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睢心里的话,到嘴边又收了回去。

  事情还未彻底定下来,还是先不告诉她了。

  万一回头再起变化,那多尴尬啊!

  嘀嘀咕咕的向白薇,突然发现姜睢陷入了沉默,撇撇嘴,继续往灶膛里添柴火。

  早该明白的,自己和他很明显的就没有共同话题。

  不习惯厨房陷入沉默的姜睢,看了一眼向白薇的背影:“薇薇,学校里还缺个老师,你有没有兴趣?”

  “你想让我去学校做老师?”

  说不心动是假的,当老师是个那么稳定的工作,重归学校的话,回头参加高考,自己也能及时获得第一手消息。

  反正就是好处多多。

  很可惜,这不是自己心动就能胜任的工作。

  “不了,我自己几斤几两还是清楚的,我不是那块料,就不去误人子弟了。”

  再者说了,去了学校,难道要天天看柳梅在自己面前做戏吗?

  我又不是什么受虐狂,我的梦想是发家致富,可不再往你和柳梅身边凑。

  “我觉得你悟性挺好的,而且有我帮你,咱村子里的学校就是个小学,一点难度都没有。”

  姜睢耐心诱惑向白薇,他现在感觉自己和向白薇之前,好像突然冒出了一道鸿沟。

  他不知道该怎么扭转如今的局面,唯一能够想到的,就是多创造机会和她相处。

  一起共事的话,能相处的机会可就太多了。

  所谓近水楼台先得月,近距离相处的时间久了,向白薇应该就能改变她想离婚的想法。

  “你觉得容易那是因为你厉害,我对我自己还是比较了解的,我不适合去村里的学校教书育人,我没那个耐心。”向白薇断然拒绝,语气坚定的一分更改的可能性都没有。

  姜睢见状也不敢逼迫她:“那就先不去,以后要是你改主意了的话,就告诉我。”

  日子平平淡淡的过着,转眼就是两周过去了,距离和姜睢离婚还有两个月零两周的时间。

  这天下午,向白薇从地里回来,嘴里哼着小调,准备趁着现在家里没人,偷偷进自己的空间看一看。

  按照之前空间上的说明书,现在应该可以领取农具了。

  等到拿到了农具,她就可以开始耕种空间里的那一小片荒地了。

  那块地肥沃的很,比村里的一级地都要肥沃,要是现实中自己拥有这么一块地的话,她就可以转送给向老根,然后向老根绝对做梦都能笑醒。

  进了家院子,向白薇放下农具,脱掉沾满了土的鞋,走到旁边的压水井旁,压水上来洗手洗脚。

  水刚压上来,院门就被人从外面砸的砰砰响。

  好朋友池坤丽的声音传进来:“薇薇,在家吗?我刚才看见你回家了,在家的话给我开个门。”

  向白薇湿着手脚,走过去拉开门栓:“进来自己把门关上啊!”

  说完,她自己又赤着脚来到了水井旁,继续洗手洗脚。

  “你怎么这么坐得住?竟然还有心思去地里做农活?”

  “为什么坐不住?”

  向白薇莫名其妙的看她一眼,“我庄户人家,平时不做农活干什么?你怎么说这种话?你脑子坏掉了吗?”

  “你脑子才坏掉了呢,”池坤丽啐了她一句,拿起旁边的葫芦瓢,帮向白薇舀水,“村里都传遍了,你还不知道吗?”

  “什么?”

  向白薇一头雾水,被她这话说的脑袋更迷茫了。

  池坤丽气的眉毛倒竖:“姜睢,你对象的事,村里中午就传遍了,这个时候,南北东西几个村的估计也都知道了,你身为他对象,竟然不知道?”

  和姜睢有关系,且传得很广,而自己又不知道的事情……难道和柳梅有关系?

  向白薇心沉下来,直起腰,看着神情明显不寻常的池坤丽:“说吧,姜睢是不是做了什么对不起我的事?我什么都不知道,你说,我受得住。”

  “什么呀!”池坤丽一葫芦瓢水全浇在了她的脚上,“你就不能说点吉利的,咋不盼自己好呢!”

  嗯?

  听这意思,这事和柳梅没关系?

  “你能不能直接说重点?七绕八绕的,我听的脑子都晕了!”向白薇把葫芦瓢又夺了回来,“我自己浇。”

  “给你给你,拿去吧。”

  池坤丽把葫芦瓢还给了她,“你对象当选小学校长了,你知道吗?”

  小学校长?

  这么快就当选了吗?

  向白薇愣住了,大脑飞速旋转,回忆着上一世的时间节点。

  不应该啊,姜睢后来的确当成了小学校长,但那个时候,是向白薇跑学校闹完很久以后了。

  而且,姜睢当选小学校长是很大的喜事,但因为自己和他的关系闹得很僵,姜睢没有在家庆祝,而是在共同下乡的那帮老师家里喝得醉醺醺的才回来。

  回来的时候,柳梅还跟在旁边照顾。

  就是那照顾的举动,让原本心里生了一些愧疚的向白薇再次被怒火燃烧了理智。

  第二天姜睢酒醒之后,迎接他的不是妻子的体贴照顾,而是一个歇斯底里的疯妇在发疯。

  两人之间原本有所破冰的关系,再次恢复到最糟糕的状态。

  随着姜睢当选小学校长,村里关于向白薇和姜睢之间不和的风风语也越来越多。

  那些同样喜欢姜睢,却没能嫁给他的未婚女子们嫉妒向白薇嫁了个好丈夫,又为姜睢鸣不平,心疼他娶了个泼妇一般的妻子。

  这样的舆论环境持续了很长时间,而原本自信大方的向白薇常年在这种舆论环境折磨下,精神状态变本加厉的往偏执走向演化。

  向白薇从往事中回神,淡淡哦了一声:“是嘛,这么年轻就当选上了校长,他倒是挺厉害的。”

  “你怎么了,薇薇?”池坤丽愣住了,没料到向白薇竟然会是这种反应,“你男人成了小学校长你不高兴吗?你怎么是这么个神情?”

  向白薇扯了下嘴角:“姜睢当校长关我什么事?我自己当校长的话我或许会高兴,他当又不是我的。妇女能顶半边天,我又不是依附他而活的。”

  “话是这么说不假,但你有事瞒我。”池坤丽还是觉得哪里不对劲。

  ------题外话------

  哈哈,今天出了一个新目标!

  爬进新书榜前十,出姜姜薇薇的婚服图!

  爬进新书榜前五,出三张条漫瑟瑟图!

  爬进新书榜前三,出姜姜穿女仆装图!

  只能牺牲姜姜老师了,哈哈哈…

  大家一起努力哈!

  s..book585482740557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八零新婚夜:软娇妻靠空间躺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