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河忘 第18章 七峰派

小说:山河忘 作者:胤书晨 更新时间:2022-06-24 00:10:03 源网站:网络小说
  受爷爷苏鹤海的教导,苏九霖从小就知道江南是每个文人骚客都向往的地方。而且应天府刑部也在江南。于是出山后,苏九霖便一路往东奔着江南去了。

  而此时,在江南奉化县东郊的七峰山上,七峰派的掌门松木子正于高台上和天元门宁波分舵的舵主陶楚四掌相对比拼掌力。而台下两方弟子已是战成了一团。

  “束手就擒就会给我们一条活路?怕是我最后是怎么死的都不知道吧!要打便打!我若是求饶你是我爷爷!”松木子五十多岁,脾气却还是很暴躁,说完便又运了几分内力,加大了掌力向陶楚顶去。

  陶楚也不甘示弱,也多使了些内力,顶了回去,并说道“松掌门,识时务者为俊杰,这个道理你怎么不懂呢?!投降才是你们唯一的出路。”

  松木子正欲再说话,忽然瞥见陶楚背后正有一人从远处以极快速度向高台袭来。可松木子并不认识那人,瞬间大惊:“此人定是天元门的援军,而此时自己正和陶楚比拼内力,若那人暗施毒手,自己岂不是任人鱼肉……”

  想完,松木子不再犹豫,马上尽力使出。

  陶楚没想到松木子竟不顾自己会有重伤之险而又一次强行提升了内力,只能撤掌退后。

  逼退陶楚后,松木子利用陶楚挡住了其身后来人视线,马上右手在胸前连点数下,而后左手聚集了真气。

  陶楚这半年来跟松木子打过不少交道,一看便知这是七峰派的独门绝技“七煞掌”,便也运起了内力,准备接他这一掌。

  可正当陶楚聚精会神的盯着松木子之时,突然一个白衣男子出现在了他和松木子中间。

  男子脸庞棱角分明,眼神锐利,虽风度翩翩,却也不失男子气概。

  陶楚已是看清了来人,大惊:“不好!”

  还没等陶楚开口提醒,松木子已然一掌击向了那来到台上的男子。

  男子则是刚站定,没曾想松木子会突然向他出掌,便仓促间运起了内力然后左手迎出,接了松木子这一掌,被打退七八步后才站稳。

  松木子原本以为这一掌足以击毙来人,却没想竟被接住了,暗暗心惊:“饶是陶楚,在没有防备之下接我这一掌,也不过如此!这少年公子莫非已能和陶楚相比了?!”

  “少门主没事吧?”此时,反应过来的陶楚已挡在了松木子面前,偏过头向身后少年公子问道。

  “少门主?”松木子闻又是一惊,“你就是这几年名声鹊起的天元门少门主秋枫?!”

  陶楚一直盯着松木子,生怕他再次向秋枫出手,回道:“这正是我家少门主。”

  秋枫似乎对这名头没什么感觉,刚才仓促间接了松木子的“七煞掌”,现在真气大乱,正运气调息。

  七峰派大弟子李明义在台下突见掌门以一敌二,一剑逼退身前来人后,几个腾跃也来到了高台上,站于松木子身旁。

  “我原以为你会跟你父亲不一样,没想到还是一丘之貉。”松

  (本章未完,请翻页)

  木子看着秋枫,眼神越渐锐利。

  此时,秋枫已是调息完毕,走到了陶楚身旁,指着台下众人,开口说道:“松掌门,你看看场下你我两派弟子,死伤已有十数人,你就忍心看着门下弟子继续丧命吗?”

  松木子看着秋枫却是暗自心惊:“刚才仓促接了我的七煞掌,仅退后数步不说,仅谈话间功夫,现在已是气息平稳了,仅这般年纪,便能有如此能耐!”

  不过虽很是佩服秋枫如此年纪就有如此功力,但松木子并没有被吓到:“哼,这些都是从小拜入我七峰派的,你们以莫须有的罪名要我们束手就擒,那是不可能的!”

  “还不承认?你写给倭寇的信,莫非你连你自己的字迹都不认识了?”听闻松木子说是莫须有的罪名,陶楚马上从怀里拿出一封信来,“还有,你有几个弟子已经交代了,是你让他们送信给倭寇的。”

  这时,没等松木子说话,站于其身旁的李明义却开口了:“欲加之罪,何患无辞!之前师傅已经问过我们,要走的他不会留。现在留下来的,都是与七峰派共存亡的!”

  “你是谁?”陶楚看向李明义。

  “七峰派大弟子,李明义!”

