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睢低眸看着“洋洋得意”的向白薇,眼中笑意满溢出来。

  如果向白薇能回头看一眼,怕是会沉溺在姜睢的眸子里。

  假模假样劝说许秀秀的柳梅,因为一直在留心观察姜睢的反应,自然是没有错过这一幕。

  “呀!”

  许秀秀突然一声惊呼,柳梅这才发现自己刚才没控制住自己,手指暗暗使劲,掐疼了许秀秀的肉。

  许秀秀的这一嗓子,吸引到了向白薇的注意力。

  眼看着都在看自己,尤其是姜睢,视线若有似无的落在自己身上。

  柳梅心里有些发慌。

  什么情况?

  怎么短短一夜,姜睢看向白薇的眼神就变了?

  “秀秀,你别说了,姜老师和薇薇新婚,咱们应该祝福他们,毕竟人家两情相悦嘛。”

  柳梅说话,柔声细语,谁看了都得夸一句她性子好。

  “才不是两情相悦,”许秀秀轻蔑的扫了向白薇一眼,“不过是癞蛤蟆生扑白天鹅,臭不要脸。”

  向白薇看看暗咬牙根的柳梅,心里不住冷笑。

  自己以前到底是有多蠢啊,竟然连柳梅表露的那么清楚的嫉恨都看不出来。

  “我管你怎么说,反正这天鹅肉我已经吃到嘴里了,有的人啊,就是吃不到葡萄心里发酸,哎呦呦,这酸味,呛死人了!”

  向白薇说着,动作轻佻的挑起了姜睢的下巴,“睢哥哥,我累了,咱们回家好不好?”

  “累了?要我背你吗?”姜睢专注的看着她,看起来,半点眼神都不愿分出去。

  因为挑下巴的这个动作,向白薇也终于看清了姜睢的眼神。

  不对,向白薇如针扎一般偏开视线,心里也吓得怦怦乱跳。

  一定是自己的错觉,姜睢那么古板沉闷的人怎么可能会有这么火辣辣的眼神。

  “姜睢,”看不下去了的柳梅突然出声,“我刚想起来,学校里还有点事需要你去办,咱们要不现在就过去?耽误大事就不好了。”

  姜睢没有看她,而是一把揽住了向白薇的肩膀,头也不回的往前走:“今天是我新婚第一天,至少我得先把薇薇送回家里去。”

  被带着往前走的向白薇费力扭头看了看后面面容一个比一个扭曲的俩人,试探着问姜睢:“柳梅在叫你,你没听见吗?”

  “不重要,先回家,你累了,送你回家休息。”

  诶?

  不对,姜睢这反应……不像是对柳梅有意思啊?

  向白薇想着想着,心逐渐沉了下去。

  莫非当初自己看到的情书也是柳梅的手笔?

  如果真是那样的话,那自己就是被柳梅一步步毁掉与姜睢的关系的。

  姜睢为人老实古板,如果自己当初没头脑发昏闹出一系列他无法忍受的事……或许是能和他成为一对正常夫妻的。

  向白薇停下脚步,挣脱开姜睢揽着自己的动作,垂着脑袋,不和他对视:“你先回家吧,我想去林子里溜达溜达。”

  “怎么了?”

  姜睢心里又冒出了那种不安的感觉,他看着明显在躲自己的向白薇,十分有耐心的开口,“那我陪你去吧?”

  “不用,你不是一向很忙吗?你该忙什么忙什么去吧,不用管我,我自己随便走走,看看能不能捡点柴火什么的,我看家里放的柴火不太多。”

  向白薇随便找了个理由,想要躲开他。

  可她没想到,姜睢竟然不依不饶的追了上来:“我到底哪里做错了?你为什么要躲着我?”

  “没有躲你啊!你也没有哪里做错了。”

  向白薇心虚的偏开视线,藏起语气中的不耐烦,姜睢这人怎么回事,以前没见他这么黏人啊。

  姜睢绕到向白薇面前,挡住她的路,语气笃定:“你就是在躲我。”

  这人!

  向白薇无奈的在心里叹了口气,抬头看着姜睢:“你干嘛?我要去捡柴火,家里柴火不够用了。”

  “真的没生气?”

  向白薇被姜睢问的心生好奇,她抬头撞进姜睢深邃的黑眸:“你在担心我生气?所以你做了什么?”

  “我什么都没做,”姜睢摊手,脸上表情何其无辜,“刚才那两个人说话真难听,我怕你会因为她们迁怒到我,我可不想当祸水。”

  向白薇扬高眉毛,大脑挣扎了一会,突然笑开:“怎么会,是许秀秀嘴巴不干净,咱们俩都是受害者。所以你现在可以回家了,我去捡柴火。”

  说完,她绕开堵路的姜睢,往后山树林走。

  “我陪你一块去,”姜睢两步追上她,“柴火那么沉,我来背柴,你采点野花,家中新居,你我又是新婚,该用鲜花点缀点缀。”

  姜睢说话的同时,也贴的很近。

  向白薇不露痕迹的往一侧移了移,想和他拉开点距离。

  本就决定要离开,那就没必要再靠近了。

  可谁知,向白薇往左边躲,姜睢也跟着步步紧逼往左边靠。

  到最后,向白薇脚踩到了山间泥路的边沿处,再往左就该进沟里了。

  她瞥瞥脚下,刚要借这个机会把姜睢撵走。

  可姜睢先一步搂住她的腰,掐着向白薇盈盈一握的细腰,把人抱到了路中间:“走路专心点,你刚才差点掉沟里去。”

  向白薇像是被烫到了一样,跳到一边,躲开他:“你不要动手动脚的,让别人看见,咱们俩会被议论的。”

  “这有什么好议论的?”姜睢追上向白薇,“咱们是正经夫妻,就算动手动脚别人也管不着,而且我刚才只是担心你会掉下去,伸手把你抱上来而已。”

  这个姜睢到底怎么回事?

  以前也没见他这么多话呀!

  难道男人都这个样?

  越冷淡他越来劲儿?

  向白薇眼神意味不明的扫了他一下,快步往前走,拉开距离:“你跟太近了,我不喜欢。”

  这话一说,姜睢果然老实了许多。

  到了林子里,向白薇弯腰捡拾枯树枝,过了一会儿,她回头观察姜睢,发现对方也在专心捡树枝,且已经捡了一大捆。

  向白薇撇撇嘴,转过头继续干自己的活。

  突然,她注意到前边一棵两人才能抱住的大树上,有一根枯掉的粗枝子,带回去的话,是个好柴火。

  s..book5854827102920.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八零新婚夜:软娇妻靠空间躺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