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云歌 6、未归

小说:落云歌 作者:赵客 更新时间:2022-06-28 21:19:12 源网站:网络小说
  宋缺看着逐渐昏沉下来的天色,止不住的隐隐兴奋了起来。

  他摸了摸有些灼热的胸口,那里面装着在金家寨意外收获的那面照妖镜。

  他当然不会再重新返回金家寨一趟,那枚验仙石丢了不假,却是被他故意扔进了后山之下那条不知名的小河里,为的就是暂时切开它与仙门之间的联系。

  等今夜事成之后,他自有办法再重新将其寻回。

  此时他站在一朵黑云之上,可以遮住地上凡人蝼蚁们的探寻视线,却遮挡不住他巡视四方的目光。

  他等天黑,也在等一个人,一个女人。

  他无法形容那个女人的美丽,他觉得世间已经没有任何词汇可以形容于她,尤其是那对狭长的、仿佛能夺人心魄的凤目。

  宋缺知道她是魔族的人,从看见对方第一眼时就知道了,仙门的那些仙子们虽说同样清丽脱俗,却绝对无法拥有那样一双摄人的双眸。

  她说她叫月儿,多半是个化名,可他不在意。

  他甚至清楚她就是在利用自己达成她目地,可他心甘情愿,且甘之如饴。

  然后他看见了出现在落凤山巅的黑衣女子。

  黑衣女子就是月儿姑娘。

  “月儿月儿,你是不是天空那轮月亮的化身呢?”宋缺喃声低语。

  月儿却已经开始行动。

  她飘飞而起,凌空站在了那汪月亮湖的上空,不知何时,遮住她真实面容的黑纱悄然坠落进了月亮湖中,露出了黑纱之下那张足以让世间万千男子为之疯魔的倾世容颜。

  她双臂张开,对着天空的月亮凌空伏拜,高声念诵:“血狼之火,不夜之巅,吾以吾血,奉祀幽冥,魂兮归来!”

  她的双臂随之落下,十指抖动如海中浮萍,而随着她的古怪动作,那汪清澈的月亮湖,先是湖水震颤不已,而后骤然沸腾如火。

  种种异象过后,沸腾的湖面逐渐平复下来,訇然一声,天地之中如有钟鸣响起,大地震颤,片刻之后,一座通体隐藏在黑雾之中的塔型建筑,自月亮湖底幽然浮现。

  谁能想到,那座遗落的魔神祭坛,就藏在月亮湖底呢?

  黑雾散尽,露出了祭坛原本的模样,竟是一座没有塔尖的纯白宝塔。

  月儿落在了了宝塔顶端,对着苍穹再次下跪参拜。

  几乎在她第一次伏拜苍天的同时,站立在那朵黑云之后的宋缺也开始了动作。

  他双手交合掐诀,变幻成了不同的形状,口中念念有词:“荡荡游魂,何处留存。三魂早降,七魄来临。急急如律令!”

  他竟是以正宗的仙门法决,来驭使天罗地网索魂阵!

  若不是亲眼所见,恐怕无人相信,有人能够用正宗的仙门法决,施展属于魔族邪术的摄魂法阵。

  插在金家寨正南、正东、正北的三根摄魂钉先后亮起一道异芒,与此同时,无数道黑煞之气从摄魂钉上涌了出来,然后争先恐后的朝着金家寨覆盖而去。

  宋缺忽然轻噫了一声,他诧异的望向了金家寨之西的倪龙沟方向,那里布置着第四根摄魂钉,不知为何,却迟迟没有动静。

  正当他要亲自下去查看一番的时候,猛然听到倪龙沟内传出了声势惊人的霹雳雷鸣。

  宋缺顿觉胸口一痛,“哇”的吐出了一口精血—倪龙沟里的那根摄魂钉竟然被人用一道雷符,无声无息的炸掉了。

  他震惊无比,这个时候,是谁能够轻易躲过自己的巡查目光,悄无声息的潜入倪龙沟内?

  难道是仙门来人了?

  他一时有些心神震动,月儿姑娘的声音却陡然在他的心湖之间响起,还是那般温柔,却带着一抹不容置疑的凛然杀气:“不用去管那根摄魂钉,”她条理清晰的说道,“收敛心神,三根摄魂钉摄来的魂魄也足以完成魔神祭祀!”

  也不知为何,一听到这个声音,宋缺发现自己的心都醉了,他瞬间屏气凝神,毫不犹豫的,开始全力驱使另外三根摄魂钉。

  金家寨中,村名们聚集在了一片空旷的区域,插在木桩上的火把将这里映的一片通红,坐在木椅上的族长再一次追问道:“金羽那小子呢,还是没有回来?”

  金有得依旧摇了摇头,有些悲声道:“没有回来,而且派去寻他的小城子,也迟迟没有消息传来。”

  族长闻不由一怔,旋即轻叹一声:“没回来也好,那小子向来鬼的很,或许能够躲过这一劫—”

  但他话音未落,忽然听到有村民惊恐的呼喊道:“大家快看,那是什么?”

  族长腾的一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顺着众人的目光看去,然后便看见了无数道潮水般捕杀而来的黑色煞气。

  那些煞气的速度奇快,眨眼间便来到了众人面前,不由分说,疯狂的向聚集在一起的村民身上冲去。

  霎时之间人群大乱,他们不知道那些黑色的煞气是什么,但随着第一道煞气穿过第一个村民的身体,那个村民便像着了魔一般,瞬间被定在了原地,瞳孔之中布满了瞬间惊惧的血丝,随后扑通一声,直挺挺的倒在了地上,也不知是死是活。

  所有人都将这一幕看的清清楚楚,顷刻之间,无论男女老幼,大都始慌不择路的四处窜逃。

  族长也将那一幕看的清清楚楚,但显然要比其他人冷静许多,他一边用手杖拨打着那些试图靠近的黑色煞气,一边大声疾呼:“大家不要乱—”

  可是慌乱中逃生的村民们哪里还听得进去—

  族长一跺脚,长叹一声,忽然瞥见金有得站在自己身后,这个木讷男人手中拿着一根齐眉短棍,正奋力抵抗着黑色煞气的靠近,出奇的没有跟随众人四处乱窜,反而面上涌现出一股视死如归的神色出来。

  老人也来不及夸赞他几句,大致判断了一下局面,对金有得疾声呼道:“有得,往西面撤!”

  他看的很清楚,那些黑色煞气分别从南北东三个方向涌来,唯独漏掉了西边。

  金有得闻立刻拔腿就往西边跑,并大声疾呼众人跟着他一块儿跑。

  族长苍老的脸上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容,这小子被自己骂了这么多年,总算是骂出了点儿出息。

  只是老人似乎忘了,那些骇人的黑色煞气正在身周肆意冲撞,此时际已经倒下了数十个村名,均是耳目圆睁、瞳孔间布满血丝不知死活的无名惨状,容不得人片刻分神。

  就在他提醒金有得往西跑的刹那,一道煞气猛的一个俯冲,径直穿过了老人的身子。

  “快…走…”

  这是老人倒下去之前,对回转过身,拼命想要拉着他一同撤走的金有得,说的最后两个字。

  金有得瞬间红了眼眶,拉起架势就要跟那些继续冲上来的煞气作生死搏斗,却被另外几个回过神来的村民拉扯着,朝着西面跑了下去。

  s..book585562723667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落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