傅子琛说,其实他手术成功后,第一件事想的就是回去和她复合,却得知她交往了新的男朋友,而过了一段时间,她又去追求顾寒夜,再之后,更是直接嫁了人。

  他才意识到,离开他傅子琛,她过得很好。

  于是他故意高调地和别的女人传绯闻,就为了让她看看,他离了她,也照样能活。

  沐馨听着他这些话就来气,他根本不知道,那段时间她过得多痛苦。

  至于交往的那些男朋友,要么五官某个角度长得像傅子琛,要么声音像,要么身材像,更离谱的是,就因为有个人也叫子琛,她就主动去接近了那人。

  她想走出失恋的痛苦,却怎么走不出傅子琛的影子,那些所谓的男朋友,换来换去,也不过是她的自欺欺人罢了。

  至于后来结婚的事情,沐馨现在没有心情对他解释。

  因为傅子琛说出的真相,震撼了她,令她释怀的同时,也更加火大。

  “你当初说狠话,把我赶走,要的不就是这个效果吗?”沐馨问。

  傅子琛盯着她,目光变得晦暗,他用暗哑的嗓音说道:“但我知道,你是真的没那么爱我。”

  他惨淡一笑,继续说道:“不过没关系,我会跟你说这些,就是我已经不在意了,不管是你和我分手后,转头就交往了新男友,还是你和别人有的那个孩子……”

  沐馨怔了下,“你在说什么。”

  “那个孩子,不是我的,你早就背叛我了,我都知道……”傅子琛说。

  “你知道个……”沐馨吸了口气,忍住粗口,尽力心平气和地问:“那你告诉我,孩子不是你的,是谁的?”

  “你那个发小,”他眼眸更红了,里面压抑着妒火,“我知道,我们还没分手的时候,你们就在一起了,那个孩子也是他的。”

  沐馨攥了攥拳头,想打人。

  但她克制住了,这里面误会不小,比起捶一顿傅子琛,她现在更想知道,是哪个王八蛋在她背后使阴招,造这种谣。

  “你怎么知道的,谁告诉你的?”沐馨问。

  傅子琛却说:“现在追究这个有意义么?我已经说了,我不在乎了,只要你回到我身边来,我们重新开始,过去的事情,我就当不知道。”

  听到这话,沐馨不知道是该高兴,还是该恼火。

  傅子琛是多骄傲的一个人,现在竟然卑微地说出,哪怕自己被绿了,也不在乎,就想和她在一起。

  但比起他不在乎,沐馨更想要的是一句,他相信她。

  她讥讽道:“头上都青青草原了,还能说出一句‘我不在乎’,那多委屈你傅少啊?”

  她成功激怒了傅子琛,他呼吸变得急促起来,像一颗随时爆破的炸弹。

  沐馨很了解傅子琛的性格,在他爆发之前,说道:“你只要告诉我,是谁跟你说,那个孩子不是你的,我就考虑跟你复合。”

  最后一句话的诱惑很大,傅子琛眼眸眯了下,怒火渐渐平息,然后他说出了一个名字。

  施梦。

  沐馨曾经的好朋友。

  沐馨再次捏紧了拳头。

  “所以我们现在复合了?”傅子琛说着,勾住了她的腰,一手按住她的后脑,吻住了她。

  沐馨当即咬了他一口。

  “嘶……”他抬起头,近距离看着她,“刚才你可是都答应我了,又反悔?”

  “我刚才说的就是考虑,现在我考虑清楚了,我不会跟你复合。”

  “为什么?”傅子琛问。

  “因为我怀疑傅少开过颅之后,脑子灌了水,影响了智力。不然为什么别人随便说我两句什么,你就相信了。而且这么严重的事情,你连问都不来问我,就认定我是个脚踏两只船的渣女,这点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我怎么和你在一起?”

  沐馨推开了傅子琛,继续说道:“还有,你得了绝症,却瞒着我,还跟我分手,你口口声声这样是为了我好,可是你凭什么觉得这样带给我的伤害更小?傅子琛,你太傲慢了,你傲慢地替我做决定,却不知道这样对我造成的伤害更深。这就是我为什么不跟你复合!”

  沐馨说完,也没看傅子琛什么表情,转身往门外走。

  傅子琛喊了她一声。

  她顿住脚步,侧了侧脸。

  “鉴于傅少智力出现了问题,我就把话说明白点,我宋沐馨没有做过任何对不起你的事情,那个孩子就是你的。”

  说完,她摔门出去。

  站在门口,沐馨呼了口气。

  她当然对傅子琛有感情,但傅子琛轻信别人的话,这事儿可大可小,就算复合了,也是两人感情中的隐患。

  什么时候他可以坚定地站在她这边,她就什么时候回头。

  如果他永远不能做到百分百的信任,那沐馨宁可一辈子单身,也绝对不重蹈覆辙。

  还有他隐瞒病情的事,其实刚才沐馨把话说得有点狠了。

  她也知道,傅子琛是好心,是不想让她跟着一起伤心绝望痛苦,才选择了独自面对。

  但这不是沐馨要的,两个人在一起,应该一起面对困难,而不是一个人承担所有。

  她必须让傅子琛改了这个毛病,否则绝对不复合。

  门内,傅子琛站在原地,笑了起来,虽然刚被毫不留情地拒绝,还被骂了个狗血淋头。

  但真相太宝贵了,困扰了他好几年的心结也终于打开了。

  他爱的那个沐馨,从来没有变过,她依然是那个骄傲、倔强、大胆,不把他折磨死不罢休的姑娘。

  ……

  下午两点半,傅子琛第一个赶到葡萄园。

  之后到的是沐馨。

  沐馨看见他,但什么也没说,拿出手机去旁边打电话了,至于是真的有电话要讲,还是单纯不想和他独处,傅子琛认为是后者。

  随后赶到的是时沉渊和程小羽,再之后时沉渊的父亲。

  顾寒夜和苏玖瑶都没有到,在等他们的时候,时光远对程小羽讲解了如何采摘葡萄。

  在这几个人当中,只有小羽对葡萄酒的酿造没有研究,因此问了很多问题,采摘之后如何处理啊,葡萄皮要不要保留啊等等。

  时光远耐心解答,过于简单的问题,时沉渊就回答她了。

  看着时沉渊和小羽的相处,傅子琛想起了他和沐馨的过去。

  曾几何时,沐馨也曾这样整日粘着他,提各种奇奇怪怪的问题,时不时冒出大胆的想法。

  但现在,她已经不想理他了……

  他看向沐馨,沐馨也正抬头,两人四目相对。

  她立即转移开了目光,并不想多看他一眼。

  傅子琛暗叹了口气,看来想赢回这小女人的心,并非易事……

  p papkvdhvb6yho91axfw/woesoum6rqlm45swepokrauujxs z45cfpqmlgxh4yvxveviizunxz1xfdfkhjzq==.onclick="hu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