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氪金养我首席出道 第13章 动物争宠

小说:动物氪金养我首席出道 作者:鱼邻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3: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老李是星海动物园的金牌饲养员,前几天他向领导提交了一份动物观察报告,预了即将要到来的末世。

  然后,他的领导让他好好休息,实在不行就去看下心理医生。

  老李纳闷:难道真是我想多了?

  最近园区里的动物确实正常了不少,非要说有什么特别的话,就是看起来心情特别好。

  就连不喜欢洗澡的大熊猫,昨天都特别配合,非得把肚皮上的毛毛全部洗白白才罢休。

  早晨9点钟。

  动物园里的游客不算多。

  苏翎羽和唐冉坐上了红色的观光小火车。

  唐冉本身对动物园的兴趣并不大,她去过不少大同小异的动物园,这次出来只想和苏翎羽一起散散心。

  没想到,小火车还没前行几步,就被蜂拥而至的动物们堵住了去路。

  这些动物也太热情了吧!

  老李连忙带着食物前来维持秩序。

  然而,并不管用。

  原本贪嘴的动物们对老李爱答不理。

  一向高冷的雄孔雀群抢占了小火车的最佳视线,不仅统一开屏,还旋转、跳跃、不停歇。

  [星海孔雀:谁敢和我们比美?]

  粉色的火烈鸟随后赶来。

  [星海火烈鸟:你们一群绿油油的尾巴毛哪里好看了?比得上我们粉色惊艳?]

  [星海孔雀:我们还有白色的品种!]

  [星海火烈鸟:那也是我们粉色最好看]

  从没见过动物们这么热情的唐冉吓得不知该如何是好,四面八方都是动物,连逃的地方都没有。

  “别怕,他们没有恶意。”苏翎羽安慰道。

  唐冉观察了一会儿,前来的动物虽然多,但确实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甚至眼神里满是对幼崽的温柔爱怜(?)

  唐冉放下心后,便打开了微博直播。

  百年难遇的奇景,当然要和网友们同步分享!

  苏翎羽伸手摸了摸距离自己最近的孔雀。

  她知道,一直以来在留板中鼓励自己的,就是眼前的这些动物,当然这还不是全部,还有更多的动物在关注着她的成长。

  她从老李那儿买了一些食物,一边投喂,一边小声说道:“我早就应该来看你们啦,谢谢你们对我的喜欢。”

  不一会儿,先是袋鼠群快速蹦跳而至,紧接着,近六米高的长颈鹿群也过来了,后面还隐约看到跨区而至的麋鹿群。

  一旁的饲养员老李都惊呆了:

  领导,你们快来看看呀,等真的末日到来就晚了!

  唐冉的直播因为没有预告,一开始只有几个死忠粉在。

  [黑糖玛奇朵:唐唐不是去参加练习生的节目了吗?怎么突然开直播了?]

  [黑糖玛奇朵:卧槽,这么多动物,是被喂兴奋剂了?]

  [cullinan:我屮艸芔茻,孔雀统一开屏,这也太震撼了!]

  [obsidian:只有我发现了华点吗?他们互动的对象都是那个才被央视爸爸点名的口罩练习生,这是炒作吧!]

  [cullinan:集美们,你们看那只长颈鹿,居然把管理员手里的果子送给了那个练习生,看长颈鹿低头垂眸的眼神,怎么有种养孩子的宠溺感?啊啊啊,我录屏了]

  [……]

  与此同时,云网上不能近距离接触崽崽的其他动物醋了。

  [皇狨猴:@管理员00,请管管星海动物园里那些失智的动物,他们这样会给崽崽带来不好的影响!]

  [狼王:@管理员00,请立刻遣散那些动物,派我们狼族去保护崽崽!]

  [虎鲨:谁给你们狼族的脸?我们鲨鱼一族看起来不可靠吗?]

  [平头哥蜜獾:你们鲨鱼还是先解决上岸的问题吧]

  [……]

  云网上的动物吵作一团。

  但起码有了效果。

  围堵观光小火车的动物们在各群族长辈的带领下,恋恋不舍地返回了各自的生活区。

  然后,苏翎羽和唐冉依次逛完了所有动物的馆区。

  不管是平时只顾卖萌的大熊猫,还是凶猛的狮群,所有的动物都用自己的方式对苏翎羽的到来表示了欢迎。

  海洋馆的动物们在没有饲养员的指挥下,自发表演了一场精彩纷呈的互动秀。

  #最有动物缘的设计练习生#

  #神秘的口罩少女#

  新的热搜话题不断被顶了上来。

  江市电视台的导演组休息室里。手机端sm..

