射仙问道 楔子

小说:射仙问道 作者:苏天择 更新时间:2022-06-23 18:35:31 源网站:网络小说
  “驾,驾!”一阵喊叫声,华志脚下的白玉战马又快了几分。但马儿显然已经失去了它全盛时期的状态,马脚微微不正,眼瞳中也失去了他原本的神色。

  而骑着这匹马的华志身着蓝白相间锦衣,长长的白发齐腰,背上背着一张青蓝色的玉弓映着夕阳的反射出五彩斑斓。他一手死死拉住缰绳,另一只手捂着胸口上的血窟窿。驾马飞快地朝山顶奔去。

  “华志!不要做无谓的挣扎了,前方便是绝路了,你逃不掉的!”朝华志吼喝的大汉叫典江,是日照国军队的一方元帅,一身修为更是达到天帝中阶。而身下骑着的黄牛速度更是不比华志的白玉战马慢多少。身后更是跟着几位天王射手。

  ---可恶。华志心头一紧

  ---怎么这么快就追上来了!

  偏偏这个时候,胸口的血窟窿开始做痛。

  “噗。”华志喷出一口鲜血,一双剑眉紧皱,抬起右手在嘴边抹了一把,咬了咬牙,一双明澈的眸子望着山顶,心头在剧烈地跳动。

  “还不放弃?”典江伸出虎臂,从背后取出一张七尺长的铜弓,左手持弓,右手拉弦,下一刻,一支约莫一米长的土黄色的箭凭空出现在弓弦之间。

  即便骑着黄牛飞奔,典江的上半身也丝毫未动,可见下盘之稳。

  典江将箭弦拉到半月,一箭射出,直指华志的后背。

  华志冷哼一声,双手拽住缰绳,猛地一拉,白玉战马连同华志的身子都大幅度地偏转,躲过了这一箭。

  “哼、哼”典江气的冒泡,他身为箭帝,在这么短的距离,对于一个身负重伤的人,竟射空了?这简直是奇大之辱!

  典江抬手做了一个手势,跟在他身后的十几名天王射手立马提弓、拔弦。

  下一瞬,十几支箭矢排兵布阵般,呈“一”字状向华志袭来。

  华志斜眼瞟了一下,身子微微立起,然后从马上腾起,翻了个跟斗,躲过了这一箭阵。

  典江气的磨牙,华志也不好过,刚才的动作让他的伤口又一次裂开了。

  “啊--”华志轻轻叫了一声,捂住胸口,转头,一双明蓝的眼眸死死地瞪着典江。

  终究是箭仙,即便是受伤了,该有的气势丝毫未减。典江吓得一个哆嗦:“他不是身受重伤吗,怎么还有那样恐怖的气势?”

  ---他是在硬撑。

  一个念头在典江脑中闪过,“对,对!他一定是在硬撑!”典江露出一抹疯狂,抬起弓对着华志,“我看你还能撑到几时!”

  一次又一次的拉弓,一箭又接着一箭。

  华志深吸一口气,眼睛突然亮起,抓紧缰绳,一次又一次的躲过了典江的飞箭。

  典江望着近在咫尺的山崖,心中冷笑起来

  ---箭仙又如何?照样死到临头!

  不过几息,华志已经登上山顶。望着山崖的对面,是雪山连绵。华志仰头一叹。

  典江已经赶上了,他狂笑道:“箭仙,你怎么不跑了?”

  身后的丛林中又走出八道身影,分别是日照国的其他八大元帅。

  围堵。在他们眼里,今天华志必死无疑。华志虽为箭仙,但先是被一种混毒毒倒再是被一名天神中阶的射手一箭穿胸。任他是下凡的神仙也得死。

  很快,从树林中分出另一个人,身着紫金龙袍,背背艳紫玉弓,气度不凡,一张俊俏的脸居高临下的看着华志。

  男人开口了“师父,没想到我们是在这种情况下叙最后一面。”

  毫无疑问,这个男人便是花之唯一的徒弟---凌淮。

  “是你!”华志双眸闪过寒人的目光,死死盯住停在半空中的凌淮,由于用力过猛,一行鲜血从华志嘴角流下,“休得再叫我一声‘师父’从你用你的玉弓射穿我的胸膛时,我们之间的师徒关系就已经不复存在了!”

  说完,华志又吐出两口血。

  凌淮说:“那可不行,怎能坏了规矩?一日为师,终身为父嘛。”

  “孽畜,你为何要背叛我?”华志冷声道。

  事到如今,他多少有点惋惜,凌淮出生于玄琅国的一个小家族里。他五岁那年,家族惨遭灭门,他的双亲拼死将他送走。而华志恰巧遇见了他,当时二十岁的华志已有天王高阶的修为,见凌淮根骨不错,便收他为徒,传他箭法。

  而凌淮也并没有令他失望,仅仅二十五年,三十岁的凌淮已经造就天帝巅峰的修为,离天神射手只有一线之隔,比誉为一代天骄的华志风头更茂。华志以他为荣,视他为亲生儿子......