  此时,秋枫却是转过身去,来到了高台边,然后右脚往右跨出一步,扎起了马步。

  只见他双手抬起运气于丹田,而后缓缓闭上了双眼。

  接着,左手张开五指,掌心往右推,同时右手也张开五指,掌心向左推。只见两股真气,自两掌发出,像海的波浪般缓缓游向台下数十人,散落在人群中。

  忽的,秋枫睁开了双眼,两手虚空中一抓,握紧成拳。然后,右手往右后方一甩,同时左手往左后方也一甩。口中还念念有词:

  “排山倒海!”

  一瞬间,台下两方人马纷纷倒地,武器也掉落一地。

  松木子又一次被秋枫惊到了,不由脱口而出:“‘排山倒海’!果然名不虚传!”

  而台下众人也都没受伤,只是被强烈的真气气流拉扯倒地。没一会儿,便都拾起武器,又站了起来。

  站起来后的两方弟子,已各自退到了一边。虽还是刀剑相向僵持着,却时不时的看向台上的四人。

  七峰派弟子,也都看着台上的松木子和李明义。

  松木子看着台下血迹斑斑的众弟子,还有躺在血泊中能动弹和已是不能动弹的弟子,缓缓的闭上了双眼。

  虽然这些留下来的弟子都说要与七峰派共存亡,可松木子哪里忍心看着自己亲手带大的弟子们一个一个的送死!其中有不少都是像李明义这样跟了他已有二三十多年的。

  “秋枫。”经过一番思想挣扎,松木子已是做了决定,转过头来看向秋枫,“我束手就擒可以,但你能不能答应我,善待我门派弟子?”

  秋枫站上近前,看着松木子,躬身行了一礼:“松掌门,您放心,只要他们肯放下武器不再反抗,我们一定善待。”

  (本章未完,请翻页)

  随后秋枫又继续说道:“他们可以选择留在天元门做弟子,也可以选择走,天元门从不滥杀无辜。”

  听秋枫说完,松木子却是讥笑了一声,也不知他在笑什么,然后就缓缓走到了高台边,看着台下一张张自己熟悉的面孔。

  “七峰派弟子听命!放下兵器!”

  李明义闻,马上来到了松木子身边,拉着松木子的衣袖,哭喊道:“师傅!我们跟他们拼了!我们就算都死了,他们也不会好过的!”

  松木子却是没理李明义。

  但台下众七峰派弟子,却是面面相觑,没一个人放下武器。

  松木子拿起手中长剑,抵在了自己脖子上,怒声道:“你们还不放下武器!”

  “师傅!”

  “师傅!”

  ……

  见此,七峰派弟子纷纷扔掉了武器,而后跪在了地上。

  李明义也不甘心的扔掉了手里的长剑,一下跪倒在松木子身旁。

  看着众弟子,松木子微微一笑,然而,他却并没放下抵在自己脖子的长剑,缓缓闭上了双眼。

  “乓!”

  松木子正欲自刎,手中长剑却被打落在地,还被点了穴道,不能动弹。

  原来,一直看着松木子的秋枫已看出他有寻死之意,在松木子欲自刎的一瞬间就冲到了其跟前,打落了长剑,并点了他的穴道。

  看着松木子,秋枫叹了口气:“您这又是何必呢?”

  松木子看着掉落在地的长剑,悲从中来:“七峰派虽说是个小门派,但却在我手里被灭派!还要背负一个卖国的罪名!”

  松木子又转头看向秋枫,怒声道:“你说我有何面目见列位祖师!”

  秋枫眼神清澈,似乎很是惋惜,缓缓说道:“那你早知今日何必当初呢?”

  “你不觉得天元门的势力范围越来越大了么,以前只是在山东各地有分舵,现在你们的分舵,往南已经到南直隶了,往西在山西、湖广也准备修建分舵了。”松木子就这般直直的看着秋枫双眼,“希望你终有一日能看透一切……”

  陶楚见状,似是不想两人再多做交谈,马上命人把松木子和七峰派弟子捆绑后带走了。

  看着七峰派弟子一个个被押走,秋枫叫住了陶楚:“陶舵主,一定要好生善待他们。”

  “少门主请放心,像以前一样,能收降的收降,不能收降的,都是放走了的。”

  秋枫还欲讲话,陶楚却抢先一步开口:“少门主,早上收到了登州府总舵的信函,门主让你最近回总舵一趟。”

  “哦?有什么急事吗?”

  “倒没什么急事。”陶楚缓缓说着,“王员外和戚都督下个月都有喜事,门主想让你一同赴宴。”

  “好,我知道了。”

  (本章完)

  s..book585662709984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山河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