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忘 第25章 万密斋

小说:山河忘 作者:胤书晨 更新时间:2022-06-27 06:54: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约莫又过了半个时辰,船终于靠了岸。

  苏九霖和秋胤雪来到了男子位于下游河畔的住所,是岸边的一座宅子。

  二人一路上也是了解到男子叫万密斋,家族历代行医,母亲已过世,其父亲在徐州开有一家“济世堂”。这次他是与父亲回来祭祖来的,过几天就要走了。

  而老翁的确是男子的父亲,叫万筐,三十年前因兵荒逃难至此处,后娶妻。知天命之年才得子,也就是万密斋。然后这处老宅本来有个仆人打理的,万筐回来后就回乡下去了。所以这处宅子这几天也就只有他们两个人住。

  今天苏九霖遇见万密斋时他正在采药,被苏九霖拉走时装药草的箩筐都没来得及背。

  而万密斋父子知道苏九霖是见义勇为后也是连连赞赏。

  听秋胤雪说过程中苏九霖还受了伤,万筐就替苏九霖把了脉,发现其果然内伤还未好,加上此时已是晌午,就劝两人今日就在他家休息,明日再走。苏九霖看秋胤雪同意后,便也同意了。

  靠岸后万密斋就去做饭去了,苏九霖也跟着去帮了忙,没一会儿就做好了一桌饭菜,而万筐也已换好了一身衣服,四人吃起了午饭。席间,万筐念叨个不停苏九霖的手艺好,要万密斋好好学学。

  酒足饭饱后,苏九霖和秋胤雪被万密斋带到了后院参观他家的药地,看似都长得差不多的药草,却被告知有六十多种。而且还被告知若不是有些不能栽种在一起,还会更多。

  此时,万筐也来了,说道:“小儿顽劣,认识草药只百多种,我这才叫他去采药草,想锻炼锻炼他认知药草的能力。”

  万密斋听他爹在外人面前说他,顿时不乐意了:“很多药草的作用都是一样的,且很多药草的作用医书记载并不详密。我们种的六十多种草药按医书只能治四十多种病症,我却能用它们治一百三十多种病。”

  “你还狡辩!快看书去!”说着,万筐就脱下了一只鞋追着万密斋打。而万密斋似是经常被这样追,没被打中一下就跑出了院子。

  “让苏公子和秋小姐见笑了,”万筐边走回来边穿鞋,“不过说真的,斋儿说的还真没错。”

  “别看他跟你一样大,看上去不像是个大夫,提到治病啊,他已经比我有能耐些了。而且用的方子还经常跟我的不一样。他的确能用同样的药材治更多的病,有他自己对药理的理解。”万筐已穿好鞋走到了苏九霖面前,“每次他随我出诊,我都假装很多病我不会医,让他开方子。”

  “他每次都抓些医书上提都没提过的药材,别说,还真每回都治好了。甚至真碰到我束手无策的病症的时候,按他开的方子也都能医好。”

  “万兄这么厉害!”

  苏九霖因祖上苏颂对药理也有钻研的关系,本也是对行医治病很感兴趣的,可惜一直没机会学。听万筐说万密斋这么年轻就这么有能耐了,瞬间对其产生了佩服之情。

  秋胤雪却有点糊涂了:“那万老爷你还打他?”

  “不能让他骄傲嘛。毕竟是治人,不能拿人命开玩笑。”

  说着,万筐领着苏九霖二人在后院的亭台坐了下来,又接着说道:“虽然斋儿看诊的时候很是认真不会像平时那般嘻嘻哈哈,但我还是得一直鞭策他,让他谨记人命的重要性。因为人一旦懈怠下来,就容易出事。”

  “我万家历代行医。”万筐又看向刚才万密斋跑的方向,“希望他有一天能有黄州府李闻一样的成就,入阁太医院,为我们万家光宗耀祖。其实,我也相信斋儿有那能力。”

  “太医院?”秋胤雪没听说过太医院,“是什么地方啊?”