  如今却成了这样,世界的千变万化真是令人猝不及防。

  “孽畜,此刻我还有一事想问你。”华志望着空中的凌淮淡淡地说。

  “师父请。”

  华志深吸一口气,质问道:“我自认平时待你不薄,你为何要我的性命!”

  悬浮在空中的凌淮听了这话,突然大声狂笑起来:“哈哈哈哈哈......待我不薄?没错,师父你确实收留了当时孤儿的我,并将我养大成人,助我修炼,让我站在这世界的顶峰。”凌淮单指虚指天空,面带笑容。

  “但是!”凌淮话锋一转,面目突然变得狰狞起来,“你不该夺走她!”

  华志咬了咬牙,怒气冲天地道:“你竟还一心念着那个妖女!你知道她屠了多少座城,祸害了多少无辜生灵吗?”

  “那又如何?”凌淮一脸平静,“在我心里,这世间的一切不及她的一缕秀发。”

  “你......冥顽不化!”华志又吐出一大口鲜血。

  “好了,师父,聊了这么多了,你的遗应该说完了,那么徒儿便亲自送你上路!”

  凌淮迅速取下背上的紫玉弓,抬手就射出一支紫黑色的箭,冒着阴森悚人的气息。

  围在一旁的日照国九大元帅也不停打颤。

  华志凝神一看。

  ---这不是他的紫玉灵箭!

  下一秒,华志一个翻身,箭落在他面前的空地上。

  “哗哗哗--”

  凌淮射出的箭立刻化为一滩浓水,腐蚀着地面,最后留下一个直径一丈、深三尺的大坑。

  凌淮见华志躲过,脸色并不变,仿佛是他早就料到,又或是他故意射偏。

  “诅咒之语!”华志认出了凌淮刚才射的这一箭。脸色也随之大变。

  “哈哈,不愧是师傅你啊,这种失传多年的禁术都认识。”

  “你疯了,练了这个可是要折寿百年!”华志大叫道。

  “哈哈哈---”凌淮又笑了,“师父,若是你不死,我一千年也别想见到她!”

  华志见他自甘堕落,长袖猛地一甩,喝道:“既然你练了这等邪术,那我便亲自清理门户!”声音之大,贯穿在场每个人的耳朵。

  凌淮笑道:“师父莫要取笑我了,你现在说一句话都困难吧!你还以为你是那不可一世的箭仙吗?”

  可是下一刻,他就笑不出来了。

  一团浓郁的青色灵气围绕在华志身子周围,在灵气的围绕下缓缓升起,停在了离地面大约两米的地方,强烈的气势跟刚才的那般虚弱截然不同,全身上下都透露着王者的气息。

  马上,一股凛冽至极的寒气以华志为中心向周围散发。华志右手持弓,一头纯白的的头发散靠在华志的背上,眼瞳由蓝变白,周围空气的温度瞬间降低到零度以下。

  凌淮脸色大变:“是领域,快拦住他!”

  此一出,上百支箭向华志飞来。

  华志冷冷的道:“晚了!”

  话音刚落,温度不知又降低了多少度。

  华志的双瞳愈发纯白,他看向那百来支箭,下至天王,上至天神,每说一个字,右手一点,那百来支箭就像中了魔咒一般,停在空中,下一息,应声碎裂。

  “这不可能!你已经伤得那么重了怎么还能释放玄冰禁域?”凌淮抓狂了一般。

  华志淡淡的道:“想取我性命?好啊,我送给你们。”华志缓缓抬起弓,左手轻轻拉弦,顿时,周围的灵气疯狂地涌入华志体内。

  灵气卷起的飓风停止了,华志的蓄力也结束了。眼光一凝,将弓弦拉到最大,一支毫无杂质可的的纯白箭羽横在弓弦之间,当站在对面的凌淮等人还没反应过来时,华志已经射出了这一箭。

  “那你们接的起吗?!”一瞬间,天地变色,万物无不屈服。

  一语惊醒梦中人。

  凌淮大叫:“你这是在自焚!”

  但现在说什么都晚了,白箭带着狂暴的急旋,所到之处,似乎空间都被扭曲。

  逃!

  所有人中现在心中只有这一个念头,白箭呼啸而来,一个个强者都化作了永恒的冰雕,化成冰尘,随风而去。

  渐渐地,逃跑的声音越来越小,最后,整座山脉变为一片寂静。

  华志脸上没有任何痛苦表情,反倒露出一丝微笑:“你们都死不足惜。”

  说罢,他悄然闭上了眼,他第一次感受到自己无限接近死亡,也是最后一次。

  尘归尘,土归土。

  华志在这安详的山巅化作一滩白雪,在这白雪旁,一张青蓝色的玉弓完整的躺着。

  灵箭大陆陆历公元789年,弑仙之战,无一人生还。

  从此,箭仙陨落。

  注:灵箭大陆修为境界从低到高分别是

  初灵射手、中灵射手、高灵射手

  尊灵射手、宗灵射手、天王射手

  天帝射手、天神射手、天仙射手

  s..book585582708589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射仙问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