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睢语气认真的很,向白薇就这样看着,甚至开始怀疑,姜睢会不会对自己也是有那么一份真心在的?

  如果自己当初能够稳住心态,没有被柳梅挑拨成功。

  那自己后来是不是也能过得很幸福?

  “你怎么又在发呆?”

  姜睢伸手在向白薇眼前晃了晃。

  向白薇回过神来,扯开嘴角,苦笑了一声:“我说你是真傻还是装傻?”

  姜睢眉头拧得死紧:“什么意思?”

  “没什么,柳梅是你的好朋友,她想在家里做客,我总不能把人家赶走吧?”向白薇摊开手,不去质问他和柳梅到底是什么关系,换了个角度,“如果我今天真把她赶走了,外界的人会怎么议论我?”

  “但你有没有想过,你自己不在家住,留我和别的女人在家,外界肯定会猜测我生活作风有问题,你不觉得你这样做是在毁我前途吗?”

  姜睢心中生出一种要失去什么的恐慌,慌不择路的选了个最不合适的借口。

  听见这个回答,向白薇突然笑了,笑容中带着几分荒唐。

  “原来你是在担心这个啊!”

  那一刻,向白薇竟然有些唾弃刚才那个满怀期待的自己。

  果然,到了现在,自己竟然还会抱有不该有的幻想。

  也怪不得会把上一世过得那么糟糕。

  恋爱脑要不得啊!

  向白薇笑的苍凉,姜睢看着莫名心惊:“你怎么了?你别这样笑。”

  “我这样笑不好看吗?”

  向白薇为了掩饰内心的不适,故意朝他眨了下眼睛,“我可是这十里八乡有名的漂亮姑娘,虽说你是城里来的,但你要不是长得好看,我才不会嫁给你呢!”

  听见这话,姜睢无奈的笑了一声:“不出意外的话,我还会好看很多年,而且长我这么好看的人,这十里八乡也难找,你要和我离婚的话,可就亏大了。”

  “…”

  两个人在卧室说话的时候,故意压低了声音。

  厚厚的土墙隔着,院子里的柳梅抓心挠肺,怎么也偷听不到内容。

  眼看着天越来越黑了,不肯离开的柳梅横下心来催促向白薇:“薇薇?!天好像要下雨了,你快出来收拾院子里的东西呀。”

  向白薇看着面前的姜睢,开口使唤他:“快下雨了,你去收拾东西。”

  “好,这就去。”

  姜睢也不多,特别痛快的扭头就去院子里干活。

  向白薇看着他的背影,无声冷笑了下。

  真是一点都不遮掩,刚才还美其名曰说自己和他是夫妻。

  到底不过是担心自己的前途受影响。

  心里一套,嘴上一套。

  到底是自己太蠢,被爱情迷昏了头。

  向白薇不想听院子里的动静,走过去将窗户关结实,去到里面整理上次没缝好的衣服。

  院子里,等得焦躁的柳梅,一回头发现姜睢从堂屋出来了。

  “姜老师,薇薇呢?对了,我看这天马上就要下雨,你这院子里都是东西,我帮你收拾吧,要是被雨淋了可就不好了。”

  姜睢看了一眼头顶的天空:“柳梅,你院子里没东西吗?我觉得你应该赶紧回家去,免得自己的东西被淋坏了。”

  “我那东西也不多,没你的多,我怕你一个人收拾不过来,寻思着留下来帮帮你。”

  “不用了,”姜睢走到院子门口,把木门拉开,“天快黑了,再加上快下雨了,我就不留你了,免得你淋雨生病。”

  语气是关心的,但听到耳里,却让人无比寒心。

  柳梅心都在颤,想要问姜睢,是不是向白薇生气了,所以才赶自己走。

  但转而一想,越是向白薇生气,自己就越得表现的善解人意。

  只有这样,才能衬托出那个乡下姑娘是多么的粗鄙。

  这样才能让姜睢明白,一个长得好看的粗鄙女人,并不适合陪伴她共度余生。

  只有自己这样,既有文化,又有几分相貌的城里姑娘,才是和他最般配的妻子。

  “也是,故事什么时候都能讲,不急于这一时。”

  柳梅特别温婉的笑了笑,“那我就不给姜老师你帮忙了,明天学校见。”

  姜睢点点头。

  柳梅说完还不满足,扭头进了堂屋,喊向白薇:“薇薇,我回家去了,故事下次再和你讲啊!”

  里头的向白薇装作没听见,闷头做自己的事。

  柳梅看看已经卷起袖子,准备收拾院子的姜睢,不甘心的咬了下嘴唇。

  这么优秀的男人,她早晚得抢过来。

  因为傍晚时候吵了一架,晚饭时餐桌上的气氛有些尴尬。

  姜睢看看埋头吃饭,压根不想搭理自己的向白薇,气的没了胃口。

  他把筷子拍在了桌上,响声有点大,惊到了对面的向白薇。

  “你干什么?”向白薇抬头看他。

  不想被忽视的姜睢端着碗起身:“我去添点饭。”

  “莫名其妙。”向白薇嘟囔了一句,继续吃自己的。

  吃完晚饭后,姜睢一如既往的把刷碗的活抢走了。

  并不想白吃饭的向白薇看看外面雨不算大,开始收拾起了屋子。

  夫妻俩都不是懒惰的人,平时捎带手的就把屋子整理的很干净。

  所以向白薇收拾了五分钟,就没什么活可干了。

  这时候,刷完碗的姜睢推门进来,和向白薇四目相对。

  有些受不了这暧昧气氛的向白薇,自自语了句:“对了,上次那本书我还没看完呢。”

  说完,扭头去了旁边的屋子。

  再次被忽视的姜睢气笑了。

  笑完,他跟着向白薇也进了旁边屋子:“下午的时候,我听柳梅说要给你讲故事?”

  呵呵,不过是打着讲故事的幌子,想要多待一会儿罢了。

  真正目的还是眼前的这个蓝颜祸水。

  向白薇抬头似笑非笑的看着姜睢:“你也想听故事?”

  “不,我知道的故事很多,”姜睢把凳子搬到了她旁边,“想听什么我给你讲,下午柳梅的故事讲到哪里了?”

  向白薇停下在书上写写画画的动作,抬头看着姜睢,心里猜测他这么说的真正目的。

  难道说,他心疼柳梅,不想让柳梅累嗓子?

  如果真是这样…

  啧啧,可真是个贴心的男人。

  真那么爱柳梅,当初为什么不坚持抗婚呢?

  s..book5854827292285.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八零新婚夜:软娇妻靠空间躺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