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去倒水!”向白薇从恍惚中回神,避开姜睢的视线,端着盆就快步出了屋。

  姜睢见她逃也似的背影,神色暗了一瞬。

  昨日她的目光中浓烈到化不开的感情让他动容,可为何今日却消失不见,只剩平静?

  “啊!!!”

  外面突然传来惊呼之声,伴随着脸盆掉落地面乒乓作响。

  “怎么了?出什么事了?”姜睢急忙出来问道。

  就见向白薇跟刚推门进来的柳梅一起跌坐在地,地上一片阴湿,盆也扣在旁边。

  “有没有摔着?”姜睢三步并作两步到了向白薇跟前问道。

  随后直接把人从地上拉了起来,上下检查看是否有摔伤。

  “我没事。”向白薇挣开姜睢握着她的手,小声道。

  “薇薇,没事吧?摔没摔疼?都怪我不好,见你低头走的快都没看到我,就想逗逗你来着。”

  柳梅歉意的说着,借着拉向白薇的功夫,挤到了姜睢跟向白薇之间。

  “我没事。”

  向白薇将手从柳梅那里抽回来,把她的小动作都看在眼中。

  她上一世就是傻啊,听信柳梅的话,让自己陷入那样的一生。

  从最初帮她出主意设计姜睢开始,她就已经跳入柳梅的算计之中。

  刚才她虽然走的快,但是绝不会有横冲直撞的力度,她清楚的知道,是柳梅自己撞上来的。

  向白薇低头见自己前襟湿了大半,面露不悦。

  “哎呀!你瞧你,总是这么不小心,衣服都湿成这样了,我陪你进屋换一件吧。”柳梅挽着向白薇的胳膊说道。

  “不用,这点水没关系,倒是你,怎么这时候来了?”向白薇皱眉拒绝,顺道问了柳梅的来意。

  正常人谁会在闺蜜新婚第一天的早上就来串门?

  这么会挑时候,没点阴谋阳谋,鬼才信。

  她记得上一世,也是第二天一早柳梅就来串门,同样是水撒在了身上,她陪自己进屋换,后来说了几句,就脸色阴沉的走了。

  当时她丝毫没在意,现在想来,柳梅很可能是过来看她跟姜睢有没有圆房。

  这个时候的人都比较保守,不知草莓什么的,但是她好像上一世比较激动,在跟姜睢活动的时候,身上留下了印记。

  怪不得当时柳梅的脸色很差。

  她还单纯的以为对方不舒服,甚至还担心的送她回家,连娘家都没回成。

  “我这不想着过来看看你,新媳妇儿。”柳梅状似暧昧的肩膀蹭了蹭向白薇,眼神还往姜睢的方向飘去。

  “挺好的,不过我们要回我娘家,就不留你了。”向白薇眼神淡漠的看着柳梅说道,直接把人往门外推。

  “哎?这……”

  柳梅自然是没想到向白薇会这样直接赶她出去,回过神的时候,向白薇已经把门啪一声关上了。

  “薇薇,你有了男人就不要姐妹啦!要不要这么小气啊!”瞪着门板的柳梅大声喊道。

  见里面没动静,这才跺跺脚,气呼呼的走了。

  门后的向白薇,抬头就见到姜睢惊讶的看着她。

  “没事,不用管她,你等我一下,我换个衣服咱们就走。”向白薇云淡风轻的说道,仿佛刚才没人来,也无事发生一般。

  姜睢探究的目光一直跟着向白薇移动,他总觉得有哪里不一样了,但是又说不上来。

  “柳梅,这辈子你愿意跟谁就跟谁,但是我绝不允许你在捣乱我的人生,更不能允许你拿我当垫脚石。”

  这样想着,向白薇重新换好衣服出门,就看到姜睢已经把院里收拾好了,沾了土的脸盆也冲洗干净放在架子上。

  她从以前就知道,姜睢是难得的好男人,勤快利索顾家。

  如果自己是被他爱着的,相信两个人的日子一定是全村里最幸福的。

  可惜,自己注定不是他心里的人。

  “走吧,再晚可能就没饭吃了。”

  “这些是给爹娘的东西,一起带上。”姜睢心细,既然答应娶向白薇,就会把礼数做足,回门需要带什么,买什么,一早就准备下了。

  向白薇看着姜睢手中的鸡蛋跟肉,有些发愣。

  她上一世就想着自己终于跟朝思暮想的男人结婚了,第二天也一直腻着他,满心欢喜的,压根就没想着回娘家,更不知道姜睢竟然也准备了这些。

  “走吧,傻愣着做什么?”姜睢见她的模样,有些好笑的说着,同时下意识就想去牵她的手,但向白薇反而像是被吓到一般,不自觉的后退了一步。

  姜睢看了眼落空的手,又看着向白薇。

  “薇薇!?”

  “那个……那么些东西怪沉的,我帮你拿点。”

  既然打定了要离婚的主意,一些夫妻间的动作她就想尽量避免,但又怕姜睢看出来,就只能随便找了个借口。

  从姜睢手中拿过鸡蛋袋子,向白薇就率先走在了前面。

  姜睢的心感觉跟手一样,原本有东西沉甸甸的,却忽然被向白薇拿走了,空落落的。

  向白薇催促了两声,姜睢收起思绪关好门,拎着肉跟在向白薇后面,回了老向家。

  “爹!娘!我回来啦!”

  刚进院门,向白薇就开心的吆喝起来。

  “死丫头,一大早就回来折腾人,都结婚了还没个正形。姜睢啊,你别见怪,薇薇从小到大被我们惯坏了。”王春花笑着从屋里走出来,嘴上虽然不饶人,但对向白薇是真的疼爱。

  一早就起床做好了向白薇爱吃的饭,就等着他们小两口儿回来。

  “娘,怎么会,我疼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怪她。”姜睢趁势揽上向白薇的肩,笑着说道。

  感觉向白薇身体一僵,姜睢的笑容更加灿烂了一些。

  “爹、娘,这是给你们买的东西。”向白薇把手里的鸡蛋递给向母,想趁机挣脱姜睢的手,奈何他竟然抓的紧,向白薇动作又不敢太大,试了两次都没挣开,也就放弃了。

  “哈哈,好女婿!娘就知道你会心疼人,以后可别这样了啊!”王春花一边高兴的看着兜子里的东西,一边责怪道。

  姜睢知道王春花的脾气,说啥是啥。

  s..book5854827085783.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八零新婚夜:软娇妻靠空间躺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