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物氪金养我首席出道 第6章 意外收获

小说:动物氪金养我首席出道 作者:鱼邻翎 更新时间:2020-10-18 04:03:21 源网站:网络小说
  请问:眼前这位一脸愤世嫉俗、控诉自己抄袭的女生是哪个?

  我得罪过你吗?

  我都没有看过你的作品,凭空抄袭吗?

  苏翎羽想辩解,她张了张嘴,没有发出任何声音。

  无数痛苦的回忆涌上心头:

  “她脸上有鳞片!她是妖怪!”

  “她没有妈妈!一定是妖怪的孩子!”

  “我家的鸡不见了,一定是被她偷了!”

  “她是妖怪,生吃活鸡!”

  “我没有……”

  “还敢狡辩,打死她!”

  “打死她!打死她!”

  “……”

  孩子是没有太多是非观的,大孩子发话了,小孩子们就会跟着起哄。

  石头砸在额头上——

  会出血。

  会疼。

  会让人刻骨铭心。

  从那以后,苏翎羽学会了避开人群,学会了不再辩解,学会了活在自己的世界里。

  因为不管她说什么,大人们只会偏心自己的孩子,而非天生天养的自己。

  [狮王驾到:敢污蔑我崽,咬死她!]

  [虎鲨:想吃人!]

  [鬣狗:牙齿有自己的想法,在线发威]

  [……]

  躲在桌洞里的小黑不断用爪子摩擦着桌底的金属板,发出令人不适的声响。

  苏翎羽恍然回神。

  将手伸进桌洞,试图安抚小黑。

  乖。

  我再没用,也不能让你们帮我出头。

  在众人的注视下,苏翎羽艰难开口:

  “我没有抄袭。”

  “你撒谎!那你怎么解释我画龙猫,你也画龙猫的问题?”

  苏翎羽看向对方——

  是一个染着薄荷棕色头发的高瘦姑娘。

  宽大的粉色训练服被改成了紧身款,显得单薄的身材凹凸有致。

  粉色训练服=a班。

  意味着对方的初次测评作品得到了四位导师的一致认可,至少绘画能力不俗。

  而苏翎羽穿着蓝青色的c班训练服。

  高下立见。

  苏翎羽咬着嘴唇,手微微发抖。

  她不想让藏在桌洞里的小黑担心,不想让留板中关心自己的人担心,她有太多话能为自己辩解,但她此刻喉咙干涩,发不出任何声音。

  围观的练习生看到苏翎羽孤立无援的样子,心生不忍。

  他们做起了和事佬:

  “陈冰,你也别太咄咄逼人了,人家估计也不是故意的,再说,你的绘画水平是抄不走的,算了吧。”

  “她必须向我道歉。”陈冰坚持。

  “何必呢,算了吧。”

  “别弄得太难看了。”

  “……”

  和强势的陈冰相比,苏翎羽穿着宽大的训练服,白皙纤细的模样,仿佛风一吹就会消散似的,更加惹人怜爱。

  越来越多练习生主动帮苏翎羽说话,但对于他们的好相劝,苏翎羽一点也不想接受。

  “确实要道歉,但不是我。”

  苏翎羽的声音里发着颤,但她仍努力克服生理上的恐惧,眼神坚定。

  和事佬们:???

  我们为你说话,你还不见好就收?

  “这是朵盛世白莲花吧。”

  “算了,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

  “天天戴着口罩,是多见不得人,香肠嘴吧!”

  “噗嗤,你过分了,我都有画面了。”

  “……”

  面对外界嘈杂的声音,苏翎羽很想像以前一样避开人群。

  不去辩解,不去疼痛。首发..m..

  她从来都不是湖水中盛开的莲花。

  如果非要比喻,她更像是一节莲藕,成长于淤泥中,挣扎于淤泥中,最终腐烂在淤泥中。

  一旁的老师想上前说点什么,却被耳机里节目导演的声音制止了。

  好不容易有选手矛盾。

  就指着这个上热搜呢!

  教室里,一些正义的练习生还想上前说点什么,但即便再粗大的神经,也发现周围的气氛有些不对。

  藏在桌洞里的黑猫不断用爪子磨着金属桌壁,角落里窸窸窣窣的龙猫再次探出头露出尖利的板牙,天空中的鹰鸟不断聚集、嘶鸣,黑压压地盘旋逼近。

  苏翎羽看着眼前不断刷新、为自己打抱不平的留,心情突然安定下来。

  是了,这次不同了。

  这次站在她身边的声音,并不少。

  苏翎羽深吸了一口气,大声道:

  “我没有抄袭!”

