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没事,应该是早晨喝了碗凉水冻的,等会儿汤烧好后,我喝完热汤就好了,中午饭就麻烦你做了,晚上我来。”向白薇着急把他往外赶。

  姜睢给她掖好被子,又端来一碗热糖水:“正好家里还有点糖,喝碗糖水暖暖肚子,饭不用你担心,晚上有空我会做的。你先休息,如果等会儿还是难受,我再带你去卫生室。”

  “嗯,好。”

  好不容易把他给打发出去了。

  向白薇闭上眼睛,试探着喊刚才在自己脑袋里说话的那道机械声音。

  十分钟后,搞清楚一切的向白薇两眼直愣愣的看着头顶房梁,她还有些难以接受。

  这件事突破她的认知了。

  重活一世已经是莫大的恩赐,没想到随着这道恩赐而来的,竟然还有所谓的种田空间。

  目前空间里只有种子,但这对于艰难困苦的八十年代来说,可太需要了。

  向白薇整理好情绪,呆呆的坐在床上,心里盘算着要怎么利用这个所谓的空间发家致富。

  早点发家致富,离开姜睢和柳梅,重见自己的辉煌人生。

  那可真是太好了!

  正在她一番畅想的时候,姜睢端着一碗汤进来了:“薇薇,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好受些?”

  “好多了,”向白薇不想让他过来伺候自己,连忙掀开被子下床,“我去帮你做饭。”

  “已经做好了,你在这里等着,我去把汤盛过来。”姜睢拦住了向白薇,让她在屋里继续呆着,自己则转身出去盛汤。

  不想闲着的向白薇从旁边的小坛子里夹出两块咸菜,拿到厨房剁成细丝,放了一点辣椒丝儿随便拌了拌,再端回来,当做是中午的配菜。

  吃饭的时候,姜睢发现向白薇有些心不在焉:“想什么呢?”

  “没有,就是在想明天什么时候去我表姑家,还有带什么东西。”向白薇咽着挺硬的饼子,“毕竟我也长大了,不能空着手去。”

  “好办,咱俩结婚的时候,我朋友送了些果子点心。明天带一些给表姑,表姑家里有小孩是吧?”姜睢说着伸手指了一下远处的小柜子,“就在那里放着呢,数量还蛮多的,给他们拿一部分,剩下的留下来你吃。”

  “不用了,我下午回我娘家一趟,看看有什么合适的,趁手的东西带着,表姑挺喜欢吃我娘腌的菜,带那个也不错。”

  向白薇并不想承他的情,这个年代果子点心都是稀罕的东西,既然那是姜睢朋友送的,她这个注定要离婚的人就不适合碰了。

  “你非要和我划清界限吗?”姜睢放下筷子,看着向白薇,“做戏做全套,你这样,咱们很容易露馅,万一走漏了什么风声被我妈知道,加重了她的病情,我一辈子都不会原谅自己的。”

  “我没有,只是你,”向白薇看着姜睢,费劲巴拉想出个理由,“只是你太瘦了,好东西留着给你吃,你除了教书还得干农活,又费脑力又费体力,这种稀罕的果子点心你自己吃吧。”

  这个解释让姜睢的脸色好看多了:“不用,我不用补,再说我不爱吃甜的,那些果子点心放在家里你吃就吃,不吃就拿去送人,反正我不乐意碰。”

  说完姜睢重新拿起筷子,端着碗,专心吃饭。

  对面的向白薇想不出更好的理由了,只能照着姜睢的意思去办,不然又得惹他不高兴了。

  虽然不能和他做夫妻,但当个朋友也挺不错的。

  姜睢文化程度那么高,有个他这样的朋友,也挺不错的。

  转眼就到了第二天,向白薇和姜睢一起拎着油果子,步行走在乡间的土路上,去隔壁村表姑家走亲戚。

  他们出门的时候正好是上午九点左右,村子里到处都是人。

  看见新婚小夫妻,难免调侃两句。

  已经活了一世的向白薇对于这种场面还是有些招架不住,她单手扶着头顶的草帽,有些后悔为什么要走这条大路,早知道就走远一些、偏僻一些的地方了。

  姜睢却和她完全相反,不光没有不自在,还时不时的停下来和路边干活的人说两句话。

  他和人闲聊时,向白薇又只能在旁边等着,还得跟着一块聊,心里别提有多不自在了。

  一路上停了无数次,直到临近向白薇表姑家才稍微好一些。

  姜睢看着明显压着火气的向白薇,眼里闪过笑意:“怎么了?不喜欢和那些人打招呼?”

  “没有,就是走路太烦了。”向白薇摇头,不敢明说自己不想和姜睢同时出现在那些村民面前。

  越是这样的话,以后和姜睢离婚的难度就越大。

  姜睢眼一扫就知道向白薇心里是什么算盘了,眼神沉了沉,没有说话。

  到了表姑家,一进院子,表姑就迎了过来:“这不是薇薇吗?好些日子不见,小姑娘成新娘子了。”

  向白薇被目光打量的脸忍不住变得通红,把手里的果子递给她:“表姑,这是给大小宝带的,给他吃着玩。”

  表姑任金霞笑着揪来一个六七岁的胖小子:“快,这是你薇薇姐,还有你姐夫,赶快叫人。”

  胖小子也不怕生,乖乖叫了人后,两只眼睛就紧紧粘在了那包果子上。

  任金霞哭笑不得的照着他脑袋来了一巴掌:“臭小子,长了个吃心眼子,除了吃你还知道啥!”

  “哎呀表姑,这就是给小宝带的,”向白薇拆开装油果子的纸,给小宝抓了一把果子,“拿去一边吃。”

  然后她把剩下的都给了任金霞:“表姑把剩下的收起来吧,小孩吃东西都爱一口气吃完。”

  “对,我得收起来。”

  胖胖的小宝手里捧着一把油果子,边啃边瞅姜睢,姜睢看着好玩,笑着逗他:“你干嘛盯着我看?”

  “看你长得好看,我爹娘说了,这十里八乡,你是最好看的男老师。”

  旁边的向白薇深以为然的在心里点了点头,姜睢真是生了一副好皮相,要不然自己当初也不会被灌了迷魂汤一样,非扒着他不放。

  皮相,害她。

  s..book585482717093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八零新婚夜:软娇妻靠空间躺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