姜睢借着东西沉,要拿进去放的功夫,松开了向白薇的肩膀,动作一气呵成,好像就应该这样。

  王春花便拉着向白薇问东问西,一会儿昨晚累不累啊,一会儿可得注意点,万一有了孩子可不能瞎折腾等等。

  说的向白薇脸红的跟红屁股似的。

  “娘,你说的都是啥啊!不用操心,咱们快进去吧,我都饿了!”向白薇撒娇的说道。

  “这孩子,这有什么好害臊的,结婚的都有这一遭。”王春花白了向白薇一眼,又嘱咐了向白薇几句不要任性,要跟姜睢好好过日子的话,才一起进了屋。

  虽然是早饭,但是向白薇见眼前这一桌子菜,眼珠子都要掉出来了。

  “这也太多了吧!”向白薇惊讶道,就连放好东西进来的姜睢都不由得一愣。

  “多什么多,以后不在家里吃,给老娘省钱了。”王春花说着,拉着向白薇坐到炕里面,碗里的饭多到像一座小山。

  姜维坐在炕边,向老根拿出酒要跟姜睢喝两个。姜睢虽然不怎么喝,但是也不能扫了老丈人的兴,就跟向老根聊起家常,小酒配菜,向老根的一张脸笑成包子。

  “我这闺女终于有个好归宿啊,我得谢谢你。”向老根拿着酒碗,跟姜睢走了一个。

  向白薇心中酸楚,低头一直吃着王春花不停夹过来的菜,忽然觉得上一世老两口是不是也这样准备了一桌子,但是她压根就没回来。

  “娘,我够吃了,你也吃。”向白薇把炖的老母鸡,给王春花拿了个大鸡腿放碗里。

  “我又不是没手,会自己夹,给姜睢去。”王春花白了向白薇一眼,就着她的筷子就往姜睢碗里送。

  “娘,我不吃,我跟我爸喝酒,你们先吃。”姜睢见向白薇委屈的小模样,开口打圆场道。

  “就是,娘,他不吃,你多吃点。”向白薇就坡下驴,直接把鸡腿放在王春花碗中,看着她吃。

  “没出息的玩意儿,自己吃去,我不喜欢吃这玩意儿,哪有鸡爪子好吃。”王春花把鸡腿往向白薇碗里一扔,也不管她,径自拿着吃爪子啃起来。

  向白薇知道这是王春花心疼她,三两口就给吃了,她娘给的,必须得吃干净了。

  吃完饭,向白薇就开始收拾碗筷,让王春花又一巴掌拍了下去。

  “放那,哪都有你,吃完饭就别在这碍眼了,赶紧该干嘛干嘛去!”王春花看都不看向白薇,直接就连着姜睢一起推到门外。

  看着关上的大门,向白薇很是无语,这还真是她娘的作风。

  “回家?还是?”姜睢忍着笑问道。

  “吃太多了,慢慢走回去吧。”向白薇说道,她要好好想想以后,等下回到家又是跟姜睢两个人,她怕自己又会不自觉的关注他。

  姜睢自然没意见,在向白薇旁边,不紧不慢的走着。

  向白薇没注意,以姜睢的大长腿,若不是故意配合她的步调,两人根本不会走的如此一致。

  “呦,瞧瞧,这是谁啊?用心眼子把男人勾到手,不在家好好藏着,还到处显摆,真是不要脸。”一个尖锐的女声突然想起。

  向白薇不用看都知道,说话的人就是柳梅的闺蜜许秀秀。

  “秀秀,你别这么说,姜老师是正人君子,当然不能放着不管。”柳梅在旁边劝着,还偷偷瞧姜睢的表情。

  “哼!那可是,要不说有的狐狸精就是看准了人家姜老师人好,这才不要脸的跳水,等着救嘛。”许秀秀依旧不依不饶的说道。

  向白薇才没有把脏水往自己身上揽的爱好,没听到,没看到,径直就往前走。

  姜睢在旁边,仿佛能明白向白薇的意思,也头不抬眼不看的跟着。

  柳梅没想到以向白薇的脾气,这会儿竟然这么沉得住气,忍不住拽了拽许秀秀。

  “秀秀,你别说了,薇薇才不是你说的那样。”柳梅故意将声音说的很大,甚至还特意说出了向白薇的名字,她不停都不行。

  “小梅,就你心善,不知道身边是个什么货色。就她那样的,看到个好看男人就挪不动腿,就是不要脸!”许秀秀越说越来劲儿,柳梅越拉她,她说的越大声。

  向白薇原本不想搭理这两人,没想到柳梅无耻的非要把她扯进来,那既然如此,她倒要跟她们说道说道了。

  姜睢停下脚步,见向白薇掉头就朝柳梅二人过去,那气势,凶神恶煞的,颇有被抢了小崽的母老虎风范。

  他怕向白薇吃亏,急忙跟了过去。

  “怎么着,向白薇,你有脸干出来,还不让人说了?”

  许秀秀见向白薇过来,心里也怕的,但是感觉柳梅拉着她的手,好像给了她勇气,立刻挺直腰板,直视着向白薇。

  “请问我干什么了?”向白薇到了柳梅二人面前,反倒不恼了,她倒要看看,这两货色要玩什么鬼。

  “干……干什么了,你心里清楚!你怎么嫁给姜老师的?若不是你耍心眼,就你那条件,姜老师怎么会看得上你。”许秀秀说的自己都觉得有道理,更是底气十足的质问。

  “怎么?我嫁给他你嫉妒了?你想嫁早说啊,有能耐你掉水里看看,有没有人救?”向白薇直道,还鄙夷的在许秀秀身上打量一番,那表情就好像在嘲笑她长的丑。

  “向白薇,别以为你长的好看就缠着男人不放,你就是个狐狸精!专勾男人的狐狸精!”

  许秀秀没什么文化,翻来覆去就知道说狐狸精,这也是村里人惯常骂女人的词儿。

  “有空多读点书,骂人都没词儿,真替你着急。”

  “对了,我谢谢你夸我好看,我就是长的比你好看,怎么着?”

  “还有,这个人…”向白薇看了一眼身边的姜睢,昂着小下巴鄙夷道:“是我男人。”

  说着,就把姜睢的长胳膊抱在怀中,宣示主权。

  “你……你……”许秀秀被气的眼眶通红,半天都不知道说什么。

  “什么你啊我的,话都说不明白,还出来吵架?”

  s..book5854827085784.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八零新婚夜:软娇妻靠空间躺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