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玖瑶顾寒夜 第2006章 她有一万种惹怒大总裁的办法

小说:苏玖瑶顾寒夜 作者:颜小五 更新时间:2021-09-26 07:59:4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时伯父回答程小羽各种关于葡萄酒的问题时,顾寒夜和玖瑶姗姗来迟。

  一问才知道,原来是顾寒夜想让玖瑶多睡一会儿,就把她午休的闹钟悄悄关掉了,结果他自己也跟着睡过了头。

  时伯父听玖瑶解释了原因,哈哈一笑,忍不住感叹:“我早看出来,阿夜是个疼媳妇儿的,果然啊!”

  然后他又看向自家儿子:“沉渊,好好跟人家阿夜学学,别老欺负小羽。”

  时沉渊:“……我什么时候欺负她了?”

  “动不动就黑脸,刚才我就想说你了,”时伯父不满地摇头,“什么臭毛病。”

  “那是因为……”

  时沉渊还没说完,时伯父一眼瞪过去,他没了声音,没脾气地应了声:“知道了。”

  程小羽听了时伯父的话,心里暖融融的,但她不敢吱声。

  因为刚才时总冲她黑脸,确实是有原因的……

  她也是午休睡过点了,两人出门的时候就晚了,她说自己知道一条近路,可以快速到葡萄园,是跟曾伯闲聊的时候,曾伯告诉她的。

  时沉渊便说,我家的园子,我怎么不知道有近路。

  但程小羽坚信自己知道的路线更近,认为时沉渊不经常回家,所以对园子并不不了解。

  于是本来就路痴的她,带着时沉渊越走越远,最终迷了路。

  又因为他们走的那条小路都荒废了,路上长满了带刺的蒺藜,她穿的鞋子底子薄,又软,很容易被蒺藜扎到,最后还是时沉渊把她背到了大路上……

  时沉渊嫌她善做主张,不听话,黑了一路的脸,吓得程小羽不敢吱声,直到见了时伯父,沐馨还有傅先生,大总裁对她才算是脸色缓和了一些。

  这会儿时伯父无条件护着她,程小羽还是挺心虚的,看了时沉渊一眼,晃了晃他的胳膊,讪讪一笑。

  程小羽知道,时总对她撒娇没什么抵抗力,因此这一招屡试不爽。

  果然,她一撒娇,时沉渊瞥她一眼,长叹了口气,弹了下她脑门。

  这就是不生气了的意思。

  闲话少叙,时伯父指着自己身侧三陇葡萄藤,兴致盎然地说,“只摘葡萄没意思,不如我们比一比,看谁收获的多,别看你们年轻,我也有信心赢了你们。”

  沐馨:“……”

  时沉渊扶额:“又来。”

  顾寒夜则笑着说:“行,您开心就好。”

  程小羽戳戳时沉渊的胳膊,问他难道以前也举行过类似的比赛吗。

  苏玖瑶也好奇地看向顾寒夜。

  于是顾寒夜解释说,他们小时候,每逢葡萄丰收时,父亲就会带着他和顾天琪来葡萄园,沉渊和容晔也会来,大家一起到庄园来帮忙,其实就是度假,然后时伯父就会为他们举行比赛,看谁摘得多。

  时伯父笑道:“没错,最终获胜者会有我精心准备的大奖。”

  程小羽忽然想到自己在时沉渊外公家里看到的,时沉渊的书架上就有一个饮料瓶做成的奖杯,奖杯底座上还煞有介事地贴着一张金色卡片,什么摘葡萄第一名,当时她还疑惑来着,想着那是时沉渊小时候参加过的什么娱乐项目。

  这会儿她才算明白怎么回事,不禁笑起来,觉得时伯父好有爱。

  “时总,你小时候就摘葡萄很厉害吗?我在外公家看见过你的奖杯。”

  “反正比阿夜强。”

  顾寒夜淡淡道:“我也赢过你好吧?”

  时沉渊微微一笑:“就一次。”

  “一次也是赢,”时伯父瞪了儿子一眼,看向苏玖瑶,笑道:“瑶瑶,帮我把桌上那瓶酒递过来一下,就那个纸袋。”

  苏玖瑶身边有一张圆形小石桌,上面放着一个奶白色的硬纸袋,她把纸袋拿起来,看了一眼,里面装着一瓶酒,酒瓶上系了丝带。

  她把酒递给时伯父,问道:“这是这次的奖品吗?”

  时伯父点点头:“没错,这瓶香槟是我前年从拍卖行竞拍来的,是1907年的白雪香槟“沉默之船”,1916年运载这批香槟的船只中途被一艘德国潜艇用鱼雷袭击沉没,原本送往俄国,供皇室饮用的2000瓶香槟也沉入了海底,直到八十多年之后,这批香槟才被打捞上来,还是很有纪念意义的……”

  程小羽一听这,明白了,古董级别的酒,味道啥样不清楚,反正很有珍藏价值就对了。

  想想吧,在海底沉睡了八十多年,经历了多少时代变迁,随着多少洋流漂移,想想就觉得这酒有故事啊。

  但问题是,程小羽是个务实的俗人,既然酒进不了肚子,那摆在酒柜里珍藏的话,对她来说和空瓶没区别了。

  因此她的注意力就不在这奖品身上,而来到了眼前的葡萄架上。

  比起时伯父的珍贵奖品,她更想去体验采摘的乐趣。

  小羽的外公外婆住在农村,小时候每逢暑假她都会回姥姥家住几天,姥姥家的后院里种了各种蔬菜,也种了两颗葡萄藤。

  小羽最喜欢的就是帮姥姥去采摘成熟的瓜果蔬菜……

  姥爷和姥姥去世后,她也不回老家了,所以对于采摘这种事情,她有着天然的向往。

  眼下要准备摘葡萄,她也早就跃跃欲试。

  之后时伯父把六个人分为三组,玖瑶和寒夜,沉渊和小羽,沐馨和傅子琛,各自负责一陇葡萄架。

  其实这个分组没什么悬念,除了沐馨不愿意,其他人都觉得没问题。

  沐馨对时伯父说:“舅舅,我想和小羽一组。”

  时伯父让她别任性,人家小羽肯定和沉渊一组的。

  沐馨说,那她就自己一组,要是和傅子琛搭档,那她就不参加了。

  一旁的傅子琛神色黯然,沉默了两秒,说道:“正好我也没怎么摘过葡萄,不擅长这个,那我退出好了,你们玩吧。”

  时伯父听完,不禁叹息一声,说我知道,我老了,你们也都长大了,不愿意再玩小时候的游戏了,嫌我这个老家伙没意思了,那就算了吧,你们想怎么玩怎么玩吧。

  说完,他摆了摆手,坐在小石桌旁边。

  时伯父这番话说的令人心酸极了,看着他落寞的样子,程小羽和玖瑶面面相觑,程小羽心里不忍,打算劝说时伯父,就算沐馨和傅少不玩,他们四个也可以玩啊。

  但还没等她追上前去,时沉渊抓住了她的手腕,冲她摇摇头,然后使了个眼色,好像是让她别着急。

  p papkvdhvb6yho91axfw/woesoum6rqlm45swepokrauujxs z45cfpqmlgxh4yvxveviizunxz1xfdfkhjzq==.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