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云歌 2、且慢

小说:落云歌 作者:赵客 更新时间:2022-06-27 11:28: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且慢!”

  跪在地上的族长慌忙阻止了宋缺的动作,他隐隐察觉到了这位使者身上的淡淡杀意,立刻意识到了事情的严重性。

  宋缺斜倪着族长,轻“哦”了声,面上似笑非笑。

  族长神情严肃,沉声说道:“使者大人,可否容我们一段时间—”

  宋缺淡声道:“怎么?是想着空出一段时间去报官?”

  人间每有凡人无法解决的异事发生,比如有藏匿山林的妖兽窜入人间作乱,当地官府便会点燃一支附有特殊印记的穿云箭,自会有仙门中人前来伏妖。

  “绝对不是!”

  族长矢口否认,他抬头仰视着宋缺,混浊的瞳孔之中闪动着一抹决然,信誓旦旦的说道,“天黑之前,我们定会将那块验仙石完整无损的交到使者手上!”

  宋缺冷笑道:“我凭什么相信你?”

  族长一咬牙,从口袋里取出一面铜色小镜,双手颤微,恭恭敬敬的举到头顶,戚声说道:“我以金家寨上下,二百三十七条性命担保,天黑之前若是找不回验仙石,任凭使者处置!”

  “照妖镜?”

  照妖镜虽说是仙门最常见的法器,人手一面有些夸张,执事及以上身份的修行者人手一面倒是绝无虚,但在一个凡人手里出现,着实让人有些意外。

  宋缺接过镜子,细细检查了一番,看似随意的说道,“说说吧,你一个凡夫俗子,怎会拥有一件仙门法器?”

  族长不敢隐瞒,沉声回道:“回禀使者,这面照妖镜乃是一位故人所赠。”

  “故人?”宋缺心中微动,却忍不住冷笑道,“难不成你那位故人,还是一位仙门中人?”

  族长低着头,却不知为何,没有回答这个问题。

  宋缺皱了皱眉,脸色阴晴不定,像是有些拿不定主意。

  “也罢,”片刻之后,宋缺难得没有刨根问底,他不经意的抬头看了眼天色,仔细将照妖镜收回了袖中,大发善心似的说道,“看在这面镜子的份儿上,我就破例一次,等你们到天黑。”

  “天黑时若还是没有找回验仙石,后果很严重!”宋缺的声音远远响起,人已凭空消失在了原地。

  “多谢使者开恩。”

  族长跪在地上连连叩首,直到使者的声音彻底消散。

  随着使者的离去,村民们头顶的那道无形威压也逐渐消失,他们连忙起身,将族长从地上扶了起来,纷纷询问接下来该如何行事。

  族长忽然捂着胸口疯狂的咳嗽了起来,像是要把胸腔之中的污浊气息全部吐个干净。

  金有得见状慌忙跑到屋内,先端了一碗水又取了一个凳子出来。

  族长喝了几口水,坐在凳子上缓了半天,这才慢慢停止了咳嗽。

  “老毛病了,”他对围在四周的邻里乡亲宽慰道,“大家不用担心。”

  一名心急的村民说道:“您老可不能有事啊,眼下大家可都指着您拿主意呢。”

  “拿什么主意?”族长双目一翻,有些装傻充愣道。

  众人一听就不乐意了,立马开始七嘴八舌的指责起来。

  什么职责所在云云……

  族长坐在椅子上,见状索性双目一合,眼不见心不烦起来。

  “大家都别吵吵了。”

  站在族长身后的金有得蓦然大吼了一声,他平日里是个沉默寡的人,突然发飙,倒真的把人们一时唬住了。

  那个心急的村民先是诧异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瞪着眼睛问他:“你吼什么吼?”

  金有得被激的猛然向前一步。

  “行了。”

  族长缓缓睁开眼睛,阻止了两人的动作,金有得缩了缩脖子退了下去,心急的村民悻悻然看了族长一眼,也安静了下去。

  族长掸了掸身上的尘土,方才缓声叹道:“诸位,咱们金家寨这次,怕是要遭难了啊。”

  “遭难?”这话一出,站在族长身后的金有得率先沉不住气了,他刚刚得了一个闺女,好日子才刚刚开始呢。

  “族长,您可别吓唬大家—”

  族长又咳了两声,有些哀伤的说道:“老朽今年七十有三,也见过不少仙门修行者,却从未见过宋使者这般强横无理的!”

  老人自顾自的说道,“我见过的那些修行者,虽说同样神通广大,但个个正气凛然,从不伤害无法修行的凡人,哪像这位宋使者,一脸的邪气。”

  “那可怎么办?”

  金有得神色惶惶的道,“要不我们还是报官吧?”

  族长冷笑一声,嘿声道:“你信不信,没等你走到寨口,就会悄无声息的死去!”

  “他还敢杀人?!”

  这下子不光是金有得神色惶恐,场中所有村民一时都惊恐起来。

  先前村民们只以为使者会责罚他们,哪里会往杀人去想,但被族长亲口道出,一下子便彻底慌了,六神无主起来。

  一名仙门修行者对他们这些普通凡人而,平时各行各事互不相干,但真要动起真格来,修行者们就像是一个个高高在上的神灵,动则移山倒海术法通天,他们不能、更不敢生出半分儿对抗、违逆的心思。

  这会儿听族长说那位使者竟然真会杀了他们,内心又怎能不惊悚莫名!

  “族长!”

  村民们呼啦啦再次跪了一地,就连那位刚刚生产完的妇人,听到窗外的动静后,也抱着熟睡的闺女,挣扎着起身来到了屋外,声音凄凄道:“族长,您可得想法儿救救大伙啊。”

  族长一跺脚,起身对那位妇人斥道:“兰儿,你这是做甚?”又狠狠踢了地上的金有得一脚,恨其不争道,“还不把你媳妇扶回去,这要着凉了可咋办?!”

  他抚着胸口,有些喘息的说道:“大家的心情我都了解,但以我们这些凡人的力量,根本无法同一名仙门使者抗衡啊。”

  金有得刚刚把媳妇抱进屋里返回,听到这话,立刻急声道:“族长,您就别说这些没用的了,大家伙都听您的吩咐,您说怎么办大家一定遵从!”

  族长看了眼天色,又看了看围在四周的众人,混浊的瞳孔之中赫然射出了两道精芒。

  “等。”

  老人高深莫测说道,“既然他们自以为自己是天,那就让天来收拾他们。”

  “我已经悄悄给仙门传递了求救讯号,”他双目放光,“等那个人来了,谁也伤害不了我们。”

  族长目光一一自众人脸上扫过,忽然之间,老人猛地从椅子上蹦了起来,就像屁股被人戳了一下,他火急火燎的质问众人:“金羽那个小王八蛋呢?他去哪儿了?有谁知道?”

  叫着这个名字的时候,老人的山羊胡子都要翘飞起来,他懊恼不已,验仙石验仙石,他奶奶的,难不成还真让这小王八蛋给偷去了?

  s..book5855627197946.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落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