  许是放大的嗓音给了苏翎羽勇气,接下来,她想说的话就顺畅多了。

  “环保题材想到保护动物,稀奇吗?龙猫的动画形象深入人心,大家又刚见过龙猫,撞主题,稀奇吗?我一直在专心画画,没有注意过别人的作品,但我可以说一下自己的作品。除了龙猫,我的作品里还有其他动物,他们是我的朋友,我的灵感正是来自他们。这次的作品,是我对朋友们的礼物。同时,也希望提到环保主题,不止是不破坏环境,被动的保护环境,更要像对待自己的家园一样,与环境共生,与所有动物共享在同一片天地,成为一个大家庭。”

  苏翎羽从来都不是一个自信的人。

  但她的画作和朋友,是她心中唯一的净土,不允许其他人诋毁。

  她的眼神带着光。

  澄净,温暖,让所有污秽无所遁形。

  天空中的鹰鸟不再愤怒。

  角落里的龙猫再次藏起身子。

  教室里,大家看了看陈冰的作品,又看了看苏翎羽的作品,终于有了不一样的声音。

  “除了都有龙猫,立意完全不同,这不算抄袭吧。”

  “如果不是的话,空口鉴抄,感觉很恶心。”

  “是吧,其实我一直不太喜欢陈冰。”

  “……”

  一旁的老师忍无可忍,上前打断了这场闹剧。

  “好了,时间到了,下面请每位同学逐一上台讲解自己作品的立意和构思。”

  一涉及到自己,吃瓜群众立刻散场。

  从始至终,没有人为自己不负责任的论道歉。

  [大胃鲸鲨:就这?每个人bb一通就算了?反正我受不了这个憋屈劲]

  [只会卷成球的穿山甲:人类不都这样吗,上下嘴皮一碰,哪管说出来的话是香是臭]

  [只会卷成球的穿山甲:哦,他们不仅会说,还会吃]

  [平头哥蜜獾:自从养了人类崽崽,每天更暴躁了是怎么回事?]

  [食人鳄:看我的名字]

  [食人鲳:还有我]

  [……]

  星海动物园的金牌饲养员老李,已经开始写动物观察报告了,不知道现在开始屯粮,是否来得及迎接世界末日。

  教室里。

  终于轮到苏翎羽上台阐述自己的作品。

  她深呼一口气。

  看着台下一张张熟悉又陌生的面孔,生理上的恐惧消失了,只觉得深深的疲惫。

  “我的作品大家已经看过了,灵感来源刚才也已经讲了。我想说的是,设计专业是具有服务性质的,它是我们缓和环境共生问题的手段,作品的呈现远比空洞的语更有力量和说服性。感谢。”

  苏翎羽浅浅地鞠了躬。

  然后拿起藏着小黑的背包,转身离开了教室。

  她大概能意识到自己性格上的缺陷——

  不善交际,不够圆滑。

  但是她不想改。

  小时候,也有好心人资助过自己,让她站在铺满花篮和红色横幅的台子上表达谢意,每一次,她那像蚌壳一样张不开的嘴都会把事情搞砸。

  “连个感谢词都说不好,有什么用?”

  “活该在穷山沟里穷一辈子!”

  “连爹妈都没有的孤儿,就不该对你有任何指望!”

  “……”

  苏翎羽回到宿舍后,抱着膝盖蜷缩在阳台的纸箱旁。

  她目光无神,喃喃自语:

  “小黑,我是不是很没用?我以为我可以面对这一切,可是,真的好难。”

  苏翎羽将脸埋在双膝上。

  并没有期待过回应。

  她习惯了被按下静音键的世界。

  然而,一只大而有力的手摸了摸她自然卷的发顶,并低声安慰道:

  “你已经做得很好了,你完成了自己的作品,维护了自己的清誉,你在不断地突破自己,未来只会越来越好。”

  苏翎羽僵住身子。

  微风拂过发梢,迷乱了眼睛。

  等到她回过神来抬起头时,只看到小黑蹲坐在纸箱上,无辜地舔着爪子,并没有其他人来过的痕迹。

  刚刚,是自己的错觉吗?

  被人碰触,好像也没有那么讨厌。

  *

  夜幕已至,云网上的动物们仍在刷屏:

  [大橘为重:还是好气啊!同样是铲屎官,怎么有的人类那么讨厌!把喵都气胖了!]

  [土豪德牧:app商城更新了吗?老子要花钱!老子要给崽崽买礼物!不然老子要原地爆炸了!]

  [皇绒猴:这事不能这么算了!以前养过的崽可从来没受过这样的委屈!]

  [伊蚊:必须反击回去]

  [……]

  夜深人静时。

  微博上的一篇小作文小火了一把。

  ——致我向往的《未来》

  作者是一个自媒体博主,在看完设计练习生先导片后,对101号选手的作品久久不能忘怀。

  先导片最终定格在59和20两个不及格的分数上,留下了一个小小的悬念。

  但作者认为,撇开绘画技巧不谈,在无数充满现代感、科技感的作品中,只有那幅线条简单的素描画,勾勒出了对归田园居的期待感,在浮华的世界中,仍保留着童真的守望。

  别问,问就是感动。

  关注这位博主的粉丝很少见其一本正经地写小作文,刚开始粉丝还在评论里调侃:这是收了多少钱才能写出这样的彩虹屁?我赌5毛。

  但有些人看过小作文里的贴图后,也表示深受感动。

  设计是什么?艺术是什么?

  是高于大众审美的高雅艺术吗?

  难道不该是洗尽铅华,让大众有所共鸣的作品吗?

  很多键盘学者下场,李涛了自己的观点。

  苏翎羽因此意外收获了一小波关注量。

  然而,这些路人粉惊讶地发现:

  他们关注的这位练习生,居然没有微博?

  无处关注可还行?

  本来都是些忠诚度为零的路人粉,但当他们发现自己准备关注的练习生查无此人后,粉丝们叛逆了!

  我不管,从今天起,苏苏就是我艺术圈本命了!

  苏苏长得不可爱吗?

  苏苏的绘画没有灵性和潜力吗?

  养成一个设计师不快落吗?read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