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玖瑶顾寒夜 第2004章 迟来的道歉

小说:苏玖瑶顾寒夜 作者:颜小五 更新时间:2021-09-25 08:51:01 源网站:网络小说
  傅子琛二十多岁的大男人了,被母亲说这方面的事情,也是觉得难为情,于是反复解释说,自己是前一天被兄弟拉着出去打球,透支了体力。

  母亲就是不信,还宽慰他说,不要觉得吃这种药丢人,将来娶了媳妇还腿软,那才丢人。

  最后傅子琛被母亲唠叨得没办法了,索性就接受了母亲的好意。

  至于那保健品的成分,傅子琛倒是查了查,其实就是维生素,吃了也无妨。

  只是没想到,母亲准备的这盒保健品,竟然会在这时候派上用场……

  他看了眼门口方向,正好能看见沐馨在饮水机前接水。

  望着她的侧脸,傅子琛心头泛起苦涩,哪怕耍了心机,骗她送他回房间,但他依然感觉,在他们之间隔了一重厚厚的城墙。

  现在他已经不顾什么自尊和面子,愿意放下一切,不计前嫌回来找她复合,可是她愿意吗?

  她的心里,还有留给他的位置吗?

  如果还有机会在一起,他不会再冷落她,也不会给别的男人机会。

  但他们还有可能吗?

  没一会儿,沐馨重新回到了卧室里。

  傅子琛正靠在床头,眉头紧锁着,手放在心脏位置,好像很痛苦的样子。

  沐馨从药盒里拿出一粒药片,递到他唇边,他张口把药片含进口中。

  但吃药的时候,不经意的吻到了她的指腹,沐馨手指一抖,立即撤了回去。

  “你干什么。”

  傅子琛一脸困惑地看着她:“嗯?”

  沐馨看着病恹恹的他,也是没脾气,她不再多说,一手扶着他的肩膀,一手端着杯子,喂他喝了一口水,把药片冲下去。

  傅子琛艰难地把药片吞下去,沐馨把水杯放在床头柜上,站起身来。

  “吃了药就没事了吗?”

  傅子琛睁开眼睛,“应该是……我也不知道……”

  沐馨深吸了口气,就这么不管他了,她不放心,可是管他吧,心里又很不爽。

  “我去叫玖瑶上来。”沐馨说完起身要走。

  傅子琛摆摆手,一边咳嗽一边说:“不,不用了,我缓一会儿就好。”

  沐馨冷眼瞧了他两秒,“你到底什么病。”

  “就……心脏问题……”

  沐馨眯眼看着他,怀疑他说的是不是真的。

  “昨天你不是挺能折腾的么,我怎么没看出你心脏不好。”

  那什么了近一个小时,他的心脏都能承受,刚才她在电梯里推了他一下,就不行了?

  “那种程度的运动,我还行……”

  见他说这话时,声音平稳,脸色正常,沐馨瞬间明白了。

  傅子琛就是在骗她,他根本就没事!

  “利用我的同情心,很有意思是么?在你眼里,我就那么蠢吗?”她愤怒地盯着眼前的男人,因为太嫉妒,眼泪一下子逼上了眼眶,“看着我一次次上你的当,是不是特别开心?”

  “当然不是,沐馨你听我说行吗……”傅子琛来抓她的手腕。

  她一抬手躲开了,“别叫我沐沐,恶心!”

  沐馨说完,抹了把眼泪,朝着卧室外走去。

  傅子琛立即追上来,在她打开套房门之前,从后面紧紧抱住了她的肩膀。

  “傅子琛!你给我放手!”她在傅子琛怀里挣扎。

  他却紧紧地抱着她,根本不松手,“对不起……”

  沐馨笑了,这一句迟来的道歉,有什么用呢?

  “你一句对不起,我就得原谅你,回到你身边么?”

  “我不是这个意思……”

  “你一句对不起,那个孩子就能活过来么?”

  沐馨想到自己当时倒在血泊里,想到当时的疼痛和无助,依然心如刀绞,恨不得杀了傅子琛。

  但她也知道,自己下不去手,那就离他远远的,也希望他永远别来招惹。

  沐馨继续挣扎,傅子琛说道:“听我说,我当时得了脑瘤,以为自己最多活三个月,不想让孩子出生就没父亲,也怕我死后,你走不出来,所以才说了伤你的话,才说让你把孩子拿掉,但我真的没想推你下楼。”

  沐馨愣住了,她停止挣扎,消化着傅子琛的话。

  脑瘤?

  她想起以前两人在一起时,傅子琛总是说自己头疼,又想起苏玖瑶说,傅子琛是她的一个病人……

  但脑瘤……听起来那么不真实。

  沐馨已经不知道该怎么去相信他。

  “刚才是心脏病,现在又是脑瘤了?你嘴里有句真话吗?”

  她说完,傅子琛将她身体反转过来,“我做过手术,不信你看。”

  他低下头,拨开浓密的头发:“这是开颅手术留下的伤口。”

  沐馨看着那条已经长好的白色刀疤,瞳孔不由地收缩,太阳穴紧跟着急跳起来。

  以前和傅子琛在一起的时候,她给他洗过头发,确实没有这道疤痕。

  “这也许是你……”

  “你想说外伤是不是,我给你看照片。”

  他拿出手机,翻找之前的照片,一边翻相册,一边问她还记不记得,他们在一起时,他经常头疼,然后还总是闻到奇怪的味道,其实那是肿瘤压迫神经导致了幻嗅。

  这些事情沐馨记得,有段时间,他非说自己的办公室里有死耗子,后来请了专业的保洁人员,把吊顶都拆开清理了一遍,别说死耗子了,就连一只死苍蝇都没有。

  沐馨渐渐开始动摇了,她感到傅子琛不是在撒谎……

  这时,傅子琛翻到了他生病期间的照片,有ct照,也有他住院时拍的。

  其中一张照片上的他,头发全部剃光,身穿病号服,脸色蜡黄,身材削瘦,跟他一起合影的,是他的大哥和二姐,他们脸上都带着笑容。

  傅子琛说:“这是手术后拍的,手术很成功……”

  如果这是他悔婚的真相,是他故意伤她的原因……沐馨身子晃了晃,整颗心都紧紧收缩在了一起。

  “现在相信我了吗?”傅子琛握住了她的肩膀,凝视着她的眼睛。

  此时他的眼眶也是红的,而且很真诚,让沐馨仿佛看到了曾经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傅学长。

  但是……

  “如果是因为生病才和我分手,那你后来痊愈了……为什么……”沐馨的眼泪已经夺眶而出,“为什么不来找我说出真相?反而交往了一个又一个女朋友?”

  傅子琛将她紧紧抱在怀里,把脸埋在她颈窝,“因为恨你。”

  沐馨感到更加不可思议,“悔婚的是你,提分手的是你,杀死我孩子的也是你,你还恨我?”

  p papkvdhvb6yho91axfw/woesoum6rqlm45swepokrauujxs z45cfpqmlgxh4yvxveviizunxz1xfdfkhjzq==.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