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星月 第一章 灾厄

小说:山河星月 作者:萧山月 更新时间:2022-06-23 18:50:52 源网站:网络小说
  “我想给你们讲个故事,关于我的故事。

  我不知道我是否算是一个祸星,亦或者说是天不怜见,眼前这场大火,将曾经美好温馨的一个村庄烧成了如今这幅模样,生灵涂炭,当然,这火不是我放的,谁放的呢,不知道,或许是昨日还给我送饭的阿婉,也或许是村口的张大娘,又或者是单身的老王。为啥会放火,我也不知,或许不是故意的,是不小心什么的,我也不想去查,毕竟查不到嘛。而且这很正常,我不是说起火正常哈,意思是发生在我身上很正常,我都已经习惯了,幸付村,快了村,安一村,包括这个高星村。我想阻止,但我没办法,我就睡了个觉,醒来火都快烧到我眉毛了,或许我是被热醒的,你以为我会跑?我非常淡定,甚至我先坐起身,把袜子穿好。然后我就坐着,果然这火烧到我面前就不烧了。为啥,有个牛逼的人将火分成了两半,我定睛一看,那个人有点帅,剑眉心心,自己心里琢磨去,我问他是谁,他说他是几座山外的门派弟子,恰逢外出任务发现起火,便用宗门术法救了我,事了拂衣去,深藏功与名,我连大侠都没来及喊,他就没影了。

  下床后我找了找,发现了阿婉戴的的镯子,我将它拾起,吹开上面的灰尘,依稀可见少女曾经给它刻上的印记,或许这镯子的主人也没想到如今她会变成一坨灰灰。我还看到老王的鞋子,寻思着换双鞋也是好事,结果穿上去发现有点硌脚,我仔细一看,发现里面竟然还有钱,我不知道值多少,毕竟我从没用过,因为之前都在要饭,说实话要用钱我觉得更麻烦,毕竟还要多个流程,好麻烦,本打算扔了,但想到这东西被老王塞在鞋里,或许是他很重要的东西,既然如此,硌脚就硌脚,我不能辜负老王这个朋友。可惜老王存这么多(我以为很多)钱,到头来也没花到。

  想到此处,我有点想笑出声,我不是变态,只是这种感觉呢,你们或许体会不到,当然,你们如果有我这些年的经历,你们可能不会如我一般想笑,或许会先想找个井跳下去,这是初始阶段,当然你们死不了,你们会看着头顶的月光,思考要不要换个姿势,这样被人发现的时候至少不会被人说有个白痴掉在井里死了,而且形态滑稽丑陋;然后每天你就看着头上日月交替,口渴了会下一场雨,饿了会有动物自己往井里跳,没错,直接跳到你旁边,头着地,然后用最后的力气爬到你嘴里,真不容易,我真的会栓q,接着你们会在第5天的时候被一个莫名其妙出现的路人解救,会什么会有一个路人出现在荒无人烟的一口荒井旁呢,呵呵。。。

  他说他是宗派长老派出来行善积德的,但他争不过他的师兄弟,还是个社恐,本想找一口无人荒井默默死在里面,让他师尊后悔一辈子,结果就在里面看到我了。

  我说那你下来吧,我们一起死,反正我也不想活了。

  他说兄弟我看到你我突然就有活力了,一想到世上还有这么可怜的人,摔在井里像个白痴一样,而且形态滑稽丑陋,并且。。。

  我让他别说了,还是救我上去吧。

  他把我救了上来,还给了我伸腿瞪眼丸,他说这玩意儿一吃你就不痛了。

  我如果如今再看到他我会跟他说效果确实很好,就是路人看我一会儿伸腿一会儿瞪眼,还把小妹

  (本章未完,请翻页)

  妹吓哭了,连糖都不给我吃,害我那几个月饱饭都没吃上几口。

  后来我继续四处乞讨,讨完也不多逗留,每天晚上闲下来,看着月亮,都在思考那上面是不是有人在看着我,我或许像一个宠物?不对,我这么威猛,岂可与那嘤嘤小兽相提混谈。人偶。。。对,像一个人偶,贼帅的那种,然后上面的人就用一根丝线,一般人发现不了,就这样提着我,让我四处游历,却又无以为家,到哪哪里就得出事,一开始我以为这是巧合,于是我还去了当地最大的集市,寻找可以辟邪保命之物,终于在市中心背后的背后的一条小巷里的小巷里,找到了一家店,上面写着金宝阁,我敲了门,是个小姑娘给我开的,我笑着从口袋里拿出糖给她吃,她接过去了,带我进去找他爸,我和他爸谈事情的时候她还去把门关了,真懂事。我和老板说了我的需求,他看我浑身打扮略有迟疑,问我是否有银两,我想到硌脚的鞋,直了些胸脯,点了点头,他还是有点狐疑。于是他先端出来一个盒子,里面是个吊坠,上面有个佛,我说我不信这个;然后他又拿出来一个戒指,上面有我看不懂的纹路,我振臂一拍桌子,说大男儿戴什么戒指,故作姿态,可耻;再后来他拿出来一面镜子,说每天照一下可以把灾难邪祟封印到镜里,我接过来一照,好家伙,我才想起来了我为什么不爱去湖边洗脸;可恶,我说你这不故意在埋汰人嘛,什么绝世好店,差评。我拔腿欲走,或许也是让他动了小火。

