可惜天公不作美,这雷电声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很快就停止了。

  帘子另一端有轻轻的鼾声传过来,没了雷声后,向白薇很快就睡了过去。

  这边失望至极的姜睢没有办法,偷偷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向白薇安恬的睡颜后,也进入了梦乡。

  次日上午,姜睢去学校教课去了。

  待在家里的向白薇干完手上的细碎活,将大门拴好,回了卧室,靠在椅子上,闭目进入自己随身携带过来的空间。

  闲着难受,她打算看看空间里有什么有用的东西,最好是那种能够帮助她致富的东西。

  前几天她搞不懂这个空间,一直以为这只是个种子库。

  昨天清晨天刚亮的时候,早就醒来的向白薇因为不想吵醒姜睢,躺在床上,从意识当中进入自己携带来的空间。

  东看西看的向白薇巧合之下,不知道触发了哪里的开关,原本笼罩着薄雾,怎么也过不去的屏障突然消失了。

  向白薇带着好奇与兴奋顺着地上那条青石板路往前走。

  然后她就发现了一大片肥沃的土地,以及一个小池塘。

  土地虽然肥沃,但却是荒着的,上面什么都没有种。

  池塘也是,空空荡荡的,她盯着看了好久,也没发现鱼虾的踪迹。

  看着荒地与空池塘,向白薇想起了之前一进入空间就能看到的一片柜子。

  那片柜子里装的似乎都是种子。

  原本她当时就想去柜子边查验一下,但可惜已经到了早晨起床的时候,后来又因为柳梅来家里,耽误了她一整天的时间。

  昨天一整天,她也都没找到机会进空间里面。

  向白薇摒气凝神进入空间,进去后,她先来到了青石板路这头的东侧。

  这里放了一排中药铺存放药材样式的柜子。

  最这边有两个是没挂锁的,而这一大排架子,除了这两个没挂锁的之外,剩下的,全都挂着一头笼罩着薄雾的锁。

  向白薇心里好奇,想伸手拨开薄雾看看里面的锁到底长什么样。

  可手刚碰到薄雾就被打了回来。

  最靠近自己这边的那两个没有上锁的柜子,抽屉外侧,花纹闪烁着微弱的光。

  很明显的提示。

  向白薇无奈的耸了下肩,拉开抽屉,然后发现里面放了一缸鱼苗。

  鱼苗是很优质的草鱼和鲤鱼,唯一不好的地方就是这些鱼苗太少了。

  小小一缸,总共也就大概三十条鱼苗。

  一堆鱼苗挤挤挨挨,向白薇吓得不敢再耽搁,捧起鱼缸就往后面的池塘跑。

  鱼缸太小了,得赶紧把它们放进池塘里。

  放完鱼后,向白薇看看旁边什么都没种的三亩肥沃的土地,十分可惜的摇头咂舌。

  鱼苗放进池塘很简单。

  但往地里种东西可就没那么容易了。

  种庄稼是需要工具的,现在在这个空间里,她只有种子没有工具。

  正当她发愁的时候,向白薇想起了空间一进门的那本说明书。

  或许上面有能帮到自己的答案。

  向白薇掉头回到了空间一进门的位置,上面的说明书一见她来便自动翻开了页。

  据说明书的解释,由于向白薇的空间目前等级还太低,能看到的说明书只有两页,剩下的需要等后续升级,只有等级够了,才有机会翻看后面的内容。

  向白薇满肚子脏话想要说,但为了配合自己的美貌,她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虽然这个说明书生的很讨人厌,但至少她回答了自己现阶段最愁的问题。

  那就是该如何播种,中间能不能提供些农具,她一个人用农具干活也是可以的。

  但没农具的话就不行了。

  只是获得农具没有那么容易,她还得再等大概一周的时间。

  农具的解锁需要时间,越高级的农具,解锁时间就越久。

  除非她能拿出高价值的种植作物和空间作交换。

  反正她现阶段是没法往那块肥沃诱人的土地上种东西了。

  向白薇在空间里忙活了一上午,直到十一点左右才从空间里出来。

  姜睢中午一般都在家吃饭,她该做饭了。

  就算是不做饭,她也不能继续再在空间里面待着了。

  姜睢那人太聪明了,自己若是行为怪异的话,肯定很快就会被他发现。

  向白薇拉着风箱烧饭,同时默默在心里计算,自己大概还有多久才能在空间中获得第一件农具。

  她这边算的真认真,放学的姜睢推开院门进来了。

  “我来做饭吧。”

  姜睢脱掉外套卷起袖子,走到灶台边就开始忙活。

  “不用,你身上的衣服今天刚换的,就别靠近灶台了,”向白薇拿起一根柴火拦住了他,“下午还得上课呢,蹭的一身灰,多没形象!”

  “多稀罕,因为劳动而弄脏的,一点都不损伤形象。”

  姜睢动作麻利地忙活着,边忙边和后面的向白薇聊天,“晚上我可能不在家吃了,还有我可能得晚点回来,你害怕的话反锁好房门,我到家的时候会敲门叫你的。”

  “你要很晚才回来吗?”向白薇停下了拉风箱的动作,“今天学校考试?”

  “学校不考试,是别的事情,”姜睢沉默了一会儿,转过头来,两眼发亮的看着向白薇,“我之前画了一组连环画,今天我听人说,我的那组连环画登上了省报,得到了很高的赞赏!”

  连环画获奖了?

  向白薇眼神有些迷糊,上一世有发生过这个事吗?

  怎么自己一点印象都没有了?

  看她又开始发愣,姜睢无奈的叹了口气,继续切菜。

  过了一会儿,回过神来的向白薇试探着套话:“怎么没听你提起过?什么时候的事?”

  “在救你之前,我刚把这组连环画交上去,然后就在河边救了你。”姜睢背对着她,面上表情复杂难,“大队书记告诉我的这个好消息,他让我今天晚上过去,说要开什么会。”

  还在回忆经历的向白薇顺嘴问了句:“怎么白天不开会?我记得你一般下午的时候课不多呀?”

  “大队书记现在不在村上,出门办事去了,只能晚上开会。”

  s..book5854827339.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八零新婚夜:软娇妻靠空间躺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