到时候,各种各样的闲碎语一定会将人给逼疯的!

  就像当初他救了向白薇之后一样。

  更何况向大叔,也就是岳父还对自己有恩,他就更加不能让岳父岳母的女儿出事。

  “这事儿,你记得也先别跟爹和娘说,等时间到了再跟他们说,免得他们跟着着急。”姜睢又嘱咐的说道。

  向白薇本想反驳的,可想到前世父亲惨死,母亲生无可恋的样子,又不忍心现在就跟他们说了。

  不过也不能一点信息都不透露,毕竟她是打算回去住的。

  “我有分寸的,你放心吧。更何况就算他们知道咱俩要离婚的事情,也不会责怪你的,我会跟他们说都是我的主意,反正我任性惯了,喜欢的时候就结婚,不喜欢了当然就离婚了。”向白薇自顾自的说着,一点也没觉得说的话有多扎人心。

  正在穿外套的姜睢闻,抬头深深的看了她一眼。

  以前就喜欢,现在就不喜欢了?

  他始终记得昨晚送向白薇进来房间之前还好好的,怎么才几个小时不见人,她就变心了呢?

  “真不喜欢了?”姜睢不甘心的再次确认道。

  向白薇生怕他不相信,以为自己是在玩欲擒故纵的套路,赶忙确认的回答着。

  “姜睢,都怪我太任性了。我很抱歉,之前给你带来了那么多的麻烦,以后不会了。”向白薇诚挚的道歉,既是为了姜睢,也是为了自己,更是为了那段根本就不该存在的单恋。

  姜睢莫名的觉得堵心,这女人可真有一手,轻轻松松的就能把他气个半死。

  怎么不干脆气死他得了,气死了直接当寡妇,还离什么婚。

  但是不行,他得弄清楚这女人究竟要做什么!

  姜睢认为向白薇再不懂事,也不会拿婚姻来当儿戏,而且之前她这么坚持的要嫁给自己,怎么忽然说离婚就要离婚了?

  向白薇完全不知道姜睢在想什么,她从炕上跳下来,自顾自的开始收拾起东西来,打算回家住。

  “你收拾东西做什么?”姜睢问道。

  向白薇手上动作不停,语气淡定的说着,“回家住啊,我们都定好了要离婚,我怎么还能跟你住在一起,这样显得不太好。”

  “可是昨晚我们就睡在一起了,你还抱着我,还蹭我……”姜睢直接说道。

  向白薇动作一顿,整个人都僵硬了。

  昨晚…

  昨晚她真的做了那些禽兽不如的事情?

  想到早上醒来时,自己还窝在他怀中的场景,向白薇忽然间脸红成了一片,内心却是后悔的要死。

  他们之间就是错误的开始,怎么还能错误下去呢,他又不爱自己。

  想想上辈子的惨样,还没吃够亏吗?

  向白薇这边给自己做着各种心理建设,那边姜睢直接说道,“岳父岳母年龄也大了,如果知道你结婚第二天就要搬回家去睡觉,到时候该说我不行了。”

  听到姜睢这样说,向白薇方才建设好的心理防线瞬间就崩掉了。

  她以前怎么不知道姜睢会说这些乱七八糟的话,以前明明……闷骚男一个,连句话都不会说!

  “你……你……别胡说……”

  向白薇又羞又恼。

  其实她心底已经放下这个男人了,虽然前世稀里糊涂的爱了一辈子,可也是在伤痕累累之后才明白过来,这一世,绝对不能重蹈覆辙。

  “一会儿吃过早饭,我们一起回去,晚上还是回来住吧,免得二老担心。”姜睢认真的说道。

  如此诚挚的态度倒是让向白薇不好再说什么了,她一时间觉得自己是不是太混蛋了。

  上辈子就让父母跟着操心了一辈子,这辈子还是不要让他们继续为自己担心了。

  “可是只有一张炕!”向白薇摆明了就是不想和姜睢睡在一处。

  “没事儿,这炕挺大的,等会儿我弄个帘子,也就几个月而已,可以先凑合凑合。”

  姜睢建议着。

  不管如何,自己的小媳妇必须要跟自己睡一个炕头,想回娘家住,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向白薇皱着眉头,一副不乐意的表情。

  但脑海中忽然出现父母亲苍老的脸,顿时心疼万分。

  “好吧!要不我们现在就走,我想他们了。”向白薇突然眼眶翻红的说道。

  她的想念是跨越时空的,而姜睢和旁人都理解不了。

  “好,你先洗漱。”姜睢说着话,已经端着盆去厨房装了热水进来。

  向白薇愣神的看着水盆,想着上辈子姜睢可没做过这种事情。

  果然,她一提离婚,男人的态度都变了。

  既然水都送来了,向白薇也不客气,麻溜儿的就去洗漱了。

  姜睢却是趁着这个功夫,转身去取了条床巾子出来,放在炕头,接着又去外屋拿了一条绳子回来。

  向白薇一边擦脸,一边看他忙活。

  不得不说,姜睢的动手能力很强,一点也看不出是从城里来的大少爷。

  不过若非如此,想必她也看不上他的。

  可是看上了又能如何,他不喜欢自己,所以上辈子才那么迫切的想要摆脱自己吧?

  向白薇眼眸中的光彩又黯淡了下来,那种快被吞噬的感觉又出现了。

  她十分不安的一把抓起旁边的镜子对着自己的脸照了起来。

  她脸上皮肤光洁如玉,并没有让人惊悚的伤疤,她颤抖着手轻轻的摸上去,很光滑。

  勾动唇角,镜子中的女人也跟着笑了,女子才十八岁,正是花一般的年纪……

  她真的活了,向白薇又活过来了!

  姜睢这边弄好之后,回头就见向白薇正对镜笑着。

  不知为何,她笑起来,有种让他不安的感觉。

  “薇薇……”姜睢温和的说道。

  向白薇一回头,就撞进了姜睢亮黑如墨的眼中。

  此时,他眼中好像就只有她一般,以前她一直这样奢望着。

  上辈子,向白薇十分偏执的认为爱情最重要,想尽一切办法设计了那个男人,让姜睢和自己结婚。

  可是她却忘了,嫁给一个不爱自己的男人是件十分悲哀的事情,就像是要抓住手中的细沙,无论怎么握紧,细沙都会从指缝中一点一点的溜走,什么都没剩下。

  她闹过,折腾过,甚至用死来威胁姜睢,可最终发现,他还是不爱她……

  s..book5854827085781.html

  天才本站地址:..。手机版阅址:m..pppp('八零新婚夜:软娇妻靠空间躺赢了');;