超品小神医粱惊弦方冰 第1章 回归

小说:超品小神医粱惊弦方冰 作者:粱惊魂 更新时间:2021-04-27 20:31:45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天才本站地址:[]s.qq.!无广告!

  君阳市,秀岳山,黄梁村。

  黄梁村坐落于秀岳山山脚,这秀岳山是由十多座山连绵而成,虽然风景优美,却交通不便,是出了名的贫困区。

  “终于到家了!”

  从秀岳山客运站到黄梁村,足有十五公里。

  这段路还没有修好,道路狭窄,凹凸不平,别说出租车了,连摩托车都不愿意过去,粱惊弦是直接步行回去的,足足花了两个半小时。

  “小弦你怎么走回来了?给你爸打个电话,让他骑自行车去接你啊。”

  老妈罗小芬又是欢喜,又是心疼的接过粱惊弦的背包,将他拉进家里。

  “爸呢?没在家吗?”粱惊弦也没有拒绝,进屋后四下看了眼,询问道。

  梁家是两室的砖瓦房,中间是堂屋,后面还有一个小厨房,以及一片菜园子。

  家里的设施,都非常的陈旧,大多都是爸妈结婚时候买的。

  “你爸还在田里除草,看时辰差不多就要回来了。饿了吧,我来做饭。”

  罗小芬去厨房做饭,粱惊弦也出门,和村里邻居打起招呼来。

  “惊弦回来了?这几年在外面怎么样啊?”

  “当兵不是两年吗?你咋去了五年啊?”

  “在外面有女朋友了吗?咋没带回来?”

  ……

  乡亲们也都很热情,和他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

  黄梁村实在是太贫困了,留在村里的大多都是中老年人,年轻人都进镇上,或者城里去工作了。

  粱惊弦也都随口解释了一下,说自己当兵两年,之后在外面干保安,基本是月光族,没存到钱,自然也就没有女朋友了。这次回来呢,是打算重操旧业,在村里继续干村医。

  “哎呀,这可就太好了,你师傅死后,咱们看个病都不方便,非要跑到镇上去,而且随便看个小病,都要几十块。”村里人知道粱惊弦要留下来当村医,都非常高兴。

  粱惊弦的医术,是跟村里老村医学的,这老村医是四十多年前搬来的,无儿无女,性情怪异,大家连他叫什么都不知道,只称呼他阎老头。

  不过这阎老头医术端的高明,别说黄梁村了,十里八乡的人,都有慕名前来求医的。

  可惜在五年前,阎老头去世了,也就是那一年,粱惊弦去当兵。

  过了大半个小时后,罗小芬过来喊粱惊弦吃饭,老爸梁斌也回来了,见到粱惊弦,不如罗小芬般热情,只是淡淡的对他说了句“回来了?快吃饭。”

  家里一年到头,也没开过几次荤,但是儿子回来,罗小芬专门买了一斤猪肉,宰了一只鸡,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小弦,镇上富力大酒店正在招保安,我前两天的时候路过,抄下了招聘电话,你要不要去试试?”吃饭的时候,梁斌问道。

  粱惊弦摇头道:“不用了,我暂时不想干保安了,就在村里做村医吧。”

  罗小芬说道:“做村医也可以。以前阎老头的病人,可是看都看不完呢。”

  梁斌迟疑的道:“阎老头是阎老头,人家毕竟干了一辈子中医,但是小弦……”

  罗小芬顿时不满了,护子心切,说道:“我儿子的医术那也很棒好吗?他高中的时候,就没少给村里人免费看病,从没有出过差错。”

  粱惊弦笑着说道:“爸,师傅对我是倾囊相授,医术方面您不必担心。”

  梁斌点了点头,也没有多说什么了,只是说需要进什么货,需要他帮什么忙的,和他说声就可以了。

  吃完饭后,罗小芬挨家挨户的通知,告诉大家粱惊弦回来做村医的事,给儿子“招揽生意”。

  粱惊弦则是带了两瓶啤酒,坐到了师傅的坟前。

  “师傅,我五年没来看你,没生我的气吧?”

  “这五年来,我可没有懈怠哦,你教我的医术和功夫,我也全都用在了正途上……”

  粱惊弦一边喝酒,一边给师傅讲起了自己这五年的经历。

  “师父,这五年来,我也算是报效祖国了,接下来我会帮着村子脱贫致富,完成您最后的遗愿。”

  “哦,师父,还得请您在下面,照顾照顾我那傻兄弟石头,这小子脑子一根筋,不会变通,在下面肯定受人欺负。您得告诉他,我会正大光明的,打垮春城云家。”

  石头是他的战友,上学的时候,竟然和春城云家的人恋爱,云家当然看不上他了,用了卑鄙手段,将他一家都逼死,拆散鸳鸯。

  石头脑子一根筋,明明有实力直接暗杀仇人,却偏偏说了,这是违法的,他决不能这么做。

  既然石头不愿意违法,那粱惊弦就正好把黄梁村发展起来,到时候在经济上打垮云家就可以了,这既完成了师父的遗愿,也对兄弟有了交代。

  “哎呀……”粱惊弦的经历还没有说完,忽然间听到不远处传来一声惨叫,粱惊弦起身朝着出声的地方狂奔而去,只见一个穿着白色t恤、碎花裙的女子,晕倒在了溪水边。

  她身边还有一个红色水桶,里面装了不少小龙虾。

  粱惊弦上前,轻轻扒开她的头发,这是一张圆圆的脸,白白净净的,差不多是二十六七岁,风华正茂。只是脸色煞白,神情憔悴。

  她的睫毛很长,此刻还在轻轻颤动,真是我见犹怜。

  “这女的是谁,怎么没见过?是我们村的吗?还是村里谁家的亲戚?”

  粱惊弦也没有耽搁,握起她的手,准备替她把脉,看看她怎么回事,可一瞥眼,却从她t恤领口,看到了那深深的沟壑。

  他心头一荡,穿着的大裤衩,顿时就作出了呼应。

  这就尴尬了。

  他吃完饭出来溜达的时候,换了一条大裤衩,大热天的,穿着舒服。

  可没想到反应这么激烈,以至于凶器无处可藏。

  粱惊弦深吸了口气,迅速移开视线,很快,他发现碎花裙被风吹起,露出了她大腿处,有一个被蛇咬过的印记,而且印记处已经变得又红又肿。

  “她这是被蛇咬了,这是一条毒蛇,毒性猛烈,再晚一会,她就要没命了。”

  粱惊弦都不需要把脉了,低下头,用嘴一口一口的将毒给吸了出来。

  “嘤咛!”杨曦缓缓苏醒过来,紧接着就看到有一个男人,正趴在她裙下,吓得她惊呼一声,飞起一脚,踹向粱惊弦。

  她躺在地上,这一脚,正好踹在了粱惊弦的裤衩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