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云歌 1、丢失的验仙石

小说:落云歌 作者:赵客 更新时间:2022-06-27 11:28:50 源网站:网络小说
  “大家快让一让,宋使者来了。”

  随着族长的不断喝斥,聚集在一家农户外面的村民们哗的一声朝两边散去,为那位远道而来的仙宗使者让开了道路。

  族长是个年过七旬的威严老者,却是走路带风,没有分毫的龙钟之态,在他的身后,跟着一位面色阴暗的中年人,写满了对这里深深的厌恶之意。

  中年人姓宋名缺,是南方仙宗落霞谷的一名外门使者,这方圆三百里之内的凡人都将他像祖宗一样的供着,只因他手中掌管着一颗足以改变全族命运的石头,名为验仙石。

  当验仙石靠近婴儿的时候,如果婴儿有修行的资质,仙石便会自动生出感应,婴儿的名字会被使者记录在案,待婴儿启蒙之后,自会有仙宗执事将其带回仙宗,开启修行之路。

  金家寨已经整整三百年没有出现一名可以修行的婴儿了,今日不知能否发生奇迹。

  所有的金姓族人都在心中祈祷,希望老天开眼-

  一座拥有修行者的村寨和没有修行者的村寨绝对是天壤之别,拥有修行者的村寨,只要验仙石生出感应,立刻会得到当地官府的无上礼遇,全寨上下不但会收到来自朝廷的无数赏赐,首功之家更是会被奉为朝堂贵宾,虽不能入朝为官,却能享受与’国师‘同等的待遇。

  宋缺却兴致缺缺。

  他负责监察的三百里,金家寨是远近闻名的穷寨,平时农户自家的生活都很困难,哪还有闲钱去孝敬自己-

  没钱供奉上天还想踏入修行?不出意外,又要白跑一趟喽。

  宋使者兴致缺缺的想着,若不是碍于仙宗规矩,他才不会拿着块破石头专程跑这一趟。

  族长摸着灰白的山羊胡,难掩兴奋的问守在家门口的男人:“男孩还是女孩?”

  男人叫金有得,是个性格憨厚的木讷汉子,他紧张的搓着双手,心思全在屋内自家婆娘身上,只盼着母亲和孩子都能平平安安,使者什么的早就忘得一干二净。

  “你个憨憨-”

  族长在金有得的脑袋上重重的打了一下,气笑道:“还不过来见过宋使者!”

  金有得这才有些醒转过来,连忙跪在地上给宋使者磕了两个响头,宋缺都懒得去看地上的男人,只用鼻尖儿微微的哼了一声。

  ’哇‘的一声,屋内终于传出了一声响亮的婴儿啼哭,接生婆如释重负的笑道声:“恭喜恭喜,母女平安,瞅瞅,这闺女长的可真俊。”

  金有听到喜讯后先是一呆,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这就当上了父亲,族长见状忍不住又打了一巴掌,笑骂道:“傻乐呵个什么,还不快进去看看怎么样了—”

  又对身后眉头紧锁的宋缺恭身说道:“使者大人稍候片刻,让他们收拾收拾您再进去。”

  宋缺神情平淡的受了族长的一礼,不过这也不仅仅碍于他修行者的身份,如果按照真实年纪来算,他还要比族长年长几岁—这就是身为修行者的莫大好处了,终日以灵力淬炼经脉,寿命自是要比凡人绵长许多,修为高深者,千年岁月亦是常事。

  金有得满面春风的从屋里走了出来,步伐都轻快了许多,他是出了名的疼媳妇,至于生男生女并不怎么在意,只要平安就好。

  他对宋缺恭声道:“使者里面请—”

  族长在旁低声提醒道:“你挡路了!”

  金有得恍然大悟,连忙退到了一边,惹来围观的邻里乡亲一阵哄笑,却没人注意到木讷男人脸上的淡淡忧愁。

  十个月的辛苦怀胎,盼星星盼月亮,好不容易盼到了出生的这一天,还要接受仙门使者的检验。

  那块破石头没有反应还好,一旦生出了反应…成了修行者固然是好事,但在启蒙之后就要离开这个家,这骨肉分离的痛苦,自己是个男人总能承受的住,可媳妇呢?她跟着自己本就没有过上什么好日子……

  金有得越想心越乱。

  正在这个时候,屋里忽然传出了几道惊诧和疑惑的声音,门帘一挑,宋缺使者脸色极其阴沉的走了出来。

  金有得面色一喜,看使者的脸色,那块破石头八成没什么反应,他一颗吊在嗓子眼的心瞬间就落了回去。

  什么仙门不仙门的,哪里比得上一家人开开心心的生活在一起。

  围观的村民们见使者这副神情,纷纷露出了失望的神色,金家寨整整三百年,验仙石却再一次没有出现反应。

  所有村民都这样想着,期盼的好日子又泡汤了…

  正当村民们就要离去的时候,脸色愈发阴沉的宋使者忽然喝止了大家,他的语气冰冷的就像深冬里的凛风,不容置疑的命令道:“你们这些个不长眼的东西,吃了熊心还是豹子胆,竟敢擅自窃取验仙石?”

  村民们闻均都愣在了原地,大家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目色茫然,根本不知道使者在说些什么。

  族长也从屋中走了出来,他的身后跟着有些涩涩发抖的接生婆,看向宋缺的眼中布满了惊惧。

  族长多少见过一些世面,自是清楚验仙石的重要性,但若是说这里有人偷拿那块具有仙门烙印的石头,他是万万不相信的。

  他上前一步,伸手压了压有些面露激愤的村民,对宋缺说道:“使者大人明察,验仙石乃仙门之物,我等凡人怎敢随意窃取?必是其中出了什么纰漏—”

  话音未落,宋缺的目光唰的落到了族长身上,老人顿觉一道无法抵御的气息压到了自己身上,不由双膝一弯,扑通一声跪倒在了地上,黄豆大小的汗粒儿自他的额头上淌了下来。

  宋缺居高临下的看着老人,轻蔑的说道:“族长的意思是,我冤枉诸位了?”

  眼见使者如此针对自家族长,几个村民立马站了出来,对宋缺义愤填膺道:“仙门铁律,任何修行者不得随意伤害无法修行的凡人,宋使者是要破坏规矩吗?”

  这几个村民搬出这条仙门规矩,只是想让这位宋使者有所顾忌,不要没有证据就冤枉好人。

  可是他们旋即就发现自己错了,大错特错—

  宋缺在听到这句话后,非但没有任何收敛,反倒冷笑一声,语气愈发凌厉:“仙门规矩?在这里,我就是规矩!”

  几乎同时,所有的村民都感受到了那股强悍的气息,七倒八歪的跪了一大片。

  而方才那几位敢于站出来仗义执的,被宋缺刻意针对,全部脸朝下爬到了尘埃之中,呜呜的再也说不出任何话来。

  s..book585562719794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落云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