。

  公主唯恐有变,忙拽了拽绰绰衣袖,准备溜之大吉。然而刚迈出两步,使节的嗓门便洪亮地响起来,“殿下请留步。太后已然为殿下安排好了住处,殿下难得来上国,怎么能说走就走呢,无论如何先歇息两天。”

  公主的心情一落千丈,不明白人都出家了,还想怎么样,总不能让她和佛祖抢人吧!她本来还打算推辞两句,话没出口,乍然感觉芒刺在背。疑惑地扭头一瞥,见热闹的街市旁三三两两聚集着好些男人,那眼神幽幽,不加遮掩地盯着她,像草原上伺机而动的狼群。

  她咽了口唾沫,终于意识到这里杀机四伏,和膳善不一样。懂得审时度势的公主立刻从善如流,“承蒙太后娘娘厚爱,不知安排哪里供我们下榻呀?”

  使节答得很欢畅,“一客不烦二主,当然是楚王府。”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