  你这一小小叫花子,别的本事没有,吹牛的本领倒长,若是出去乱说岂不是砸坏了我店的名声,后来他拿出来了一个古木檀盒,号称里面装的是他的镇店之宝,号称无邪不可辟,无物不可除,打开一看是一块宝玉,非常好看,我只能给你们形容,非常好看,他说这是开过光的,意思就是宗门里的宝物,是当初机缘之下被一个门派弟子赏下的。

  我当时确实心动了,照通俗点的说法就是凡间的东西我已经看不上了,得带点仙气的玩意儿我才想要,我打算凑近点细看,老板直接把盒子关了,问我你买的起吗,我说我有很多钱(我以为)然后我当着他的面脱了鞋子,把老王的全部家当拿出来打算给他,他迟疑了一下,用手夹了过去,可能是还没有反应过来,于是他捏住鼻子,仔细数了数。当时他的眼神我也还记得,有点令我费解,我反正搞不明白为何他明明打算卖给我然后又把我踢出了店门。走的时候小姑娘还在外面玩糖纸,我笑着又给了她一颗,她接过来说谢谢。

  没办法,我也不灰心,因为我知道得不到的不必强求,缘分到了终会再相见。事实也果真如此,在三天后,我在路边的大树底下乘凉时,刚坐下去就感觉屁股下有块石头,摸出来就发现原来是那块辟邪宝玉,通体发亮,在光线下像一块绿宝石,我爱不释手,没走两步,我就看到一辆马车,估计是遇到了悍匪,地上散落着一些箱子,里面的东西都被拿走了,应该都是值钱货,我掀开马车帘子,里面果然是那个几天前那个老板,哎,可惜了,我帮他闭上了眼睛,到头来都不知道他的名字,但我和他缘分一场,我打算把他埋了。我觉得我或许是上辈子积恶太深,所以我现在得积点福。

  于是我把老板拖到树旁边,不过刚打算动手发现身边没工具,我也不会法术,应

  (本章未完,请翻页)

  该是这么叫,毕竟我是普通人,之前我看过一个人从我脑门上飞过去,很厉害,可惜我学不会。据说这东西纯靠天生,我天生不会法术,也不知道怎么修炼,我天生只会膈应人,唉,不知道这算不算我的一门独家绝学。

  到最后我还是没有埋到老板,于是我只能用脚使劲踢树,把树上的叶子给震下来把老板盖住,一边踢我一边念。

  老板,你送给我一个绿宝石,我送你一件绿衣服,在下面去了可别来找我,若是日后我看到害你的人,你就让玉石发个光,我就把人记下来叫人去收拾他,收拾不了那就算了,毕竟我也只是个乞丐,没啥本事。想了想我又补了一句,来世做个大方点的人,别这么小气,你看最后不还是便宜我了。

  后来据说我这行为被人给看到了,然后都在传有个强盗喜欢杀了人后踹树泄愤,一边踹还一边诅咒,被一些神棍听到后,就说这是一种高深邪术,不光杀你的人,还用土木封你的魂,高,实在是高。再到最后,被一些宗门里的长老听到了,笑着摸了摸胡须,说傻孩子,这可是当年的绿林老妖,修为深不可测,一手绿叶杨柳功出神入化,为师当年还能治其三分,如今怕是也敌不过了。。。

  终于我用树叶把老板盖住了,严严实实的。我感觉老板应该是爱财的,可惜薄命,她家还有个姑娘,以后也是个没爹的孩子了。

  没爹的孩子像块宝,我唱着歌,往集市走。

  在巷子里我又找到了那小姑娘,我笑着又拿给她一块糖,她这次没要,回过头望着屋里,一个中年女人跑出来,把小姑娘抱走了,后来我打听了一下,这是她继母。

  后来几天我路过此地,发现招牌已经被拆下来了,我问了下缘由,说是要把店搬到显眼的地方去,我趁着小姑娘出来玩的时候问她为啥之前不搬,她说她爹的意思是酒香不怕巷子深,受了神仙眷顾,也该学神仙的逼格。

  学了也没用,不还是被埋树底下了。

  我看小姑娘无精打采的,接下来几个月就在那里陪她玩,上午去集市里乞讨,下午就去买(偷)糖给她吃,嘿嘿,她也开心,我也开心,不过后来,小姑娘病了,当时我不懂为什么会生病,因为我从来没生过病,不过她病了连糖也不吃了,我就很难受。最后小姑娘咽气前问我叫什么名字,因为她之前都叫我丑(臭)叔叔,我说我也不知道,我没名字,你爱叫什么就叫什么吧,她说要不叫小糖吧,我笑了笑,滚吧。

  后来小姑娘没了,我也没叫小糖,不过她继母没看出来很伤心,她有个傻儿子(看着挺傻),每天傻呵呵的在那笑,他母亲也在笑,我听不下去了,就离开了。

  我突然觉得我得给自己起个名字,以前的人要么叫我二流子,要么叫我叫花子,还有的叫我人贩子,这个更离谱。我觉得不太好,之前不计较,现在我觉得人在江湖飘,得起个有点厉害的,别人听了还能以为我是门派里的,估计高兴了会多赏我两口饭吃,嘻嘻。

  看着头顶的月亮,以及远处的山峰,山河星月,真有意境。

  叫山月吧,好名字,幸好之前偷学了点文化,不然连名字都起不了,啧啧啧,我一个连饭都吃不起的人,给自己取这个名字。我拿出玉石,它也在发着光,似乎也觉得好听。

  (本章完)

  s..book585682708605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山河星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