  “太医院是专门给皇亲国戚看病的地方,医界都以能入太医院为荣,入了太医院就像学子们科考中举一样。”没等万筐说话,苏九霖先回答了秋胤雪。

  “苏公子所甚是,没想到苏公子对医界也有所了解。”万筐向苏九霖拱手行了一礼。

  苏九霖连忙低头拱手回了一礼:“粗浅认知而已。”

  “万老爷,那李闻又是什么人啊?医术很高明吗?”秋胤雪问了太医院后又开始问李闻了,她是都没听说过。

  “当然高明。李闻也是我们黄州府的大夫,

  (本章未完,请翻页)

  医术很是了得。就拿前两年老王妃病重一事来说,许多名医都束手无策,当时李大夫还没入太医院,去了荆王府后就医好了荆王妃,从此声名大噪。”

  “哼!”突然万密斋不知从哪里又跑了出来,“我也能医,李大夫医术都没我好!”

  “混球!还不快去看书!”万筐边脱鞋边站起身,然后一下就把鞋扔了过去,万密斋躲开后又跑了。万筐随后就去捡鞋去了。

  “一天天的就知道气你爹我……”

  “又让二位见笑了。”万筐念念叨叨的把鞋捡了回来,“不过斋儿说的倒没错。老王妃病重那次我也去了,但是我也没办法。斋儿就说多采点藜芦熬浓汤给老王妃喝,几天后病就能好。”

  “可老王妃毕竟是老王妃,是现在荆王的娘,我哪有胆子给她试药啊。”说着,万筐又看向苏九霖二人,“没想到,李大夫看了几天老王妃,最后却也是用的此方子治好了年逾古稀的老王妃。而且,李大夫也曾当面夸过斋儿,说斋儿医术已是胜他一些了。”

  “哇!”秋胤雪听完也开始佩服万密斋了。

  “你们可别学李大夫当面夸他啊,到时夸的他自己是谁都不知道了,然后乱用方子出人命了可就坏了。”

  “万老爷,我觉得万公子不会乱开药的,”秋胤雪缓缓说着,“而且,您不也说了他诊病的时候很认真的吗?”

  “不行,还是不行,反正你们得记住不要当面夸他,我万家几辈的医名可不能毁在他的手里。”万筐一边说着一边把头摇得跟拨浪鼓似的,“我们也走吧,去书房看看,我去看看那小子有没有在认真看书。”

  没一会儿,三人就来到了万宅书房。

  “万老爷!你家那么多医书啊?!”苏九霖一进门就看到了三个柜子的医书,就连书桌上也摆满了书,喜欢看书而没书看的他,不禁走上前翻阅了起来。

  “嗯,这小子啊,我本来以为他挺聪明的是个读书的料,便让他参加科考。他倒好,考了两次都落榜。”万筐说着说着就白了万密斋一眼。

  果然,苏九霖发现书房里不仅有医书,还有《大学》、《尚书》这些。

  “唉,看书多无聊啊,全是字,我一看书就来瞌睡。”万密斋说着就趴在了桌子上,“要是都能像《本草图经》那样多好……”

  “《本草图经》?在哪?”苏九霖瞬间激动了起来,“哪本是《本草图经》?”

  万密斋往自己书桌上左前方的一本书指了指,苏九霖就急忙走过来翻阅了起来。

  万家父子包括秋胤雪在内,都搞不明白他为什么这么激动。

  苏九霖也意识到自己似乎太激动了些,便慢慢把《本草图经》的作者苏颂是他先祖之事说予了三人听。

  “原来你是苏颂的后人啊!”

  得知苏九霖是苏颂后人,万密斋把《本草图经》赞赏个不停,说此书考证详明,颇有发挥,对他帮助很大。万筐也准备把《本草图经》赠予他,虽说不是原本,但也想给苏九霖留作纪念。

  而苏九霖却说什么也不肯收,只道自己只是想看看先祖的这本留世之作是如何而已。

  此时,却突然传来了两声马叫声。

  “万兄,你家有马?”

  “有啊。”

  原来,万家有马厩,里面有三匹马。而且还有两辆马车!

  苏九霖很是激动,看了眼秋胤雪,又转头看向万筐,略显激动的问道:“万老爷,我能买您家的马车送秋小姐回奉化吗?借也行,我一定还。”

  闻,秋胤雪转头看向苏九霖,抿了抿嘴唇,似是想说什么,最后却又没说出来。

  万筐则说他与万密斋去徐州只用一辆马车就够了,平时另外一辆也是空着的,让苏九霖随便用。而且因为万家经常给附近知县、知府看病,他家的马车从没有人来查过。

  终于有马车送秋胤雪回去了,苏九霖开心的像个孩子,而秋胤雪,则好像并没有很开心。

  吃过晚饭后,众人都回了房间歇息。

  已是亥时,秋胤雪却还没睡,靠在窗边,看着天上的星星,也不知在想些什么。

  (本章未完,请翻页)

  看了一会儿夜空,秋胤雪又打开了房门,来到了院子里。刚走两步,却看到苏九霖也打开了房门出来。

  “秋姑娘,睡不着吗?”苏九霖慢慢走到秋胤雪身旁。

  “我想看会儿星星,院子里看得多些。”秋胤雪并没说是不是睡不着,又转头看向苏九霖,“你呢?”

