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了,其实柳梅讲的那个故事我一点都不喜欢,但为了不让她伤心,我硬忍着听的。”

  向白薇一手托着下巴,笑意盈盈的看着姜睢,“我跟你讲,柳梅讲的故事可没意思了,一点都不如我以前看的草台班子。”

  姜睢眨眨眼,随后慌乱的挪开了视线。

  灯下看美人,果然别有一番风情。

  看他挪开视线,向白薇心中生出一丝疑惑。

  “姜睢?!”

  向白薇拿手在姜睢眼前挥了两下:“那你听过柳梅讲故事吗?”

  姜睢摇了摇头:“我和她又不熟,当然没听过,再说了,我自己就看过很多书,而且我也不爱听故事。”

  “那真是可惜了,我看她就很想给你讲故事。”

  向白薇故意拿话刺激他,想看他慌乱心虚的表情。

  只觉得向白薇话题跳跃莫名其妙的姜睢挪回视线:“我为什么要听她讲故事?能让你爱听的故事,不外乎是那些民间故事,这不合我的口味儿。”

  “是吗?”

  向白薇心中不解,想当初柳梅给自己出谋划策,然后逼姜睢娶了自己,那她的目的究竟是什么?

  如果当时姜睢没有被自己设计,那他和柳梅以后会不会在一起?

  想不出来理由,向白薇也懒得再把精力放在这两个人身上。

  她走到门后边,取下挂在墙上的斜挎包,从里面拿出自己今日在供销社里买的文具,全部放在了姜睢的面前。

  姜睢看着面前崭新的纸笔,一脸惊喜。

  “你买来送给我的?”

  “嗯,平时我看书的时候,你教我比较辛苦,这些算是拿来犒劳你的。”

  “我用不了那么多,咱们俩可以一人一半,”姜睢将文具分成两份,把其中一份又推给了向白薇,“这些你拿着用,你的字……软趴趴的没有力道,拿去多练练。”

  虽然做夫妻不合适,但平心而论,姜睢是一个特别优秀的老师。

  至少向白薇跟着他,能学到不少的东西。

  结婚才短短几天,向白薇就已经感受到了这一点。

  说起学习,向白薇突然反应过来一点,这个时间段,她身为一个农村姑娘,突然就说出要考大学的话……是不是有些过于突兀了。

  怪她当时刚刚重生,大脑晕晕乎乎的,出了这么大的破绽都没有发觉。

  为了避免以后出麻烦,向白薇决定趁着这个机会,把这个破绽给圆过去。

  “姜睢,”向白薇故意低头整理纸笔,怕自己会因为眼神泄露什么内容,“我之前说学习是为了考大学,你听了会不会觉得很离谱?”

  由于向白薇是低着头的,所以她没有注意到,原本平静的姜睢,脸色也起了变化。

  但那个变化很细微,房间内又那么昏暗,除非凑到跟前,否则根本看不到。

  “不奇怪,也不觉得离谱,我倒是觉得你很聪明,眼光放得很长远,也能为自己的未来做打算。”

  姜睢端起旁边的搪瓷缸子,倒了两杯水,其中一杯递到向白薇面前,“虽然高考已经恢复好些年了,但国家后续还是需要大批的人才,你有这样的想法,真的很难得。”

  重活一世,知道某些时间节点上会发生什么重大事件的向白薇,闻由衷感慨姜睢真是个聪明人。

  少有人能站在历史的洪流中预知到未来的方向。

  姜睢却可以。

  他真的不是寻常男子。

  自己和他或许真的不适合在一起。

  两者差距太大了。

  向白薇虽然脑子并不算笨,但上一世的她,从来没有考虑过好好学习,参加高考考大学的事情。

  她只是一门心思的,想把姜睢牢牢的拴在家里,拴在自己身边,提防他和柳梅的关系。

  也怪不得两人原本就岌岌可危的婚姻,会一路走向散板的深渊。

  “那你觉得我能考上大学吗?我这样一直学下去,真的有机会吗?我能不能一次就成功?”

  向白薇好奇的看着姜睢,想要验证一下他聪明到了什么程度。

  “我觉得你肯定可以的,”姜睢轻轻拍了拍桌子,“你现在要想的,应该是怎么学会我教给你的这些知识,至于招生政策会不会有变化,我会及时告诉你的。”

  那么体贴了吗?

  向白薇听着,一整天被柳梅弄糟的心情恢复了许多。

  姜睢是个好人,没姻缘的话,和他做朋友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

  这么优秀的男人,可不能便宜了柳梅那种心怀叵测的恶毒女人。

  要不自己以后发达了,帮姜睢找一个同样优秀,配得上他的女人吧?

  姜睢看向白薇盯着自己发呆,忍不住摸了一下自己的脸:“我脸上有东西吗?你一直盯着我看。”

  “发现灯下看你,你帅了好多,长得这么好看,下乡前,在城里应该有不少姑娘对你芳心暗许吧?”

  此刻的向白薇,没有留意到自己的话中酸味有多重。

  低头翻书的姜睢,眼中闪过不明显的笑意:“是有不少,但我都不喜欢,拒绝了很多。”

  呵,还挺傲。

  想来要拿下他,必定要费不少的功夫吧。

  比如,前世的自己!

  入夜,电闪雷鸣,被惊醒的向白薇翻身坐起。

  她的动作带起了风,风卷起了两人之间的帘子。

  同样被雷声惊醒的姜睢,看到了坐起来的向白薇:“怎么了?”

  “我没事,这雷声太响了,把我给吓醒了!”向白薇重新躺下,拉紧身上的薄被,闭眼镇定入睡。

  帘子另一端的姜睢有些不放心,掀开帘子凑了过来:“你是不是害怕?”

  “怎么可能?我从小就在农村长大的,比这还厉害的雷声都经历过,这有什么好怕的?我就单纯只是被惊醒了。”

  姜睢脸上露出失望。

  她怎么不害怕呀?

  向白薇要是害怕的话,自己就能顺势而为,来一出英雄救美了。

  遗憾失去了个好机会的姜睢,失望的回了帘子另一端。

  躺在那里,默默祈祷向白薇只是嘴硬不说,其实她心里是害怕的。

  他还在心里祈求,希望外面的雷声再大一些,最好大到向白薇过来向他求助,哪怕只是握个手也是可以的。

  s..book5854827338.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八零新婚夜:软娇妻靠空间躺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