  张爽开心地舞上了一套龙虎拳。

  本以为苏翎羽能获得央视表扬,为节目组带来热度,已经够幸运了,没想到连休假的时间都能搞出个热搜。

  “宣发组,数据组,又要加班了!”

  张爽懊恼地抱怨道,只是上翘的嘴角一直没能压下来。

  *

  另一边,偏僻的苏家村里,迎来了两个唯利是图的狗仔。

  李三做狗仔好几年了,一直水逆,每次他蹲哪个明星,哪个明星就遵纪守法,家庭和谐。等到他更换目标时,之前的明星总能爆出让微博瘫痪的大料。

  错失了几次明星头条后,李三决定不那么贪心,准备从一些有热度的1800线身上扒些新料,比如没有背景、刚刚走红的口罩少女,她公开的信息很少,只要去扒,肯定都是第一手资讯。

  李三将身为狗仔的嗅觉拉满,埋头在网上搜索了一圈,竟没有搜到任何有关苏翎羽的黑历史。

  连那种中二期恋爱、追星、对性别知识好奇、对生活不满的痕迹都没有。

  这简直不科学!

  难道苏翎羽以前都没用过社交软件吗?

  ——谢邀,是没怎么上过网。

  不死心的李三直接杀到了苏翎羽长大的苏家村,他就不信了,会有没有黑历史的人存在!

  他小时候在qq空间写火星伤痛文学、上课看啊啊哦哦的小片被同桌拔掉耳机的黑历史不要太多好吗!

  李三和徒弟扛着摄影设备,伪装成正规记者寻到了苏家村。

  “师父,这里也太穷了吧。我刚才在车上都快被颠吐了,啊!狗屎!我踩到狗屎了!”

  李三不耐烦地敲了一下徒弟的头:“别大惊小怪的,等猛料到手,什么新鞋不能买?应该就是这家了。”

  李三打量着眼前破败的传统木瓦屋。

  还真他娘的不是一般穷。

  “有人吗?请问这是苏翎羽的家吗?”李三举着细长的收音话筒,四处张望着。

  “谁?老王头,看看谁来了?”

  苏奶奶个子不高,头发花白,但看起来格外精神矍铄。

  “你好,我们是江市的记者,苏翎羽是您孙女吧,她参加台里的节目火了,赚大钱了,都没跟你说吗?这赚钱了也不想着家里,不孝顺呀!”李三说得一脸真情实感。

  把一旁举着摄像机的徒弟都说傻了:

  “苏翎羽不是个刚上热搜的练习生吗?哪条评论说她赚大钱了?我怎么没看到?”

  李三冲着拆台的徒弟直瞪眼,然后就要往苏奶奶的房子里闯:“老人家,苏翎羽就是在这里长大的吗?她的父母呢?听说留守儿童特别叛逆,犯罪率特别高!”

  这时,腿脚不太利索的苏奶奶扛着和自己差不多高的扫帚出来了:

  怒气冲冲地骂道:

  “这是哪来的屎壳郎说书——满嘴臭气,昨天村长可亲自来说了,我们家小羽出息了,过两天就会有电视台的来采访我们,但是村长也说了,村里好不容易出了个香饽饽,可不能让那些红眼病的老鼠屎给祸害了,我看你们什么留守儿童,什么犯罪率的,就不像是好人,赶紧给我滚出去!”

  一旁的脸色黝黑的王大爷立刻夺过苏奶奶手上的扫帚,紧张道:“小苏,你可别闪着腰,扫帚给我,我帮你打!小羽那孩子我们自己养大的,我们还能不知道?平时连话都不敢大声说,这次能混出头,指不定在外面吃了多少苦头呢!”

  李三到苏家村一事很快被捅到了网上。

  虽然没能引发什么关注度,但还是第一时间被张爽团队监测到了。

  扑了两季的综艺如今终于有热度了,张爽自然全程关注,生怕被黑料再给搞凉了。

  “你们说,我们要不要给苏翎羽请一个经纪人?”张爽焦虑地直抓头。

  “不至于吧,张导你真当咱们节目是偶像练习生啊?你看那些知名的设计师,有请经纪人的吗?”陈副导吐槽。

  “可是狗仔都摸到苏家村去了,这和明星待遇也差不多了。还有之后设计合同的问题,你们觉得苏翎羽能谈得好?”张爽为苏翎羽操碎了心。

  正当张爽兀自苦恼时,一个身材高大、神色冷峻的男人找上了节目组。

  “你们好,我是苏翎羽的经纪人,她的所有事宜,以后由我来接管。”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