  “我也是,不过,院子里也不是看星星最好的地方,我带你去看星星更好的地方。”苏九霖抿嘴一笑,说着就把秋胤雪带到了院子正中。

  只见苏九霖先是屏气凝神,而后膝盖略一弯曲,随即拉着秋胤雪往上一跃就跃上了屋顶。

  秋胤雪刚上屋顶,还有些摇摇晃晃的,苏九霖拉着她慢慢走到了屋脊坐着。

  “你看啊,好多星星!”苏九霖望着夜空指了指。

  秋胤雪望着夜空,没有说话。

  苏九霖转头看了眼秋胤雪,发现她并没有很高兴的样子,问道:“秋姑娘,你怎么了?”

  “我不知道哪颗星星是妈妈。”秋胤雪并没有转头看苏九霖,而是望着夜空看来看去,似乎在找什么。

  闻,苏九霖也转头又看向了夜空,他知道天上有爷爷、二爷、南叔等等都在看着他。

  “平时我不知道,现在一定是最亮的那颗。”

  “苏公子,”秋胤雪转头看向苏九霖,“你能送我去三阿坝吗?”

  “嗯?”苏九霖转过头来狐疑的看着秋胤雪,“你不是要去宁波找你哥哥吗?”

  “本来吴爷爷是要带我去三阿坝的,”秋胤雪又转头看向星空,“娘还在的时候,每年都会带我去。在那里,我能感觉到又跟娘在一起了。”

  “后来,吴爷爷死了,我觉得你人不坏,就想让你带我回去找哥哥,再让哥哥带我去。”

  “哦。”苏九霖应了一声后也看向夜空,“那你怎么现在又想让我带你去了?”

  “我刚才问了娘,娘说你也能带我去,还会把我送回哥哥那。”秋胤雪一直盯着夜空中最亮的那颗星星看着,“但是我得先写封信回去告诉我哥。”

  “你放心,我答应过你,送你去你想去的地方,明天我们就先去三阿坝。”苏九霖转头看向了秋胤雪,心不由的跳了一下,“信的话明天麻烦万兄差人送一下就行了。”

  “另外,”苏九霖迟疑了一下,“再告诉你娘,她看人很准。”

  闻,秋胤雪也转头看向了苏九霖,两人相视一笑。

  笑着笑着,苏九霖又想起了早上的六个“山贼”:“居然今天还在山林外面等我们出去,定是怕贸然进来会与我们失之交臂,所以就守在了几处出山林之路等我们出去。秋姑娘又不认识他们,应该不是仇杀,那……”

  想着,苏九霖又问起了秋胤雪家里是否有钱。

  “应该算有钱吧。”秋胤雪不明白苏九霖为什么这么问,“反正我喜欢什么,我爹就马上给我买了。而且听戚伯父说,我家比大部分大官还有钱。”

  “那怪不得了。那些坏人啊,”苏九霖说着又指了指秋胤雪,“一定是知道你爹有钱,所以想抓住你然后向你爹要钱!”

  “那怎么办?要不我们报官吧。”

  “应该没用,今天我说是荆王在林子里他们都跟进来了,他们应该不怕官兵,而且官兵也打不赢他们。”

  两人都皱起了眉头,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我可以帮你们易容啊!”

  突然后面一个声音把两人都吓了一跳,秋胤雪差点摔下去还好被苏九霖拉住了。回头一看,居然是万密斋。

  “万兄,你躲在后面干嘛啊?!”

  “什么叫我躲在后面,我先来的好不好,你们也不看看后面有没有人就坐这了……”

  苏九霖略显尴尬,随后碍于秋胤雪一点武功都不会,房顶上还是有点危险,三人就跳了下去,在院子中央的石桌两边坐着了。

  万密斋表示会给两人易容,送信也简单,让他们放心。由于第二天还要赶路,一番感谢后三人也都回房歇息去了。

  (本章完)

  s..book585662719479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山河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